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他要毁尸灭迹

文 / 泰山猿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马爱强收到金海岸夜总会妈咪发过来的卡号后,也没用司机开车,他自己开车跑到济北城一个偏僻的银行,在atm机上给她转了五十万元。*/*

    回到办公室,马爱强依然心神不定,以前那些女孩,事情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对自己不利的证据应该都没有了,自己可以放心,只是谭静茹这个事不好办,尸体还在医院太平间里放着呢,看来要尽快让她父母把后事处理完,这样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想到这,他脑筋一转,摸起桌上的电话,给江涛打了过去。

    “呵呵,江董,现在有时间吗?请你过来一趟,我们商量下总部财务的制度问题。”马爱强笑着说道。

    江涛接到电话感觉很奇怪,这个马爱强怎么主动跟自己谈财务问题了,随口答道:“好的马总,我这就过去。”

    江涛来到马爱强的办公室,一进门,马爱强就扔过来一支烟,江涛顺手接住,点燃后叼在嘴里,走到沙发边坐下。

    “江董,你来重汽也快半年了,这财务你可是一直当做甩手掌柜的,这可不对吆。”马爱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呵呵,马总,这个事情不急,当前最重要的是把改革措施落实好,让集团尽快扭亏为盈。”江涛不明白马爱强的用意何在,玩了手太极,缓缓推了出去。

    “嗯,也好,江董,眼下的工作有没有什么阻力啊,需要组织出面的可以提出来嘛。”马爱强说道。

    “谢谢马总的支持,有困难我会及时跟你汇报的。”江涛说道。

    “哦,对了前些天公安处汇报的那件职工子女自杀的案子什么情况了?”马爱强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

    江涛心中顿时警觉起来,恐怕他最后问的这句话才是今天谈话的重点吧?

    “哦,侯处长已经联系了地方刑警部门,已经立案调查开了,现在什么情况我不清楚。”江涛不动声色的答道。

    “唉!年纪轻轻就这么走了,太可惜了,江董,我们的职工家里摊上这么大的事,我们做领导的也不能无动于衷,我看,他们在家处理女儿后事期间,就算正常出勤好了,还有让办公室出面,代表总部给他们家送点慰问金去,略表心意吧。”马爱强从桌上的抽纸里抽出一张面纸,擦了擦眼睛说道。

    江涛被马爱强的举动搞糊涂了,他实在看不懂马爱强此举用意何在,好在对谭静茹的家庭来说不是件坏事。

    “好的马总,我赞成你的意见,谁家摊上这样的事也是件天大的灾祸,送点慰问金也能显示出集团总部对职工的关心。”江涛点头附和道。

    马爱强见江涛没有意见,随手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侯

    不长时间,公安处处长侯勇敲门走了进来。

    “侯处长,刚才我和江董商量了下,等会你和办公室一起,带上五千元钱,去那个死者叫谭什么来……”马爱强装作故意忘记了死者名字。

    “马总,谭静茹。”侯勇插嘴提醒道。

    “对!谭静茹,你和办公室代表我们集团总部,向她的父母表示下慰问,还有,像发生了这种事,好说不好听,让他们最好能让死者早点入土为安,这时间长了,对我们重汽集团的名誉也不好。”马爱强指示道。

    “好的,我这就去办,江董,您还有什么指示吗?”侯勇扭头问江涛。

    “我没有了,按照马总的指示办吧。”江涛说道。

    侯勇和重汽集团办公室主任一起,来到了谭静茹家里。

    办公室主任拿出五千元钱,交给了谭静茹的父母:“老谭,节哀顺变吧,这是集团总部的点意思,你收下,你们处理孩子后事期间,我会通知你们单位,按照全勤来处理,马总和江董,也让我代为表示哀悼。”

    谭静茹的父母没想到集团总部会派人来,还送来了慰问金,心里非常感动,谭父双手握住办公室主任的手,嘴里一个劲的说着谢谢,谢谢。

    公安处侯勇也上前说道:“老谭,案子已经立案,我看孩子的后事也不要再拖了,时间长了对你们还有公司影响都不好,你看呢?”

    “好的侯处长,刚才刑警队的冯队长来过了,说是要提什么dna,等他们弄完了,我就让孩子火化,她一天不走,我和她妈心里也不是滋味。”谭父抹着眼泪说道。

    “嗯,那好,我们先回去了,有什么困难可以跟分厂领导反映。”办公室主任和侯勇起身告辞了。

    回到集团总部,侯勇急忙给马爱强打了电话:“马总,死者家属同意火化了,不过说要等地方刑警队提取了dna后才行。”

    “dna?提谁的dna?”马爱强被弄糊涂了。

    “马总,我感觉他们要提死者肚子里胎儿的dna样本,将来好做嫌疑人的证据,谁是这个孩子的父亲,谁就是嫌疑人。”侯勇毕竟是从事公安工作的,虽然他们不管刑事案件,但是dna的意思他还是明白的。

    “什么?侯勇,你抓紧来我办公室!不,去我家里,我回家等你。”马爱强顿时手忙脚乱起来,甚至把老板台上的茶杯都打翻在地板上。

    侯勇听到电话听筒里传来马爱强慌乱的声音和打碎什么东西的声音,心里感觉奇怪,不知道马总为什么这么惊慌失措,当下也来不及多想,开车去了马爱强的别墅。

    侯勇在

    马爱强下了车,也没顾上和侯勇打招呼,掏出遥控器打开了房门,径直走了进去,侯勇只好紧跟着进了别墅。

    马爱强把侯勇领进了自己的书房,指着旁边的沙发说道:“你坐下吧。”他自己也坐了下来。

    “侯勇,这几年来,你感觉我对你怎么样?”马爱强盯着侯勇的眼睛问道。

    “马总,您对我是知遇之恩,我就是做牛做马也报答不了你的恩情。”侯勇站起来,神情激动信誓旦旦的说道。

    “侯勇,这次我有麻烦了,我也不瞒你,如果我下去了,你的结果也好不到哪里去,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唐昭仲的案子你可是动了手脚的,还有你私自盗运出去的废铁也有几百万元的收入了吧?”马爱强说道。

    侯勇的额头上冒出了密密的汗珠,他抬起手,用手背擦了擦汗水:“马总,您什么也别说了,我明白,你有什么需要我去做的,就吩咐吧,我就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侯勇,话既然说道这份上,我也不瞒你了,谭静茹的事是我做的。”马爱强说道。

    “什么!?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您的?”侯勇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我现在需要你把她的尸体想法弄出来,找个地方彻底销毁掉。”马爱强说道。

    “这恐怕很难啊,太平间里有看门的,还要拿着医院给开具的凭证才能领取遗体。”侯勇为难的说道。

    “这我不管了,你自己去想办法,事成后我给你五十万。”马爱强说道。

    “那好,我想想办法吧。”侯勇说道。

    “务必今天下午前,把事情办好,否则就麻烦了,我们谁也跑不了。”马爱强说。

    回到公安处办公室,侯勇一时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可以神不知鬼不晓的把谭静茹的遗体给偷出来,急的他抓耳挠腮。

    重汽医院看管太平间的是个老光棍,名字叫刁振生,这个人侯勇倒是认识,以前因为盗窃被他处理过,他也知道刁振生这个人最大的爱好就是喝酒,除此之外还真没有其他爱好,假如有一个**美女和一瓶好酒放他面前,他的选择绝对是酒。

    看来只有从酒上下手了,这件事自己孤掌难鸣,还要找几个帮手,他想到了刚刚调来干协警的王猛和任长山,这两个人和马爱强之间也有见不得人的勾当,这事让他们来干,估计他们不会拒绝。

    想到这里,侯勇走出办公室,在走廊里打声吆喝道:“王猛!任长山,你们过来下。”

    正在值班室看电视的王猛和任长山听到处长叫他们

    “把门关好!”侯勇说道,“你们两个跟我说句实话,我和马总对你们如何?”

    “马总和您对我们都是恩重如山。”

    “现在有个可以让你们翻身的机会,而且还有几十万元钱等着你们去拿,不知道你们愿意干吗?”侯勇说道。

    “侯处长,还有这样的好事?您说吧。”

    “其实你们心里都很清楚,如果唐昭仲的案子我给翻过来,你们都会去吃牢饭,工作自然也就没有了,而且你们在车间里干的那些事,别以为马总和我不知道!”侯勇把马爱强那套说辞照搬过来了。

    果然,王猛跟任长山吓的屁滚尿流,急忙拍着胸脯表忠心:“侯处长,请您转告马总,我们生死都是他的人,让我们做什么?您说吧!”

    “其实这件事也不是什么难事,等会我带你们去重汽医院,我会把看管太平间的刁振生约出来喝酒,你们就在旁边藏着,看他喝迷糊了,把太平间的钥匙偷出来,去太平间把刚刚自杀的那个女孩尸体偷出来,装到车上藏好,我会和你们一起把尸体拉到远处的大山里,给她烧掉。”侯勇说道。

    “侯处长,偷那个女孩的尸体有什么用啊?是不是有人要买了做阴亲啊?”王猛问道。

    “不要多问,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事成之后我给你们每人十万元。”侯勇贪污了三十万。

    两人想想这的确不是什么难事,再说偷具尸体应该不是什么犯法的事,何况公安处的处长亲自出马,还有笔巨款可以得到,王猛和任长山连忙点头答应了。

    侯勇亲自开车,拉着王猛和任长山,向重汽医院驶去。

    () ( 官道红尘 /7/74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