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能流血又流泪

文 / 泰山猿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愁眉苦脸的刘仁杰来到城西小饭店,季正祥和江涛点好了酒菜,正在等着他。

    “江县长,你回来了?跑的怎么样?”刘仁杰见到江涛面无表情的问道。

    “刘书记,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无精打采的。”江涛诧异的问道。

    “老刘,把心里委屈说出来,不就好受了吗?江县长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呢?”季正祥劝说道,他启开酒瓶,准备给刘仁杰倒酒。

    刘仁杰急忙抢过酒瓶,给季正祥和自己面前的酒杯,斟满了酒。

    “唉!江县长,我心里憋屈的慌啊,你去京城后,我们这里不是下了几天雨吗,在秀慧镇张家村……”刘仁杰把袭警案的经过说了一遍,听得江涛逐渐把眉头皱了起来。

    刘仁杰说完后,端起面前的酒杯,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刘书记,这个事情是怎么处理的?”江涛问道。

    “江县长,我心里委屈就在这,那个张凤贵媳妇戴着手铐跑到了济北市政府,那天是曹市长的接访日,他一看就火了,立即把季书记和我叫去了市政府,指示先把出警民警停职,做好对方的劝解说服工作,防止出现上访或群体**件。”刘仁杰气鼓鼓的说道。

    “怎么能这么草率下结论呢?也不能怕上访就是非不分啊,你没有把案情如实汇报吗?”江涛问道。

    “怎么没汇报,但是在那种情况下,曹市长还能听进去吗,毕竟那个女人手上还戴着铐子。”刘仁杰说道。

    “江涛,曹市长是怕在即将到来的两会期间,出现上访事件,他的出发点也是好的。”季正祥说道。

    “刘书记,当时现场证据、证言你们都搞了吗?”江涛问。

    “群众怕张凤贵家的人报复,我们的人去调查时,都说没在现场,不知道。唉!现在的人是怎么了?为什么黑白颠倒、是非不分啊?”刘仁杰感慨道。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是国人的通病。刘书记,我感觉这事不能这么处理,不能让我们的干警流血又流泪,这种风气不能助长,否则以后的工作还怎么干?”江涛说道。

    “江县长,你说的太对了,来!季书记,走一个!”刘仁杰的脸上难得露出了笑容。

    “案发当天,出警民警受伤,车辆被踹,这些证据都固定了没有?”江涛想了想问道。

    “所里已经派人都拍下来了,报警人的询问材料也问了,那个张老头反映的情况应该是真实的,可惜他是案件利害人,证据采信力不足。”刘仁杰无奈的说道。

    “季记,对这件事我有个看法,我认为应该立刑事案件进行侦查,还干警一个清白,让违法者得到追究。”江涛说道。

    “可是“那是广大网民不了解案件真相,我相信只要把案情公开,是非曲直自有公断。”江涛说。

    “江县长,我支持你的想法,在这件事上也许我太畏手畏脚了,这让我的兵寒心了。”刘仁杰眼睛湿润了。

    “来,老刘,走一个。既然江县长这么说,我也支持。”季正祥说道。

    刘仁杰此时心情明显好转了,脸上也带了笑意,“季书记,江县长,我回去后就派刑警立案侦查,人命案子都破了,难道还查不清这件事的事实吗?”

    “刘书记,我提几个意见,第一,立即召开新闻媒体、网民案情发布会,把有关的视频、照片公之于众,明眼人会明白事情原委的,我相信舆论很快就会对我们有利;第二,立即强制传唤嫌疑人,把所有涉案的嫌疑人全部抓起来,去抓人的时候要在村里把声势造大,群众看到这个阵势,就会有人出来作证的。刘书记,你放手去做,我就不信这个张家村还反了天了!”江涛说道。

    “江涛,你这么做可是公开和曹市长对着干了啊?”季正祥担心的说道。

    “季叔,这不是和谁对着干的问题,这关系到公安执法的威信力,法律的严肃性,如果怕这怕那,以后工作就没法开展了。我们错了的要敢于承担责任,但是如果有人敢以身试法,也要追究他的法律责任,这才能体现法律的公平性。”江涛义正言辞的说道。

    “唉!你呀,怎么一直就这么个脾气啊?好了,曹市长要批评,我们一起承担吧。”季正祥无奈的说道。

    “季书记、江县长,我吃饱了,就不陪你们了,嘿嘿,我回去立即落实江县长的指示。”刘仁杰哪里还有心吃饭,他想亲自指挥这场战斗,打出公安的威风,打出战斗力,让警察不再是弱势群体,让警察不再流了血又流泪!

    “嗯!你去吧,兵贵神速!我和江县长等你的好消息。”季正祥点头应允。

    刘仁杰回到车上给局里指挥中心打了电话,要求立即下通知,治安大队、刑警大队、各派出所所长召开紧急会议。

    刘仁杰回到局办公室等了会,感觉时间差不多了,起身去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接到通知的科所队一把手们都到齐了,刘仁杰直接进入正题:“同志们,今天下午六点,局里要组织个抓捕行动,目标就是前些日子在张家村参与袭警的所有嫌疑人。”

    刘仁杰的话还没有说完,底下开会的人就开始议论开了,秀慧镇派出所所长孙德勤站起来,立正敬礼说道:“刘局,我代表所里的弟兄们谢谢您。”

    “大家先不要激动,如果谁走漏“明白了!”参会的人员群情激奋,擦拳磨掌,都急切盼望着表上的指针转的快些,再快些。

    “好了,大家回去各自集合队伍,五点半在局里集合,记住!不要把行动方案透漏出去,否则纪律处分!”刘仁杰再三强调道。

    张凤贵一家人此时还不知道,一张大网已经悄悄的张开。他们一伙人此刻正聚集在张凤贵家里,七嘴八舌的商量着,打算明天继续给公安局施加压力,最好能争取点赔偿。

    在县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刘仁杰的亲自带领下,八个抓捕小组,一百多名干警,分乘三十多辆警车悄悄的在秀慧镇张家村村头停了下来,这个时候,参战的民警才知道行动的任务,无不神情激动,刘仁杰走到列好的队伍前,扫视了众人一眼:“开始行动!”

    干警们像是离弦的箭,在向导带领下,朝着各自的目标扑去。

    顿时村里的狗开始狂吠起来,有的村民听到街上有人跑动的声音,走出大门查看,见到一队队的警察正在街上奔跑,又吓的缩了回去,关上大门从门缝里偷偷向外看。

    整个抓捕行动很顺利,所有嫌疑人无一漏网,嫌疑人被铐着双手带上车,向定好的讯问地点驶去。刘仁杰命令所有警车打开警灯,鸣响警笛,在村里转一圈,没多大功夫,张家村的群众都知道了,张凤贵的兄弟们和家里人都被公安局抓走了。

    审讯工作也异常顺利,张氏兄弟和妯娌们哪里见过如此大的阵势,知道大势已去,何况人人都有小心眼,被有丰富审讯经验的民警一忽悠,什么都说了。张凤贵媳妇起初还想继续撒泼,刘仁杰把她放到了最后讯问,大量证据往她脸前一扔,这个娘们直接傻了眼。开始痛哭流涕的承认了袭警的事实,不过这次是真哭了!害怕的哭了!

    刘仁杰命令干警们趁热打铁,连夜把所有手续都完备了,该刑拘的刑拘,该取保的取保,该治安拘留的治安拘留。尽管参战民警都一夜没有睡,但是看到袭警的嫌疑人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内心都无比兴奋。

    上午九时,章宁县公安局在县局大楼前召开了案情通报会,邀请了省电视台、报纸等多家新闻媒体参加,还特别邀请了新浪、搜狐等知名网站的网民代表参加。

    刘仁杨炳良和陈近南眼里流着激动的泪水,举手还礼。

    “各位朋友,前些日子由于广大群众不了解案情,在网上对我们公安指责很多,我们衷心欢迎群众的监督,提出批评和意见,但是对那些恶意诽谤的人,我们保留追究他们责任的权力,我身后这两位同志,就是当时人,如果你们还有什么疑问,可以采访。谢谢大家!”刘仁杰立正敬礼,转身回了办公室,此时他不需要再多说什么,行动可以证明一切。

    记者和网民代表一拥而上,围住了杨炳良和陈近南,开始提出各种问题。第二天,电视台、报纸、网络都正面报道了章宁县的这次案情通报会,公安形象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一个月后杨炳良和陈近南都被提拔,分别去了其他所担任副所长,这是他们没有想到的。

    曹洪山知道案情的处理结果后,又一次摔了杯子,这个结果,好比是当众狠狠打了他一记耳光,他心里对江涛的恨意更深了!

    () ( 官道红尘 /7/74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