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四司马马青雨

文 / 辣椒美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柳玄乖巧的走到老夫人面前,任由老妇人牵着自己的手,他从小就跟在奶奶身边长大,和奶奶的感情比爹娘要亲密多了。

    “玄儿,你这几天到哪去了?到处都找不到你。”柳元看见柳玄,心里的火气一下子就出来了,这都好几天没消息了,要不是今天早上府里的下人看见他,柳元都打算派人出去找了。

    “你这么大声干嘛?我又不是聋子!”柳玄没有说话,老妇人倒是发起火来了:“玄儿出去玩几天怎么了?这么大的人了,还怕他走丢啦!玄儿小的时候你们不管不顾,现在倒是管上了,胖墩,你真是越来越有官位了!”

    柳元乳名叫胖墩,这……很……强大!也很有笑点,他的身材加上这个乳名,绝对会让人捧腹。

    所以刘大人是最忌讳别人叫他这个的,外人就算知道也是不敢乱叫的,就连老妇人平时也不会叫他这个,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控制不住。

    看着发飙的老夫人,柳元哪敢发怒,如果下巴长点,那都能戳到胸口了。

    一旁的柳夫人看着乖乖受训的相公,心里有些不忍,走到老夫人面前轻声道:“娘亲息怒,气坏了身体可不值当。”

    老妇人在柳元心里的位置他是知道的,当初在成婚前柳元只问过她一个问题:“能对我娘好吗?”因为苦日子过惯了,老妇人平日里很节俭,身为大家闺秀的柳夫人自然有些意见,都官拜总督了,用的着这么节俭吗?所以时不时会抱怨几句,有一次被柳元听见了,当场就要休了她,任她怎么道歉都没用,最后还是老妇人求情她才能留下来,打那以后柳夫人对老妇人只有尊敬。

    “娘亲息怒,孩儿下次不敢了。”看老夫人好像动了真怒,柳元也是连忙出声。

    不过老夫人跟不不买他们的账,眼睛一闭,看都不看他们一眼,留言连忙对站在一旁的柳玄使眼色。

    柳甫有些不耐烦,拉了拉老妇人的手、道:“奶奶,我最近交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朋友。”

    “嗯?谁?”老妇人睁开眼睛,有些惊讶的看向柳玄,他这个孙子的眼界他是知道的,上次和柳元进京,见到不少王公贵族家贝勒少爷们,也没见他能看上一个做自己朋友。

    柳玄五岁便通晓五经,问的私塾先生说不出话来,在当地那是绝对的神童,到了十三岁参加乡试,毫不意外的通过,十八岁会试,名列三甲,殿试年纪轻轻便已是举人,是他自己放弃了入朝为官的机会,直接放弃殿试,朝中屡次召见要委任官职,都被他婉拒,就连皇上都称赞他是奇才。

    整个大明朝,能被他看重的倒真没几个。

    柳元也是惊奇的看着柳玄,柳玄痴迷术数,无心为官,柳元对此也是极为无奈,对于这个儿子他也是极为欣赏,甚至还有些佩服。虽然这些词语用在自己儿子身上不是很合适。

    “姓柳名甫。”想到柳甫,柳玄露出一丝笑容,那天他只是想了法子找找乐子,没想到和柳甫撞上了,或许真有个东西叫缘分,柳玄出奇的对柳甫有一种久别重逢的熟悉感,在酒馆里柳甫那一套柳氏算法惊动两位术数大家,事后柳玄推算了柳甫列出的方程,心中对柳甫更是多出一份敬佩,酒馆之后柳甫就不见了,柳玄一打听才知道柳甫元写诗也这么厉害,他找了柳甫的几首诗,看完后对柳甫那已经是敬佩万分了。

    “他?”柳元面色微微一动。

    柳玄看着他:“你认识他?”

    柳夫人转身看向柳玄,皱眉道:“玄儿,怎么跟你爹说话呢!”天朝乃礼仪之邦,这个时代,和长辈说话不加称呼那是极为不敬的。

    柳元摇摇头,对儿子也是没有办法。

    “柳甫是小国师。”

    “小国师?”柳元微微一愣,国师他是知道的,乃是当今皇上最为信任宠幸的几人之一,柳甫竟然和国师有关系。

    老妇人也来了兴趣,问道:“三云国师?”

    多年前,柳元首次进京,任京城府尹,接了老夫人进京住了一阵,老夫人闲不住,每日都要出去转转,有一日在城外的观音庙里碰到了三云老道。

    当时三云老道也就是随口说了几句,不知道运气好还是怎么的,竟然全部都应验了,打那以后,老夫人便成为了国师大人的忠实信徒。

    “国师的弟子啊。”柳玄是不信神佛的这一套的,对三云老道那一套更是嗤之以鼻,倒是没想到国师能有这样的弟子。

    老夫人站起身,道:“我在这住几天,找个机会把小国师接到府上让我看看。”

    柳玄低头想了想,道:“还是玄儿去吧!过几日的中秋诗会小国师应该会参加,玄儿去你走一趟吧。”

    “好。”柳玄点头,他找了柳甫好几天,正好去请教一下他从未见过的新算法。

    ……

    司马家后院,虽说中秋临近,但暑意还未消退,正是中午,日光正烈,池塘里的荷花本来是处于最为娇艳的时节,却也显得微微有些消沉。大片荷叶下的阴影里的清凉湖水中,几条火红的锦鲤微微摆尾,稍有些动静便一下逃开隐入水中。

    这个时候是午休时间,府里的孩子早早就被赶到床上,乖乖的闭上眼睛睡觉,府里的下人们也都回到房里,稍作休息后准备午后的点心。

    后院是府中的禁地,平日里只有小姐招呼,下人们才能进去。

    此刻,偌大的后院里除了池中的鱼儿,便只有后院湖心亭上的姐妹。

    司马玉兰忙着丝绸出海的事,已经一天一夜未合眼了,娇美的容颜上浮现出几丝倦意,不过眼神确实极为清亮,家里的难题解决了,心里的石头终于是放了下来。

    “姐姐,你说柳先生到底是什么人?”摘掉面纱,司马青雨那动人的容颜露了出来,一种柔弱清新之感自然而然的飘出,一眼看上去便有一种想要呵护的冲动。

    司马玉兰扶着妹妹的香肩,看着湖里的粉色荷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轻声道:“谁知道呢?”

    她第一次见到柳甫,觉得只是骗吃骗喝的神棍,打听之后才知道,原来他就是那夜湖心作诗的公子,便转身邀他到府上做教习。

    到府中,几位老教习也没能刁难住他,只凭半首残诗便镇的他们说不出话来。

    又到后来,司马玉兰只是随口提了下家里的困境,没过几日,他就弄来了李家的通行手书。

    司马青雨撩了撩额间散乱的青丝,从怀里拿出一叠纸,上面是密密麻麻的碳笔字,正是柳甫给‘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做的注。

    “柳先生的文章写的当真是好呢。”司马青雨轻轻打开纸张,一阵微风拂来,纸张边角微动,司马青雨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像是做了千万遍,行云流水般拿出手绢掩在口唇。

    司马玉兰轻轻的拍着妹妹的背,待咳嗽平复移开手绢,洁白的绢布上多出一点刺眼的鲜红。

    司马玉兰拉起妹妹的手,有些心疼道:“走吧!回房间里,风吹多了对身体不好。”

    “已经在那里待了十多年了。”司马青雨抬头看着湖对面的绣阁,微微皱眉,明亮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随后又平复下来,悠悠道:“或许真如柳先生说的,有些东西生来就是不可兼得的。”

    “哪有的事。”司马玉兰拍了拍妹妹的手:“爹爹来信说李神医前些天去了京城,他要请李神医给你治病,放心吧!都会好的。”

    “真的?”司马青雨眼神一亮,随后又黯淡下去,除了当今天子,李神医从不给王公贵族子弟看病,就是皇上的同胞兄弟他都敢拒绝,请的动吗?

    “回去吧……”

    () ( 官道神棍 /7/74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