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江涛算什么东西

文 / 泰山猿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马爱强把面前的麻将牌一推,站起来说道:“不打了,改日再玩。*/*”

    几个牌友见马总心情不好,急忙拿起抽屉里的钱,告辞走了。

    这栋别墅是马爱强上任后花了二百来万刚买的,办房产证的时候他把别墅落在了别人名下,甚至连家人都没有告诉。

    马爱强窝在意大利真皮沙发里,把脚放在面前的红木茶几上,背靠在沙发上,点燃一支烟,在心里犯开了合计。

    江涛的名字他倒是听说过,但是从来没有谋面,刚才的这个电话意思很明显,看来江涛要进来插一杠子,把自己手中的权利分散出去。哼!没那么容易,不就是一个毛头小伙子吗,我玩死他!

    马爱强摸出手机,翻出一个号码拨了出去:“干爹,听说常委会上的气氛很热烈啊?”

    “嗯!你的消息倒是灵通,我也尽力了,但是没能挡住,章宁县的江涛要去重汽集团担任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财务总监,以后你要小心从事了。”

    “干爹,我心里有数,那么多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还怕这条小阴沟,您放心好了。”

    “你也别大意,这个江涛的根很深,不是你能晃动的,我的意思适当放点权,好堵住他的嘴。”

    “嗯!我会慢慢收拾他的。”马爱强狠狠的把烟头摁灭在红木桌面上。

    放下电话,马爱强想了想,感觉还是稳妥点好,他打电话把财务经理毛帅明叫了来。

    “马总,您找我来有什么吩咐?”毛帅明站在马爱强面前,点头哈腰的问道。

    “老毛,坐下说,抽烟自己拿。”马爱强表现出少有的热情。

    毛帅明小心翼翼的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含在嘴里点燃了。

    “老毛,这几天你辛苦下,把手里的账目好好整理下,不能出现任何纰漏,懂吗?”马爱强说道。

    “您放心,我带人加几天班,把账目仔细核对一遍,保证不会出问题。”

    “你手里不是还有本小账吗?干脆烧掉算了。”马爱强装着漫不经心的说道。

    毛帅明略微迟疑了下:“好的,我回家后就烧掉。”

    “老毛,你从财务上支取的那十万元,想办法冲了吧,趁新来的副总没来,我给你签字。”马爱强说道。

    毛帅明心里暗暗吃惊,看来财务部门里有马爱强的眼线,自己支取十万元的事应该没人知道啊。

    “谢谢马总关心,以后您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毛帅明尴尬的说道。

    “行了,没事了,你回去吧。”马爱强摆了摆手,毛帅明起身告辞走了。

    哼!江涛算什么东西,我让他买手纸都要来求我。马爱强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我说你们是怎么办事的,“马总,最近你又不是不知道,风声紧了点,您放心,这几天保证给您办妥,您就等着享受吧。”手机听筒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

    “嗯!抓紧。”马爱强挂了电话,把手机往身边一扔,疲惫的闭上了双眼。

    江涛接到周传星的电话,省委书记黄庆增要跟自己谈话,急忙坐车赶到了省委。

    “江涛同志,省委经过慎重考虑,想让你去齐鲁重汽集团担任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财务总监,说说你的想法吧?”黄庆增开门见山的说道。

    江涛听到这个消息,不由愣住了,怎么让我去企业呢?

    看到江涛的表情,黄庆增笑了:“怎么,是不是感到很突然啊?和你预想的不一样,是吧?”

    “黄书记,是有点突然,我没有管理企业的经验啊,怕辜负了您的期望。”江涛说道。

    “经验是干出来的,目前重汽集团的情况很糟糕,组织上派你去,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你呢,也不能仅仅局限于抓农业工作,要学着做多面手,眼界要放宽些,不能仅局限于一个小小的章宁县。”黄庆增语重心长的说道。

    “既然组织相信我,我可以试一试。”江涛说道。

    “记住!不是让你去试一试的,而是要干好,必须干好,杨总理对你很看重。”黄庆增说道。

    江涛明白了,这是杨总理的考验,唉!自己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黄书记,请您放心,我一定争取把工作做好。”江涛说道。

    “这就对了,江涛,此去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明白吗?”黄庆增走到江涛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江涛还在琢磨黄庆增这几句前后矛盾的话,又听见黄庆增说道:“明天我让组织部部长汪明伦去章宁,程序还是要走的。”

    第二天,省委组织部到章宁跟江涛谈了话,任命很快就下来了,江涛调任后没几天,章宁县委书记季正祥调任济北市副市长,黄庆增的秘书周传星接任季正祥的职位,成了张宁县委书记,章宁县开发区主任宋青书提拔为章宁县代县长,副县长李强胜调任章宁县开发区党委书记、主任。

    江涛临行前,在城西的小饭店约见了政法委书记刘仁杰。

    “刘哥!这次对不起你了,没有合适的位子,你先忍耐段时间,我有感觉,你很快就会上去的。”江涛略带歉意的说道。

    本来心里有点憋屈的刘仁杰听江涛这么一说,心里好受了很多:“江涛,我知道,跟你干差不了,放心,我会一如既往的支持你。”

    “谢谢你!刘哥!”江涛紧紧握住刘仁杰的手说道。

    第二天,江涛集团董事长马爱强用最隆重的礼仪,迎接汪明伦、江涛一行。集团总部的大门口,被扎上了彩虹门,十多个氦气球在空中高高飘扬,垂下的长长的红色条幅上写着欢迎新领导上任等标语。

    “江涛,我看马爱强对你还是很热情的,希望你们能共同努力,彻底改变重汽集团的亏损现况,走!咱们下去吧。”汪明伦和江涛一起走下了汽车。

    马爱强领着一大帮人迎了上来:“汪部长,感谢您给我们集团送人才来啊?”

    “江董事长,欢迎你来重汽集团工作。”马爱强双手握住江涛的手,用力摇晃着。

    看到如此热情、隆重的欢迎场面,江涛心里也很感动:“马总,以后还要请你多多支持。”

    “走!汪部长、江总,咱们去会议室吧,去了我再介绍集团的其他领导。”马爱强伸出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在前边引着路,进入了集团的办公大楼。

    十楼的会议室里摆满了鲜花,长长的椭圆桌上,摆了十多盘时令水果。

    马爱强把汪明伦让到首位,他和江涛分别在两边坐下,“同志们,下面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汪部长讲话。”

    会议室里顿时掌声雷动。

    汪明伦伸出双手,往下压了压:“同志们,今天我受省委黄书记的委托,送江涛同志来重汽集团赴任,下面我宣读下任命书……”

    会议室里又想起一阵掌声。

    “江涛同志,虽然年轻,但是抓工作很有一套,他脑子灵活,敢于创新,这些大家可能都有所了解,我就不多讲了,我相信,江涛同志的到来,会给你们集团注入新的血液,在马总和江总的领导下,重汽集团肯定会早日摆脱困境,重获新生!”汪明伦举起右手,握起拳头,用力往下一顿。

    马爱强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汪部长、同志们,江涛同志以前虽然没有抓过企业,但是他的大名我是早就听说了,感谢省委给我们派来员大将,在这里我表个态,以后有谁欺负江涛同志年轻,不听招呼,我一定严惩不贷,该罚就罚,该开除就开除,我也一定做好老大哥的传帮带的作用,尽快让江涛同志熟悉业务,展开工作,我相信,有了江涛同志,重汽集团振兴的日子不远了!下面请江涛同志给我们讲几句!”

    “汪部长、马总、同志们!正如马总所说,我没有一点管理企业的经验,对此我很惶恐,怕辜负了省委和同志们的期望,不过,我有信心,在马总领导下,有在坐的同志们的帮助下,我会尽快熟悉、开展工作,至于该怎么干,如何干,我还没有想好,不敢乱说,我决定从明天起,接下来马爱强给江涛挨个介绍了集团的其他领导干部,每介绍到一个人,被介绍的人都站起来向江涛点头致意,看来平时马爱强对手下人要求还是很严格的。

    中午,重汽集团在餐厅里宴请了组织部长汪明伦,同时也算是给江涛接风。

    看到江涛酒杯里满的是饮料,马爱强不乐意了:“小江董事长,你这可不讲究了,怎么能喝饮料呢?来,我给你换酒。”说着就要伸手把江涛酒杯里的饮料倒掉。

    江涛用手摁住酒杯:“马总,实不相瞒,我对酒精过敏,只要沾一点,恐怕你就要送我去医院了。”

    “小江董事长,俗话说无酒不成席,要不来杯啤酒吧?”

    “呵呵,啤酒也是酒,凡是有酒精的我都不敢碰,对不住了,马总。”江涛笑了笑说道。

    “你不会连这点面子也不给吧?还守着汪部长呢!”马爱强的脸板了起来,一时间餐厅里的气氛变的凝重起来,人们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眼睛齐射向了江涛。

    江涛明白马爱强的用意,如果自己屈服于他的*威,哪怕喝一丁点的啤酒,他的目的就算达到了,一个小小的下马威而已。

    江涛收起笑容:“马总!如果这是个选择题,健康和面子之间二选一,我相信你的答案和我是一样的。”

    马爱强的脸憋的通红:“你,你……”

    “呵呵,江涛同志不喝酒是创了牌子的,爱强,你是不知者不怪,我看就让江涛同志以饮料代酒,我们三个喝一杯,祝愿重汽集团早日扭亏为盈,来!”汪明伦看到事情不妙,赶紧打圆场说。

    马爱强不愧是老油条,当即哈哈大笑:“好!我和江董事长一起,借汪部长的吉言,干杯!”

    江涛也端起饮料,微笑着和二人碰了杯,把饮料喝干了。

    送走了汪明伦部长,马爱强回到办公室,端起茶几上的水杯喝了口水,想起在餐厅里江涛的不识抬举,气的把水杯往地上一摔:“妈的!你算什么东西,给你脸不要脸,咱们走着瞧!”

    () ( 官道红尘 /7/74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