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六十四章 宋和斌的想法

文 / 泰山猿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此时宋和斌正在断桥的另一端忙着组织群众撤离,他看到群众伤亡惨重,小腿肚子一直在哆嗦,毕竟牡丹节开幕式的安保工作是交给他抓的,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挨处分是小事,弄不好还会有吃牢饭的可能。

    由于对岸的观众人数相对较少,在其他机关干部和公安民警的共同努力下,群众很快都撤离了,剩下不多都站在远处向湖心桥的位置观望。

    宋和斌伸手在裤兜里掏手出帕想擦擦汗,这才感觉到手机在震动,他拿出手机一看,脸上的汗水出的更多了,江涛已经给他打了有十多次电话。

    宋和斌急忙给江涛回了过去:“江书记,刚才我在忙着疏散群众,没听见手机响。”

    “你现在在哪个位置?”江涛怒气未消,口气严厉的问道。

    听到江涛口气不善,宋和斌的心里就像揣了个小兔子,突突乱跳,他顾不上擦汗,急忙答道:“江书记,我在断桥的对岸,这里的观众都疏散完了。”

    “那好,我让医院的救护车从你那边过来,你立刻找人安排船只,把这边的伤员立刻转运过去。”江涛看到这边的游客和观众人还很多,于是对宋和斌说道。

    “好,我立刻安排。”宋和斌放下电话,立刻叫来几名政府的工作人员,让他们快去找水上公园的管理人员,调配船只。

    水上公园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故,又加上市里的主要领导都在现场,各项工作的效率出奇的高,管理人员很快找来了几艘小游艇。这个时候医院的十多辆急救车鸣着警笛,在岸边停了下来,医生和护士急匆匆的从救护车上下来后,坐船来到了对岸,给伤员们进行了简单的救治和包扎,然后把伤员用船运到对岸,抬上了救护车。

    江涛看到群众的遗体和伤员都被送走了,心里暗暗长出一口气,但是随即脸上又变的严肃起来。上泽市出了这么大的安全事故,汇报省委是必须的,而且必须有个人出来承担这个责任。

    江涛看了看还滞留在原地的许多伤者亲属,对刘万民说道:“万民,安排好宾馆,把这些家属们先安顿下来,告诉他们,政府会全力以赴的救治伤者,让他们有什么意见和要求可以提出来。”

    “好的,我立刻去安排。”刘万民回头叫了几个政府的工作人员,去岸边跟家属们交流去了。

    “周继山同志,你立刻安排警力严密保护断桥的现场,不准任何人进入。”江涛对公安局政委周继山说道。

    “是!”周继山转身去布置警力了。

    这个时候,对岸的副市长宋和斌也坐船过来了,他来到江涛面前,一脸的惭愧:“江书记,您批评我吧,我给市里捅了这么大的篓子,我愿意接受市里的处分。”

    宋和斌很聪明,既然死伤了人,这责任问题是不可避免了,不如跑在头里,最起码还有个好的态度。

    江涛扭头看了看宋和斌,心里对他有这个态度还是很满意的,“宋市长,现在当务之急不是追究谁的责任,而是要做好善后工作,我去医院看看伤员,你留在现场防止出现其他意外情况。”

    在去医院的路上,江涛摸出手机要通了宣传部长刘爱玲的手机:“刘部长,你安排人给我时刻盯紧网络、媒体,防止出现什么不正常的声音,安排电视台和报纸,事实求是的报导这次安全事故,起到正面引导的作用,要做到不隐瞒,不虚报,让广大市民知晓整个事故的处理过程。”

    “江书记,我已经派人严密监视网络,如果有什么不利于我们上泽市的言论帖子,会立刻删帖。”刘爱玲汇报道。

    “嗯,你做的很好,有什么情况及时跟我汇报。”江涛夸了刘爱玲一句,指示道。

    留在现场的宋和斌此时正在心里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这次出事故的地方是万亩牡丹园门外的水上公园,当初承建这个工程的是j省的一个建筑公司。

    这家建筑公司的老总跟宋和斌是多年的好朋友,在招标过程中宋和斌曾经帮过朋友不少小忙,朋友为了答谢他,给了送了一件华尔街牛的工艺品。开始宋和斌也没当回事,可是回到家他才发现,这牛竟然是纯金的,价值十多万元,想退回去吧,还真舍不得,回头想想自己也没做什么违规违纪插手招标的事,就把金牛放进了保险柜。

    可是天下哪里有白吃的午餐,这家公司在修建湖心桥的时候,为了减少工程造价,获得更多的利润,他们偷偷的改变了原有的桥面钢筋型号,换成了较细的钢筋,被监理公司查出来了,要求他们重新返工。这么长的桥如果重新返工,对公司而言将会是巨大的损失,甚至会亏损。公司经理无奈之下只好找到了宋和斌,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宋和斌只好出面找到了监理公司说情,碍于宋和斌的面子,监理公司只是让这家公司返工了湖心桥两端的桥面,此时算是遮掩过去了。

    现在宋和斌心里很清楚,如果这事翻腾出来,自己这辈子就算完了。他看了看留在现场的周继山,心里盘算着如何才能安全的过了这关。

    周继山跟宋和斌的关系一向很不错,尤其是这次上泽市领导班子的调整,让两个人的关系更近了一步,宋和斌没有过度成市长,周继山没有上位成为局长,同病相怜,都是郁闷型。两个人经常凑在一起喝酒聊天,发泄心中的郁闷和不满。

    宋和斌知道,现在公安局长刘仁杰不在上泽市,这倒是个可以利用的时机,如果事故鉴定的专家来的时候,跟前有个自己人,做点工作,说不定能左右下鉴定的结果。

    宋和斌走到周继山跟前,从兜里掏出烟,分给他一支,两人找了块干净点的地方坐了下去。

    “继山,这事你怎么看?”宋和斌问道。

    “恐怕你我都要承担点责任。”周继山忧心忡忡的说道,作为现场安全保卫的指挥负责人之一,周继山也担着很多干系,心里暗暗骂自己倒霉。

    “唉!我们都该倒霉,如果不是江涛在深市出事,你和我都轮不上这害人的差事,我看还是要想个辙。”宋和斌叹了口子,暗叹自己的生辰八字不好。

    “宋市长,你有什么高见?”周继山问道。

    “这开幕式游客多,观众多,都是我们事先不能预测的,我看这次事故纯属意外,就是个偶发的安全事故。”宋和斌说道。

    “嗯!再说我们都已经尽力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们有什么办法。”周继山附和宋和斌说道。

    “继山,这事你要挑起来,现在刘仁杰不在上泽,你就是公安局的最高指挥官,有些事能做主就要做主,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来。”宋和斌试探着说道。

    “我正想给刘局长汇报呢,死伤这么多人,不是小事。”周继山说道。

    “先不要说,刘仁杰同志在深市的工作也很重要,不能让他分心,再说江涛书记不是没让你打电话告诉刘仁杰吗?”宋和斌说。

    “这倒是。”周继山点了点头。

    “我看这事就这么定了,明天桥梁鉴定专家来了,你一定要想法陪在左右,看他们怎么说,有机会可以把我们的意思透漏点出来,我再让人做点工作,估计这事就能大事化小了。”宋和斌暗自佩服自己的机智,心里就想着赶快通知那位朋友飞过来,掏钱上下打点打点。

    江涛挂了刘爱玲的电话后,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拨通了市长刘万民的手机。

    “万民,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江涛问道。

    “经过我们的工作,家属们都平静下来了,我已经把他们都安置到了上泽宾馆,对那些死者的家属,我还专门派了人进行陪同,江书记,您就放心吧。”刘万民简单把情况说了说。

    “嗯!千万不能大意,这几天你就盯在宾馆里,及时跟家属们沟通,医院里的事我负责。”江涛说道。

    “好!”刘万民答道。

    “万民,这个水上公园项目是哪个公司承建的?”江涛问道。

    “怎么?江书记,您怀疑是质量问题?”刘万民反问道。

    “嗯,人多挤落水有可能,但是被压断了,这事有点匪夷所思,钢筋水泥的桥不会这么不结实吧?”江涛把心里的疑惑说了出来。

    “我记得好像是j省,一家叫天元建筑公司中的标,具体的要回去查记录。江书记,您等着要答案吗?我让人查了报给你。”刘万民说道。

    “算了,我就是随便问问,还是等桥梁鉴定专家来了再说吧。”江涛暗自松了口气,他担心这桥是江盈盈的公司承建的,现在一听不是,他放心了。

    想起还没有把事故情况汇报省委,江涛让司机马宗翰把车靠边停下,给省委书记楚天雄打去了电话。

    “楚书记,报告你个情况,今天下午举行完牡丹节的开幕式后,由于观众人数多,水上公园内的一座湖心桥坍塌了,造成了人员伤亡,现在的数据是死亡五个,伤十八个,我已经带人做了善后工作,现在情况暂时还算稳定,楚书记,请您批评我吧。”江涛态度很诚恳,事故原因没查明,他不想往别人头上推。

    电话那头沉默了会,显然楚天雄在思考江涛汇报的情况,“江涛,这个时候出了这种事,对上泽市的影响很不好,我看这样吧,我让分管安全的副省长立刻赶过去,同时派省里建工大学的几名桥梁专家也过去,做出科学的鉴定结论,我感觉这里面也许会有什么猫腻,钢筋水泥不是面条!”

    江涛闻言一愣,他没想到楚天雄会这么果断,看来市里又要有人倒霉了。蓦地江涛感到心口一紧,这里面不会有刘万民的什么事吧?

    () ( 官道红尘 /7/74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