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六十二章 刘仁杰的计谋

文 / 泰山猿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刘仁杰乘坐的班机在深市的机场平安降落,当他走出航站楼,深市公安局来接机的同志,看到刘仁杰立刻迎了上来。

    “刘局,我是深市公安局的,车在那边,请跟我来。”

    刘仁杰跟着接机的人走到路边停放的一辆现代汽车前,拉开车门钻了进去。半个小时后,汽车在深市公安局办公大楼前停了下来,深市公安局的一位副局长正等在楼前迎接刘仁杰。

    两人握手寒暄后,刘仁杰跟着副局长走进了电梯,电梯停稳,刘仁杰被领进了会议室。

    “呵呵,刘仁杰同志,可把你盼来了,来我给你介绍下。”深市公安局局长,把专案组的其他领导挨个给刘仁杰做了引见。

    等刘仁杰坐下后,局长说道:“刘局长,侯勇自从被带回深市就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对抗情绪很大,楚书记知道你在齐鲁重汽工作过几年,掌握侯勇的信息比较多,又是老公安了,就特别向专案组推荐了你,我们也对你寄予厚望啊。”

    刘仁杰看到在座的就数他的官职最小,不好过多的表态,于是起身说道:“请各位领导放心,我一定尽力而为。”

    “刘局长,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需要什么尽管对我开口。”局长说道。

    “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也许可以让侯勇开口,只是需要几天的时间,不能*之过急。”刘仁杰说道。

    “我们这么多天都等了,不差这几天,你把想法说说,我们共同探讨下。”局长说道。

    “各位领导,我来之前曾经找了侯勇的很多老朋友、熟人、同事了解过,侯勇这人还是很重感情的,也许我们可以从这方面入手,让他开口讲话。”刘仁杰说道。

    “你的具体方案呢?”局长看到刘仁杰似乎已经是胸有成竹,追问道。

    “呵呵,我想去看守所,跟侯勇好好聊聊,这次他知道自己是必死无疑了,心里已经没有了求生的欲望,死亡对他来说也许是最好的解脱。但是我认为在他貌似强硬的外表下,他的心里也渴望被人理解,渴望有人能听他的倾诉。我想从这个切入点下手,另外我想请局长派人把侯勇的家人接到深市来,也许能用的着他们。”刘仁杰说道。

    专案组的领导们,仔细商量了会,感觉目前来说只有用这个方案来试一试了,于是纷纷点头同意。

    “刘局长你就按照你的思路展开工作,我会让看守所的同志全力配合你,侯勇的家人我会立刻派人去接。刘局长,我们一起去吃个便饭,然后你好好休息下,明天开始工作,你看可以吗?”局长扭头问刘仁杰道。

    刘仁杰也需要时间好好的理顺下思路,搞个讯问提纲出来,于是点头答应了公安局长的要求。

    晚宴散后,刘仁杰回到深市公安局安排的宾馆,冥思苦想,写写画画的忙碌了半宿,才上床休息。

    第二天上午,刘仁杰独自来到深市看守所,他让值班的民警把侯勇带到一间空闲的办公室里,没有去讯问室。

    侯勇见到刘仁杰,看到不是经常提审的那几个警官,不由神情一愣,但是很快又表现的漠然起来。

    刘仁杰微微一笑,伸手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说道:“侯勇,请坐!”

    侯勇也没客气,拉开椅子大咧咧的坐了下去,眼睛根本不看刘仁杰,而是看向了对面的一个墙角,彷佛刘仁杰是空气,并不存在一样。

    刘仁杰毫不在意,他掏出烟递给侯勇一根,侯勇没有伸手接烟,仍如木雕般呆坐着。

    刘仁杰笑了笑,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说道:“自我介绍下,我叫刘仁杰,曾经接手你的工作,担任过齐鲁重汽的保卫处长,现在是上泽市公安局局长。”

    听完刘仁杰的话,侯勇的眉毛轻轻动了下,他曾经听到过刘仁杰的名字,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面。

    刘仁杰站起身,拿个纸杯给侯勇倒了杯开水,放到了他的面前,然后坐下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侯勇,我不期望你开口讲话,我来只是看看你,因为在重汽的时候,有很多人跟我提到过你,他们对你的评价有好有坏,你不想听听吗?”

    刘仁杰轻轻弹了弹烟灰,“其实原先的你并不是十恶不赦的坏人,你也给重汽集团做了很大的贡献,也有出众的工作能力,否则你也不会做到保卫处长的位子上,你毁就毁在你的重感情和贪婪上。”

    刘仁杰的话似乎触动了侯勇内心的某根神经,他的嘴巴动了动,但是很快又紧紧的抿住了。

    侯勇这点细微的动作没有逃过刘仁杰的眼睛,他心内大喜,但是同样没在脸上表现出来。

    接下去的时间,刘仁杰开始说起侯勇认识的同事、朋友,只是他像是在说单口相声,侯勇只不过是一个忠实的听众而已。时间过的很快,刘仁杰叫进来一个民警,对他说道:“同志,麻烦你给我弄几个菜来可以吗?”

    看守民警为难的看了看侯勇说道:“刘局长,要是您自己吃那是没问题,可是,可是……”

    “好了,有什么问题我负责,给我弄四个菜就行,你去准备吧。”刘仁杰似乎有点生气,大声说道。

    “好吧,你们千万不能喝酒。”看守民警叮嘱道。

    “你不给我们拿酒,我还会变出来吗?”刘仁杰不耐烦了,脸色也有点不好看。

    看守民警出去了,通知厨房给刘仁杰做菜。

    就在刘仁杰跟看守民警对话的时候,侯勇偷偷的看了刘仁杰几眼,心里竟然对刘仁杰多几分好感。

    菜很简单,就是用肉炒了几个青菜,但是比起侯勇平时伙食却要好很多,馒头也是雪白的大馒头。

    “侯勇,我知道你平时肯定吃不饱,这次你就多吃点,吃完回去休息下,我下午再过来陪你聊聊天。”刘仁杰拿起一个大馒头,递给了侯勇。

    侯勇下意识的伸手接过馒头,突然他又感觉不对,急忙松开手,馒头掉在了地上。

    刘仁杰弯腰拾起馒头,用手拍了拍上边的灰土,伸手重新拿了个馒头,递给了侯勇,侯勇接过馒头,狠狠的咬了一大口。

    刘仁杰把那个掉在地上的馒头扒了皮,用筷子夹起菜,香甜的吃了起来。

    看到刘仁杰吃那个脏馒头而给了自己一个新的,侯勇的心里感觉火热热的,眼里似乎有点液体要流出来,他只好大口吃菜,大口咬馒头来掩饰自己的内心情感。

    吃完饭,刘仁杰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拍了拍侯勇的肩膀,就让看守把他带回号子了。此时,侯勇的心里竟然有一丝微微的留恋。

    下午三点左右,刘仁杰又来跟侯勇见面了。

    这次刘仁杰给侯勇烟抽,他很痛快的接了过去,给侯勇点上烟,刘仁杰笑了笑说道:“侯勇,中午我看了看你的案卷,包括在重汽的那些案子,其实你之所以走到今天,最大的罪魁祸首就是马爱强,你也是受害者。”

    侯勇闻言一愣,随即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其实都怪我自己走错了路。”

    听到侯勇开口说话,刘仁杰内心狂喜,脸上不动声色的说道:“当时你是他的属下,有些事也是迫不得已,我能理解。”

    侯勇没有答话,他默默的吸着烟,似乎在想过去的那些事情。

    “侯勇,你逃亡了这么多年,吃苦受罪不说,就连家中的亲人都不敢回去看看,这是何苦呢?其实你当初的那点事,最多也就是几年的事,如果能积极的配合公安机关侦破马爱强的案子,说不定还有缓刑的机会,可是你却选择了这条不归路。”刘仁杰惋惜的说道。

    侯勇想了想,感觉还真是刘仁杰说的这样,毕竟自己在重汽并没有什么人命案子,最多就是助纣为虐,贪污受贿的事,法院不至于判自己死罪,可是现在,唉!侯勇心里有了一丝悔意。

    “侯勇,我已经让人把你的妻子和孩子接来了,明天我安排你们见见,只是可惜,你的老母亲在你逃亡的第二年,就因为思念你过度,又加上生病,过世了。”刘仁杰说道。

    当听到母亲去世,侯勇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感情,受过的多年的罪,心里的悔意,对母亲的和家人的愧疚,让侯勇一下子崩溃了,他趴在桌子上失声痛哭,嚎声震天。

    门口的看守听到屋里有哭声,悄悄的推开门看了看,见到侯勇哭的那么伤心,不禁对着刘仁杰挑起了大拇哥。

    刘仁杰没有劝阻侯勇,他知道侯勇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发泄,刘仁杰悄悄的走出办公室,对看守民警说道:“不要进去劝他,你可以再外面观察,防止发生意外,等会告诉他,明天我会带他的家人来。”

    不知道这一夜侯勇是怎么度过的,第二天上午,刘仁杰领着侯勇的妻子和儿子来到办公室,他让看守民警把侯勇叫了进来。

    看到侯勇的样子,刘仁杰当时就惊住了,一夜间侯勇的头发竟然变的全白了,两眼肿的跟铃铛似地,脸上没有一点光彩。

    “爸爸!”!“老公!”侯勇的妻子和儿子,一下子扑了过去,紧紧的搂住了侯勇。

    侯勇伸开双手,紧紧搂着自己的两个亲人,三人的头聚在一起,放声大哭。

    刘仁杰把空间留给了侯勇一家人,他走到办公室外边,跟看守一起倚在墙上点燃香烟,吸烟。

    过了有十多分钟,侯勇走了出来,他红着眼睛对刘仁杰说道:“刘局,你拿我当人看,我也不是冷血动物,我把什么都告诉你。”

    “呵呵,侯勇,不急,你跟家人好好聊聊吧,中午呢一起吃个饭,有什么话等下午他们娘俩走了,我们在聊。”刘仁杰笑道。

    “刘局!谢谢你!”侯勇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不顾刘仁杰的拉扯,给刘仁杰磕了一个响头!

    () ( 官道红尘 /7/74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