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车毁人亡

文 / 泰山猿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周末求花!求订阅!!

    侯勇的车经过一家汽车租赁公司时,把汽车停了下来。侯勇从包里拿出五千元钱,转身交给坐在后排的任长山:“长山,你们下去,从这家汽车租赁公司租辆车况好的面包车,把后排座椅都放倒,把车停在重汽医院太平间门口,然后去医院旁边的饭店等着,记住!碰见任何人都不要说话。”

    王猛和任长山下车后,走进汽车租赁公司租了辆面包车。

    侯勇独自开车来到了重汽医院太平间,找到了刁振生。

    “刁振生,现在有时间吗?我找你问点事情。”侯勇对刁振生说道。

    “侯处长,我这几年可是老老实实的上班,没做什么违法的事啊。”刁振生见到侯勇,想起当年他揍自己的狠样,吓得身体开始筛糠。

    “瞧你那熊样,我找你是打听一个人的情况,走!跟我去旁边的小饭店里,我们边吃边谈。”侯勇说道。

    “侯处长,您要问什么就在这里吧,我还要上班呢。”刁振生哪敢跟公安处长坐在一起吃饭啊。

    “甭价,我在这里渗得慌,心里咯应,还是去饭店吧,怎么,还要我请你啊?”侯勇故作生气道。

    “那好,我锁上门。”刁振生转身把太平间的铁门给锁上了。

    来到小饭店,侯勇要了个单间,点了几个小菜一瓶好酒。

    见到有酒,刁振生也不那么紧张了,再说自己哪里舍得喝这么好的酒啊。

    很快菜也端上来了,侯勇示意刁振生启开酒瓶,“老刁,我还开车,你给我少倒点,你多喝点。”

    侯勇这句话正合刁振生的心意,他也没客气,给侯勇面前的杯子里倒了一点酒,刚能遮住杯子底,他自己则倒了满满一大杯。

    侯勇见此心中暗喜:这个傻b倒是不用自己劝了。

    “老刁,我找你是想了解下当年你那几个同伙的消息,最近下边分厂盗窃物资的案子增多了,还请你多多帮忙,来!走一个!”侯勇端起酒杯跟刁振生碰了下杯子。

    刁振生心里那个激动啊,公安处长跟自己碰杯喝酒了,这面子得多大啊。他端起酒杯一仰脖子,满满一杯酒下了肚。

    “侯处长,我现在跟那几个小子没有什么联系了,不过您放心,我找人打听下他们的下落,有消息及时报告,您看怎么样?”刁振生红光满面的说道。

    “好!痛快!来老刁,敬你一个!”侯勇拍了下桌子,说道。

    不长时间,一瓶酒几乎全灌进了刁振生的肚子,本来好喝但是酒量不大的刁振生,只觉得头发沉,眼皮像是挂了铅块,一下子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来。

    侯勇故意用

    不一会,王猛和任长山从外面走了进来,侯勇看见他们两个脸上都特意戴上了副墨镜,你别说猛的一看,还真不容易认出是他们两个。

    侯勇朝刁振生努了努嘴,王猛会意的点了点头,走到刁振生身边,伸手从他裤腰带上解下了太平间大门的钥匙。

    王猛跟任长山回到医院,见太平间周围没有人,用钥匙打开了大门走进了阴森湿冷的太平间。

    很快他们在一排巨大的冰柜上,找到了写着谭静茹名字的标签,两人用力拉开了冰柜,一具已经冻的僵硬的用塑料袋包裹的尸体出现在他们面前。王猛和任长山强压心头的恐惧,伸手把尸体抬了出来,一直抬到早就停放在太平间门口的面包车后边,顺着掀开的后门,把尸体推了进去。

    王猛锁好太平间的大门,把钥匙递给任长山:“你快点把钥匙还回去,我开车去医院门口等你。”说完,上车发动了汽车。

    上午,齐鲁重汽集团总部,江涛的办公室。

    “江董,刚才重汽医院张震院长打来电话,说是今天下午有个人大代表和患者代表参加的座谈会,想请您参加,您看您有时间吗?”江涛的秘书郭守义敲门进来对江涛说道。

    “哦,这倒是件好事,充分听取代表和患者的意见,可以更好的改善医院的服务质量和服务水平,他们会议定的几点?”江涛显然对这个座谈会很感兴趣。

    “今天下午两点半。”郭守义答道。

    “嗯,这样吧,我们下午两点钟过去,你帮我准备下有关的材料,讲话稿就不用准备了,到时候我根据座谈会的记录,讲讲就可以。”江涛对自己的讲话水平还是很自信的,毕竟是科班出身嘛。

    郭守义搜集了些以前在医院举行座谈会的资料给江涛送了过来。

    下午一点四十分,江涛带领郭守义,让马宗翰开车,向重汽医院驶去。

    江涛的车快要进医院大门的时候,郭守义突然指着车窗外说道:“江董,刚才那个人好像是任长山,鬼鬼祟祟的还戴着副墨镜,不知道干什么来了?”

    江涛往窗外看了看,只见任长山正往一辆面包车的副驾驶坐上钻,开车的那个人也很眼熟,他随意看了下车厢,隐约看见车厢里像是躺着个人,不过不像是活人,好像是被塑料布包裹的尸体。

    “小马!停车!守义你过去问问他们来医院干什么?”江涛想起谭静茹的遗体还在医院太平间里存放着,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郭守义下了车,朝面包车喊道:“任长山

    任长山听到有人叫自己,下意识的把头伸出车窗往后看了看,俺的个娘!怎么碰见他了,任长山急忙把头缩了回去,情急下眼镜都在车窗框上碰掉了,他也没顾上下车去捡:“快!快开车!我看见郭守义了!”王猛急忙发动汽车,窜了出去,差点碰到一位从医院门口经过的路人。

    江涛看到任长山跑了,心里更加怀疑,感觉车厢里一定有鬼,他对郭守义喊道:“回来!上车!我们去追!”

    马宗翰急忙原地把车调了头,等郭守义上车后,加大油门追了下去。

    任长山回头看到江涛的车追了过来,急忙喊道:“王猛,快点,江董的车追过来了。”

    王猛也慌了,狠狠的踩下了面包车的油门,面包车开始在济北市宽阔的马路上狂奔起来,王猛的驾车技术还是很不错的,面包车左右摇摆着在车流里来回穿梭,接连闯了好几个红灯。

    “小马注意安全,不要跟丢就行,我看他们能跑多远,守义你跟医院联系下,就说我临时有急事过不去了。”江涛说道。

    江涛的奥迪车紧跟在面包车后面,飞快的向济北城外驶去。

    任长山看到甩不掉江涛的车,急忙给侯勇打了电话:“侯处长,大事不好了,我们被江涛发现了,现在他的车正追我们呢。”

    侯勇也傻眼了,感觉祸事就要临头,他脑子飞快的转动着,想着怎么样才能把自己解脱出来。

    “你告诉王猛,沉住气,你们把手机关机,卡抽出来,把手机和卡都扔掉,你们往山里跑,我马上赶过去。”侯勇说道。

    人慌无智,任长山哪里还能想到侯勇让他们扔掉手机的用意,急忙要过王猛的手机,关机后抽出了**i卡,连同自己的手机和卡,在面包车经过一个转弯的时候,远远的扔了出去。

    侯勇看了看还在昏睡的刁振生,情急之下从外面端来一盆冷水,拉起刁振生把他的头浸了下去,刁振生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了,醉眼朦胧的看着侯勇。

    “你这个混蛋,还不回去上班,等着医院开除你啊!”

    刁振生被骂的一激灵,急忙站起来,歪歪斜斜的就往外走,侯勇急忙在一边搀扶着他,把他送到了医院太平间的值班室。刁振生进了值班室,一头趴在桌子上又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济北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四中队队长冯伟刚、刑警队技术员,在谭静茹父母的带领下来到了重汽医院。

    谭静茹的父母叫醒了依然在昏睡的太平间值班员刁振生,刁振生显然认识老谭两口子,也没多问,脚步踉跄着,打开了太平间的铁门,来到贴着谭静茹名字的冰柜前,嘴里

    谭父用力拉开冰柜,眼前的一切让他大吃一惊:“这!静茹怎么不见了!”

    冯伟刚闻言急忙上前观看,果然,冰柜里空空如也,谭静茹的遗体不翼而飞了。

    冯伟刚抓住还在一边摇晃的刁振生:“你看你喝的这样!冰柜里的遗体哪里去了!?”

    “在里面啊,还能站起来跑了不成。”刁振生醉眼朦胧的说道。

    “你过来看看!”谭父抓住刁振生把他拉到了冰柜前。

    俺的娘啊!这,这遗体怎么不见了,难道诈尸自己跑了,不对啊,她也跑不出去啊,这门一直关着的。刁振生的酒被吓醒了多半,他目瞪口呆的说不出话来。

    “你们在这守着,我立即跟领导汇报。”冯伟刚感觉到事态的严重了,遗体肯定是被人给盗走了,盗走遗体的说不定就是犯罪嫌疑人。

    王猛驾驶着面包车高速驶出了城区,看到路上车少了,他更是把油门踩到了底。

    江涛注意到这条路是通往章宁县的,他摸出手机要通了章宁县公安局局长刘仁杰的电话:“刘局,我是江涛,我现在正在追赶一辆面包车,车号是xxxxxx,正朝章宁方向逃跑,你立即派人在前边堵截,务必将车拦住。”

    刘仁杰来不及问清缘由,但是对于江涛的话,他一向是言听计从,放下电话后,他立即让指挥中心给沿线的交警、派出所下达了拦截指令。

    正在驾车狂奔的王猛突然看到前边公路上设置了拦车的栅栏,路边还停着好几辆闪着警灯的警车,他猛的打了把方向,把车拐上了路边的一条岔路。

    可是王猛和任长山万万没有想到,刚刚拐上岔路,迎面驶来辆大型载重卡车,就听“咣当”一声巨响,面包车狠狠的撞在了重卡上。

    () ( 官道红尘 /7/74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