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期中考试

文 / 泰山猿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江涛分配到辛寨中学快半年了。由于不再给季嫣然送货,两个人只是每周互相打几个电话问候下,江涛也没好意思问季嫣然其他山货的情况,他知道有好消息,季姐会及时和他说的。

    每天晚上十点以后,江盈盈都会给江涛打电话,诉说衷肠,一开始江涛还刻意的回避张建新,后来感觉没有这个必要,就把自己的情况和张建新说了,当张建新听说短短的几个月,江涛已经是身价十多万了,惊讶的嘴好半天合不拢。“兄弟,以后我要是用钱了,你可得拉我一把。要不我跟你一起干吧?”张建新也怦然心动。

    “张哥,有机会我会和你合作的。”通过几个月的接触,江涛知道张建新是个很实诚的人,逻辑思维能力很强,假如有机会,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张建新做合作人。

    其实江涛不知道,日后的双江集团的核心此刻已经初步形成。

    还有几天就要期中考试了,学校里的气氛也紧张起来了,江涛把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放在了学生身上,初三二班的班风不可同日而语,学习好的学生主动给差生补课,差生也积极主动的到科任老师那里问问题,整个班级就像是列高速列车,势不可挡。

    现在的江涛不再缺钱,他掏钱买来本子、笔、复习书送给家庭贫困的学生,给学生的饭卡里冲饭费。甚至买来早餐奶给住校的学生喝,这一切都深深的感动了学生,人心换人心,你对得起江老师吗?成了班里的座右铭。学校的老师对此说什么的都有,当张建新把许多难听的话说给江涛听的时候,江涛淡淡的笑了笑:“钱,就是用来花的。嘴,长在他人脸上,随他们说去吧。”

    在江涛的影响下,张建新靠班的时间也多了起来,比以前敬业多了。

    明天就要考试了,在晚自习上,江涛对学生说:“同学们,明天将会是一场小小的检验,是对你们的,也是对我的,半年了我看到了我们班级的进步,但是进步要靠什么来证明那就是成绩!我相信你们,你们会用事实来证明,咱们初三二班是辛寨中学最好的班级,就是在整个章宁也是最好的,你们有没有信心?”

    “有!!!初三二班万岁!”整齐洪亮的声音在辛寨中学的校园里回荡。

    费新泉听见动静,吓得连忙跑出办公室查看,没见什么异常,疑惑的挠了挠头又回去了。

    这次期中考试组织的异常严密,考场是初一和初三的混合考场,初一和初三的学生相间而坐,杜绝了抄袭的可能,监考的全部是章宁一中的老师,用一辆大客车拉来的。甚至中午饭都不让学校管,由章宁一中的带队领导负责联系饭店自理。

    辛寨中学的老师,除了班主任,其他老师全部放假,不允许在校园逗留。江涛看到这种情形很疑惑,张建新解释说,最近几年章宁的高考成绩很不理想,教委主任多次被县领导批评了,这才决定从初中就开始抓起来,把真实成绩下的好学生都选到章宁实验班里去,争取高考能打个翻身仗。

    听了张建新的解释,江涛也无可奈何,中国的国情就是这样,应试教育不是短时间能改变的。

    两天半的考试,江涛除了督促学生吃好、休息好,没有在班里问学生的考试情况,他不想给学生们增加什么压力。倒是许多学生纷纷跟江涛说,这次普遍感觉考的不错。江涛对学生笑了笑,只说了一句话:“我相信你们。”

    考完试学校放了几天假,江涛骑着自行车回家了,接连两个星期,他都没有回去,盈盈在电话里都哭开了,还说江涛的娘也想他。江涛工作后经常回去,他的爹娘习惯儿子的回家了,咋不回去,做爹娘的不适应了。

    江盈盈知道江涛今天回来,早早的跑到江涛家了,特意带上了江涛给她买的金项链,看到未来儿媳的漂亮模样,江涛娘的嘴都阖不拢了。那天江盈盈回到家后,父母看到女儿的项链,问盈盈是谁给买的,江盈盈说是江涛给买的,父母都很疑惑,他们也知道江涛家的经济情况,盈盈爹还说:“盈盈,我看涛子那个孩子不牢靠,你看才工作,能挣几个钱,就给你买这么贵重的东西,怕是个败家子。我和你娘怕你将来后悔。”

    “爹,你知道什么?现在涛哥恐怕是咱乡最有钱的人了,他现在都有二十,嗨,反正比咱家有钱。”盈盈差点说漏了嘴。

    “你们不就倒腾了点蘑菇,能挣几个钱,我看那小子就是不知道过日子。”盈盈的爹怕女儿将来受委屈。

    “你知道啥?”盈盈的爷爷说话了,他听到了几次江盈盈和季嫣然的通话,知道孙女不比以前了,“我看涛这个孩子,将来了不得,能找上人家,是盈盈的福气。现在什么年代了,孩子的事,我不管,你也少管。”

    “爹,那也要早点给他们定下来,村里人不说闲话吗?”盈盈爹还真不敢违逆自己老爷子。

    “水到渠成。”盈盈爷爷抽着旱烟竟然从嘴里蹦出来句成语。

    就这样,江盈盈的爹娘也算是默许了江盈盈和江涛的事。

    到了江涛家,江盈盈把屋里屋外收拾了个遍,忙活的满头大汗,***的面庞变得红扑扑的。她看到江涛进门后,也不管江涛的爹娘在场,还没等江涛支下自行车,一下子就扑了过去,搂住了江涛:“涛哥,我好想你。”江盈盈的眼睛都红了。

    江涛的自行车差点歪倒,他连忙支下自行车,搂住盈盈的细腰,轻轻在她后背拍了拍,“嗯,我知道,松开,俺娘都笑话开了。”盈盈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江涛的怀抱。

    进城送了两次货,现在江涛身上有二十来万的现金,他知道上次给娘的钱,娘也没花,就没有再给,也没和娘说自己有多少钱,有的时候家里人知道钱多了并不见得是好事。

    “娘,学校放了几天假,明天我和你去省城吧?我和人家医生也订好了。”江涛对娘说道。

    想到自己有希望下地走路了,江涛娘的眼泪经不住淌了下来,“涛啊,这么多年了,我拖累你和你爹了,要不是盼着你,我早就去死了。涛啊,钱够了吗?要是不够,娘再等几年。”

    江涛爹在一旁也偷偷的抹了把眼泪,连忙掏出哈德门,点了根烟。这半年来,江涛爹的烟在村里也算是高档的了,平时出门还是抽旱烟,在家的时候偷着抽哈德门,他怕人家说闲话。

    “娘,放心,钱不是问题。爹,一会你去找二柱子,和他定定车。”

    “中,我这就去。”江涛爹立马出门了。

    “涛哥,明天我也去,给婶子支使,你不太方便。”江盈盈对江涛说。

    “行。”江涛想了想的确自己给娘陪床不是很方便,就答应了,其实他知道,就算是不答应,江盈盈也会去。

    “涛啊,你看咱还准备啥东西不?”江涛娘没出过远门。

    “娘,你不用*心了,什么也不用带。俺爹就不要叫他去了,家里没人也不行。”

    “恐怕你爹不愿意啊?”

    “等俺爹回来你和他说说吧。”江涛怕挨骂。

    果然,江涛爹听说不让自己去医院,那脸吧嗒就放了下来,蹲在天井里抽烟。江涛劝了爹好大会,说医院里什么都不方便,娘的病手术不是很复杂,医生说安全系数很高,江涛爹才好了点。不过加了句:“我要送你娘到章宁,回来也要去接。”江涛连忙答应了,毕竟拖拉机多装个人不是难事。

    江盈盈回家已经很晚了,在爹娘的窗户下,和父母说了明天要进城陪江涛母亲看病的事,父母也没说什么,只是嘱咐多带几件换洗的衣服。他们心里明白,女大不由娘,孩子的心早已经全部放在了江涛身上。哎!由她去吧。

    编辑联名推荐网热书大全震撼上线点击收藏

    () ( 官道红尘 /7/74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