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四十四章 袭击

文 / 辣椒美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你到底想干什么?”黄云刚浮起的笑容立马凝固,狠狠的瞪着柳甫,脑门上爬上了一条条黑线,要不是司马玉兰在一旁,他早就要忍不住把柳甫一脚踹出去了。

    “今天早上我去李员外家窜门了。”柳甫把手伸进怀里,像是摸什么东西。

    “李员外?”司马玉兰愣了一下,自然而然的想到了李庆天,在这杭州城里,只要提到李员外,八成以上的人第一时间都会想到他,苏杭首富,那可不是说着玩的。

    “小姐啊!我忘了告诉你,李员外让我转告你,他对这批布很感兴趣,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和他谈谈?”柳甫慢悠悠的摸出一张叠好的纸张,露出一副欠抽的表情,把纸张递给司马玉兰。

    司马玉兰下意识的接过纸张,看了柳甫一眼后轻轻把纸张打开,只是看了一眼,神色便是一变。

    “司马小姐,这生意到底还做不做了?”看着司马玉兰的脸色,黄云心里冷笑一声,以为她是为了提升布价,和柳甫一起演戏,冷声道。

    “哦,不做了。”司马玉兰随口答了一句,然后慎重的将纸叠好收进怀里,看得一旁的柳甫直吞口水。

    “我劝……什么?不做了!?”黄云刚想要挟几句,听见司马玉兰的一下子愣住了:“司马小姐,我没听错吧?”

    “谢谢黄公子光临蔽舍,只是这价钱我司马家接受不了,以后有声音一定会和黄公子打招呼的。”司马玉兰微微一笑,看了李叔一眼,道:“李叔,去准备些酒菜,我要好好招待黄公子。”

    布匹生意是司马家的心头病,看着好像突然变了个人的司马玉兰,毕竟是司马家的老人,李叔虽然有点疑惑也没有多问,伸手道:“黄公子这边请。”

    “司马小姐,价钱的事情可以商量的。”黄云看这势头司马玉兰是真的不打算和他谈这生意,急忙道:“七成,七成怎么样?”

    前不久,布庄可是下了通牒,这匹布必须得拿下,年前布庄失火,烧了不少料子,这事捂的紧,外人不知道,其实是布庄里的库存快要用完,黄云这次到杭州来就是听说江南大旱有不少料子囤积,要来买布回去救急的。

    这事本来是双方都有需求,布装给了黄云十成的银两,可是黄云一打听知道了司马家的困境,才信口开河,漫天要价。

    这匹布要是买不回去,回去之后老板不剥了他才怪。

    “呵呵,黄公子,这匹布我司马家有急用,下批布出来一定优先考虑黄公子。”司马玉兰笑了笑,有李庆天的路子,他这批布恐怕比原来的价格还要高上不少,傻子才把布卖给他。

    黄云急了,面色一变,连忙道:“八成,八成怎么样!”

    “对不起了黄兄,这布真有急用。”司马玉兰推起了太极,谁爱看别人的脸色,刚才是有求于他才忍着看他脸色。

    “小子,你刚才说了什么!”黄云也是久经商场,看司马玉兰这样,这批布她肯定是不想卖给他了,一下子变成这样,肯定是和柳甫有关。

    柳甫看他这鼻孔朝天的模样,心里早就不爽了,当下脸色一沉:“黄兄这是什么意思!做买卖讲究个你情我愿,大小姐不卖关我什么事啊。”

    “你!……”黄云被这话呛住,脸气的通红没说出话来,眼神一横低声道:“阿泰!”

    旁边几人还没反应过来,他旁边那保镖一步跨了出来,拳头一握,带起一阵罡风,朝着柳甫胸口就捣了过来。

    “你!”司马玉兰和柳甫的脸色都是一变,才反应过来,那拳头就要落在柳甫心口,柳甫额头前的头发都被拳风吹的飘了起来。

    砰!

    就在拳头快要落到柳甫胸口的瞬间,一只长满了老茧的瘦弱手掌从旁边伸了出来,不偏不倚的落在那拳头上,看上瘦弱的手掌却如铁棍般,将拳头震飞,阿泰面色潮红,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柳甫被拳风震的气血翻涌,退了两步才站稳身子,看见挡在他面前的李叔,抬手道:“多谢李叔!”

    李叔摇了摇头,撇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阿泰,轻声道:“应该的,柳教习没事吧?”

    “没事。”柳甫摇摇头,揉了揉胸口,看着黄云冷笑道:“好厉害的狗啊。”

    “你!”

    黄云没想到李叔是高手,阿泰可是废了大代价从王府里弄出来的高手,一手炮拳练的是炉火纯青,一拳下去,碗口粗细的大树都能轰断。

    “黄公子,这儿可是我司马家。”司马玉兰的脸色沉了下去,柳甫好歹也是司马家的教习,今天要是在她眼皮子底下被人打成重伤,就等于狠狠的在她司马家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这年头就讲究个面子,不提面子,就是刚才柳甫递给他的那张纸,司马玉兰也不能看着他在自己面前被打伤。

    “司马小姐,这。”黄云也是缓过神来,背后全是冷汗,司马家可是还有个能直达天听的侍郎大人的。

    司马玉兰冷哼一声,道:“李叔,送客!”

    黄云没敢说话,拉起阿泰,径直有了出去。

    朝着黄云离开的方向在心里默默的比了个中指,柳甫转身拱手道:“多谢小姐。”

    “柳先生多礼了。”司马玉兰盯着柳甫,眼神微微一转,道:“不知这李员外的凭证柳先生是怎么拿到的。”

    全杭州城的人都知道这海路是李家包办,别说是生意,外人想安只苍蝇过去都难。

    “这个嘛。”柳甫打了个马虎眼,说出去又免不了一堆麻烦,索性也就没告诉司马玉兰:“今天去李员外家走了走,他让我顺便带过来的,小姐要是有什么疑问,去问问李员外就知道了。”

    司马玉兰看了柳甫一眼,倒也没有多问,盈盈一笑道:“过几日在南山外有一场才子集会,苏杭两地的才子都会来此,不知柳先生有没有兴趣。”

    柳甫愣了一下,这怎么又有诗会,其实这年代可没有什么网吧!会所之内的娱乐场所,诗会就是这时候为数不多的娱乐项目之一,隔三差五的来场诗会纯属正常。

    柳甫想了想,道:“还是不去了,哪有家里清闲。”就是些酸腐文人的聚会,除了念两首打油诗,也没什么好玩的。

    司马玉兰笑了笑道:“呵呵,柳先生可知这南山集会还有个别名?”

    柳甫一愣:“什么别名?”

    “南山集会聚集两地才子,可是号称小乡试的。”

    “小乡试?”柳甫惊了一下,这个时代,一个书生最大的期望就是能金榜提名。

    科举分三级,全部过关才算提名。

    乡试是科举第一步,由南、北直隶和各布政使司主办的地方考试,地点在南、北京府和各政使司所在地,每三年一次,在八月举行,又称秋闱、乡闱,考中者成为举人。成为举人才有进军下一步的资格。

    乡试过后就是会试,由礼部主持的全国考试,又称礼闱,在乡试的第二年于京师举行,由乡试中式的举人参加。

    会试之后便是殿试,由皇帝主考,又称廷试,是最高级的考试。录取名次分为一、二、三甲,一甲三人,依次为状元、榜眼、探花,赐进士及第;二甲若干人,赐进士出身;三甲若干人,赐同进士出身。

    “有意思。”柳甫摸了摸下巴,以前看古装电视剧,看那科举的考生的气势,那是一点都不比传说的高考差。

    司马玉兰拿出一封火红烫金的邀请函,道:“这是南山集会的邀请函,先生若是有意可以去看看。”

    “多谢大小姐。”柳甫笑了笑一把接过那邀请函,竟然敢号称小乡试恐怕还真有些好玩的事。

    () ( 官道神棍 /7/74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