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六十八章 江涛真是个犟驴

文 / 泰山猿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老猿求打赏!!)

    郑依然看到江涛脸上表现出犹豫不决的神情,感觉到替贾伟民开脱的事,已经八九不离十了,他决定快刀斩乱麻,利用副省长的身份,把事故定了调子,防止夜长梦多。

    郑依然从口袋里掏出烟,分别扔给江涛和刘万民一支烟,点燃后吸了一口,浓浓的白色烟雾从郑依然的口鼻中冒了出来。

    郑依然慢条斯理的开口了:“江涛同志,刘万民同志,现在我们是关上门说一家人的话,这次事故省里的意思也想想淡化处理,毕竟你们上泽市正处在一个发展的关键时期,如果把这次事故定性为质量责任事故,势必对你们市的经济发展造成很大的影响,你们俩也会给省里的领导留下很不好的印象,对你们将来的仕途产生影响。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你们再好好想想吧。”

    刘万民看到江涛似乎不甘心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了结这次事故,其实他的心里也很纠结,跟江涛共事的时间也不短了,江涛的人品,工作能力都让刘万民很敬佩。但是人都有私心,特别是到了关系到自己的政治前途的时候,人性的弱点最容易暴露出来。这次刘万民也有他的私心,毕竟政府工作这块是他主抓,真要出了什么事,承担责任的是他刘万民,而江涛则不会有任何损失。

    “江书记,现在群众的眼睛都盯着对死难者的赔偿问题,如果事故不能尽早的下结论,赔偿问题也不好展开谈判,我个人的意见,这次事故最多就是个偶然的事故,当然组织工作有疏漏也是这次事故的原因,我们可以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给他们相应的处分。”刘万民小心翼翼的看着江涛的脸色,试探着说道,他心里真不愿意因为这事跟江涛掰腕子。

    江涛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刘万民,他明白现在刘万民的处境很尴尬,江涛何尝不想大事化小,可是水上公园岸边摆放的尸体、死难者家属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让他始终下不了这个决心。

    江涛狠狠的吸了口烟,把烟蒂摁在了烟灰缸里,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毅然说道:“郑省长,我不同意就这么轻率的下结论,如此不负责任不但对不起那些受伤的群众和死难者,更是一种失职!一种犯罪。”

    刘万民没想到江涛把话说的这么重,吃惊的抬头看着江涛,连烟灰都忘了弹,直到灰烬落到手上,烫的他一哆嗦,这才把烟蒂放到了烟灰缸里。

    郑依然同样很惊讶江涛的强硬,胸中的怒气也随之上升,他用力把烟蒂往地上一扔,站起来扳着脸说道:“好!好!我们都是在失职,在犯罪,只有你江涛是包青天!我们把两种结论都上报省委、省政府,等上边的指示吧!”郑依然说完,转身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刘万民看到郑依然发脾气摔门走了,不由苦笑着对江涛说道:“江书记,您看这事……”

    江涛摆了摆手,制止了刘万民继续说下去,他皱着眉头,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步,转身对刘万民说道:“万民,我知道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也是为了上泽市的经济发展,可是你想过没有,这件事如果就此了结,痛哭的人远比偷笑的人多得多,群众不是傻子,他们的眼睛是雪亮的。政府的威信力也会因此大打折扣,我们两个辛苦了这么些日子,付出的努力就会付之东流。”

    看到江涛眼睛里流露出的真情,刘万民突然感觉到脸上开始发烫,想到刚才为了自己的私利说的那些话,刘万民现在是追悔莫及,但是话已经出口,收不回来了。

    “江书记,刚才我想的太狭隘、太自私了,我同意你的意见,把这次事故的真正原因一查到底。”刘万民走上前,跟江涛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郑依然没有去会议室,他回到自己的房间,考虑了会,决定孩子哭了抱给娘,还是把情况报告给省长赵庆伟,让他看着办吧,反正自己也算尽了力。不过想到那方名贵的古砚,又要还给贾伟民,郑依然还是感觉到有点肉疼。

    郑依然掏出手机,拨通了省长赵庆伟的电话:“赵省长,你好!我是郑依然,有个情况跟你汇报下,现在上泽市这边的情况出了点意外,江涛同志不用意就这么淡化处理这次事故,他想一追到底。”

    手机听筒里一片沉寂,郑依然疑惑的把手机拿到眼前看了看,屏幕上的计时器在一秒一秒的蹦着数字,他又把手机贴近了耳朵。

    过了足足有五分钟,手机听筒里传出赵庆伟的声音:“嗯!很好!我知道了,郑依然同志,你辛苦了!”说完赵庆伟就挂断了电话。

    他妈的,赵庆伟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郑依然气恼的把手机扔在了床上。

    很快省里的调查组把专家们和省、市领导的意见汇总起来,报告给了齐鲁省省政府和省委。

    省委书记楚天雄看着秘书送进来的报告,不由在心里暗暗发笑,这个江涛还真是个犟驴,竟然*得堂堂副省长不敢拍板定结论。这个郑依然应该是个不容易服软的人啊,难道里面真的有什么猫腻不成?

    楚天雄拿起桌上的电话,本来想打给江涛问问具体情况,可是转念一想还是把电话打给了省长赵庆伟。

    “庆伟同志,上泽市报来的事故鉴定报告你看了吗?”楚天雄问道。

    赵庆伟自从接到副省长郑依然的电话后,就闷坐在办公室里抽烟,他第一次感觉到作为一省的省长竟然如此无奈,左右不了一个小小的上泽市。

    郑依然是如此狡猾,不想承担一点风险,可是为了小舅子自己值得冒风险吗?江涛是什么人,赵庆伟心里比谁都清楚,这个人为官这么多年,可以用清正廉洁来形容,那是因为他手里有用不完的钱,犯不着冒着风险去捞钱。江涛的女人不少,而且都是极品女人,但是这种事能拿到桌面上来讲吗?所谓民不告官不究,如果拿这种事来打击一个为官者,会被官场的人不耻。对江涛赵庆伟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来对付他,好比是狗咬刺猬无处下口。

    看来只有牺牲自己的小舅子了,大不了媳妇几天不让上炕,反正那‘活路’也淡了许多,倒也不至于馋的受不了。

    就在赵庆伟思前想后的时候,省委书记楚天雄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听到楚天雄问自己,赵庆伟心道:电话来的好快,不会是江涛给楚天雄打了电话吧?

    “楚书记,报告我看完了,正想跟你沟通下呢。”赵庆伟决定先不动声色,看看楚天雄怎么出牌。

    “哦,庆伟同志,你的意见呢?”楚天雄没有接招,直接问道。

    “报告里的意见有分歧,我赞同上泽市的意见,一查到底,绝不手软,郑依然同志去的时候,我已经表过态了。”赵庆伟说道。

    楚天雄闻言倒是一愣,他没想到赵庆伟会如此痛快的下了决心。

    “那好,庆伟同志,我提议就以省政府的名义给上泽市下命令,让他们彻查此事,郑依然同志可以回来了。”楚天雄趁热打铁,直接定了调子。

    “嗯!我同意楚书记的意见,立刻让办公室通知郑依然同志。”赵庆伟的声音里没有丝毫的变化,彷佛即将被绳之于法的贾伟民不是他的小舅子。

    接到电话通知的郑依然则显得一脸愕然,他已经知道了贾伟民跟赵庆伟的关系,心里不由暗暗佩服赵庆伟壮士断腕的魄力,这才是真正的官啊。

    郑依然在临上车返回省城的时候,给贾伟民打了电话,告诉他那方古砚他已经鉴定完了,是真品,要他好好保存,将来有很大的升值空间,古砚留在宾馆的总台了,他可以随时去拿。

    贾伟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给郑依然打回电话,可是郑依然已经不接他的电话了。

    感觉大事不妙的贾伟民急匆匆的感到上泽宾馆,从宾馆总台拿回了砚台。回到车里,他又拨打了姐夫赵庆伟的手机,可是电话是秘告诉他省长在开会,估计短时间内没法回他的电话。

    无奈之下,贾伟民又给姐姐贾芸打去了电话。

    “姐!这次你要救救我啊,姐夫他不管了。”贾伟民带着哭腔对姐姐说道。

    “小伟,你别急,你姐夫不是答应帮你了吗?又出什么事了?”听到弟弟要哭的声音,当姐姐的心疼了。

    “姐,那个副省长郑依然把我送他的东西退给我了,我给姐夫打电话,他不接让秘书接的,我感觉要坏事了。”贾伟民这次可不是装哭了,他现在撞墙的心都有。

    “小伟,你别着急,我这就给你姐夫打电话。”贾芸连忙安慰弟弟道。

    挂断弟弟贾伟民的电话,贾芸拨了赵庆伟的号码,电话很快接通了,手机听筒里传出赵庆伟严肃的声音:“小芸,是不是你弟弟给你打电话了?乱弹琴!”

    “庆伟,到底怎么回事吗?小伟哭哭啼啼的,我这当姐姐的总不能不管吧?”贾芸也有点生气,感觉赵庆伟看不起她的娘家人。

    “管!怎么管!现在知道哭了,当初贪图那点钱干什么?他这是自找的!”赵庆伟在电话里也没给媳妇好气,几乎是吼出来的。

    “你是省长,总要帮他想想办法吧?”贾芸说道。

    “屁话!省长就能一手遮天吗?小芸,你告诉你弟弟,现在最好的出路就是去自首,兴许我还能帮上点忙,否则你是要弟弟还是要我、要这个家,自己看着办吧!”赵庆伟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贾芸拿着手机,一时竟如傻了般。

    唉!看来还是劝弟弟听他姐夫的话,去自首吧!贾芸很快就做出了决断,毕竟丈夫是要跟自己生活一辈子的人,弟弟嘛,只好先撇在一边了。

    () ( 官道红尘 /7/74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