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善恶终有报

文 / 泰山猿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写的好坏都是我的心血,亲!老猿只有依靠你们了!)

    侯勇填饱了肚子结完帐,走出了小饭馆。黑出租司机立刻迎了上来:“大哥,打车吗?”

    侯勇警觉的看了他一眼,发现不远处还站着几个人,看上去就不像好人,他心里不由加了小心,“不打,没几步路。”

    “呵呵,哥们,这车你是非上不可了,你看这是什么?”司机从兜里掏出一张通缉令,轻轻抖了抖,亮在侯勇的眼前。侯勇心中一惊,这人来了倒霉还真是点背,又被人给盯上了。

    “哥们,什么意思?”侯勇故作镇静的问道。

    “没什么意思,上车说。”司机回头一招手,一辆面包车开了过来,那几个不良青年已经坐上了车,而且车门敞开着,似乎给侯勇留的门。

    这车不上还真不行了,人家既然认出了自己,就有对付自己的办法。侯勇阴沉着脸,钻进了面包车。

    汽车驶出了火车站小广场,很快来到一条僻静的小路上,司机扭头对侯勇说道:“哥们,我们几个也不想把事情做绝,你还是识相点,身上有货就全掏出来,否则不要怪哥几个点了你。”

    侯勇恨不得掏枪把这几个人全部干掉,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他什么时候吃过这种气。但是转念一想,还是忍了吧,否则进了监狱最宝贵的自由就没有了。

    “哥几个,我身上就这么多了,能不能给我留点路费。”侯勇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仅有的几万元钱,扔在车座上。

    “这么点?搜搜他。”司机不相信侯勇跑路身上只有这么点钱。

    侯勇不等那几个小子伸手,把****掏出来了:“哥们,做人不要太绝,我就剩这个了,要吗?”

    司机等人看到侯勇亮出了****,神情立刻变得紧张起来,“大哥!兄弟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您可以下车走了。”

    “呵呵,你们几个还不值得我浪费子弹,钱你们留下,就算哥哥的买路钱,你们送我去火车货场,从此各不相干。”侯勇从其中一沓钱里抽出了一半子,也就四五千元的样子,装进了口袋里。

    “好好!大哥,我们这就送您去货场。”司机伸手打了开车的那人脑袋一巴掌:“你耳朵聋吗?去货场!”

    面包车来到铁路的货场,侯勇拉开车门走了下去,沿着铁路线向前走去,很快从面包车里众人的眼中消失了。*/*

    “大哥,我们回去报案吧?”其中一人问道。

    “你傻*啊,没看见他手中有枪吗?这种人还是少招惹为妙,三儿,你把钱分分!”司机张嘴骂道。

    侯勇沿着铁路线向前走了有几里地,听到身后传来火车的鸣笛声,急忙闪出了道轨,一辆长长的货车,慢慢驶过侯勇的身边,侯勇伸手抓住车皮上的铁把手,几步爬进了车皮。

    车皮里空空荡荡,侯勇走到一个角落里,蜷缩着坐了下去。火车慢慢提高了速度,侯勇不知道这列火车是开往什么地方的,只是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谁知道那几个家伙会不会举报自己。

    随着火车有节奏的咔哒声,侯勇昏昏欲睡,但是又不敢真的睡过去,心里感觉一阵阵莫名的酸楚。帮着马爱强丧尽天良的干了那么多坏事,金钱、地位,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还闹的自己舍家弃业,在外受尽苦难,唉!也许这就是因果报应吧!

    火车跑了大半天,夜色渐渐笼罩了侯勇栖身的车皮,当火车又一次停下来的时候,侯勇爬下了火车。此处也是个货场,堆着很多原木,侯勇爬上一跺木头,四下看了看,他看到不远处有很多灯光,像个不大的城镇,侯勇爬下木垛,向着灯光走去。

    果然,这是一个小镇,侯勇看到路边有个不大的超市,推门走了进去。

    售货员被侯勇的样子吓了一跳,满脸的络腮胡须,头发被灰尘染的灰蒙蒙的,衣服上也全是灰尘,就像个逃难的。

    侯勇也没顾忌售货员诧异的目光,走进货物区,买了一大包吃的喝的用的,还买了两床厚厚的毛毯。侯勇结完帐后,提着大包小包走回了货场。让侯勇感到高兴的是,那列火车还没有开走,侯勇又爬进了车皮。他在车皮里铺了一床毛毯,坐在上边吃了点东西,喝了瓶水,然后盖上另一床毛毯,睡了过去。

    就在侯勇沉睡期间,火车开动了,而且是一夜没有停,直到第二天黎明时分,火车在一处林场的装车台跟前停住了。

    侯勇被火车的刹车声惊醒了,他爬出车皮,就着黎明时的微弱光线,看清了周围的环境。火车周围是堆的跟小山一样的*原木,再远处就是黑黝黝的原始森林,看来火车是来装原木的,应该是到了终点站了。

    侯勇回到车皮里,收拾了下东西,打了个背包,背在身上,摸了摸腰间的****,爬下了火车。

    在这种环境里,侯勇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他看到有条林间路还算宽广,就沿着路向前走去。

    谁知刚走了没几步,迎面走过来一群人,其中有人对着侯勇喊道:“站住!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扒火车坐过了站,被拉到这里的。”侯勇说道。

    “靠!我看你不像好人,你站着别动,我去请师父来。”人群里有人往回跑去。

    不一会,一个五十多岁,精神矍铄的老头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此人就是h省赫赫有名的拳师苗苍伟,手下有徒子徒孙好几百人,凭借人多势众,苗苍伟几乎控制了h省的伐木业,收入颇丰。

    “在下苗苍伟!敢问老弟从什么地方来?来此处有何贵干?”苗苍伟看到侯勇身材魁梧,虽说人很憔悴,但是两眼还是很有神,于是客气的问道。

    “我是路过的,只是被火车拉过了站。”侯勇说。

    “呵呵,能在这原始森里里见面,也是种缘分,请到舍下稍微歇息歇息吧?”苗苍伟看到侯勇背着个鼓鼓的背包,感觉这人不是像他说的那样简单,就想跟侯勇好好谈谈。

    侯勇看到对方人多势众,不敢不应,跟着苗苍伟来到了一处木屋前。

    走进木屋,侯勇把背包往地上一扔,大咧咧的坐在了一把木头椅子上,“苗老先生,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啊?”

    “呵呵,英雄不问出处,如果老朽没走眼,兄弟是跑路出来的吧?”苗苍伟笑道。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侯勇打了个激灵,把手放在了腰间。

    苗苍伟摆了摆手,站在他身边的几个人立刻退了出去。

    “老弟,你腰里是不是有这个?”苗苍伟伸出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做了个****的姿势。

    侯勇见被人家识破,当下把枪掏出来,对准了苗苍伟的头,恶狠狠的说道:“苗老头,这可不怪我了,是你自找的。”

    苗苍伟用右手的食指,把枪口拨开了,“老弟,不要冲动,我说了英雄不问出处,也许我这里就是你最好的归宿,你看,山高皇帝远,警察吊辈子也来不到这里,在这里你是最安全的,我需要人手,你可以留下来帮我。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离开,我不会点了你的。”

    侯勇见苗苍伟这么说,把枪收了起来,插回了腰里。

    “苗老先生,你怎么看出我是跑路的?”侯勇诧异的问道。

    “呵呵,我这里像你这样的人很多,我闯荡江湖几十年了,你这点小儿科还逃不出我的法眼,你愿意留下吗?”苗苍伟问。

    “那好,我留下,但是枪不能交给你。”侯勇说道。

    “随你,我交给你几十号人,你可以带他们进老林子伐木,我管你吃住,保你安全,没有工资,不过需要什么可以跟我说,将来你要离开的时候,我会给你一笔钱的。”苗苍伟说道。

    “苗老先生,只要你这里安全,我也没其他想法了,钱都没了,我就跟您了。”侯勇此时也没其他路可走,见老头还算重用自己,就打算在此度过下半辈子。

    “你带的这帮人都是从其他省招来的民工,人很杂,你自己多小心,尽量少说话,每天的工作定量我会让人随时通知你,你就负责记工,量方数就可以了。”苗苍伟说道。

    “好!我记住了。”侯勇见苗苍伟也没问自己跑路的原因和****的来路,知道此人是道上的,有他自己办事的原则,这种人倒是可以相信,他的一颗心算是彻底放下了。

    自此以后的六七年,侯勇果真,甚至可以说是几乎不怎么说话了,变的沉默寡言,他的深沉,络腮胡子,魁梧的身材,倒让他增加了几分威严,虽说每年都换大批的民工来干活,倒也平安无事。

    苗苍伟一年之中也来不了几次老林子,但是每次来都会给侯勇带几箱子酒,甚至陪他好好喝一次。

    这次苗苍伟招他进城,让侯勇心里不禁嘀咕起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听侯勇说完这些年的经历,老吴心里暗自高兴:这家伙手里有枪,太好了,可以干净麻利快的解决掉江涛。

    “候老弟,这些年你受罪了,眼下有个机会可以让你报仇雪恨,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老吴问道。

    “侯老弟,事成时候你可以得到一百万,我可以帮你出国,你就不用再去老林子受罪了。”苗苍伟说道。

    侯勇没想到改变自己人生的机会就这么来到了眼前,想想这些年在森林里过得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他感觉心中憋了好大一股气。

    “江涛!你等着!我很快就会去收掉你的小命!”

    () ( 官道红尘 /7/74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