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诗会友

文 / 辣椒美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和曛的日光透过门窗投射到地上,形成一块块方正的光斑,大厅里再次恢复了热闹,不过人们讨论的话题却由鉴诗大会转移到了柳甫头上。

    柳甫随着司马玉兰坐在李秋子左下方,感受着四周如针尖般的目光,柳甫感觉浑身不舒服。

    “小姐,我出去走走。”柳甫站起身对着司马玉兰说道,如今他是司马家的教习,总要跟司马玉兰请示一下才合适。

    司马玉兰点点头,微笑道:“柳先生随便,不用管我。”

    柳甫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呼……”没有大厅里的压抑气氛,抬头看着湛蓝干净的天空,柳甫长出了口气,这还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这么轻松的闲逛。

    以前跟着三云老道在一起的时候,整天担心以前的“衣食父母”找上门,哪有什么时间闲逛,整日里都忙着赶路,在一个地方从来没待过三天以上,这次要不是突发事件让他和三云老道走散,还不知道这会在哪里呢。

    “也不知道三云老道怎么样了。”双手拖着后脑,看着天空,柳甫默默想到,三云老道是他来到这个世界认识的第一个人,也可以算作救命恩人,而且还相处了几个月,多日未见,心里倒还是真的有些挂念。

    “阿嚏!”一条通往京师的官道上,一辆黑色的马车快速行驶,马车里突然传出一声喷嚏声,接着又传出一阵咕咙的声音:“谁有骂我了……”

    一阵暖风刮过,马车的黑色窗帘被掀起一角,向里面看去,正是柳甫挂念的三云老道。

    三云老道依旧是一身黑灰色的油污道袍,他的对面端坐着一位中年的儒雅文士,赫然是镇国侯爷朱显。

    朱显看着三云老道,微笑道:“有谁敢骂国师大人?”

    三云老道丝毫不嫌脏,用袖袍擦了擦鼻子,说道:“想我死的人多着呢,我老人家命格硬,阳气正旺,哪有那么容易死,越咒我我越不死,气死他们!”

    “呵呵,国师真会说笑……”

    马车疾驰而过,淡淡的交谈声随风散去,那日两人交谈过后,便连夜启程回京,这已经是第二日。

    柳甫走出唐府,来到一处街道,此时正是一天之中最为热闹的时段,叫卖声,买卖的讨价声,还有过往行人交谈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构成一副闹市。

    柳甫来到一处卖饰品的小摊前,看着那精致的手工小雕饰,心里感慨,这里果然是大明朝。

    感慨只是微微感慨,柳甫并没有那么丰富的感情跑去伤感,笑着问摊主手中饰品的价格,然后从怀里掏出些碎银子递给摊主,便握着雕饰朝一旁走去。

    这时人们已经用过早饭,大街上,看着那些互相吹捧,头戴纶巾,手持折扇的才子们,柳甫摇了摇头,心想有些东西真是不分时代和时空。

    “柳先生!”

    柳甫正准备进酒馆找些酒解馋,身后突然传来声音,回头看去,唐五正满头大汗的朝自己跑来。

    “柳先生,我可找到你了,哎呦,累死我了。”唐五撑着腰,气喘吁吁的跑到柳甫面前说道。

    柳甫看着唐五,微笑说道道:“唐兄找我什么事?”

    唐五抹了抹头上的汗珠,喘气道:“人都到齐了,爷爷让我找你回去,好开始诗会。”

    柳甫看了看身旁的酒馆,闻着飘出来的醇厚酒香,心里馋的不行,好些时间没有沾酒,对于近乎酒鬼的柳甫来说,实在是一种莫大的折磨。

    “没有我也可以……,哎,别拉我啊……”柳甫犹豫了一下,准备找个理由推脱一下,唐五一把拉住了他,朝回去的路跑去:“先生你快点吧……”

    艳阳高照,太阳散发的光芒愈加热烈,柳甫被唐五拉着,一路跑到唐府门前,已经是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歇,歇一会吧。”柳甫喘着粗气,他这幅身子板着实太弱,只不过几百米,就差点累的虚脱。

    少有出府的唐五也和他差不多,别看那一身的横肉其实都是虚胖,来回跑了一朝,差点没把他的小心肝跑碎,唐五扶着门前的石狮,累的直翻白眼。

    “不……不行,爷爷让……让我快点,我……我们快进去吧。”唐五累成这样,还没忘了唐老爷子的嘱咐,断断续续的说道。

    柳甫看着快要休克倒地的唐五,心想都成这样了还忘不了唐老爷子的命令,这唐老爷子的家教是该有多严?他哪里知道,这是唐五大少为了维持刚在老爷子心里建立起来的好印象,才如此这般拼命。

    柳甫心中不忍,这会儿也缓过来一点,说道:“好吧,我先进去,你就先歇一会吧。”

    “好。”唐五一屁股坐在地上,惊起一地的灰尘。

    柳甫平息了一下呼吸,慢步走到大厅,此时大厅已经满座,出去坐在下方的才子和来见识的小姐少爷们,还有坐在上堂的唐鸿,李秋子,章博,元通,和一位柳甫不认识的老者,估计也都是和前几位一样的名宿。

    柳甫走进门看着堂上的几位老者,微微弯腰道:“小子柳甫见过各位前辈。”这个时代最讲究礼仪,这点柳甫还是知道的。

    大厅里的人都齐齐的看向他,李秋子看着柳甫的样貌,心里不由得有些怀疑,这么年轻,真的能写出那样的诗来?

    唐鸿连忙站起身,朝着身旁的一张空座抬手微笑道:“柳先生请入座吧。”

    柳甫笑了笑,说道:“唐老先生,称呼我为柳甫便行了。”

    待柳甫入座,唐鸿又看着底下的众人,说道:“前几日我家的小五有幸得到柳先生的墨宝,幸蒙大家赏脸,前来共同鉴赏。”

    “唐老先生言重了……”

    “就算没有这鉴诗大会,我等也该来拜会唐老先生……”

    “是啊,是啊……”

    唐鸿在杭州有第一善人的荣称,这里坐着的才子中,有不少都受过他的恩惠,见唐老爷子发话,自然都起身回礼。

    唐鸿笑了笑,说道:“现在人都到齐了,我们开始吧。唐酉,你去将墨宝取来。”

    “是,老爷。”侯在门口的唐酉弯腰退出大厅。

    期盼多日的佳作终于要出现,众人心里还是有些期许的,看了看一脸淡然笑意的柳甫,心中不由更加期盼,这里大多数人都是从别人口中听来的诗,不少人心里都有些怀疑,这么年轻的柳甫真能写出那足以流传千古的佳句吗?

    不过作者站在就在这里,一会少不得得作上两首,到时候便能见识一番了。

    不多时,唐酉便捧着一幅画卷走上厅堂。

    “这就是我家小五从柳大家那里得来的墨宝。”唐鸿接过画卷挂在那木制的的架子上,一行行飘逸的硬炭笔的字体出现在众人眼前。

    李秋子眼睛一亮,起身走到木架前,周围众人看李秋子过去,都围了上来。

    “不错不错。”李秋子观察了片刻后,转身看向柳甫,众人看李秋子要说话,都安静了下来。

    “自成一派?”大堂内所有人都是惊,李秋子那可是长山麓院的院长,曾经的朝廷大员,眼光可不是一般的高,如今连李院长都这么说了,看来这柳大家果然是有几把刷子。

    被这么多人看着,柳甫的老脸也不禁一红,连忙笑道:“老先生过奖了,小道这只是奇淫巧计,上不得台面的。

    “呵呵,小道长不必过谦。”李秋子笑了笑,道:“老夫自幼喜好诗词歌文,前几日看到小道长的佳作实为喜爱,不知今日能否请小道长再作上一首让我等品鉴?”

    柳甫一愣,虽然早就知道今天逃不掉要抄诗,也没想到他这儿还没缓过气,这就来了。

    “对啊对啊,小道长文采飞扬,我等仰慕已久,还请小道长作上一篇,让我等观摩学习。”

    “不错不错,小道长万莫推辞,作出一篇让我等瞻仰。”

    …………

    李秋子在杭州文坛的影响力可不是一般的大,听他这么一说,周围的文人们立马附和起。

    柳甫在心里将李秋子狠狠的鄙视了一番,然后笑道:“各位先生前辈过奖了,小道文采鄙陋,实在算不上鉴赏观摩,不如今天我们以诗会友,大家互相品鉴如何?”

    现在的文人都好一个面子,见柳甫这么上道,自然个个都是赞同。

    能请到李秋子、章博和元通这种文坛泰斗的机会可不多,唐老爷子自然也是极为高兴,道:“老朽在一品楼订了宴席,各位随老朽一起到一品楼,边吃边品如何。”

    李秋子笑道:“好,老朽就厚次脸皮,唐老哥请。”

    “哈哈,好,各位先生请。”

    唐鸿起身,带着众人走出唐府,唐五还腆着肚子靠在石狮子上喘气,看见唐老爷子出来差点没把胆子吓破,一个高难度的鲤鱼打挺使出来,硬生生的挺了起来,柳甫看的目瞪口呆,心里暗叹,谁说胖子做不了鲤鱼打挺来着。

    唐老爷子轻哼了一声,脚步没停,小声道:“跟上。”

    “是!”听到唐老爷子的话,唐五少跟打了兴奋剂一样,立马容光焕发,屁颠屁颠屁颠的跟了上来,跟柳甫并排走了起来,柳甫瞥了一眼唐五少,狠狠的鄙视了他一把,他哪里知道这可是唐五少长这么大,老爷子第一次正式带他出门,能不激动吗?

    () ( 官道神棍 /7/74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