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念奴娇 催雪

文 / 辣椒美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李家,那可是杭州第一首富之家,可没有之一,李庆天便是这李家家主、杭州首富,包揽了全部的茶叶生意和近一半的瓷器生意,坐拥有万千财富,这请帖便是李庆天发的。

    看了看这请帖上的内容,柳甫心里感叹,这李庆天当真是财大气粗,竟然包了西湖八成的船只用来办这中秋诗会,还请了杭州文坛上颇有盛名的几位文老来主持。

    要说这诗会,柳甫却是有点搞不明白,有喜事要搞诗会,逢年过节的要搞诗会,像什么喜诗会、端午诗会、中秋诗会、七夕诗会等等,简直是多不胜数,基本上有时间就有这诗会,大则如李庆天这样的,小则几人围坐。

    其实仔细想想也能理解,古时不比现在,文人们除了读书便是喝酒,久而久之便生出这样一种娱乐方式。

    收起请帖,反正明天也没什么事,倒正好可以去看看,不过吕千千那边自己也要去看看。

    “唉,这个中秋,反而是我最忙的一个中秋。”柳甫摇头笑了笑,将请帖收了起来。

    中秋的诗会着实不少,整整一个下午柳甫收到了不下二十副请帖,不过选来选去还是李家的请帖最够分量。

    看了一晚上的史书,一入夜柳甫就睡下了,直到日晒三杆柳甫才起来,洗簌完毕,就这早饭连带着把午饭也吃了,吃完饭,拿着银票就出门了。

    前世今生,柳甫这窑子也没逛过机会,更不要说是这古代的窑子,走在大街上,柳甫想起来那地方可是销金库,就怀里这银票,几张一扔,那就是几百两啊。

    柳甫停下脚步,道:“孔大哥,哪儿有银庄啊?”

    “银庄啊。”孔维想了想道:“前面那条街上就有。”

    柳甫拉着孔维冲进银庄,兑换了两百两白花花的椅子,这才放心的朝着丽春院走去。

    现在还是晌午,像青楼这种地方的客人很少,柳甫刚走到丽春院门口,那一个个浓妆艳抹的姑娘们便迎了上来。

    “哎呦,两位公子,你们好久都没来了。”

    “对啊对啊,奴家都想你们了。”

    看着这些姑娘们,柳甫心里涌出一种亲切之感,这才是男人的天堂,反观孔维倒是有些拘谨,这还是他第一次到这种地方。

    “孔大哥,你就好好享受吧。”柳甫扔给孔位一包银子,道:“姑娘们,伺候好我孔大哥,银子少不了的。”

    姑娘们看到那一包银子,早就把孔维围住了,连拉带扯的就把孔维拖走了。

    “孔大哥,午时到门口等我。”孔维笑着喊了一句,然后转身对着楼上的老鸨招呼了一声。

    这位老鸨柳甫倒是见过,就是那位主持七夕争奎的那位,走到柳甫面前,老鸨把手中的手绢往柳甫脸上一扬,嗲声嗲气的笑道:“这位公子,有什么要求啊?我这里高矮胖瘦可是样样都有,包公子您满意。”

    柳甫从怀里掏出一锭十两的纹银,弹了出去:“我要见吕姑娘。”

    老鸨极为熟练的接住银子,顺带放进怀里,一听见柳甫要见吕千千,顿时露出为难之色:“公子,这吕姑娘是我们丽春院的头牌,卖艺不卖身,你要见她我也做不了主啊。”

    柳甫笑笑,道:“你去告诉他我姓柳,她自然会见我的。”

    “那行!公子稍等。”老鸨媚笑一声,扭着老腰走向后院。

    不多时,老鸨便一脸笑容的走了回来:“公子请,千千姑娘愿意见你。”

    “多谢了。”柳甫又弹出一锭纹银,换来老鸨一阵惊喜的大笑。

    丽春院后院,这里和前院简直是天壤之别,香榭亭台,假山流水应有尽有,一走进来就给人一种清新宁静之感,可以看出来丽春院对这后院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小月早就等在门口,看见柳甫眼睛一亮,道:“柳先生你来了啊。”

    “嗯。”柳甫点头。

    小月一把拉住他,朝着屋里走去:“我家小姐等你好久了,快点。”

    “慢点,慢点。”或许年龄问题,这丫头完全没有这个时代女子的特点,很是开朗活泼,不过正因为这些,柳甫才觉得她可爱。

    走到门口,小月突然停下,说出了一句差点让柳甫喷血的话:“柳先生,什么叫重振雄风?”

    柳甫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没想到前两天的事这丫头还惦记着,看着那充满好奇的的纯真面庞,柳甫心里涌出一种罪恶感,随便找个理由搪塞了下,就慌忙走进屋去。

    屋内香烟缭缭,香木屏风,紫铜香炉吞吐着青烟,吕千千身着鹅黄宫装端坐在七弦古筝前,她气质本就高雅,此时更是如同出尘仙子一般,看到柳甫一痴。

    “柳公子,你来啦。”吕千千开口,声音如同黄莺轻啼,还是那般动听。

    柳甫找了个座位坐下,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吕千千他心里就莫名紧张,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说喜欢算不上,说好感却又要强一些,柳甫看向吕千千身旁的七弦古筝,转移注意力道:“一直都说吕姑娘善舞,难道对音律也通晓?”

    吕千千抬头看着柳甫,道:“算不上通晓,只是略懂一些。”

    一旁的小月道“小姐的琴弹的可好了,整个杭州城里就是苏姐姐比弹得好。”

    “哦?”都说杂而不精,柳甫没想到这吕千千还是琴道大家,指着自己的耳朵笑道:“不知吕小姐能不能弹奏一曲,让在下饱饱耳福,不瞒小姐,我可是两个多月没听过琴声了,耳朵着实有些发痒啊。”

    “呵呵,公子说笑了。”吕千千颜面轻轻一笑:“柳公子精通诗词一道,小女子有一曲尚未填词,不知能不能请公子补上?”

    柳甫哪会填词,但是看着吕千千那期盼的眼神,不由得心头一软:“弹来听听。”

    见柳甫没有拒绝自己,吕千千眼中闪过一丝喜色,闭眼平复了片刻,葱葱玉指缓缓落在琴弦上。

    咚……

    一个个音符随着那玉指的拨动飘扬而出,如同具备着魔力,勾住人的心神,仿佛又有着一位少女在心头低吟,道尽世间苍桑,沧海桑田,海枯石烂,我心却不变,任时光荏苒,任岁月变迁……

    柳甫静静听着那跳动的音符,一位女子面貌浮现在心头,那是他的初恋,那个曾经抛弃他的女孩,两行清泪自柳甫眼角轻轻滑落,那逝去的终将不会在。

    琴声毕,柳甫还沉浸在那意境中,吕千千抬头看向柳甫,看着那两行清泪,不知道为什么心头一阵刺痛。

    “原来公子你也是有故事的人啊。”吕千千轻轻在心头低语。

    良久,柳甫才回味过来,擦去泪水道:“姑娘的琴艺实在出神入化,说是神曲也不为过了。”

    “公子过奖了。”得柳甫夸奖,吕千千心头也是涌出一阵喜意,眼神期盼的看向柳甫:“这词就劳烦公子了。”

    “我……”柳甫抬头,正准备推脱,却迎上了吕千千那期盼的眼神,硬生生的将想说的话呀了下去,低头想了起来。

    看柳甫不说话,吕千千以为他正在构想词句,也没打扰,整个房间便陷入了沉静,倒是小月被这气氛弄的浑身不舒服,转身走了出去。

    大约过了一刻钟,柳甫才想到能与这曲匹配的词来,抬起头道:“吕姑娘可有笔墨纸砚?”

    “来了。”小月走进门,手里端着文房四宝,青楼之中常有文人光顾,这东西是少不了的。

    “小月果然聪明。”柳甫夸了小月一句,这丫头刚刚出去肯定就是娶这些东西了:“不过还要麻烦你件事,给我找只炭笔来。”

    “我这里有。”吕千千从袖中取出手帕,打开,里面装着一直打磨好的炭笔,显然是知道柳甫会用,提前准备好的。

    “多谢吕姑娘。”柳甫笑了笑,接过炭笔,因为贴身收藏,上面还残留着一股淡淡的清香,闻的柳甫心神一荡,咬了咬舌头定下心神,柳甫提起炭笔,落在雪白的宣纸上,一行行飘逸的黑字跃然纸上:

    念奴娇 催雪

    冬晴无雪,是天心未肯,化工非拙。

    不放玉花飞堕地,留在广寒宫阙。

    云欲同时,霰将集处,红日三竿揭。

    六花翦就,不知何处施设。

    应念陇首寒梅,花开无伴,对景真愁绝。

    待出和羹金鼎手,为把玉盐飘撒。

    沟壑皆平,乾坤如画,更吐冰轮洁。

    梁园燕客,夜明不怕灯灭。

    鹅毛细翦,是琼珠密洒,一时堆积。

    斜倚东风浑漫漫,顷刻也须盈尺。

    玉作楼台,铅溶天地,不见遥岑碧。

    佳人作戏,碎揉些子抛掷。

    争奈好景难留,风铲雨愁,打碎光凝色。

    总有十分轻妙态,谁似旧时怜惜。

    担阁梁吟,寂寥楚舞,笑捏狮儿只。

    梅花依旧,岁寒松竹三益。

    这是朱淑真的催雪,虽然此时还未到冬天,但词中韵味却正好对曲中之意。

    柳甫方下笔,一旁的吕千千眼神萌动,静静的看着词句,好像是深深陷了进去。

    () ( 官道神棍 /7/74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