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谭静茹之死

文 / 泰山猿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谭静茹的爸爸中午回到家,看到媳妇正在厨房忙活着做中午饭,走到她身边问道:“她妈,和静茹查的怎么样?不要紧吧?”

    谭母听到丈夫的问话,心里一惊,手一哆嗦,手中的菜刀掉到了地上,“哦!不要紧,就是有点低烧。*/*”

    “静茹呢?”

    “在她屋里躺着呢,你坐下歇会,我过去看看。”谭母想过去跟女儿说说,怕她穿了帮。

    走进女儿房间,谭母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心里一紧,急忙走到女儿床边:“静茹!静茹!”

    见女儿没有答应,谭母掀开蒙在谭静茹头上的被子。

    “妈呀!静茹!他爸你快来!”谭母看到女儿脸色苍白,身下一汪已经凝固的鲜血。

    谭母小心的把谭静茹抱在怀里,可是她已经没有了反应,伸开的左手腕上,一道深深的伤口像是小孩张开的嘴,在诉说着什么。

    听到媳妇的惊叫,谭父急忙跑进了女儿房间,他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静茹!静茹!”夫妻俩用颤抖的声音呼唤着女儿,可是没有回应。

    “你快去打120。”谭母怀里抱着女儿,对丈夫说道。

    谭父急忙跑到客厅,拿起电话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回到女儿房间,谭父接过妻子怀中的女儿,向外边跑去,谭母急忙跟着跑了出去。

    到了楼下,谭静茹的妈妈站在马路边伸手拦出租车,可是过来好几辆车,司机看到谭父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孩,都加大油门离开了。

    正在夫妻两个焦急的时候,120急救车到了,他们急忙抱着女儿上了急救车。

    手术室门外,谭静茹的父母用焦急的目光盯着那两扇紧闭的门,希望女儿可以从里面活蹦乱跳的走出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静茹好端端的怎么会自杀?”谭父红着眼睛,问旁边一直抽泣的妻子。

    “你先别问了,女儿生死还不知道,说那些有什么用。”谭母哽咽着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手术室的门开了,谭静茹被护士推了出来,身上盖上了洁白的布单子。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谭静茹的父母急忙上前抓住跟在推车后边的医生问道。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你们送来的太晚,病人失血过多,抢救不过来了。”医生说道。

    “静茹!都是妈妈不好。”谭母扑在女儿身上,失声痛哭。

    谭父流着眼泪,掀开盖子女儿脸上的白布,用手轻轻抚摸着女儿没有血色的脸庞,泣不成声。

    在医生和护士的劝说下,谭静茹的父母同意先把女儿遗体放入太平间,等着处理后事。

    回到家,谭母哭着把事情经过告诉了“她爸,孩子一直没说是谁干的,我寻思着明天领着她去医院把孩子流掉,可是,谁知她竟然寻了短见。”谭母哭着说道。

    “唉!你先别哭了,我们去孩子房间看看,也许能找到点线索,不能让静茹这么不明不白的走了。”谭父毕竟是个男人,到了关键时刻,还没有乱了阵脚。

    夫妻俩忍着悲痛,走进了女儿的房间,谭父在写字台上看见了谭静茹写的遗书。

    看完女儿的遗书,谭父弯下腰从床下找出了那四千多元钱,“她妈,我们报案吧,孩子也没说明白是谁干的,只好让警察帮着给查查了。”

    谭母翻遍了女儿房间,也没发现其他有用的东西,只是在书包里找出了那块手机。

    “静茹是被那个混蛋给*死的,你快去公安处报案。”谭母说道。

    重汽集团公安处处长侯勇正在跟马爱强和江涛汇报工作,最近一段时间,下边几个厂的领导反映,有职工在往外偷废铁卖,侯勇已经带人查了好几天,刚刚有了点线索。

    侯勇正在汇报,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见是公安处的电话,知道可能有案子,急忙对马爱强和江涛说道:“马总、江董,是处里的电话,可能有案子。”

    “嗯!你接吧。”马爱强说道。

    侯勇急忙走到一边接通了手机。

    接完电话,侯勇对马爱强和江涛说道:“马总、江董,处里来电话,说是有人报案说自己女儿被人给*的自杀了,我要过去看看,那几起盗窃案我回头再来跟领导汇报。”

    “嗯,你先忙去吧,这个什么自杀的案子回头跟江董汇报下,以免出什么意外情况。”马爱强说道。

    侯勇急忙点头答应,转身匆匆出门了。

    自从齿轮厂和橡塑厂的工人闹罢工后,马爱强和江涛的关系表面上和谐了很多,马爱强见江涛还没插手总部的事,对自己影响不大,也大力支持江涛的改革方案,见侯勇走了,他又主动跟江涛沟通起下面子公司改革的事来。

    侯勇回到公安处,在办公室见到了还在哽咽着的谭静茹的父亲,简单问明情况,侯勇带领两名民警跟着谭父去了他家,勘察现场。

    在谭静茹家,集团公安处的干警提取了谭静茹自杀用的刀片,遗书,手机,对她花剩下的那些钱进行了拍照,又询问了谭静茹的父母制作了询问笔录。

    “老谭,请你们节哀顺变,像这种情况不属于刑事案件,我看还是准备女儿的后事吧。”侯勇仔细看了干警搞的询问笔录,对谭静茹父母说道。

    ““她爸,侯处长,我感觉这里面不是这么简单,女儿的死是自杀不假,但是她怎么认识的那个男人,又怎么发生的那种事,我感觉这里面有问题,我了解我的女儿,她不是那种玩世不恭、随随便便的女孩,她在遗书里不是也说了吗,她昏迷了,侯处长,这肯定有问题。”谭静茹的母亲说道,凭自己的直觉,她感觉女儿是被人给算计了。

    侯勇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把案情跟领导汇报下,领导认为有必要,我就跟地方刑警汇报,让他们来决定立案与否,你们看行吗?”

    “嗯,我们就先等等,侯处长,您要抓紧啊,孩子还在医院太平间的冰柜里冻着呢。”谭静茹母亲流着眼泪说道。

    “我知道,现场最好先不要乱动,你们听我电话。”侯勇说道。

    侯勇等人回到集团公安处,他想起马爱强的指示,拿起电话拨通了江涛办公室的座机,铃声没响几下就被人接了起来。

    “江董吗?我是公安处侯勇。”

    “哦,你从现场回来了吗?什么个情况?”

    “江董,死者名叫谭静茹,是个女孩,今年刚15岁,咱们子弟中学的初三学生,她的父母都在下边的分厂工作,谭静茹发现自己怀孕了,一时想不开,用铅笔刀割开了手腕血管,自杀的。”侯勇简单的汇报了案情经过。

    江涛听说女孩是因为怀孕才自杀的,也没往心里去,只是感叹现在的女孩真是太开放了,也太不检点了。

    “能确定是自杀吗?”

    “江董,这个无容置疑,她是在自己卧室里自杀的,家里对此也没什么异议。”侯勇说道。

    “嗯,我知道了,你们根据规定处理吧。”江涛挂断了电话。

    侯勇之所以没有把钱跟手机的事告诉江涛,他有自己的想法,这件案子看来就是个简单自杀案件,这个谭静茹还是个学生,能接触的人不是老师就是同学,肯定是谈恋爱偷吃了禁果,不慎怀孕,怕同学笑话,才寻了短见,至于那个神秘男人和钱的事,没有头绪怎么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地方公安来了,还不知道要查多长时间呢,处里的办案经费本来就不多,这连吃带喝糟一通,还不如留着自己用方便些。侯勇知道江涛办事认真,一旦告诉他钱和神秘男人的事,说不定会让自己跟地方公安汇报。

    侯勇故意拖延了会时间,才给谭静茹父母打了电话:“老谭,我回来后跟总部领导汇报了,领导的意思,这种自杀案子就不报告地方公安了,我看你还是抓紧办理女儿的后事吧,这“侯处长,我女儿死的冤枉,我求求你,帮着给查查吧。”谭静茹母亲听到公安处不打算立案调查,抢过丈夫手里的电话,哀求侯勇道。

    “人死不能复生,就是查出来,又不能追究人家的刑事责任,有必要吗?”侯勇说道。

    “我现在管不了以后的事,我就想弄明白女儿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谭静茹的母亲性格很倔强,始终坚持自己的意见。

    侯勇又劝说了会,见没有效果,有点不耐烦了:“嫂子,咱们公安处是无能为力了,要不你打个110看看吧,我还有工作要忙,有什么是再说吧。”侯勇挂断了电话。

    谭静茹的母亲手里举着电话,听着里面传来的盲音,也有点茫然无措的感觉。

    “她爸,我们打110吧,侯处长的意思也是让我们打。”谭母对丈夫说道。

    “唉!那就打打看看吧。”谭父无奈的叹了口气,拿起电话拨通了110报警电话。

    济北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谭静茹父亲的报警,问明警情后直接给了答复,说他们所在的区域属于重汽集团公安处管辖,让他们到重汽集团公安处报警,或者可以帮他们转接过去。

    听到110的答复,谭父无力的扔下了电话,眼泪禁不住流淌下来:静茹,难道没有地方可以为你伸冤了吗?

    () ( 官道红尘 /7/74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