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屋漏又遭连阴雨

文 / 泰山猿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侯勇从来没有想到看似潇洒的骑马会这么辛苦,浑身似乎要散了架,酸痛的厉害。*/*尽管他已经是马不停蹄,但是极目远望依然看不到丁点有人烟的迹象。这个时候,他身下的坐骑似乎也精疲力竭了,不管侯勇怎么鞭打、脚踹,速度是越来越慢,到最后竟然停了下来。

    侯勇从马背上滑落下来,已经一步也走不动了,瘫软在地上,手中的缰绳也松开了。他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用没有水分的舌头舔着干裂的嘴唇,假如此时地上哪怕有摊污水他也会毫不犹豫的趴下喝个精光。

    马儿似乎也渴到了极点,前蹄不住刨着地面,高扬起脖子,用力嗅着什么。突然,它撇下侯勇,掉头往回走去。吓得侯勇急忙从地上爬起来,不顾酸痛,一瘸一拐的追了下去,他知道要是马匹丢了,在这无边无际的草原上就真的死定了。

    蓦然侯勇心中一动,他似乎想起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草原上的马,沙漠里的骆驼都有找水源的能力,难道这匹马嗅到了水的味道。想到这,侯勇感觉双腿有了点气力,紧跑几步从地上捡起了马缰绳,随着它慢慢向前走去。

    侯勇被马拖拽着走了有一里多地,果然在一片茂密的草丛里,看到了一汪清水,一人一马谁也不管谁了,侯勇一下子扑在水坑边,大口喝了起来。

    那马似乎不愿意了,不住打着响鼻,见主人不理它,也低头狂饮。

    喝饱了水,侯勇感觉精神头好了点,侧身躺在草地上闭目养神。马也喝完水,开始啃食水坑边的青草。

    侯勇躺了会,感觉眼皮发涩,他急忙坐了起来,他心里很清楚,现在可不是睡觉休息的时候,如果天黑前还找不到人家,草原的夜里气温很低,恐怕会被冻坏的。

    看到马匹喝了水,吃了草,也有了精神,侯勇忍痛爬上马背,拨转马头继续向东跑去。

    跑了没一会,侯勇就感觉肚里一阵绞痛,胃里翻腾,不由张嘴吐了几口带着腥味的胃液,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已经粒米未沾,大量清水灌进胃里,刺激的他一阵难受。

    肚子越来越疼,侯勇开始感觉浑身发抖、害冷,他用手背试了试自己的额头,感觉好烫,这怎么还发烧了呢?但是他不敢勒住马停下,只好趴在马背上,继续赶路。

    大概又跑了一个小时,侯勇的头开始发沉,身子在马背上来回晃动,终于他的眼前一黑,摔下了马背,昏了过去。

    当侯勇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伸手四处摸了摸,感觉不像是躺在草地上,身上还盖着些东西,好像是羊皮袄一类的衣服。侯勇摸索着想站起来。

    突然侯勇的耳朵边上传来几声狗叫,震得他耳朵生疼,还有“赛虎!不许吓了客人。”一束手电筒的光亮照了进来,侯勇看见一只硕大的黑狗正蹲在自己身边,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随着打火机发出啪嗒声,来人点亮了一盏马灯,侯勇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顶帐篷里,一位头戴毡帽的老者一脸和蔼的看着他。

    大黑狗看到主人来了,急忙夹着尾巴溜出了帐篷。

    “大叔!我怎么会在这里?”侯勇坐起来问道。

    “呵呵,是赛虎发现了你,当时你昏迷在草原上,我们转场路过,就把你抬回了帐篷,汉子!你不是我们边疆人吧?怎么一个人来到这漫漫大草原,多危险!要不是我们发现你,恐怕这会你都进了狼肚子里了。”老者笑道。

    “大叔!谢谢您。”侯勇想想还真是如此,不由得一阵后怕。

    “我喂了你点马奶酒,看样子你一天没吃东西了,又喝了草原的冷水,那水太硬了,伤人,好在你身子骨还行,否则都会拉肚子拉死你。”老者说。

    侯勇突然想起腰里的****,他趁老者不注意,偷偷摸了摸,长出一口气,枪还在。

    “大叔,离这里最近的城镇是什么地方?有多远?”侯勇问道。

    “再往东一百多公里就是黒省的边界了,边界有个小城叫乌图市,那里有火车站和汽车站,等你身体复原了可以去那里。”老者说。

    “大叔,我的马呢?”侯勇问。

    “呵呵,你的马早就跑掉了,这会不知道入了谁的马群了。”老者说。

    “唉!这个畜生,撇下我就不管了。”侯勇恨恨的骂道。

    “汉子,马是你买来的吧?它跟你不熟悉,要是你养起来的,就不会跑开了。没事,我儿子有车,我可以让他送你,不过你要等几天,他去黒省送羊皮了。”老者说道。

    侯勇看到地上有几张老者拿进来的饼子,肚子立刻咕咕鸣叫起来,他抬头对老者笑了笑,摸起一张大口咀嚼起来。老者看到侯勇吃东西,转身走出了帐篷。

    许是为了照顾侯勇,老者接连几天都没有动身转场,每天给侯勇做些精细的食物吃,在老者的精心照料下,侯勇的身体很快复原了。

    第四天,老者的儿子回来了,侯勇听见车响走出了帐篷。老者对儿子说道:“巴图,这是我们尊贵的客人,他急着赶回家,你还要再跑一趟,把客人送到乌图。”

    “好的爸爸,我现在就去,回来还可以帮你拆帐篷和围圈。”巴图点头答应。

    巴图的车是一辆崭新的皮卡车,侯勇告辞了老者,钻进了车里。

    汽车飞速的在草原上疾驰,侯勇问道:“巴图,你父亲怎么不问我的名“随便问客人的名字很不礼貌,你就是落脚的海东青,早晚会飞走的,名字有用吗?”巴图说道。

    侯勇从口袋里摸出一万元钱,放在了汽车仪表盘的台子上:“巴图,这点意思你给你父亲带回去。”

    “吱”的一声,巴图紧急刹住了车:“你下去,不要侮辱我们的人格,我父亲救你不是为了钱。”

    侯勇只好悻悻的把钱装了起来:“对不起了,我只是想表达我的心意。”

    巴图重新启动了汽车,“钱是好东西,但是要看是怎么得来的,否则花着也会不安心的。”

    侯勇尴尬的笑了笑,没再言语。

    两个小时候,巴图把侯勇送到了乌图市的火车站,下车跟侯勇告别,然后驾车返回了草原。

    现在的侯勇满脸的络腮胡须,身材魁梧,倒有几分像蒙古的彪悍男人。

    乌图市城市不大,又是边疆城市,客流少,火车站显得很冷清,侯勇走进了售票大厅,他现在就想快点离开这里,毕竟在w市还有三条人命呢。

    侯勇抬头看了眼列车时刻表,发现都是些普客,目的地大部分通往东三省地区。突然,侯勇发现在售票窗口贴着一张通缉令,他心里一紧,悄悄走进瞄了一眼,果然,是通缉他的,他的照片被放大后印在了通缉令上,吓的侯勇急忙快步走出了售票大厅。

    来到火车站前的小广场,侯勇找了家小饭店走了进去,坐下后点了两个小菜,一碗热汤面,埋头吃起来。

    可是侯勇不知道,他已经被人给盯上了。就在他走进车站的售票大厅时,有个拉私活的黑出租司机想拉侯勇的生意,就跟着走了进去。当他看到侯勇见了通缉令急匆匆的走出去的时候,不由也仔细看了一眼贴在墙上的通缉令。这下他发现了问题,这个人跟通缉令上的照片几乎一模一样,嘿嘿!天上掉馅饼了。

    黑车司机悄悄的跟在了侯勇的后边,远远的盯着他。看到他进了小饭店后,司机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不长时间,几个骑摩托车的年轻人赶了过来,一个个都纹着身,看上去不是什么善茬。

    “哥几个!里面那人是个跑路的,我估摸着有点油水,等会他出来我们敲他下子,三子!你去售票大厅里撕张通缉令的。”司机对其他几个人说道。

    “大哥!我们报警不行吗?”一个人说道。

    “*!你他娘的笨啊?如果他身上有货我们就黑了他,如果穷鬼一个,在报警也不迟。”司机骂道。

    可怜的侯勇还在饭店里忙着填饱肚子,他不知道,饭店门外的几条汉子已经牢牢的盯住了他。

    (新人不好混,还请亲们鼎力支持,广为推荐!!)

    () ( 官道红尘 /7/74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