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零一章 死因之谜

文 / 泰山猿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公安局长李长水的话犹如晴空霹雳,小会议室里的人都惊呆了。江涛脸色铁青,冲着李长水大声喊道:“看守所里的警察是干什么吃的?”

    李长水一脸愧色,他慢慢走到康连成和江涛面前,沉重的说道:“康书记,江市长,作为公安局的局长,对杨玉水的死,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请求组织处分我。”

    康连成看了看高检和中纪委的领导,见他们也是一脸的怒色,心里不禁对李长水大有意见:这葫芦还没摁下去,瓢又起来了,什么事吗?

    康连成严肃的说道:“李长水同志!现在还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你说说到底什么个情况?”

    中纪委和高检的领导,各自打开了面前的笔记本,准备开始记录李长水说的话。

    李长水艰难的咽了口吐沫,紧张的说道:“各位领导,上午我亲自把杨玉水送进了看守所,还特意嘱咐看守所的靳开来所长,要他给杨玉水安排个单间号子,一日三餐要准时送,饭菜丰富点,还强调了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提神和会见杨玉水。中午时候我不放心,又专门跑到看守所去看了看,为了安抚杨玉水的情绪,我还陪他一起吃了中午饭。可是谁知道就在下午四点多钟,我接到看守所靳开来所长报告,说是杨玉水在号子里上吊自杀了。”

    “杨玉水是用什么自杀的?”康连成问道。

    “当时听了靳开来所长的报告后,我也很奇怪,杨玉水进去的时候,都按照规定进行了搜身和换衣服。于是我急忙赶到了看守所,走进号房我才知道,杨玉水是把囚服的裤子腿撕开,弄成了条绳子,系在通往放风场的铁门上,伸头趴在绳套里,自缢死亡的。”李长水懊恼的说道。

    高检的领导打断李长水的话,问道:“李长水同志,看守所里的每个监室不都有监控吗?而且负责看守的民警还要定期巡视,怎么会没发现杨玉水的异常举动呢?”

    康连成和江涛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看来高检的这位领导很熟悉看守所的规章制度。

    李长水拍了下脑门,沉痛的说道:“中午我进监室跟杨玉水一起吃饭,怕影响不好,就让负责看监控的民警把杨玉水监室的监控给关了,我出了看守所的时候,才想起让他们打开监控。据看监控的同志说,当时并没有发现杨玉水有什么异常的举动,他只是站在通往放风场的门口前发呆。负责巡视的同志同样没发现异常,到了四点来钟,看守所的同志们发觉到了杨玉水的异常,他站在那里一直不动,这才进去查看,谁知,谁知人早就死透了。”

    高检的领导问道:“李长水同志,听你这么说,你是最后一个接触杨玉水的人了?”

    李长水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领导,我是最后一个接触他的人。”

    高检的领导看了康连成和江涛一眼,说道:“康连成同志、江涛同志,我建议立刻对李长水同志隔离审查,查清杨玉水的死亡真相。”

    中纪委的领导也点头表示同意,“杨玉水的死,李长水同志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看应该审查,把问题讲清楚。”

    康连成和江涛的心里简直要烦透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呼市是怎么了?

    高检的领导问李长水道:“李长水同志,杨玉水的尸体现在放在什么地方?”

    李长水的神情很是颓废,无力的答道:“领导,为了保护现场,杨玉水的尸体还放在监室里,只是为了抢救他,把他从绳子上挪下来了。”

    高检的领导说:“你立刻给看守所打电话,要他们把录像全部保存好,所有看管人员一律不许离开,等候调查。”

    李长水也没回避房间里的大小领导,直接掏出手机,给看守所里下达了命令。

    中纪委的领导说道:“我看鉴于案情重大,还是请公安部的刑侦专家来吧。”

    高检的领导、康连成、江涛互相看了看,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中纪委的领导继续说道:“杨玉水的死疑点很多,而且死的这么不是时候,不能不让人怀疑,我建议把这事报告给中央。”

    把此事上报中央,众人谁敢不同意,于是杨玉水死亡的消息,很快被震兴华总书记和杨建国总理知晓了。

    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已经开了整整一个下午了,七位华夏国的领导人为了x省呼市夹皮沟矿难的最后处理问题,已经争论了许久。单纯为了一个煤矿的矿难善后处理而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而且久久拿不出统一的意见,这才华夏国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偌大会议室里烟雾缭绕,领导们抽的香烟虽好,但是嘴里吐出来的烟雾终究还是呛人的,会议室里不时响起几声压抑的咳嗽声。

    震兴华抬头看了看中央文明委主任臧其江,对他说道:“臧其江同志,你在x省任职多年,对呼市的情况了如指掌,你最后的意见呢?”

    臧其江的心里一直在等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消息,不过对自己的安排,他很自信。听到总书记点名让他发言,臧其江摁灭烟头,说道:“我还是坚持我的意见,严肃处理矿主杨玉水,为了利益草菅人命,枪毙了都不过分。但是对呼市干部的处理要慎重,他们这些人在呼市工作时间较长,现在又是敏感时期,处理不好就会引起社会动荡,给境外的敌对势力和国内的分裂分子有机可乘。”

    震兴华和杨建国的心里都感觉很奇怪,按道理说,臧其江应该给杨玉水开脱才符合情理,他们之间的关系,震兴华和杨建国都多少掌握点,毕竟杨玉水来找过臧其江多次,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难道臧其江转性了?

    中纪委书记滕格烈是军人出身,说话一直比较直爽,不带拐弯的,他对着臧其江吼道:“老臧,我就看不惯你这护犊子劲头,难道呼市的干部是金枝玉叶吗?为什么不能动?怕敌对势力和分裂分子乘机捣乱,难道我们军队的枪是烧火棍吗?奶奶的,大不了干一仗,再打出个几十年的太平盛世来!”

    臧其江气得老脸通红,但是他怕滕格烈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不敢回驳刺激他,只好在肚里生闷气。

    就在这个时候,震兴华的秘书走了进来,趴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众人看到震兴华的脸色大变,一脸的诧异和不解。

    等他的秘书出去后,震兴华摇着头,轻声说道:“同志们!刚才呼市来电话说,杨玉水在看守所里自杀了,他们请求中央派公安部的刑侦专家过去帮着分析杨玉水的死因,查清案件真相。”

    臧其江偷偷长出一口气,脸上现出一丝自得的神色,但是随即消失了,换上了一副略带难过的神情。

    杨建国闻言也是大吃一惊,这个杨玉水死的也太是时候了,看来秘书谷一凡也得到了这个消息,只是没法传递给自己罢了。

    震兴华想了想说道:“同志们!鉴于呼市出了特殊情况,今天的议题到此告一段落,杨建国同志,你让公安部派出得力的专家,立刻飞赴呼市,可以让部队的飞机他们送过去。散会!”

    杨建国站起来点头答道:“好的书记,回头我立刻安排。”

    由于在等公安部的专家,江涛等人先各自回去休息会,江涛回到办公室后,掏出手机,发现上边有几个未接电话,还有一条短信。江涛先看了未接电话,都是齐鲁省公安厅副厅长刘仁杰打来的,他又翻开短信息看了看,也是刘仁杰发的,意思是江涛交办的任务顺利完成了。

    江涛把电话拨了回去,铃声响了几下,电话就被接通了。刘仁杰在电话里说道:“老领导,是不是开会了?没打搅你吧?”

    江涛笑着说道:“暂时开完了,仁杰辛苦你了!”

    “呵呵,为老领导分忧,是我应该的。”刘仁杰也笑道。

    “哦!对了!仁杰,那个杨玉水在看守所里自杀了,我感觉这里面似乎有什么猫腻。”江涛突然想起杨玉水的死,说不定刘仁杰能觉察出点什么。

    果然刘仁杰沉思一会后说道:“江市长,杨玉水一死,解脱了很多人啊,我感觉杨玉水不是自杀,是谋杀,因为他之所以敢回去,说明他心里已经有了底,不过他没想到的是自己会被灭口,江市长,动手的这个人胆大,心细,而且有所仗势。呵呵,我的直觉啊,老领导不要太认真。”

    江涛笑骂道:“仁杰,你什么时候也变的这么滑头了,杨玉水的事,中央已经答应派公安部的专家来了,我相信很快会水落石出的。”

    刘仁杰撇撇嘴,说道:“江市长,你不要太乐观,我敢断言,杨玉水的死最后结论就是自杀,不行你等着看吧。”

    江涛诧异的问道:“你怎么这么肯定呢?”

    刘仁杰说:“江市长,嫌疑人敢在看守所里动手,他肯定想好了毁灭证据的方法,否则他不会傻到在看守所里面去杀人。”

    江涛感觉刘仁杰说的也在理,他对着手机听筒说道:“可惜不能把你调过来帮我,呵呵,我看你就安安稳稳的坐你的副厅长吧,有机会的话就再上一阶。”

    “谢谢老领导的关心和鼓励,不过到时候还请您多帮助。”刘仁杰感激的说道。

    江涛挂了电话,摸出一支香烟,点燃后深吸一口,他没想到自己来呼市才短短的几天,就发生了这么多事。难道杨玉水的死因真的会查不清,成为一个迷吗?

    () ( 官道红尘 /7/74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