第十九章 无边落木萧萧下

文 / 辣椒美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虽已入秋,但一些鸟雀并没有南迁冬眠的习惯,打开门窗,温暖明亮的阳光伴着几声鸟叫,投到房内,多出几分干净明朗的感觉来。

    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美美的睡上一觉,柳甫感觉精神格外的饱满,打开门走到院中,打起了多年未练的太极。

    昨日司马玉兰找了一座别院让柳甫住下来,又让人找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给他,让他洗漱了一番。

    柳甫在院中打太极,不多时,便有一位手拿食盒的侍女走了进来。

    看见院中的柳甫,小侍女低声道:“柳先生,小姐让我送早饭过来。”

    柳甫停下手脚,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走上前就要接过食盒,说道:“谢谢姑娘,我知道了。”

    “先生。”看见柳甫过来,小侍女惊的退了一步。

    柳甫老脸一红,呐呐的缩回手,感觉自己的举动有些失礼,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在下失礼了,望姑娘恕罪。”

    “不是不是。”听见柳甫赔罪,小侍女连忙摆手,好像犯了什么大错一样,说道:“先生没错。”

    说完之后又补了一句:“先生叫我小文就好。”

    这个年代还是男尊女卑的封建时代,在大家氏族里尤其注重尊卑之分,柳甫即将成为司马家的教习,而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侍女,先前的一声“姑娘”,又加上柳甫的道谢,一下子让习惯了被人使唤的小文慌了神。

    “小文?”柳甫笑了笑:“好名字。”

    听见柳甫夸自己的名字,小文好奇的抬起头,仔细的看了柳甫几眼,明亮的日光偷窃在那张充斥着温和的笑脸,小文心里一颤,小脸不禁微微发红。

    “先生,小姐让您用完早饭后,跟我一起去学庐。”厅堂里,小文摆好了几样精致的小菜,又拿出一碗清粥,低声说道。

    “哦,知道了。”柳甫早就饿的不行,也没顾及什么脸面,当着小文的面就吃了起来,吃了几口后才感觉不对,笑着对身后的小文说道:“小文姑娘,要不要一起吃。”

    司马家家教极严,莫说是司马家,就算是普通人家,在饭桌上对着女子说这样的话,也会被认为是想调戏对方。

    看着柳甫那略带尴尬的笑容,小文脸色一红,小声说道:“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听着小文吃过了,柳甫也就没再可是,一会功夫,桌上的盘碟便被清扫一空。

    柳甫满足的拍了拍肚子,站起身道:“小文姑娘,走吧。”

    “嗯。”小文轻轻的应了一声,收拾好桌上的盘碟,提着食盒,带着柳甫走了出去。

    昨夜在月光下已经见识到了司马家府邸的庞大,可是置身其中,柳甫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司马家。

    跟着小文,入眼处不是阁楼厅堂,便是高墙红瓦,如同迷宫一般,大约走了一刻钟,小文才在一处院门外停下脚步。

    院中书声朗朗,抬头看去,院门上挂着镶嵌着有“书庐”两个烫金大字的牌匾,这里就是小文说的,司马家的书庐了。

    小文提着食盒,低头道:“小姐在书庐里,先生自己进去就行了,小文先告退了。”

    “嗯。”柳甫点了点头,拱拱手道:“劳烦小文姑娘了。”

    “不……不用,我先走了。”小文脸色一红,好像逃一样的离开书庐。

    柳甫笑着摇了摇头,看了一眼眼前的书庐,以后工作的地方就是这里了。

    “唉……,想不到我也回当老师。”感叹了一句,柳甫跨步走了进去。

    司马家的书庐自然不是普通的的私塾可比的,走进院中,柳甫便看见分别挂着礼、乐、书、数四个大字的木牌的房间,柳甫愣了一下,随后又笑了笑,自言自语道:“原来真的六艺。”

    自古以来,儒家便要求学生掌握六种基本的技能,这六种技能分别为礼、乐、射、御、书、数,即为礼数,声乐,射箭,骑御,四五五经,术数。

    这个世界虽然没有孔孟,现在看来却是也有着这些规矩。

    柳甫笑了笑,朝院中走去,那里,站着司马玉兰还有几位须发皆白的老者。

    司马玉兰已经换了一声装束,淡紫色的长裙,配上一头的发饰,看起来比昨日好像又漂亮了几分,走到院中央,看着焕然一新的司马玉兰,柳甫眼前一亮。

    “司马小姐。”司马玉兰不知道跟这些老者在说些什么,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柳甫轻轻叫了一声,司马玉兰才注意到柳甫已经来了。

    “柳先生。”司马玉兰微微一笑。

    柳甫点了点头,看向司马玉兰身后的几位老者,除了司马玉兰,一共还有着三位老者,看见柳甫,脸色一下子变得冷淡起来。

    司马玉兰让过身,介绍着身后的三位老者,道:“这位是宗玄宗老先生,负责礼教,这位是李梧李老先生,负责声乐,这位是杨余闫杨老先生,负责术数,三位先生都是当今文坛的老前辈。”

    柳甫看着三位老者,司马玉兰没有介绍他,想必是在他之前,便跟三位教习说过了。

    “声乐,礼教,术数。”柳甫心里默默一想,心里有些惊讶:“让我教四书五经?”

    虽然对语文还算过得去,但是要教这些一辈子都要很古文诗词打交道“古人”,柳甫却是一点信心都没有,他有几斤几两,自己还是知道的。

    柳甫真准备开口问问司马玉兰,一旁的三位教习却先开口了。

    看上去有些清瘦的宗玄,眼神不善的看着柳甫,说道:“听说你会写诗?”

    看着很不友好的三位教习,柳甫有些头大,不论在哪个朝代,工作都没那么容易,看这三位教习的模样,显然是来找他麻烦的。

    看旁边的司马玉兰没什么反应,柳甫知道,这是要考校自己,笑了笑,说道:“能写一点,算不上会。”

    明日当空,残留着些许盛夏意味的日光,融化了有些清冷的书庐小院。

    三位老教习果然有不小威信,只见他们振臂一呼,那些尚在读书声中的司马家的学生们立马冲了出来。

    不知是不是因为司马玉兰在一边,这些少年们想要表现自己,听见三位先生的吩咐,学生们毫不犹豫的又冲了回去,搬好桌椅板凳,把把教室搬了出来。

    柳甫看着一院子的少年们,心中有些讶异,这些少年儿童们,加起来最起码也有百人,一个司马家,竟然就有这么多的后生。

    宗玄,李梧,杨余闫三位老教习肃手而立,左侧是司马玉兰,右侧则是柳甫,五人身前,摆着一张方方正正的书桌,上面摆放着齐全的文房四宝。

    三位老教习对视了一眼,宗玄上前一步,对着前面正襟危坐的少年儿童们说道:“今天玉兰小姐给大家找来一位新教习。”说完看向柳甫,道:“这位柳先生以后便可能就是大家的书经教习。”

    “新教习?”

    底下坐着的毕竟是些儿童少年,大的十一二岁,小的只有五六岁,听说有新教习,都把好奇目光投向柳甫。

    看着这些天真可爱的少年们,柳甫心里一热,露出微笑,不过书经这方面却不是他能教的,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不好当面提出来。

    三位教习在这些学生心中积威已久,看见宗玄眼神一瞪,立马安静下来,宗玄看了一眼柳甫,说道:“柳先生今天便要在这里作诗,让大家学习学习。”

    柳甫一愣,看了一眼神色平静的三人,心里骂了一声老狐狸,这三位教习分明是想找他麻烦。

    宗玄心里冷笑,他们三位都是文坛的老宿,来司马家任教习,那都是司马老爷子亲自上门拜访请求的,司马家的教习,说出去谁敢不敬?

    柳甫虽说是司马玉兰带回来的,但是看见柳甫这么轻易便要与他们平起平坐,这些老头们的心里便有些不平衡,所以想接这个机会来整整柳甫。

    诗道变化万千,就算柳甫真能做出什么佳句,这三位文坛宿老相信以自己的本事,找些缺处也是不难的,到时候借口教训柳甫就容易了。

    柳甫想了想,走到宗玄身旁,微笑说道:“宗先生过奖了,我只是一介书生,会的不多,不知道要我做些什么诗?若是作的出,在下定然不会藏拙,若是作不出,就请几位先生多多担待。”

    他要就想好了对策,如此一说,给自己留了不少退路,到时做不出,最多自己不做这个教习了。

    宗玄哼了一声,脸色有些不善,没想到柳甫这么滑头。

    看了一眼远方的天空,宗玄说道:“此时正当夏尽秋来,柳先生便以‘秋‘为题,如何?”

    自古以来,‘秋‘便是文人墨客们抒情的最好的主题之一,所以写‘秋‘的名篇不在少数,而且大都是以抒情畅怀为主,可是柳甫根本没有情怀可抒,这个主题看似简单,却着实难写。

    () ( 官道神棍 /7/74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