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六、其实我很想低调

文 / 泰山猿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二天,江涛等马宗翰来了,安排他去劳务公司给杨丹宁雇了个女钟点工。

    “江哥,你不能再陪我一天吗?”杨丹宁幽怨的说道。

    “小杨我真的还有工作,过几天来看你好吗?”江涛无可奈何的说道。

    “好吧!骗人你是小狗!”杨丹宁知道江涛的确还有工作等着他,只好依依不舍的和江涛告别,分别时杨丹宁要了江涛的电话号码。

    调查组走了已经快两个星期了,上边一直没有给江涛下结论,连黄庆增也感到奇怪,江涛索性连想也不想,按步就班的干自己的事。

    联通、移动两个公司的基站正在紧张的施工,七八个村也安装了有线电视。江涛安排专人盯着,协调基站和电线杆占地的事,各村一听说是江书记安排的工作,全力支持,老百姓还自愿给施工队送水送饭,感动的工人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是在其他乡镇干活从来没遇到的事。

    鸡腿菇大棚的建设工作,江涛全权交给了林青峰,林青峰知道这是江涛给自己的机会,几乎整天泡在工地上,盯着施工。

    明天是周六,江涛考虑是否该去省立医院看看杨丹宁。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江涛接起电话,听筒里传出杜征中的声音。“江涛!明天大学同学在省城聚会,你参加吗?”

    想到自己毕业已经三年了,在大学里那些曾经帮助过自己的同学还不曾感谢过,明天正好可以当面表达一下谢意。于是说道:“好啊!明天我去章宁城接着你吧,我们早点走,正好我去医院看个朋友。”

    周六上午,江涛的车在章宁城接上杜征中,先去了省立医院,杜征中不知道江涛要看谁,怕他不方便就没跟着上去。江涛在楼下的水果摊买了点时令水果,提着上楼走进了杨丹宁的病房,他在房门上轻轻敲了敲。

    正在打电话的杨丹宁扭头一看是江涛,高兴的把电话往床上一扔,就想下地来迎江涛,江涛连忙上去扶住她:“你还没好利索,还是老老实实躺着吧。”

    “江哥!怎么才来看我啊,我都要闷死了。”杨丹宁撒娇道。

    “不是工作忙嘛!你腿好点没有?”江涛问道。

    “嗯,好多了,可以下地走走了,只是稍微有点疼。”杨丹宁感觉心里甜丝丝的。

    “咦?钟点阿姨怎么没有来?”江涛没看见雇的那个钟点工,问道。

    “她出去买东西了,还要等会回来,江哥,共花了你多少钱?我拿给你。”杨丹宁说着扭身去拿钱包。

    “呵呵!算了,你好好休息吧,我要去参加个同学会,有时间再来看你。”江涛说完转身要走。

    “江哥!等等我,我想跟你去,这几天都要闷死我了!”杨丹“我说大小姐!我们同学会你跟着去干什么?”江涛哭笑不得。

    “我不管,你不带我去,我就抱着你不让你走!”说着就要上来抱江涛。

    江涛还真怕杨丹宁抱住自己,只好答应了:“你腿没事吧?”

    “坐车去,又不走路怕什么?”杨丹宁已经穿上鞋,开始穿外衣。

    江涛那天都没有仔细看过杨丹宁,今天杨丹宁的脸色红润了很多,两个若隐若现的酒窝,很迷人,白净的皮肤,修长的身材,凹凸有致,美貌不在自己那二女之下。

    江涛领着杨丹宁回到车上,杜征中怔了一下:“江涛,这是你女朋友吧?”

    “不是!不是!一个普通朋友,她是京城来的,出了点车祸,在医院呆烦了非要跟着去。”江涛解释道。

    杨丹宁也没解释,乖乖的坐在副驾驶上了。

    “征中,同学会订哪里了?”江涛问道。

    “双江东海大酒店!知道那个地方吗?听说很有名的,要提前预定,这次是我们的班长柳海潮组织的,他现在是省教育厅人事处秘书科的副科长。”杜征中说道。

    江涛知道季嫣然已经把东海大酒店归入了双江集团,听说同学会定那里了,对司机马宗翰说道:“小马,汽车站对过就是。”

    桑塔纳很快开到了双江东海大酒店门前,门童过来帮着开了车门,江涛等人下了车,有服务员过来问明是来参加同学会的,把他们带到了三楼大厅。

    大厅里布置的很热闹,主席台上边一条横幅上写着“齐鲁师范会”,下面摆满了鲜花,大厅里已经来了不少同学们,正在三三两两地闲聊着。

    同学们看到江涛进来,纷纷围了上来:“江涛!怎么还带女朋友来了?”

    “江涛,行啊,怪不得在大学里不谈恋爱,原来金屋藏娇啊。”

    “妹妹!好漂亮!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

    “同学们!我声明下,她不是我女朋友,就是普通朋友,想来看看我们的同学会。”江涛连忙高声解释,这要是传到季嫣然和江盈盈耳朵里,自己不死也得掉层皮。

    江涛在大学那会和同学们团结的都很好,同学们也都很喜欢江涛,见江涛出面解释,就不再开他玩笑,开始和他闲聊,闲聊中得知江涛已经调出教育系统,在乡政府工作,江涛也没说自己已经是党委书记。杨丹宁默默的跟在江涛身边听他们说话,也不搭话。有几个女同学怕她寂寞,上来开始和她闲聊。

    从江涛进门,柳海潮就开始不爽,江涛没来的时候,同学们大都围在他身边奉承他,听他讲话,毕竟他是教育厅的干部,很有可高考那年,柳海潮凭借老子是教育厅的副厅长,当委培生进入了齐鲁师范大学,在班里还当上了班干部,他平时在班里趾高气扬,瞧不起同学,好在老师照顾他,两年时间倒也没被选下去。相反江涛虽然家境贫穷,但是对同学们都很友好,学习又刻苦,很受班里同学爱戴,还进入了校学生会。今天柳海潮看到江涛穿着不俗,还带着个漂亮的女孩,把自己风头都抢走了,心里就想着找个机会羞辱他一番,让江涛下不来台。

    柳海潮看已近中午,人也来的差不多了,站到话筒前说道:“同学们!请静一静!今天是我们毕业三年来的第一次聚会,我组织了这个小场合,希望同学们共叙友情、尽情欢乐!请大家入席!宴会开始!

    一阵热烈的掌声,让柳海潮感觉自己还是很有优势的,同学们大都分配在学校工作,自己在大机关算是混的最好的了,虽说这次聚会是老爸帮忙联系的饭店,但是自己也来这里好多次,和饭店赵经理也算熟人。

    酒菜陆续端上来,同学们开始开怀畅饮,互相敬酒。江涛不喝酒,他用饮料挨个和桌上的同学碰杯,嘴里说着感激的话,杨丹宁静静坐在江涛身边,看着他潇洒的应对着酒局场面。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柳海潮端着酒杯来到江涛面前:“江涛,我敬你一杯,看来这几年混的不错嘛,都穿上阿玛尼了。”柳海潮认出江涛穿的西服品牌是国际知名的阿玛尼,一身要十多万人民币,他父亲就有一身,要不是父亲比自己胖,他早就穿过来了。

    “谢谢班长,我现在就是个小公务员而已。”江涛站起身和柳海潮碰杯。

    “呵呵!我说江涛,手里没钱最好别装样子,人家一看就知道你穿的是山寨的,正品要十多万呢!”柳海潮故意大声说道,引的其他同学都看过来了。

    “班长你可冤枉我了,这衣服是我女朋友买的,我还真不知道花了多少钱,不就是件衣服吗?”江涛现在的衣服都是季嫣然和江盈盈在购置。

    “我的意思是没钱别装大款,让人笑话!”柳海潮一副教训的嘴脸。

    “班长你说的对,以后我会注意,呵呵。”江涛笑着说道,感觉斗嘴没意思。

    “江哥!你这衣服明明是正品,为什么说是假的?”杨丹宁说道,她看出这个人故意在找江涛的麻烦。

    “吆美女!你怎么知道这衣服是真的?”柳海潮大声说道。

    “班长!干嘛跟衣服较劲呢?来我陪你喝一杯,现在江涛可是……”杜征中端起酒杯上来打圆场。

    “征中!没你的事!”杜征中的话被柳海潮打断了。

    其他“切!你还真是没见识,正品衣服商标那有验证标识,一看不就知道了。”杨丹宁不屑的说道。

    柳海潮的脸红了,被一个美女在大庭广众下说到脸上,他感觉挂不住。“有本事拿出来看看,我就不信他能穿得起真品。”

    杨丹宁伸手把江涛西服下摆拿起来,找到商标位置,指着一长串号码说道:“你可以用手机拨打这串号码,真假便知。”

    当下有好事的同学,拿出手机说道:“美女!你读下号码!”

    杨丹宁大声把号码读了出来,柳海潮在一边冷笑着,等着看江涛的笑话,大学那会连份肉菜都不舍得吃,几年功夫能穿得起阿玛尼?

    大厅里顿时安静下来,同学们等着手机发出声音。

    一长串数字输入手机后,过了十多秒钟,已经按下免提的手机传出好听的女人声音:尊敬的客户您好,您输入的商品代码是限量发行的阿玛尼珍藏版!

    天哪!还是珍藏版,那要多少钱?同学们用惊异的眼光看着江涛。

    江涛双手一伸,两个肩膀耸了耸,微微一笑。

    柳海潮的脸都绿了:“江涛,你行啊,几年不见成了大款了,干脆今天的账你结了吧!”

    江涛笑了笑,说道:“柳班长!同学们聚在一起图的是热闹,交的是感情,谁结账无所谓。”

    柳海潮对着服务员大声喊道:“把赵经理叫来!”

    很快饭店经理赵林上来了:“柳科长,您喊我?”

    “赵经理!把账单拿来吧,有人要买单!”柳海潮大声说道。

    “柳厅长打过招呼了,您签字就可以。”赵林说道。

    “今天有大款要请客,我就不用签字了,如果他没带钱的话我再签。”柳海潮趾高气扬的说道。

    “好吧!请问哪位先生买单?连酒水共一万八千元。”赵林问道。

    “呶!就是你身后的那位大款。”柳海潮指着江涛说道。

    “柳海潮!你太过分了!”杜征中气愤的说。他怕江涛没带这么多钱,下不来台。其他同学也纷纷指责柳海潮。

    “各位同学!人家能穿得起阿玛尼,还在乎这点钱吗?”柳海潮终于可以出口气了,他倒要看看江涛怎么掏这一万八。

    “涛哥!怎么是你?”赵林回头见是江涛,惊呼道。

    “嗯!是我,小赵你好!”江涛心平气和的说道。

    “柳科长,既然是涛哥请客,这单就免了!”说着把账单撕了。

    “什么?!”柳海潮真正傻眼了。

    江涛再也不愿呆下去了,拉起杨丹宁:“小杨,征中,我们走!”

    “涛哥!您走好!”赵林已经看明白其中的猫腻,对着江涛的背“赵经理!你说!这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可以不用付钱?”柳海潮彻底要疯掉了。

    “柳大科长,因为这酒楼就是涛哥的!还有,以后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你可以回去告诉柳厅长。”说完赵林扭头走了。

    所有人几乎都僵化了,江涛成了一个谜。

    “江哥!好痛快!我佩服死你了!”刚一上车杨丹宁兴奋的对江涛说道。

    “唉!其实我真的很想低调!”

    () ( 官道红尘 /7/74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