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文 / 辣椒美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看着一桌子的笔墨,柳甫一阵头大,他那一手画鬼符般的软笔字实在是拿不出手,尤其是在这两位文坛老泰斗的面前。

    微微沉吟了片刻,柳甫看向一旁的宗玄和杨余闫,笑着说道:“两位前辈,我习惯用沙盘写字,不知道有没有沙盘?”

    “沙盘?”两位老教习愣了一下,宗玄嘀咕了一声,随即冷笑了一声,叫人回到房间里拿出一个木制的沙盘。

    柳甫视而不见,拿过一根木棒,微微闭眼,把脑中的诗词过滤了一遍,总算是找到了一两首。

    宗玄,杨余闫在一旁冷笑,准备看柳甫出丑,见他半天没有反应,正准备催促,柳甫突然睁开双眼,微笑着看着两人,说道:“可以了。”

    两人毕竟是前辈,心中虽然不快,却也能够压抑住,点了点头。

    司马玉兰看着面容挂着自信的笑容,眼中闪动着异彩,她也是想看看写出《江城子》和《把酒问月》的柳甫,能写出什么东西来。

    日光明暖,院中的少年们睁大眼睛,他们可是知道自己家里的教习有多了不起,每次出门提到自己家的教习,别人眼中的尊敬可是掩饰不住的。

    柳甫微微一笑,拿起手中的木棒,开始在沙盘上滑动,宗玄、杨余闫,司马玉兰还有下边少年学子们,都紧紧盯着沙盘上滑动的木笔。

    木笔滑动,飘逸的字体跃然于沙盘之上,四行四句,一共二十八个字:

    风急天高猿啸哀,

    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滚滚来。

    宗玄,杨余闫还有司马玉兰,看着那寥寥二十八个字,脸色却是各有不同。

    宗玄,杨余闫是惊诧莫名,司马玉兰则是惊喜。

    这是《登高》中的前两句,登高为杜甫所做,前两句写的正是秋景。

    无边的枯木野草,不尽的滚滚长江,浩瀚无边的磅礴景象。

    宗玄看着那诗中的景象,本来想挑点刺,但不知为何,竟然开不了口。

    “不尽长江滚滚来。”司马玉兰微微低语,想着妹妹说的话,心里感叹,妹妹果然是没有错的,能写出这种诗的人,绝对不止于司马家的教习。

    宗玄和杨余闫虽然是主管术数、礼教的教习,但是并不意味着他们不懂诗书。

    宗玄看着那只有一半的残诗,心中的震惊不止一星半点,看着仍旧一脸微笑的柳甫,心里不禁有些惭愧,自己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修为涵养竟然还比不上一位后生。

    “柳先生。”宗玄和杨余闫对视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羞愧,一齐朝着柳甫拱拱手,表示自己的歉意。

    司马玉兰微微张开小嘴,心中惊诧,宗玄和杨余闫在文坛的地位她是知道的,如果让外人知道他们竟然给一个年龄不及他们一半的人赔礼,反应绝对不会像他这么平静。

    柳甫看见两位大自己一辈还多的老人给自己赔礼,连忙上去扶起,道:“以后要请两位先生多多关照。”

    “小鱼,你来说说。”和眴的日光透过窗户,被分成一格一格的照在教室里,柳甫面带微笑,看着讲台下众多孩子里的一位十一二岁的可爱小女孩轻声问道。

    小鱼见先生叫自己,很是拘谨,抬头看着新先生脸上的温和笑容,心中一定,开口朗诵道:“关关雎鸠,在河之州……”

    听着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如此熟练的朗诵古文,柳甫一阵头大,这书绝计不能这么教,不然肯定会露馅,看着大有把一本书背完趋势的小鱼,柳甫连忙叫停:“停!”

    看见先生发话,小鱼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又背错了,脸色一紧,闭着眼睛伸出小手便准备受罚。

    柳甫看着那可爱的小手,微笑道:“小鱼,我让你说说自己的见解,不是背书。”

    “自己的见解?”小鱼睁开眼睛,看着新先生好像并没有要罚自己的意思,连忙将小手缩了回来,小声说道:“宗先生只让我们读书,没有教我们。”

    柳甫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个年代还是讲究“书读百遍,其义自见”的教育理念的,十一二岁的小孩能懂什么道理,当然不会有自己的见解。

    柳甫点了点头,示意小鱼坐下,小鱼露出惊喜的神色,连忙坐了下去。

    其他的学生见小鱼没有受罚,都露出吃惊的神色,心里不禁对这位新先生多出几分亲近的感觉,以前都是宗玄代当他们的先生,如果答不上来,一顿板子是跑不了的。

    柳甫看着底下年龄不等,高矮不齐的小学生们,揉了揉脑袋,看着地板上的醒目阳光,突然有了主意,拿起一根木棒,走到沙盘边,说道:“你们都过来。”

    这时候还没有黑板,先生们写字都是要用沙盘的,然后一群学生围过来看,看着拥挤的小学生,柳甫暗道:“一定要做个黑板。”

    学生都围了过来,柳甫便开始动手了,拿起木棒在沙盘两侧各画了一个熊掌,和一条小鱼,虽然没有学过画画,但看过不少动画片的柳甫,画的倒也还算形象。

    小学生们从来都没见过先生会在沙盘上画画,而且画的还是可爱的小鱼和爪子,眼睛都露出新奇,看向柳甫。

    柳甫笑了笑,问道:“这是一只熊掌和一条鱼,如果是你们,会选哪一样?”

    学生们你看我,我看你,本来是想发言的,但想到以前宗先生在时,说错了是要打手心的,便有都闭上了嘴,不敢说话。

    “不用怕。”柳甫看着一群孩子,温和道:“说错了也没事的。”

    “真没事?”一个看上去只有五六岁,长得虎头虎脑的小男孩怯怯的问道。

    柳甫点了点头,笑道:“没事。”

    小男孩露出可爱的笑容,指着熊掌,说道:“我娘说熊掌值钱,而且好吃,我选熊掌。”

    “嗯,很好。”柳甫摸了摸他的头,看着其它孩子,问道:“还有没有谁要说。”

    看见小男孩被夸奖,其它的孩子们都松了口气,才知道这位先生跟宗先生是不一样的。

    一个七八岁,扎着小辫子的女孩,举手说道:“我说我说,小鱼可爱,我选小鱼。”

    秋风渐凉,还未吹起,便被日光化作暖意,送到人们的心里。

    司马府邸深处,这里是一片阁楼,府中的少爷小姐们都住在这里。

    众多阁楼里的一座两层绣楼,这里平日里不许任何人靠近,因为这里是司马家除了老爷子最有权利的两位女子。

    绣楼四周环湖,这是莲花还未开始凋零,显得有些老气的荷叶莲花,虽没有‘出淤泥不染‘的活力圣洁,却别有一番成熟的韵味。

    绣楼二层,檀香缓缓引燃,释放着淡紫色的香烟,整个房间里,都是淡淡的檀香香味,两道曼妙的倩影相对而坐,正是司马家的两姐妹,司马玉兰和司马清雨。

    看着淡妆的妹妹,司马玉兰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有些得意的说道:“小妹,你猜我把谁找来了?”

    司马清雨看着姐姐,自从掌管司马家以来,这种得意的笑容,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好奇问道:“谁啊。”

    “嘿嘿。”司马玉兰抿嘴一笑,拿出一张纸递给司马清雨,说道:“那是的柳大家,我已经把他请到府中做教习了。”

    “哦?”司马清雨有些吃惊,说道:“真请来了?”

    “那当然了。”司马玉兰得意的笑了笑,朝着司马清雨手中的纸张看了看,示意她打开,说道:“刚才宗先生和杨先生还要为难他,不过被他一首诗打了回去,你没看见他们的脸色,都想拜他为师了。”

    司马玉兰来了兴趣,打开手中的纸张,上面是娟秀的小楷,内容正是那半首《登高》……

    ”字房里,随着小鱼带头,这些半大的还是们便开始踊跃发言,一个个就像入了水的鱼儿,充满了活力。

    “我要鱼,鱼比熊掌好吃!”

    “我要熊掌,熊掌可比鱼好吃多了!”

    ……

    孩子们的答案很单一,要么是熊掌要么是鱼,竟没有一个是两个都要的。

    柳甫心中感慨,孩子果然和大人不一样,还不知道贪婪是什么,不过这些不贪婪却不是他要的。

    看了看这些孩子,柳甫发现还有一个没有说话,他是这些学生里年龄最大的一个,柳甫从宗玄给他的成绩表里知道,他叫司马剑南,十二岁,是司马玉兰的堂弟。

    司马剑南站在孩子们的最后面,看着一群小孩争先恐后的发言,眼中露出些许不屑。柳甫看了他一眼,心想总算是来了个成熟一点的,便走到他身旁,说道:“司马剑南,你选什么?”

    司马剑南没想到柳甫会找自己,先是有些慌乱,随后又镇定下来,说道:“回先生,鱼和熊掌我都要!”

    “总算是来了个上道的。”听到答案,柳甫心里暗暗发笑,脸上却是挂着和蔼的笑容,说到:“你过来。”

    “是。”

    这个年代还是讲究师长为尊,司马剑南被宗玄教训过不少次,如今听到柳甫说话,自然不敢违背新先生的话,乖乖的跟了过来。

    柳甫拿起小木棒,三两下便在沙盘上画出一头小狼,引得不少小学生的惊叹,这比门口街上那些做糖人的师傅用糖画的还像。

    柳甫看着旁边的司马剑南,问道:“这里有一头狼,你要是只取一样便能逃掉,取两样就要被狼咬死,那你要选哪样?”

    司马剑南看着沙盘上的狼、鱼和熊掌,眉头拧在一起,过了好一会才说道:“我选熊掌!”

    柳甫露出笑容,说道:“为什么要选熊掌。”

    司马剑南想了一会,说道:“熊掌的价值比鱼高。”

    “嗯。”柳甫点点头,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然后看着围在一旁的学生,说道:“真要有狼,鱼与熊掌自然不可兼得,今天我要讲的就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柳甫清空沙盘,在沙盘上写下一句话:

    生,亦我所欲,义,亦我所欲,两者不可兼得,舍身而取义者也。

    放下木棒,柳甫看着身旁的学生们,说道:“生死大义面前,我们的选择就会体现自己的修养,活着虽然重要,但是胸中的大义,却比任何东西都重要,到了选择的时候,自然要舍去生死,坚守大义。”

    毕竟大都还是七八岁的孩子,孩子们听着柳甫的话,脸色似懂非懂,只觉得先生说的很对。

    司马剑南看着沙盘上的字,他已经十二岁了,懂得自然多一些,刚才柳甫的赞赏,给了他提问的勇气,他看着柳甫,问道:“先生,宗先生教过我们‘身体发肤‘,如果舍身取义,那是不是不孝?”

    自开国以来,太祖皇帝便以孝治天下,孝乃八德之首,早已经烙入大明百姓的心中。

    柳甫微笑道:“先有大家,后有小家,先有大义后有孝,若真在大义面前,义字应当在前。”

    “当然,我说的义是关乎国家存亡,人之生死的大义。”

    司马剑南点了点头,觉得柳先生比以前那位宗先生要好多了,不仅不说自己,还会回答自己的问题。

    柳甫看着学生们,说道:“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吧,作业就是我刚才讲的‘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把我写在沙盘上的那句话抄三遍,然后加上自己的感悟,怎么写都可以,不过一定要写,听到了吗?”

    “结束了?”小学生们一愣,平时都是要上两个时辰的,今天还没到半个时辰就结束了,看了看新先生并不是在说笑,小学生们欢呼了一声,七嘴八舌的说道:“知道了,知道了……”

    暖风微习,司马剑南挂着微笑,向着后院那片阁楼走去,今天新先生的赞赏让他心情很好,脚步自然也变得轻快起来。

    “站住!”司马剑南刚踏入院门,旁边便传来一声娇喝,司马剑南心里一紧,转头看去,果然是自己最怕的大表姐。

    司马玉兰看着司马剑南,心里一阵恼怒,家里从来没有人敢逃学。

    看着气势汹汹的司马玉兰,司马剑南连忙说道:“表姐,我没逃学,是柳先生让我们走的。”

    ……

    () ( 官道神棍 /7/74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