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公安处长逃跑了

文 / 泰山猿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花!!!!!!求订阅!!!!!!!!!!!!!

    紧跟在面包车后面的江涛等人,见到出了交通事故,连忙把车停下,跑到面包车跟前开始救人。

    在路上负责设卡堵截的章宁县公安局的干警,也驱车赶了过来。

    江涛走到面包车前,只见车已经撞的面目全非,前半部分完全挤压变形,王猛和任长山几乎被挤扁了,已经奄奄一息,车厢里一具被塑料布包裹的女尸头部也撞的不成样子了,好在是冷冻过的,看上去不像前边两个人那样惨烈。

    重卡司机吓的蹲在路边,哆嗦着站不起来了,嘴里不知道在嘟囔着些什么。

    江涛掏出手机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和消防队,又联系到了刘仁杰,让他火速赶过来。

    众人七手八脚的想把王猛跟任长山弄出来,可是人的力量毕竟有限,那些弯曲变形的铁皮怎么也掰不开,江涛把蹲在地上的重卡司机拽了起来:“你车上有没有绳子、撬杠一类的东西,快找出来!”

    司机连忙从工具箱里找出些钢丝绳,又拿出根铁棍,走到面包车前,帮着拖拽变形的铁皮。

    忙活了有十多分钟,好不容易把副驾驶座上的任长山拖了出来,江涛刚要让马宗翰把车开过来,送任长山去医院,120急救车到了。医生下来后给任长山和王猛做了检查:“人已经不行了,没有抢救的必要了。”

    这个时候,消防队也来了,他们拿出专业的破拆工具,不长时间就把王猛也拖出来了。

    江涛对120急救车上的医生说道:“你们先把这两个人送到医院进行抢救,哪怕有一丝希望也不要放弃。”

    看到医生们还在犹豫,旁边有位民警走过来对医生说道:“这位是我们县的前任县长江涛,你们按指示办吧。”

    江涛的名声太响了,医生们虽然没有见过他,可是名字却如雷贯耳,急忙把王猛和任长山抬上救护车,乌拉乌拉的开走了,至于到了医院是送进急救室还是直接送进太平间,就不得而知了。

    章宁县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刘仁杰也到了现场。

    江涛迎上去,紧紧握住刘仁杰的手:“刘局长,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没想到自从去重汽看望您之后,我们会在这种场合见面。”刘仁杰说道。

    “刘局,面包车上有具尸体,你安排人先送到殡仪馆,必须派人看管好,这可是重要物证。”江涛说道。

    看到刘仁杰疑惑的表情,江涛就把谭静茹的事情讲了一遍,同时把自己怀疑王猛跟任长山想毁尸灭迹的事也说了。

    刘仁杰不愧是经验老到,听江涛说完立刻明白了

    “那好,你们处理事故吧,车上的两名伤者是我们重汽集团的职工,我让郭守义留下,有什么需要可以跟他提出来。”江涛说完摆手让郭守义过来。

    “守义,这位是章宁县公安局的刘仁杰局长,你暂时留下帮刘局处理这起交通事故,我回去跟马总汇报下。”总部一下子死了两个人也不是件小事。

    刘仁杰跟郭守义握手问好后,拉着江涛走到一边说道:“江董,我感觉谭静茹的死跟你们集团的某些人有莫大的关系,不然这两个人不会同时出现,你要留心了。”

    江涛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看来事情不是表面这么简单,他点了点头:“我知道,这两个人以前也涉及到过一个伤害案子,只是不了了之了。”

    “江董,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请尽管开口。”刘仁杰说道。

    江涛听到刘仁杰这句话心中一动,不由问道:“你愿意过来帮我吗?只是要委屈你了。”江涛隐约觉察到公安处的侯勇不是很可靠,他想最好找个自己人代替侯勇。

    刘仁杰闻言也怔了下,到国有企业任职,自己还从来没有想过,不过能跟着江涛干自己肯定不会吃亏,说不定也是个好机会。想到这,刘仁杰说道:“江董,我听你的,只要能在你身边,干什么都行。”

    “嗯,你等我电话吧,我找机会跟上面说说,争褥让你过来给我帮忙。”江涛说道。

    刘仁杰等江涛上车走后,立刻联系了济北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正在焦急的卢天明接到刘仁杰的电话后,立刻给刑警四中队冯伟刚队长打了电话,让他立刻跟刘仁杰联系,把谭静茹的遗体和王猛、任长山盗窃尸体案接手过来。

    重汽集团公安处处长侯勇,接完任长山的电话后,哪里敢跟着任长山他们去章宁找死,当然他不知道这次他们是真的去找死了。挂了电话,侯勇急忙联系了马爱强:“马总,您在哪里呢?我马上过去找您,出大事了。”

    “出了什么事?我在家,你过来吧。”马爱强不知道出了什么变故,也变的惊慌起来。

    “我过去再说吧,这次恐怕过不了关了。”侯勇掉转车头,向马爱强的别墅开去,他要跟马爱强好好商量下对策。

    江涛回到集团总部的办公室,打了好几遍马爱强办公室的电话,都没有人接,只好拨通了他的手机。

    正在跟侯勇商量对策的马爱强见是江涛的电话,不由一怔,不知道江涛会说些什么,他忐忑不安的接通了电话。

    “马总,

    听到这个好消息,马爱强暗暗长出一口气,说话的语气也轻松多了:“什么?竟然有这种事,唉!他们是罪有应得,我通知侯勇同志去章宁帮着处理下吧。”

    马爱强放下电话,一脸轻松的说道:“侯勇,王猛和任长山都死了,在路上出了车祸,呵呵,真是天助我也,你立刻去章宁,尽快把此事了解。”

    侯勇听了也暗自高兴:“马总,可是谭静茹遗体的事恐怕不好办了,您看?”

    “现在先顾不了那么多了,警方手里应该没有我的任何证据,查到我恐怕没那么容易。”马爱强说道。

    “好的,我先想办法把他们偷尸体的事应付过去,以后我再帮您想法处理。”侯勇说道。

    马爱强无力的挥了挥手,侯勇知趣的退出了别墅。

    接到大队长电话的冯伟刚,得知谭静茹的遗体在章宁县被发现了,急忙带领技术员和谭静茹的父母来到了章宁县公安局。

    看到女儿遗体的头部已经被撞击的严重损坏,死后还要遭受这么大的磨难,老谭夫妻俩不禁抱头痛哭。

    旁边的民警把他们劝了出去,冯伟刚让法医从谭静茹身上和她腹中胎儿上提取了少量人体组织,作为dna样本。走出公安局物证室,冯伟刚对老谭夫妻说道:“老谭,我看就在章宁把谭静茹的遗体火化了吧,这么来回折腾对她也是一种不尊重,你的意思呢?”

    老谭夫妻俩想了想,感觉人家冯队说的很对,就点头答应了。

    章宁县公安局出面,帮他们联系了火化厂,傍晚时分,老谭夫妻抱着一个还在发烫的骨灰盒,哭哭啼啼的回家了。谭静茹一个美丽的女孩,因为自己的轻信和自我放纵,就这样走完了短短的人生之路,留给亲人的只有悲伤和痛苦!

    第二天,冯伟刚拿着王猛、任长山、侯勇的照片,让羁押在济北市看守所的郭志强进行了辨认,可是都被他否认了。郭志强反映,那个老板的年龄要比这几个人大很多,有五十多岁的样子。冯伟刚之所以怀疑侯勇,是他得知王猛、任长山是侯勇的手下,而且谭静茹的遗体被盗时,他曾经跟重汽医院太平间的值班员刁振生喝过酒,存在很大的嫌疑。

    冯伟刚带领侦查员调取了王猛、任长山的手机通话记录,看到他们最后一个通话就是跟侯勇联系的,而这个通话时间正是他们在路上逃跑的时间,能在这么紧急关头通话的,肯定是关系密切或者说是同

    侯勇也知道自己这步棋走错了,白干了这么多年的公安工作,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亲自出马掉出刁振生,他已经感觉到自己成了最大的嫌疑人,侯勇决定跑路,否则这些年自己办的那些事足够在监狱里呆到死的了,跑出去,也许还能多享受几年,毕竟自己手里有钱,而且还不是小数目,不过临走前最好能再敲马爱强一笔,要不自己替他背了这个黑锅,太便宜他了。

    接到侯勇的电话后,得知他要跑路,需要一大笔钱,马爱强很痛快的答应了,毕竟身边危险的人少一个他就少一分危险。

    马爱强从保险柜里点出一百万现金,用个黑色编织袋装好,放在车后备箱里,开车来到了侯勇约他见面的地方。侯勇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

    “马总,眼下我只有跑路才是对你最好的保护,谢谢这些年你对我的照顾,这钱是留给我家人的,以后希望你能替我照顾好他们。”侯勇想到自己从此会和家人天涯各一方,禁不住热泪盈眶。

    马爱强看到侯勇流泪了,内心也很感动,有点后悔钱拿少了:“侯勇,你放心,只要这次我能过了这关,你们的家人就是我的亲人。”

    两个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侯勇把装钱的编织袋扔在副驾驶座位上,开车走了。出了省界,侯勇在一个村庄找到一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中年男人,给了他一笔钱,让他帮自己从汽车专卖店买了辆新车,侯勇把自己的旧车开到一个偏远的山谷里,倒上汽油点燃了,同时把自己的手机、身份证也扔在了火里。

    冯伟刚带人赶到侯勇的家里、办公室,都没有找到人,搜查他的家和办公室后,结果显示侯勇已经进行了彻底的清理,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发现。

    冯伟刚摸出手机:“卢队!侯勇跑了!”

    () ( 官道红尘 /7/74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