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难道是苍天有眼

文 / 泰山猿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马爱强被随后赶到的刘仁杰等人带回了济北市公安局刑警大队。

    随着马爱强的落网,谭静茹自杀案幕后的真相逐渐露出了水面。

    专案组领导经过研究,决定由经验丰富的重汽集团公安处处长刘仁杰,亲自对马爱强进行讯问。

    这天上午,刘仁杰、冯伟刚带着记录员来到了讯问室。刘仁杰看了看坐在铁椅子上,萎靡不振的马爱强说道:“马爱强!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不知道,我究竟犯了什么罪,刘处长,你告诉我啊?”

    “呵呵,马爱强,你不觉得可笑吗?你,堂堂的一个国有企业的党委书记、集团一把手,不知道自己有罪就会撇下父母、老婆、孩,出逃?”

    “这……”

    “马爱强,你是党的高级干部,应该明白国家的政策,你还是有立功表现的机会的。”

    马爱强自知罪孽深重,能活命的机会很小,听了刘仁杰的话,他的脑筋活泛起来,是啊,现在是自身难保,如果把自己掌握的情况,说出来,说不定可以换一条命。

    刘仁杰是个老猎手了,看到马爱强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已经产生了动摇,不禁一喜,如果马爱强拒不交代,闭口不言,这讯问还真的很难搞,你又不能大刑伺候。

    刘仁杰掏出烟,示意冯伟刚给马爱强拿过去一支,帮他点燃,刘仁杰也点上一支烟,美美的吸了一口。

    “马爱强,我们有的是时间,不急,你抽口烟,好好寻思下。”刘仁杰不紧不慢的说道。

    看到马爱强的烟抽完了,刘仁杰从档案袋里掏出dna比对的结果,递给了马爱强。

    “马爱强,你看看这是什么?”

    马爱强用戴着手铐的双手接过一看,顿时头上冒出了都大的汗珠。

    “马爱强,你就是什么也不说,法院同样可以定你的罪,不过所有的罪责都由你一个人承担了,你的同案最希望看到这个结果了。”刘仁杰的策略很奏效,他根据马爱强的身份、年龄、性格特点,考虑了很长时间,才制定了这套攻心为主的讯问策略。

    本来还想对*的事,百般抵赖的马爱强看到dna比对的结果,一下子瘫软在讯问室的铁椅子上,嘴里喃喃自语道:“自作孽不可活,这是我应得的报应,刘处长,你问吧,我说。”

    随后对马爱强的讯问异常顺利,已经万念俱灰的他,如竹筒倒豆子般如实供述了自己为了采阴补阳,在金海岸夜总会妈咪、郭志强、珍的协助下,*三十一名少女的犯罪事实,审讯整整进行了一天。1,进行到中午的时候,刘仁杰让马爱强休息了半个小时,安排人给他端来了一碗鸡蛋面,马

    在下午继续进行的讯问中,为了争取立功,有个活命的机会,马爱强还主动供述了省政法委书记郭先河给自己通风报信,和曾经接受过他大量贿赂的事实,还检举了济北市市长曹洪山包养*,收受贿赂,作风腐化的事实。对自己在重汽集团任职期间,利用职权侵占国家财产,收受集团其他领导的贿赂,以及打击报复唐昭仲的事也做了彻底的交代。

    刘仁杰问到被他侵害的少女的名字时,马爱强说:“刘处长,那些女孩我都不认识,也不知道她们的名字,因为我每次去都是妈咪安排好了,她们大都处于昏睡状态,有几个虽说是她们自愿的,可是根本不和我这个老头子交流,只是为了钱而已。”

    刘仁杰和冯伟刚整理完了讯问笔录,已经是深夜了,可是由于案情重大,他们还是连夜把材料报给了济北市公安局局长刘成刚和刑警大队长卢天明。

    当天深夜,济北市公安局局长刘成刚就被省委书记黄庆增叫进了办公室。

    看完马爱强的供述材料,黄庆增狠狠的拍了下桌子:“丧尽天良!简直是畜生不如!刘成刚同志,代我向专案组的同志们表示慰问,同志们辛苦了,但是现在还不能放松,要逐一核实马爱强供述的这些情况,他检举的郭先河,曹洪山的情况,我明天立刻上报中纪委,请求对他们展开调查。还未到案的两名嫌疑人,你们要加大力度进行追捕,争取早日把他们绳之于法,给人民一个满意的交代。”

    “黄书记,这起案件很特殊,由于马爱强作案时从来不问这些少女的名字,有些受害人就连郭志强、珍,也不知道她们的名字,只有一个qq号,可是现在多数已经停用了,我担心马爱强供述的这三十一起*案中,恐怕有很多无法落实。”刘成刚担心的说道。

    “那么现在知道姓名的有多少?这些可以落实吗?”黄庆增问。

    “时间过去这么长了,有些受害的女孩恐怕碍于面子不愿意协助我们指证马爱强。”刘仁杰说。

    “刘成刚同志,能落实的必须落实,可以让有经验的女民警同志出面,这样也许阻力会小些。”黄庆增说。

    “是!黄书记,请您放心,我们会克服困难,把这一案件办成铁案。”刘成刚起立敬礼说道。

    黄庆增让秘书送刘成刚出门,他缓缓的点燃一支烟,在宽大的办公室里来回走动着。他没想到马爱强的犯罪行为会这么严重、性质会这么恶劣,将来案情公布后肯定会在全国引起轰动,给齐鲁省造成很坏的影响,又加上郭先河、曹洪山,这一次就有三名厅级干部

    看来必须要想个万全之策,如果郭先河、曹洪山的问题不是很严重,能淡化处理的话,这场飓风就会小很多,应该不会影响到自己,可是,这是一个真正的**员的干部应该做的吗?黄庆增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微微发烫,他为自己有这种自私的想法感到了羞愧,他决定明天就给中央写信,请求对自己的处分,一个厅级干部在自己眼皮子地下作恶这么长时间,危害了这么多无辜的少女,给党和政府的威信造成了很坏影响,作为上级是有责任的,理应受到处分。

    这晚无法入眠的不仅仅是黄庆增,齐鲁省政法委书记郭先河也在书房里抽着闷烟,思考着对策,马爱强落网后不久,他就得到了信息,就开始考虑怎么度过这一劫难。

    其实郭先河早就认识马爱强,他的升迁也得益于马爱强的老爷子,通过马爱强的父亲,郭先河跟中央的那位老领导挂上了钩,他也的确有工作能力,这才从基层一步步走上了省级领导的岗位。投桃报李,马爱强也逐步得到了提拔,早期的马爱强还是很敬业的,也很廉洁,每到年、节,来看望郭先河,都是掏他自己的腰包,礼物也不是很重,很得郭先河的欢心,在马爱强父亲的怂恿下,郭先河收了马爱强为干儿子,两个人的关系更加密切了。

    马爱强走上重汽集团的领导岗位后,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心态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变的贪婪,自私起来,但是他给郭先河送的礼物却越来越贵重,这三年下来也有一百来万了。

    郭先河把自己这几年收的马爱强的礼物清单列了出来,有很多礼物被他转送其他领导了,他都在清单后做了说明。郭先河已经做好了打算,立即动身进京,找有关领导说明情况,积极退出赃物,争取个好态度,单凭自己给马爱强通风报信这点事,上级是不会把自己一棍子打死的。毕竟自己从政这么多年,里面有些事是无法明说的,藕断丝连,水至清则无鱼嘛。

    郭先河把清单抄了一份,把老伴叫来说道:“我要立刻进京,你按照名单把这些东西整理下,归置到一起,等我回来。”

    老伴看到桌上的烟灰缸里已经是满满的烟头,知道老头子遇到难事了,也没多问,点了点头。

    郭先河给司机打了电话,让他立刻来接自己,连夜进京。

    济北市市长曹洪山的确很倒霉,还没等省纪委找他,他自己却跳了出来,事情的起因源于他包养的

    杜丽,今年35岁,金海岸夜总会的妈咪,一个很风骚的女人,同时也是一个很不简单的女人。她的祖籍是吉省哈市的,自从来到齐鲁省打拼,她明白所从事的职业风险性很高,为了自身的安全,她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的真实姓名,从来不多和男人交往,只是隔两个月,她就回趟老家,把钱给家里带回去,跟老公团聚一次。在济北市的时候,如果身体有了需要,她就找个夜总会的少爷陪她睡一觉,做做运动。

    通过马爱强认识了曹洪山,后来知道他是市长后,杜丽就开始对他留心了,每次他跟马爱强潇洒玩乐走了后,杜丽总会把给曹洪山服务的小姐们叫进自己办公室,仔细询问服务经过,掌握了曹洪山很多情况,曹洪山虽然从来不跟小姐们发生关系,但是他有个癖好,喜欢扣摸和用牙咬小姐,每次总把小姐们弄的遍体鳞伤,杜丽都用相机拍了照,存了起来,她相信总有一天会有用的。

    知道马爱强出事后,她从马爱强那里敲到了钱,把自己的存款也全提了出来,给老家汇了回去,然后她拨通了曹洪山的电话。“曹市长吗?听出我是谁了吗?”

    “你是谁?有什么事?没事我挂了。”曹洪山听到是个女人的嗲声,就有点不耐烦,这要是被人听见,影响多不好。

    “呵呵,我是金海岸夜总会的妈咪,我这里有点你感兴趣的东西,想看吗?不想看的话,我就把东西交给纪委和报社了。”

    曹洪山闻言一惊,他不清楚这个女人手里有些什么不利于自己的东西,急忙说道:“哦!是你啊,你在哪里?我过去见你。”

    杜丽四处看了看,说道:“你来两岸咖啡吧,体育场里那家。”

    很快,曹洪山打车来到了体育场里的两岸咖啡馆。

    杜丽把厚厚一叠照片扔给了曹洪山,“你自己看看吧。”

    曹洪山还没看完,脸就白了,照片上的这些女人他虽然记不全,但是都有印象,她们身体上的青紫,都是自己的杰作。

    “你想干什么?要钱?要多少?”曹洪山阴沉着脸说道,心里杀人的心都有了。

    “呵呵,我不缺钱,曹市长,马爱强出事了,你知道吗?”

    “什么!?他出什么事了?”曹洪山惊讶道。

    “这次他犯的可是死罪,要是我进去了,恐怕他和你都会完蛋,你这市长也当到头了。”杜丽冷笑道。

    “有这么严重?什么情况?”曹洪山的心被揪紧了,急忙问道。

    杜丽就把马爱强*几十个女孩的事对曹洪山讲了,

    “我送你走,到南方去,最好出国,钱我帮你想办法。”曹洪山看着面前的瘟神说道。

    “呵呵,我不想走,其实警察根本查不到我的任何资料,只要不给他们捉住,我就很安全,现在我需要个安全的地方,想来想去,只有你能帮这个忙了。”杜丽笑道。

    “好吧!我来安排,你就住到我另外一套房子里,我会安排好你的生活,最好不要出门。”曹洪山说道。

    “你放心,我出去找死啊,相信过不了多久,这公路上就会满了警察。”杜丽说。

    “好,你跟我走!”曹洪山从兜里掏出一百元钱,放在小桌上,起身走了出去。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头顶三尺有神灵,老天有眼,让一个美丽的女人看到了曹洪山和杜丽。

    () ( 官道红尘 /7/74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