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七十九章 钱来的太容易

文 / 泰山猿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江涛和刘仁杰都是第一次踏上澳门的土地,江涛的心里老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甚至感觉脚底下发飘,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

    刘仁杰毕竟从事了多年的公安工作,对环境的适应很快,他心里很清楚,眼下当务之急是找到康利来要去的赌场。江涛他们乘坐的航班比康利来的航班要晚一个小时,加上通关耽搁的时间,现在康利来说不定已经在某个赌场里开始酣战了。

    人民币在澳门是通用的,刘仁杰掏出一百元钱,来到一个小型的超市买了包烟,在收银员找零的时候,刘仁杰很客气的问道:“小姐,你们这里最大的赌场是哪家?”

    “先生是第一次来吧?我们这里不叫赌场应该叫娱乐场,你想玩一把试试手气?”收银小姐很健谈也很热心,扬起一张扑满白粉的脸,问道。

    “是啊,我是第一次来,我看到赌场,哦!娱乐场有好几家,哪家是最大最豪华呢?”刘仁杰问道。

    “先生可以去葡京娱乐场看看,那里的设施最全,也是澳门最大的。”收银小姐说道。

    刘仁杰道谢后,走出了超市,他对江涛说道:“江书记,我感觉康利来不会去那些小赌场,他很有肯能去了葡京。”

    江涛虽然不是官二代和富二代,但是他知道,这些人都喜欢讲排场,不屑于去小地方,因此他感觉刘仁杰分析的很有道理。

    “嗯!我们就去葡京娱乐场看看。”江涛说道。

    刘仁杰伸手叫了辆出租车,车子停稳后,刘仁杰替江涛拉开后门,他自己坐在了副驾驶座位上。

    出租车很快就把江涛他们送到了葡京娱乐场的门口,刘仁杰递给出租车司机一百元的整钞,嘴里说道:“不用找了,讨个彩头。”

    出租车司机大喜,急忙说道:“两位老板一定会大杀四方,赢钱赢到手抽筋。”

    江涛闻言哈哈大笑,伸手指着刘仁杰说道:“呵呵!你行啊,还怪神道的。”

    “老板,你的钱也是钱啊,如果输了我都替你心疼。”刘仁杰故作难过状说道。

    走出的士站就是葡京娱乐场的大门,江涛虽然不是什么风水师,也不懂风水,但是当他抬头看了这个大门的设计,也感觉赌场的确是别有用心,别具匠心。

    葡京娱乐场大门的设计,的确暗藏了很多风水玄机。其中最具煞气的就是正门!一座门建成狮子口的模样,另一座门像虎口,赌客由此进入赌场,就好像掉进狮子、老虎的口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狮子是万兽之王,在风水上有吸财的作用;老虎是凶猛之兽,有守财看屋的作用。因此,赌客不宜从这两座门进入赌场,否则就‘送羊入虎口’了。

    葡京娱乐场大门上端为“蝠鼠吊金钱”,设计犹如蝠鼠(即蝙蝠)开口觅食。因为“蝠”字与中国吉祥字“福”谐音,故象征招财进宝广纳众财的效力。

    江涛和刘仁杰走进葡京娱乐场的大门,看到大厅里面摆了几十张赌桌,各种赌法都有,每个桌前都围满了人,偌大的大厅里人头攒动,非常热闹。

    江涛抬头看了看大厅内的装饰,赌场内设计亦具心思:赌厅设计成圆形,当客人走了一两个圈后,极易迷失方向;加上天花刻有海盗船图案,一踏入赌场就好似被海盗洗劫一样。葡京顶楼之上有很多小球及一些大球,而下面有一个白色圆形的围边,好像是一个白玉盘,因此远远望去,好像是‘大珠小珠落玉盘’,赌场作为庄家永远是大赢家。

    其实江涛没有留意,才外面看整个葡京娱乐场外型酷似一个鸟笼,犹如让进入的赌客受困笼中,寓意是只进不出,入场的每一个赌客,都好像成为笼中鸟。而且其顶部的四周有很多类似镰刀状的利器,剌向四面八方,赌客更仿如成为任人宰割的笼中鸟。

    江涛和刘万民此时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更别说去买筹码去下注了。这个时候,赌场的服务生过来了,彬彬有礼的给江涛他们鞠了个躬,“两位先生第一次来吧?如果想试一试手气的话,请到那边购买筹码,然后可以在大厅内的随意游戏桌下注。”

    江涛和刘仁杰按照服务生的指引,来到筹码兑换处,江涛扭头问刘仁杰道:“仁杰,我们应该换多少筹码?”

    刘仁杰哪里知道应该换多少啊,但是他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越多越好,毕竟手里钱多胆子就壮,再说钱少了恐怕也进入不了贵宾厅,进不了贵宾厅怎么找到康利来呢?

    刘仁杰转身问身边的一个服务生:“你们的贵宾厅最低需要购买多少钱的筹码?”

    服务生一听就知道这是两个羊牯,什么都不懂还敢进贵宾厅,这是嫌自己死的慢,但是嘴上却是很有礼貌:“两位先生,楼上的贵宾厅最少需要一千万的筹码。”

    刘仁杰于是对江涛说道:“老板,就买一千万的筹码吧,输了咱再买。”

    站在旁边的服务生听了刘仁杰的话,实在是忍不住了,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他四下看了看,急忙走进了旁边的厕所,胆敢嘲笑客人,这要是被带班的经理看到,非炒了自己的鱿鱼不可。

    江涛和刘仁杰拿着一千万的筹码上了楼,楼上有三个贵宾厅,里面也是摆满了游戏桌。江涛看到大多数人都在玩百家乐,他示意刘仁杰挨个房间找找看,自己则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了下去。

    此时这张桌子上的一靴牌已经发了大半,大概有四十手左右,墙上的牌路显示,这靴牌很复杂,并没有什么明显的规律。一手牌结束,庄闲一样大是和局,江涛想起那个教他牌技的高手曾经说过,百家乐和局后,后边容易出对子。江涛从筹码盘里随手拣出两个五十万的筹码分别扔在了庄对和闲对的下注区,然后又拣出一个一百万的筹码扔在了押庄的下注区。

    其他赌客也都纷纷下了注,有押庄的也有押闲的,跟对的也有。

    买好离手,时间到了,荷官开始发牌。江涛对百家乐的赔率是一窍不通,他只是知道怎么下注而已。可是俗话说:傻人有傻福,何况江涛不傻。也许是天佑好人,这手牌偏偏出了个庄赢庄对闲对。江涛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荷官就把一大堆筹码推到了他的面前,江涛粗略的数了下,竟然有一千多万,他疑惑的问荷官:“怎么赔我这么多?我就只下了两百万而已。”

    荷官的脸立刻变绿了,其他赌客也都像看外星人似的看着江涛,荷官很客气的解释道:“这位先生,您下了庄对和闲对,对子的赔率是一赔十一,所以陪您这么多。”

    江涛这才恍然大悟,不好意思的说道:“呵呵,第一次玩,没经验,见笑了。”

    荷官理解的笑了笑,示意赌客们开始下注。

    江涛抬头看了眼墙上的牌路示意图,也没犹豫,从筹码堆里随便拣出一个筹码扔在了和的下注区。

    江涛没注意,但是荷官和其他赌客却看到了,江涛扔出的是个二百万的筹码。要知道百家乐出和的几率并不大,江涛的做法无异于给赌场送钱。他们对江涛的下注方法,无不嗤之以鼻,羊牯就是羊牯,刚才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巧了罢了。

    江涛很明显的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他来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赢钱,因此下注后,他根本不看牌面和荷官,而是四下打量。

    这个时候,刘仁杰悄悄走到江涛身边,在他耳边低声说道:“老板,他在三号厅。”

    “哦!我们这就过去。”江涛也没理会桌面上的筹码,从椅子上站起来就要离开,荷官张嘴叫住了他:“先生,您已经下注了,必须等开牌后才能离开。”

    江涛伸手就去拿桌面的上自己下注的筹码,“我不压了行吗?”

    荷官被江涛的举动弄的哭笑不得,只好耐心的解释道:“先生,您已经下注,筹码是不能拿回去的。请你等几十秒钟,马上开牌。”

    江涛只好站在桌边,按捺住性子等着荷官发牌。

    荷官从牌靴里一张一张的抽出扑克牌,先发了闲家一张三,庄家一张花牌,接着又发了闲家一张四,庄家还是一张花牌,这是牌面是闲家七点,庄家零点,按照百家乐的规定庄家要补牌。押庄的赌客嘴里开始叫牌:“七七八八也要九!七七八八也要九!”

    刘仁杰不知道江涛下的什么注,不过他看到筹码盘里的筹码好像多了不少,于是诧异的问道:“老板,你的筹码怎么这么多了,不会刚买的吧?”

    江涛回头笑了笑,说道:“刚才瞎押了一把,赢了一千两百万。”

    “什么!?”刘仁杰的下巴几乎要掉在地上了,这也太容易了吧,一把就能赢这么多钱,怪不得赌博现象屡禁不止呢。

    这个时候荷官已经抽出了最后一张扑克牌,江涛不由的想到:该不会是七吧。

    谁知事情就是这么巧合,荷官翻开扑克牌,牌面赫然就是一张七,庄家七点闲家七点是和局。荷官又把一堆筹码推到了江涛的年前,还解释道:“先生,您的运气真好,你押了两百万的和,赔率是一赔八,应该赔您一千六百万。”

    擦,这张桌上的赌客眼睛都看向了江涛,这个羊牯的运气真是好,两手牌就赢了两千八百万,看来要跟他的下注走了。

    谁知江涛把桌面上的筹码往盘里一划拉,让刘仁杰端着盘子去了三号贵宾厅。

    这张赌桌上的人看到这靴牌已经快完了,江涛的手气又这么胜,都纷纷起身,跟着江涛去了三号贵宾厅,打算跟风下注,赢点钱。

    然而跟着江涛走进三号贵宾厅的人不会想到,稍后将会有一出精彩的闹剧在他们的面前上演,让他们奉为经典回味良久。

    () ( 官道红尘 /7/74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