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五十九章 落网(一)

文 / 泰山猿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假期执勤备勤,盼望五一后轮休!!)

    第二天黎明,侯勇从床上爬了起来,当他穿好衣服,藏起手枪,来到院子里的时候,那位老人家早已经进山打柴回来了。

    “老弟,怎么不多睡会,你们城里可没这么清静。”老头说道。

    “大叔,我上山看有没有信号,给家里打个电话,要不家里会着急的。”侯勇撒谎道。

    “好吧,快去快回,我做好早饭等你。”老头弯腰抱起一捆木柴,走进了厨房。

    侯勇也没洗脸,急匆匆出了院门,向老头说的那个山头走去。看来这条山路经常有人走动,已经被踩的溜光,侯勇边走边从兜里掏出手机,开了机。这里果然没有信号,侯勇加快了脚步。

    二十多分钟后,侯勇爬到了山顶,他举起手机看了看,也就有一个格子的信号,于是拨通了老吴的电话。

    在宾馆已经等了两天的刘仁杰和老吴等人,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瞪着眼睛看着桌子上的那部手机,他们从来没感觉时间会如此缓慢和漫长。

    这天早上,刘仁杰起床后,先来到控制老吴的房间的里,谁知他刚一进门,桌子上的手机传来了振铃声,正是老吴那部秘密手机。刘仁杰走过去拿起手机看了看,是个外省的号码。刘仁杰示意老吴赶紧接电话,同时示意旁边的技术员开始检测对方手机的方位。

    老吴接过手机,摁下了免提键:“侯勇,是你吗?现在你安全吗?”

    “老吴大哥,我很安全,你现在在什么地方?”侯勇问道。

    “我在家中的密室里,侯勇,现在满大街都是悬赏你的通缉令,你要小心哪。”老吴故作关心的说道。

    “谢谢老哥,那事有机会我会完成的,你放心。”侯勇说道。

    “那好,如果你成功了,我会把剩下的钱一分不少的打给你。”老吴说道。

    “好了,我挂了,有事我会联系你的。”说完后侯勇挂断了电话。

    “局长,通话时间太短,我们只能侦查到嫌疑人的电话是在云省与缅甸的交界处,具体方位不祥。”技术员报告说。

    刘仁杰感觉到这是侯勇在做试探性通话,他很有可能要给h省的苗苍伟打电话做同样的试探,于是刘仁杰把这一情况通报给了h省的深市侦查员,要他们做好侦测的准备工作。

    侯勇挂断电话后,仔细回想了一遍刚才老吴的通话,并没有感觉到异样,看来公安局的视线还没有注意到老吴他们。等来几分钟,侯勇又拨通了苗苍伟的手机。

    “苗哥,我是侯勇,最近你那边风声紧吗?”

    “侯勇?哦!是你啊,你小子这次整的动静挺大啊!你在哪呢?安全不?我这里没啥,我担心你小子啊。”苗苍伟不愧是老油条,这谎话编的滴流圆。

    “没给苗哥惹麻烦就好,我想出国,原来你不是说有路子吗?”侯勇问道。

    “没问题,你钱够吗?这费用可不低啊。”苗苍伟说道。

    “需要多少钱?”侯勇问。

    “出国、洗白身份,最少要一百万。”苗苍伟说道。

    这个时候,旁边的侦查员,听了他们的对话后,快速在一张纸上写了几个字:帮忙,给他钱。

    苗苍伟一看就明白了侦查员的意思,开始等着侯勇说话。

    “苗哥,我手里没有这么多钱,您看能不能帮我说说,先付五十万,其余的等我出去后立刻付清。”侯勇现在的手里还真没有这么多钱,他打算先出去再说,实在不行就去趟草原,看能不能找回那笔巨款。

    “老弟,这事我说了不算,我只是认识这么个人,你要是钱不够,我可以帮你点,不过你要把你手中的家伙押在我这里。”苗苍伟提出了要求,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越是这么说,侯勇的疑心就会越小。

    果然,侯勇听到苗苍伟这么说,所有的疑虑都打消了,他心里暗骂:这个老死孩子,我白给他卖了这么多年的苦力,这个时候了,还要拿我一把。不过他嘴上可不敢这么说,“苗哥,谢谢你,够义气,这家伙我带着也没用了,干嘛提押啊,就算弟弟给苗哥的谢礼了。”

    “那好,先这样吧,我让人准备下钱,你随时可以过来拿,或者我直接帮你把手续办妥了。”苗苍伟说道。

    “嗯!您等我电话吧。”侯勇挂了电话。

    这次由于通话时间比较长,技术侦查员很快测定了侯勇的具体位置。

    深市的枪案专案组接到刘仁杰和h省的报告后,立刻召开了紧急会议。

    “同志们,根据技侦测的方位,可以知道嫌疑人侯勇就在云省的深山老林里,这给我们的抓捕带来了相当大的难度,我有个建议,是不是可以编织一张网,让鱼儿自动入网,这鱼饵就是苗苍伟的五十万元钱。”深市的公安局局长说道。

    “我同意深市的意见,侯勇手里有枪,子弹的数目不祥,稍有不慎就会造成我们的人员伤亡,我看可以让沿途的关卡故意放行,当然如果有条件的话,也可以实施抓捕。”齐鲁省公安厅的同志说道。

    “我感觉侯勇一定还会联系苗苍伟,我们就把抓捕的主战场放在h省,你们的意见呢?”深市公安局局长说道。

    “好!同意!”专案组成员一致同意,在h省诱捕侯勇。

    侯勇打完了电话,立刻关了手机,打开手机的后盖,把smi卡抽出来,掰碎后仍在了草丛里,然后又从口袋里掏出张新卡,装进了手机。

    下山后,侯勇回到了老头的小院,此时老人已经做好了早饭,正等着侯勇回来一起吃饭。

    “老弟,快洗一把吃饭吧。”老头看到侯勇进门,指了指院子里的脸盆说道。

    侯勇看到脸盆里已经放好了水,心里不由感动,他默默的洗完脸,擦干后,坐在了饭桌旁。

    “大叔,我已经联系好家里了,吃完饭我就回去了,真是多谢你了。”侯勇说道。

    “就是几顿粗茶淡饭有什么好谢的,等会你可以沿着这条路下山,有十几里路就到下边的新村了,那里有拉脚的,你可以找辆车送送你。”老人热心的指点给侯勇说。

    吃过早饭,侯勇回到房间拿包的时候,从兜里掏出一叠钱,足足有几千元,放在了枕头下,出门跟老人告辞,侯勇沿着小路,下山了。

    侯勇走后,老人进屋收拾卧具,发现了枕头下的钱,急忙赶出了院子,想把钱还给侯勇,可是侯勇早已经不见人影,“唉!咋给这么多啊。”

    半个多小时后,侯勇来到了一个村子,可以看出这个村子是新建的,都是些砖石结构的房子,街道也很宽阔整洁。侯勇来到一个小卖部,问里面的售货员道:“大哥,您这里有拉脚的吗?我想去下边的县城。”

    “一百块,我送你去。”售货员倒是很爽快,直接报出了价钱,看来这里经常有驴友过来探险,回去时找拉脚的送。

    “行!一百就一百。”侯勇也没还价,答应下来。

    售货员大哥急忙拉下门帘,从屋里退出了一辆摩托车,让侯勇坐在后边,打着火,往山外驶去。

    一路颠簸,骑行了一个多小时,侯勇被送到了一个不大县城里,给了售货员大哥一百元钱后,侯勇看到汽车站就在眼前,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围的动静,没发现什么异常,径直走进了汽车站。

    车站里几乎没什么旅客,侯勇问了售票员知道一天就两班车通往昆市,他抬眼看了看墙上的表,离发车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侯勇买了票,走进了不大的候车室,找了个靠门的座位,坐了下去,眼睛却一直盯着门外的动静。

    直到侯勇上了公共汽车,也没出什么意外状况,侯勇不禁埋怨自己太敏感了,公安局怎么能找到这里呢?

    公共汽车发车后,沿着盘山公路走了两个多小时后,才驶入了平整的公路,又跑了两个小时,透过车窗,侯勇已经见到了远处昆市的高楼大厦。汽车开到城区入口时,侯勇让司机师傅停了车,他拿起背包下了车。侯勇知道,这个时候昆市的汽车站一定有了自己的通缉令,还是要小心为妙。

    侯勇看到路边有家超市,门口挂有出售的地图,于是走过去买了一张昆市的交通路线图,找个偏僻点的地方,仔细看了起来。

    侯勇早已经想好了,这次回h省,最好的办法就是扒火车,现在铁路运输很繁忙,北上的货车很多,他可以很轻松的扒上货车,如果能直接扒上到h省的,也算是烧到高香了,实在不行可以倒车,货场里的车有的是,不愁没的坐。

    侯勇又回到超市,购买了满满一背包的食物和水,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来到了昆市火车站的货场。

    货场里停的火车有很多列,侯勇已经有了相当的扒火车的经验,他很快就找到了一列北上的列车,看到检修工正在检查机车,知道这列车很快就会发车,趁人不备,侯勇爬进了车厢。

    夜幕来临,侯勇感觉车厢震动,他知道火车发车了,一直忐忑的心暂时放了下来,他掏出食物,简单吃了点东西,倚在车厢上,迷糊过去了。

    六天时间,换了三次货车,风餐露宿,吃尽苦头后,侯勇又一次来到了h省。

    走出货场,侯勇就近找了间小旅店,看到周围没有异常后,住了进去,洗个澡,吃了点热乎饭,换洗了下衣服,他这才感觉到浑身舒服了点。

    侯勇躺在旅店的床上,想了想,还是掏出手机拨通了苗苍伟的电话。

    “苗哥!我是侯勇,钱准备好了吗?”

    () ( 官道红尘 /7/74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