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第十六章 后宫

文 / 辣椒美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这位兄台,果真大丈夫,真是大快人心啊。”

    “对啊对啊!这个恶妇不知道横行霸道多久了,今天看兄台大发神威,心里甚是宽慰,今天大家的酒水我包了。”

    “今日看到兄台我才明白什么叫大丈夫,那个小辣椒我早就想教训了,一直没勇气,汗颜汗颜啊。”

    那等在二楼想看戏的才子们见赵媛媛走远,才敢说话,一个个都议论起来,想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敢出言调戏赵媛媛的,刘斐还是独一个。

    柳甫在一旁听着这些才子说的话,心里对赵媛媛的印象不由得又下降了数个百分点,能让一群附庸风雅的才子们如此义愤填膺,可知她曾经肯定做过不少人神共愤的事。

    刘斐一脸笑容的回应众人,心里跟吃了人参果似的飘了起来,一阵舒坦,那些被柳甫照顾过的部位好像也没那么痛了,最后还是他身边的家丁拉了拉他,他才想起来跟柳甫要解药的事,连忙跑到柳甫面前。

    柳甫摆摆手道:“解药需要配制,我手上暂时没有,到南山集会的时候你来找我我再给你,放心,这段时间毒性不会发作。”

    “是是。”刘斐虽然有发作的念头,但还是没敢表露出来,连忙点头。

    ……

    北京城,皇宫内。

    太和殿是自大明开始,用来举行历代皇帝登基大典的宝殿,平日上朝,文武百官都要穿戴整齐中规中矩的来这里朝拜,然后奏事,乃是皇宫之内最为威严的大殿。

    大殿之中有九根主梁,都是沉香木铸成,然后加以雕刻,最后再以黄金宝石镶嵌,每一根都雕刻着一条盘踞着的巨龙,脚踩祥云,口吞龙珠做腾飞状。除却九根主梁,便是大殿之上的九爪金龙椅,通体黄金铸造,乃是皇帝临政所卧,除了这些,大殿之中每样物件拿出去那都是珍宝。

    此刻,威严奢华的太和殿中,三云老道和朱显还有一位须发皆白身着仙鹤补子官服的清瘦老人站在一条直线,头部对着大殿微倾,随时听候殿上那人说话。

    大殿上,一道金帘隔住了视线,金帘之后,隐约可以看见有道身影手扶龙椅坐着,此刻,大殿中只有三人的呼吸声。虽然在等,三人却没有一丝不耐。

    过了片刻,金帘后传出的连续的咳嗽声打破了平静,金帘后的那人捂着嘴,好半天才平静下来。

    殿下的三人听到这咳嗽声,头倾的角度更低了一些,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咳嗽声停,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传了出来:“国师,西边蛮夷犯境,你说说看该怎么办好呢?”

    三云老道连忙上前一步,想了想道:“陛下,老臣化外之人,不懂这些。”

    “不懂?”殿上那人重复了一遍,顿了顿,才缓缓道:“也对,老四,你说说看。”

    朱显上前一步,倒是没有先前那么拘谨:“皇兄,西边战事频发,那边的蛮子们这几年越发的不安分了,臣弟觉得,有必要让他们知道我大明天朝的威严,忠武侯崇南多次上奏要南伐,若是让崇南南伐,必然会让南方的蛮子们知道我天朝神威。”

    朱显说完话便静静的站在那里,大殿又变得安静,沉寂片刻,那人才缓缓道:“听说你在杭州遇刺了,谁干的?”

    朱显道:“回皇兄,可能是白莲教的反贼。”

    “大胆!”一声大喝突然从殿上传了下来,惊的三人都是一颤,不知道陛下为何突然发怒。

    “好个白莲教,一群旧朝反贼,真以为朕那他们没办法!明日昭侯虎,就说十日之内不灭了白莲教,就提着头来见我!”

    “陛下息怒。”那须发皆白的老者上前一步,能和国师和镇国侯站在一起,这老人的地位自然不低,他乃是当朝的统领百官的文官之首,内阁大学士吴庸:“陛下,白莲教虽然不足道,却分布极广,十日之内,恐怕有些困难,而且老臣听说,这伙反贼最近在集结兵马,不知道在图谋些什么。”

    “反了!”

    皇帝陛下猛的一拍桌子,不知道是不是岔了气,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三人齐齐抬头看着殿上:“陛下息怒,保重龙体啊。”

    咳嗽完后,皇帝陛下好像已经忘了先前说过些什么?道:“那几个小子最近有些不安分,我这把老骨头还没散呢?老四,赶明告诉他,让他们先出京城清醒清醒。”

    “是,皇兄。”

    “都退下吧。”

    “是,陛下。”

    ……

    大殿外,三人都是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皇帝陛下喜怒无常,这文武百官都是知道的,每次上朝都得提心吊胆,说错话惹怒了陛下,那绝对没有好下场,所以每次面对陛下都跟打仗似的,不敢多说一句。

    吴庸扶着腰叹道:“哎呀,我这老骨头要撑不住喽,想当年,我就是站上三天三夜都没问题,现在才这么一会,这骨头就跟快散了一样。”

    “那就早点把位置让出去啊。”三云老道用那才换上的新道袍的袖子擦了擦额头,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他一番,朝中上下,谁不知道吴阁老贪,但是都拿他没办法。

    吴庸讪讪地笑了笑:“呵呵,国师说笑了。”

    朝中上下,除了陛下,就是眼前的这两位能让他用这个态度对待。

    一旁的朱显也笑道:“吴大人,你还是想想怎么处理白莲教吧。”

    那侯虎掌管江南兵马,是吴阁老手下的得力大将,皇帝陛下这么安排,绝对有刁难他的意思。

    “能怎么处理。”吴阁老苦笑:“我不能在这儿闲了,国师,侯爷,我就先回去了。”

    “去吧去吧。”三云老道摆摆手。

    吴庸拱拱手,转身朝着宫门外走去。

    看见吴庸走远,三云老道才转身看向朱显,道:“我托李神医看了,陛下确实中毒了。”

    “李神医进京了?”

    三云老道点头。

    “那就好。”朱显点了点头,道:“李神医怎么说的。”

    “毒是下在饭菜里的,我怀疑是……”三云老道朝朱显身后的方向看了看。

    “后宫?……”

    整了整赵媛媛,柳甫的心里才舒服了点,跟徐雄告了个谢,柳甫就和孔维回了司马府。

    司马玉兰去了李家,李庆天自然不会食言,这让司马家的姐妹对柳甫的好奇心大增,本以为只是请了个教习回来,没想到还有这种人脉,后来打听才知道胖子瘦子想要劫人被柳甫拦下来的事。

    弄清楚之后两姐妹还是有点疑问,为什么柳甫要帮他们司马家,想到柳甫在杭州里的事迹,也就释然了,都说有本事的人性情都有些古怪,柳甫能写出惊动李夫的诗作,想来干出些莫名其妙得的事也属正常,两姐妹权当歉柳甫一个人情。

    回到府里,上上下下都在忙布匹出海的事,就连小文也被调走去和司马玉兰一起去仓库看着下人们搬运,这可是司马家一年的收入,马虎不得。

    好在饭菜已经留好,没人搭理也乐得清闲,和孔维喝了点小酒之后柳甫就去了书房,过两天有中秋诗会,再过几天又是南山集会,的准备点东西应付,让柳甫自己作诗?那纯粹是鬼扯,看看还行,写出来的恐怕连许玉的都比不上。

    “唉!头疼啊。”现在好歹也是司马家教习,总不能落了面子,把墨磨好纸铺开,柳甫揉了揉太阳穴开始回忆从小学开始学过看过的古诗。

    ……

    杭州城西湖河畔,一位身着身布衣,头发散乱的年轻男子正蹲在一株柳树下手持细细的棍棒

    对着地上不停的圈画,嘴里还不停的念叨。

    “不对,不对,是这样的,还是不对,这个符号到底是什么意思……”

    年轻男子正是和柳甫有一杯之缘的柳玄,他手里拿着小棍棒对着地上的一堆式子圈画,那式子正是柳甫写下的方程。

    “少爷,老爷叫您回去。”柳玄身后,一位家丁模样的小厮小声说道。

    柳玄摆摆手,有些不耐烦:“知道了,你先回去,我一会就回去。”

    小家丁看模样有点怕柳玄,小心翼翼道:“少爷,老爷等您半天了,老夫人今天道府上,老爷让您赶紧回府。”

    “奶奶?”柳玄皱了皱眉头,放下手中的棍棒,问道:“她过来干什么?”

    家丁低头道:“老妇人说想少爷了。”

    柳玄叹了叹气,把地上的方程抹掉,起身道:“知道了,这就回去。”

    总督府,柳元一大早就候在门口,足足等了有两个时辰才等到要等的东西,一辆青布帘子的普通马车,柳元看到那马车神情恭敬,就像第一次进京面见圣上一样,仔细的整了整衣衫,还没等马车停下就迎了上去。

    马车缓缓停在总督府门口,柳元抢在车夫前面撩开了车帘,恭声道:“母亲。”

    回到总督府,门前的守卫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穿上得体贴身的捕快服,显得特别精神,看见柳玄,门前的守卫恭敬的打招呼,柳玄看起来心不在焉,点了个头就进去了。

    后院大厅内,柳元低着头如同孩童一般站着听训,旁边是一位相貌普通的妇人,大堂上是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妇人,看样貌和柳元有三分相似,这位老妇人正是柳元的母亲。

    要说柳元那也有一段不凡的往事,他五岁丧父,家中清贫,权靠母亲一人养活,柳元知道母亲不易,读书极为用功,二十岁便金榜提名,之后一直在朝为官,三十八岁到浙杭任总督,真正成了管理一方的封疆大吏,可是对母亲却是极为尊敬,逢年过节第一件事便是把母亲接到府上住个几日,原是老妇人不愿和儿子一家同住,不然柳元早就给母亲置办一处宅院,让母亲留在府上享清福了。

    “奶奶。”

    柳玄走到大厅,打断了正在训话的老妇人,本来面色严肃发的老夫人抬头看见柳玄,满是皱纹的脸上立马露出笑容,招手道:“哎呦,我的宝贝孙子,快到奶奶这儿来让奶奶看看。”

    老妇人虽然对儿子严厉,可是对孙子却是极为溺爱,每次柳元要教训儿子,只要柳玄网老夫人那里一跑,被教训的人一准会到过来。

    () ( 官道神棍 /7/74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