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龙腾、虎跃武馆

文 / 泰山猿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上泽市市委书记简并龙、市长陈云镇,分别接到市公安局局长莫大伟的报告后,也都急匆匆的赶到了现场。

    “莫大伟同志,有没有什么线索?知道是哪两伙人吗?”简并龙从车里钻出来,脚刚着地就急切的问道。

    “简书记,天色太晚了,我怕破坏了现场,安排技术员天亮后再勘验现场,兴许能有发现。目前还不清楚是什么人?”莫大伟答道。

    “老莫,你们公安局事先就没得到一点情报?干什么吃的?”市长陈云镇下车后就发火了。

    “陈市长,这事没有一点征兆,可能是突发情况。”莫大伟急忙辩解。

    “不管什么原因,今天晚上必须把事情查清楚,看看到底伤亡多少人?否则我们都脱不了干系。”陈云镇大声说道。

    “简书记、陈市长,我已经安排人分别去了各家医院,查看有没有刚收的外伤病号,也通知了殡仪馆暂停遗体火化,相信很快会有消息的。”莫大伟给两位领导汇报道。

    “那好,我们就去公安局坐等消息吧,不了解情况,心里没底啊。”简并龙说完,向车走去。

    莫大伟上车后,又接连打了几个电话,让全局的各个科所对都出动了,在城区找线索,摸情况。

    上泽市公安局接待室。

    莫大伟亲自给两位领导斟上茶,从口袋里掏出烟分别敬上一支,帮他们点燃,自己这次点上烟。

    “老莫,如果这次真的死了人,你们公安局一定要重视起来。省里对我们上泽市的工作很不满意,其中一条就是斗武问题。我也知道,上泽地区自古就有习武的传统,民风彪悍,不易管理,但是也不能放任不管,以前小打小闹伤个把人,容易处理,可是这次要是出几条人命,恐怕不容易压服,要出大问题的。”简并龙神色严肃,一脸担忧。

    “莫局,简书记的指示很重要,抓紧时间查明案情真相,如果死了人,要及时跟上做工作,防止把事情闹到,从现在起,你们公安局要24小时戒备,我会通知财政局给你拨比款子,保障好后勤工作,让同志们吃好点,才有精神干工作嘛。”陈云镇这个时候顾不上市里财政困难了,先办好眼前的事情再说其他的。

    书记、市长亲自来公安局坐阵等消息,给了莫大伟巨大的压力,他的心里也同样很着急,年前在全省公安工作会议上,莫大伟因为上泽市的治安问题突出,已经被点名批评了,如果这次出了人命,弄不好他头顶的乌纱帽就保不住了。

    接待室里沉寂下来,简并龙等人默默的吸烟烟,都没有再说话。只有墙上的挂表发出有节奏的“嘀嗒”声,时间在一分一秒的

    “老莫,你说他们会不会把伤员转到外地去治疗啊?”简并龙打破了接待室的沉静问道。

    “简书记,我认为不会,转移伤员就要动用车辆,目标太大容易被发现,我倒是觉得,在武馆里治疗的可能性非常大,这些馆主多少都会点治疗跌打损伤,虽说医术不是很高明,但是对付一般性外伤应该没什么问题。”莫大伟想了想说道。

    “那就安排人去查,全面检查所有的大小武馆!”陈云镇说道。

    莫大伟暗自懊悔一开始忽略了这个问题,他急忙走出接待室,来到旁边的一间空屋里,给治安大队、各派出所下达了检查武馆的命令。

    上泽市龙腾武馆宽大的室内练功房里,有几十个年轻的小伙子正横七竖八的躺在墙边,一个穿着长衫的中年人正在挨个给他们治疗,破皮伤肉的该缝的缝,断骨的该接的接。这帮年轻人倒也牙硬,任凭中年人给他们来回摆弄,愣是不吭一声,豆大的汗珠顺着他们脑门往下直流。

    练功房的中间位置摆放着两具蒙着白色布单的尸体,道哥跪在尸体旁边,双手撑地,头几乎碰到地面了,额头的汗珠不断滴落在地板上,看来道哥跪的时间不短了,但他仍任是一动不动。

    中年人终于帮伤员处理完了伤口,他抬起胳膊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缓步走到了一把太师椅边,坐了下去。

    “宗道,你可知罪?”中年人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师傅,弟子知罪,请您责罚吧!”道哥的名字叫郭宗道,是龙腾武馆的大师兄,也是练功的教头。

    “责罚?这次死伤这么多人,政府和警方是不会不理的,这事也怪我,不该去争这块地盘。”中年人说道,懊悔的拍了下椅子扶手。

    “师傅,我们没想到对方会下死手,以为就跟以前一样,见了高低就住手,谁知都打红眼了,刹不住了。”郭宗道低头说道。

    “对方伤亡情况严重吗?”师傅问道。

    “好像是死了三个,伤的情况不知道。”郭宗道说。

    “你起来吧,跟你师娘要点钱,给死去的徒弟家送去,就说车子出了意外,人没了,我看每人先给二十万吧。”师傅说。

    “是!师傅。”郭宗道点头答应,想站起来,谁知跪的时间太长了,腿都麻了,一下子竟然没有站起来。师傅起身走到郭宗道身边,伸手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然后用脚在他腿上踢了几下,松开了手。

    郭宗道感觉腿上热流涌动,立刻不麻了,也可以随意走动了。

    “宗道,根据你师弟们的伤

    郭宗道连声答应着,去后院找师娘拿钱去了。

    这位中年人是龙腾武馆的馆主东方朔,游龙八卦掌的第二十一代传人,自幼跟随师父习练八卦掌,颇有造诣。改革开放后,他在上泽市第一个开办了武馆,开馆授徒,现在也是上泽市弟子最多、实力最雄厚的武馆之一,他的弟子曾经在国内外武术比赛中获多次奖。

    这次跟龙腾斗武的另一家武馆叫虎跃武馆,馆长李天白自幼习练五行拳,功夫了得,由于五行拳简练刚猛,深得年轻人喜爱,李天白门下弟子众多,武馆也是后来者居上,很快跟龙腾武馆不相上下。

    龙腾和虎跃两家武馆同在一条长街上,他们斗武的原因还是因为利益驱使。街道原来没有开发之前,商户少,收的钱也少,两家彼此倒也相安无事。但是最近几年这条街上相继开发了服装市场、美食广场等项目,每年收取的武术基金就成了庞大的数目,两家开始了明争暗斗。

    东方朔和李天白也曾经多次坐下协商过,但是因为利益分配不均,双方一直没有达成协议。几年间,两家武馆大小摩擦不断,互有胜负,谁也不服谁。

    三天前,东方朔和李天白又一次相约见面,双方都想拿出点钱,让对方退出这条街,但是最后的结果还是翻了脸。李天白性格暴躁,直接把话挑明了:“东方馆主,三天后老河道,彻底决一雌雄,谁退出斗武场就等于退出这条街!告辞了!”

    东方朔也想尽早结束这场马拉松式的纠纷,李天白的提议正和他的心意。这次斗武,双方都各自派出了最得力的门徒、弟子五十名。虎跃武馆由大师兄程柳(绰号六子)带队,龙腾武馆由郭宗道带队,按时赴约。

    但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虎跃武馆里有几个弟子中午的时候喝多了,直到下午来到老河道的时候,头还晕乎着,交手之后,由于醉酒,下手就没了分寸,结果双方打红了眼,彼此下了死手。

    李天白也知道这次惹了大事了,他阴沉着脸给徒弟们缝合、包扎好伤口。安排人把死了的三个徒弟的尸体放置在后院的空房里。他把自己关进一间密室,开始考虑应当如何度过这次劫难。

    突然,密室的门被敲的山响,大弟子程柳在门外喊道:“师傅!您快出来吧!武馆被警察包围了!”

    () ( 官道红尘 /7/74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