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坐等上钩

文 / 泰山猿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苗苍伟虽说是个混社会的,但是他很圆滑,知道什么时候该软什么时候该硬,否则他也不会囫囵到现在,早进监狱吃牢饭了。*/*

    此时他听到负责询问的警官说出师弟老吴的名字,苗苍伟心里清楚,侯勇的事八成已经露了,如果再抗下去,自己就是个大傻*。不过该讲的条件还是要讲,不然受到牵连罪恶难逃。

    苗苍伟眼珠转动,讪讪一笑:“两位警官,幸亏你们提醒,提起我师弟老吴,我还真想起有侯勇这个人来了,不过他以前可不是叫这个名字,侯勇这个名字我也是后来听他说得,要不咋会想不起来呢。”

    “既然你想起来了,就说说吧。”侦查员说道。

    “不过我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只有等他主动联系我,我愿意配合你们抓住侯勇,也算是立功赎罪吧。”苗苍伟貌似真心的说道。

    “你的要求我们会汇报领导的,你是聪明人,就把事情的起始经过详细讲讲吧。”侦查员说道。

    事已至此也没隐瞒的必要了,只有态度好好的,争取能得到宽大处理了,于是苗苍伟就把老吴来h省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

    深市的侦查员们做完笔录,暂时把苗苍伟羁押起来,然后把这边的情况给深市公安局局长作了汇报,同时把苗苍伟的要求也说了。局长指示他们,看好苗苍伟等电话通知。

    深市公安局局长立刻把h省的情况通报了枪案专案组,经过各方讨论,决定利用苗苍伟诱捕侯勇,如果苗苍伟能帮助公安机关抓获侯勇,可以帮他报请检察院和法院,不追究他的刑事责任。专案组的领导们知道,侯勇手中有枪,多在社会上存在一天,江涛甚至其他人的生命安全就会多一份危险,深市公安局局长把专案组的决定告诉了远在h省的侦查员,要他们答应苗苍伟的条件,诱捕侯勇。

    为了防止万一,深市公安局的第二批侦查员立刻动身飞往了h省。

    上泽市公安局接到深市公安局的通报后,立刻对老吴和老霍采取了秘密抓捕,这次抓捕行动非常成功,没有惊动任何人。刘仁杰知道上泽市的水比较浑,他多长了个心眼,让信得过的干警把老吴和老霍采取了异地关押,带到了他的老根据地章宁县,并及时展开了讯问。

    老吴和老霍自持有市委副书记薛忆君给他们撑腰,枪手侯勇又没归案,态度很是顽劣,拒不交代任何罪行。

    刘仁杰让负责讯问的干警把大量的证据摆在了他们的面前,可是老吴和老霍都一问三不知,要么就闭口不说话,让讯问的干警大为恼火,急的嘴上都起了水泡。1,

    刘仁杰到底是老公安,他知道像老吴这样的人,最讲究江湖义气,可是一旦心里的防线被打破,交代问题也比其他类型的嫌疑人来的痛快。

    经过跟深市公安局专案组沟通,刘仁杰决定让远在h省的苗苍伟给老吴打个电话,说不定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这天,刘仁杰来到讯问老吴的房间,微笑不语的看着坐在特制铁椅子上的老吴。

    老吴被刘仁杰看的心里发毛,毕竟来到这看守所里已经好几天了,外边什么情况他心里没底,此时见到刘仁杰似乎很自信的微笑,老吴却感觉这微笑是那么恐怖。

    “老吴!听说你的功夫很好,可是你的智商却远远没有你的功夫那么高。”刘仁杰讥讽道。

    老吴抬起头不屑的看了刘仁杰一眼,没有搭话。

    “你也不想一想,我们手里没有确凿的证据能把你带到这里来吗?”刘仁杰继续说道,“根据你的罪行,我们现在不需要任何口供,就可以把你交到法院定你的罪,不过有个人希望我们公安机关给你个机会,让你能将功赎罪。老吴!你认识h省的苗苍伟吗?”

    刘仁杰的一声大喝,让老吴浑身一哆嗦,听到苗苍伟的名字,老吴头上的冷汗冒了出来。

    刘仁杰掏出手机,拨通了早就存好的一个号码,很快电话接通了,刘仁杰把手机递给了老吴:“苗苍伟的电话,你接不接?”

    老吴的手伸了好几伸,犹豫再三,他还是接过刘仁杰手里的电话,放在了耳边。

    “师弟,我是你师哥,我也被公安局控制了,唉!都是我害了你,要是不给你找人就不会出这事了。”苗苍伟在电话里叹息一声,说道。

    “不!师哥,是我连累了你,害的你也被抓了。”老吴激动的喊道。

    “师弟,人家公安局什么都掌握了,你也别傻了,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他们了。”苗苍伟说。

    老吴没有说话,拿着手机的手开始颤抖起来。

    “师弟,师哥我劝你,配合公安局抓住侯勇,或许你还有条活路,我知道你重义气,可是为了一个死人硬抗,值得吗?好了,我挂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苗苍伟挂断了电话,手机听筒里穿出嘟嘟的盲音。

    老吴表情呆滞,机械的把手机还给了刘仁杰,然后低下头一言不发。

    刘仁杰知道老吴需要时间来适应这个过程,他掏出烟,点燃一根,慢慢的吸着烟,等着老吴开口。

    过了漫长的十分钟,老吴似乎苍老的好几岁,精神萎靡,他轻声说道:“刘局长,我会被判死刑吗?”

    “你的刑罚将会由法院做出,不过我能保证的是,如果你能积极配合我们捉住侯勇,你会被从轻的。”刘仁杰按捺住心头的欢喜,面无表情的说道。

    “好!我说,希望你们会说话算话。”老吴似乎下定了决心,咬了咬牙说道。

    刘仁杰没想到,案件还真的牵扯到了上泽市的现任市委副书记薛忆君,他示意侦查员继续讯问、记录,他自己走出了讯问室,来到了一间没有人的办公室,掏出手机,要通了省委书记楚天雄的电话。

    “楚书记,嫌疑人撂了,果然没出您的意料,案件牵扯到了现任市委副书记薛忆君,您有什么指示?”刘仁杰汇报道。

    “刘仁杰同志,这个消息要暂时保密,动一个地级市的干部动静太大,我认为会打草惊蛇,不利于下一步对侯勇的抓捕,就让他蹦跶几天吧,争取让老吴配合你们,尽快抓住侯勇。”楚天雄指示道。

    “好的!我明白。”刘仁杰挂了电话,在房间里来回渡步,侯勇现在会藏在哪里呢?

    突破了老吴,老霍看到大势已去,也很痛快的交代了自己的罪行。

    为了不让侯勇有所察觉,刘仁杰冒着很大的风险,把老吴从看守所里提了出来,找了家标准高点的宾馆,开了个房间,让几名伸手不错的干警陪着老吴住了进去,同时把他的两部手机都给了他,让他随时准备接听侯勇的电话。

    远在h省的深市的侦查员,采取了跟刘仁杰同样的做法,把苗苍伟控制起来,等着侯勇的电话。

    此时侯勇已经身处和缅甸国交界的云省,凭借他干过多年公安工作的经验,侯勇知道,老吴和苗苍伟迟早会被公安机关发现,为了安全他必须远离这两个人,于是他潜入了云省。

    一路上尽管他巧妙的伪装了自己,可是看到贴的满世界的悬赏通缉令,还是令他心惊胆战。

    但是该怎么出国,让侯勇犯了愁,在云省他是两眼乌黑,摸不到任何门路,以前的遭遇也让他心存警惕,不敢乱找人打听。

    侯勇从一个地摊上买了一个登山包和几件换洗的衣服,在包里塞满了食物,把自己装扮成了驴友,一头钻进了茫茫的大山,只有在这人迹罕见的深山老林里,他才能有安全感。

    侯勇就像无头的苍蝇,在深山里钻了几天,饿了就吃点带的简易食品,渴了喝点山上的泉水,困了就爬到树上眯一会儿,几天下来,侯勇的双腿被山里的蚂蝗叮的没有一点好地方,精神也极度疲惫。

    就在他几乎快要崩溃的时候,侯勇来到了位于深山里的一个小村寨,他找了户人家,敲开了院门。

    “大叔,我是出来探险的,可是迷路了,能在您这里借宿几天吗?”侯勇看到出来一个老头,急忙开口问道。

    看来老头以前见过来探险的游客,见怪不怪,和蔼的说道:“进来吧,真看不懂你们城里人,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钻进这深山老林来受罪,家里条件不好,不要见怪。”

    老头把侯勇让进了家中。

    侯勇看到老人房里的摆设很简单,几样竹子制作的家具,难得的是房间里竟然有电灯。

    老人看到侯勇诧异的神情,解释说:“老弟,我们这里是老村了,因为生活不方便,年轻点的都搬出去了,为了照顾我们这些没走的,政府去年给我们通了电,人老了也不想挪动,这个村子还剩我们百来口人,都是些老弱病残。”

    “大叔,翻过这座山那边就是缅甸国了吧?”侯勇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

    “对啊,可是这里过不去,过了这山就是一条大江,没有桥的,要想到缅甸去看看,你要走几天的山路,才能有个渡口,不过你们过不去,要看证件的,再说那边也没什么看头,那边还不如我们这里好呢。”老头也没起什么疑心,好心的劝阻侯勇。

    “大叔,你们这里有手机信号吗?”侯勇问道。

    “下边的寨子里有个基站,信号时有时无,你可以爬到那个山头上去试一试,路还算好走,用不了多少时间。”老头说道。

    侯勇在老头家里简单吃了晚饭,早早的爬上了床,他把****上了膛,放在了枕头下面,侯勇眼睛望着竹子顶棚,心里暗暗合计:看来缅甸这条路也不容易出去,不知道苗苍伟那里现在是什么情况,安不安全?这年头没熟人还真的不好办事。

    侯勇决定明天分别给老吴和苗苍伟打电话试一试,看他们是否安全,反正自己的卡是在其他省买的,就是他们出事,公安局一时半会也查不到这里来,自己还是安全的。

    可是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侯勇低估了公安局的能力,他已经一步步走近了断头台!

    () ( 官道红尘 /7/74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