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这件案子很蹊跷

文 / 泰山猿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谭静茹父母的哭声,早就惊动了四邻,大家都是一个厂的同事,平时两口子为人又很厚道,听见他们的哭声,纷纷涌到家里。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丢人的了,孩子都死了,还顾及什么?谭静茹父母就把事情经过跟邻居们说了,看到谭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有几个妇女开始陪着谭母掉眼泪,几个男邻居则开始劝慰谭父。

    人多智谋也多,大家伙听说集团公安处不想给立案调查,济北市公安局110说不属于他们管辖,纷纷给谭静茹父母出谋划策。

    “谭大哥,我看这事还真不能这么算了,孩子这么小那个人肯定有责任,我们帮你再去找公安处去。”

    “大兄弟,这事啊也不能怕丢人了,他们要是都不管,我们陪你去找政府上访。”

    “嫂子,找政府干什么,直接去找总部的领导去,让他们命令公安处调查。”

    “你们都别瞎出主意了,老谭,我看这事非找江涛董事长不可,自从他来了以后,都是干的实事,是位真能替职工办事的领导,人家见多识广,我陪你去找找他,听听江董的意见,如果他也不赞成你调查那人,我看就算了,早点打发静茹上路,你说呢?”谭家的楼上邻居在厂里车间担任小组长,多少有点见识,听说谭家出了事,专门从厂里赶回来的。

    其他人感觉这个主意不错,纷纷附和赞成。

    谭静茹的父母现在是人慌无智,脑子早就成了一锅浆糊,听到楼上邻居的主意,感觉这样最好,他们虽然不认识江涛,但是多少还是有点耳闻,知道江涛的确是位好领导。

    “大哥,我听你的,可是咱们也不认识江董啊?”谭父说道。

    “这个容易,厂里办公室不是有江董的电话吗,咱们先打个电话问问。”邻居说道。

    很快,楼上邻居就问来了江涛的办公室电话,帮着谭父把号码拨通了。

    江涛看到来电号码不熟悉,拿起电话客气的说道:“你好,我是江涛。”

    听到江涛的声音,谭静茹的父亲禁不住泪如泉涌,声音哽咽的说道:“江董,您不认识我,我是您的员工,我有事求您。”

    江涛听到听筒里传来的男人哭泣的声音,心里感觉酸酸的,不管什么事,能让男人流泪的一定是伤心事。*/*

    “大哥,你先别激动,不管什么事,只要我能帮上忙的,肯定会帮你。”江涛劝慰说道。

    “江董,我女儿今天在家里割腕自杀了,她在遗书上提到了一个很神秘的男人,说当时她是在睡梦中被人给那个了,她醒来就没见人,只看见了五千元钱,江董,我女儿死的冤枉啊,你可要给我们做主啊。”谭父把事情哭诉了一遍。

    “哦,是这“侯处长说不立案调查,我们也打了110。可是人家说集团的案子归公安处管,我们现在是真没办法了,才给您打的电话。”谭父说道。

    “谭大哥,这事你们先沉住气,等我电话好吗?”江涛说道。

    “江董,我们相信你,你让我们怎么做我们都听你的。”谭父说道。

    江涛放下电话后,想了想,自己对侦破案件是真的一窍不通,听这个老谭说的话,他女儿的死的确跟那个和她发生***的人有关,可是到底能不能定性为案子,还真拿不准,既然证据什么的都在公安处,干脆先看看再说吧。

    想到这,江涛给公安处处长侯勇打了个电话,要他把关于谭静茹自杀案的所有证据和笔录拿过来。

    侯勇接到电话后,心里直犯嘀咕,江涛要这么东西干什么?他怎么会突然对谭静茹的自杀感兴趣了呢?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江涛的要求,侯勇还是执行了,把从谭静茹家里提取的所有证据和询问笔录,送到了江涛的办公室。

    江涛仔细看完谭静茹的遗书和公安处同志搞的笔录,隐约感觉谭静茹自杀的背后不是表面看起来那样简单,如果是小孩子谈恋爱,这五千元钱又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在遗书里说,自己是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和人发生了关系,而且还没有见到那个男人,奇怪!里面的确透着奇怪。

    江涛拿起电话要通了侯勇的电话:“侯处长,你送来的材料我仔细看了,这个谭静茹自杀的背后的确存在很多疑点,这件事有蹊跷,我的意见是立即向地方刑侦部门报案,要求他们立案调查,务必查清案件真相,让死者瞑目,生者安心。”

    侯勇尽管心里有千万个不愿意,但是对于江涛的命令他还真不敢不执行,放下电话后,侯勇立即通知了济北市公安局刑警四中队,重汽坐在区域隶属于这个刑警中队管辖。

    济北市公安局刑警四中队接到报案后,副中队长冯伟刚带领两名侦查员赶到了重汽集团公安处。

    “冯队,给你们添麻烦了。”侯勇起身迎接冯伟刚一行。

    “侯处长,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什么个情况?”冯伟刚说道。

    侯勇就把谭静茹自杀的情况详细讲述了一遍。

    “你提取回来的证据和搞的笔录呢?我看下。”冯伟刚问道。

    “在江涛副董事长那里,走!我带你过去吧,江董说要见见你来。”侯勇说道。

    对江涛的大名冯伟刚也是久有耳闻,听到江涛很重视谭静茹自杀的案子,他不由得变得慎重起来。这江涛可是在许多高层领导面前能说上话的人,如果自己办事不侯勇领着冯伟刚来到江涛的办公室。

    “江董,这位是济北市公安局刑警队四中队冯伟刚副队长,冯队!这是江涛董事长。”侯勇给两个人介绍道江涛从老板台后面走出来,跟冯伟刚握手:“冯队,这件案子希望你们务必上心,我感觉里面有很多情况很蹊跷,这个谭静茹的死因是没有疑问的,但是她自杀的背后,那个让她怀孕的男人,这些疑点一定要查清。”

    “江董,您放心,我会尽力的。”

    “这些是侯处长拿过来的,你们带回去吧。”江涛把与案件有关的材料和证据交个了冯伟刚。

    冯伟刚接过来,仔细看了一遍,抬起头说道:“江董,侯处长,根据死者留下的遗书,最起码可以证实一点,跟她发生***的那个男人,是在死者不知情或者说是昏睡中强行和她发生***的,这就是*,这件案子定性为刑事案件没有任何问题,当然有许多问题有待查清。”

    专业人员就是专业人员,自己虽然感觉到案子里面有问题,但是没有从法律角度出发,忽略了案件的性质问题,“冯队,你分析的很有道理,我就拜托你们了,有什么需要的可以跟侯处长说,也可以直接来找我。”

    “好的江董,案情有什么进展我会及时跟您和侯处长汇报的。”冯伟刚说道。

    从江涛办公室出来,冯伟刚说道:“侯处长,麻烦你带我们去死者家里看看。”

    来到谭静茹家,侯勇指着冯伟刚对谭父说道:“老谭,这是刑警队冯队长,来现场看看。”

    老谭两口子一看公安局刑警队来了,明白是江涛过问的结果,在心里暗暗感激江涛。

    “冯队,你可要给我们做主啊,孩子走的太冤枉了。”谭母哭诉道。

    “你们请放心,我们会尽力的,绝不放过一个坏人。”冯伟刚说道。

    来到谭静茹的卧室,冯伟刚和其他两名侦查员也被满床的鲜血惊呆了,一个人,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女孩,要让全身的鲜血流干,这需要多大勇气,看来这个谭静茹当时也是犹豫了很久,从笔记本上被泪水浸透的纸张上就可以看出来。

    “大叔,孩子的遗体现在在哪里?”冯伟刚问道、“在重汽医院的太平间里。”谭父悲痛的说道。

    “哦,遗体先不要动,将来或许要解剖取证,你们把她在医院的检查结果拿来。”冯伟刚说。

    “冯队,那些单据被我撕碎了,扔在垃圾桶里了。”谭母内疚的说道。

    “没关系,都找出来对齐就行。”冯伟刚说。

    谭静茹的父母赶紧把垃圾桶倒出来,拣出那些碎纸片,趴在地板上跟好在当时谭母撕的不是很碎,很快检查单子被拼接好了,用胶水粘了起来,冯伟刚接过单子看了看,放进了证据袋子里。

    “这个房间你们可以整理一下了,有了结果我们会及时通知你们的。”冯伟刚指着谭静茹的卧室对谭父谭母说道。

    回到刑警队,冯伟刚拿出谭静茹的手机开了机,刚打开不长时间,短信的提示声音响了好几声。

    冯伟刚翻开收件箱,刚收到的短信有两条是提示有漏接来电的,有一条是约谭静茹吃饭的。冯伟刚又查看了手机的电话簿,发现里面只存了三个号码,一个是她家的电话,一个是个叫珍的,还有一个是个叫强哥的,冯伟刚决定从后面这两个人入手,查清谭静茹自杀背后的真相。

    () ( 官道红尘 /7/74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