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四十一章 方向性错误(请收藏本书!)

文 / 泰山猿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当杨建国匆匆赶到总书记办公室的时候,震兴华的怒气还未消退,黑着脸坐在沙发边吸着烟,秘书们还从未见过总书记生过这么大的气,都不敢进房间劝慰。

    看到杨建国进门,震兴华的生活秘书小声对杨建国说道:“总理,总书记生气了,火气大的很,他的血压一直不稳定,我们很担心他的身体,您快进去劝一劝吧。”

    杨建国很诧异,震兴华给人的感觉一向很沉稳,属于那种在大事面前能沉得住气的人,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生这么大的气呢?

    “知道为什么吗?”杨建国问道。

    “早上还好好的,但是看完今天的简报后,就发脾气了。”秘书答道。

    杨建国点了点头,迈步走进了震兴华的办公室。

    还没等杨建国开口,震兴华从沙发边站起来说道:“总理,你来的正好,看看今天的简报,这个翟新文太不像话了。”说着从茶几上拿起简报,递给了杨建国。

    像这种世界各国、各地,国内各地的每日动态简报,都由华夏国一个专门的部门负责搜集、整理,然后挑选出重要的内容,编辑成简报,报给总书记和国务院,以及其他政治局常委,方便这些国家领导人能及时掌握每天发生的新闻事件。

    今天,由于杨建国接见外国来华夏国访问的国家领导人,还没来得及看简报,因此还不知道简报上有什么内容让震兴华如此生气。不过听震兴华指名道姓的批评翟新文,应该与翟新文出访非洲四国有关。

    杨建国接过简报,直接找到了翟新文出访的新闻版块,仔细看了起来。简报的篇幅不是很长,是关于翟新文在坦桑尼亚国演讲的内容以及回答记者提问的内容。显然简报的编辑进行了精心的摘选。

    翟新文的演讲稿里没什么问题,这些东西都是在国内早就准备好的。但是当杨建国看到翟新文答记者问的时候,他的脸色也逐渐变的严肃起来。

    看完简报,杨建国脸色凝重,顺势坐在沙发边,摸起桌上的烟盒,点燃一根烟,默默的吸了一口。

    “总理,你怎么看?”震兴华问道。

    “主席,没想到翟新文同志说话这么随便,作为一个老同志,一个重要的国家领导人,是不应该的。”杨建国还摸不清震兴华的真实想法,只好模棱两可的回答道。

    “我看不是随便的问题,这是个很严重的错误,是方向性的错误。”震兴华严肃的说道。

    杨建国不由为翟新文感到惋惜,平时很谨慎的一个人,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呢?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在公开场合发表的任何言论,都有可能在国际上引起广泛的关注,何况华夏国现在在国际上的地位蒸蒸日上,经济高速发展,大有赶超世界第一经济体的趋势,各国的目光都紧紧的盯着华夏国的一举一动。翟新文在坦桑尼亚机场的答记者问势必要引起世界上对华夏国是否要改变政体的猜测。

    震兴华继续说道:“总理,我们华夏国就是以工人阶级为领导的,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国之根本,国家的一切权利都属于人民。可是,你看翟新文是怎么说的,这名记者问他,明年即将召开的华夏国人代会是否会出台关于严厉打击官员权利**的政策,翟新文回答,现在华夏国的官员**已经到了很严重的程度,绝对的权力催生绝对的**,相信中央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明年换届后中央肯定会出台从根本上杜绝官员**的政策,进行相关的政治体制改革,**的根源出在体制上。政治体制改革,怎么改?否定一党执政的国策?实行多党制?我看这个翟新文简直是昏头了!”

    杨建国的心里很清楚,翟新文在回答记者提问的时候,他回答的本意绝对不会是否定国家的政治体制,只是回答的时候没有好好的措词,当然也有可能是为了明年的换届,故意放话吸引人的眼球,拉点人气。不过他的这一言论肯定会在世界上掀起轩然大波,因为话里包含的意思太多了,怎么理解都可以。

    杨建国劝道:“主席,您先别生气了,注意身体。”

    震兴华怒道:“我还没下台呢,他倒好,先想好了换届后的工作,还这么不注意自己的言行,总理,干脆让他立刻回国,别在外边丢人现眼了。”

    杨建国摇了摇头,“主席,不妥,访问计划都已经制定好的,贸然中断访问回国,会让被访问国误解的,影响国家间的关系。”

    震兴华明白杨建国说的是实情,刚才他也是说的气话而已,其实震兴华也清楚,翟新文是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的,他生气的真正原因是翟新文说的现在华夏国国内官员**到了很严重的程度,这话里的含义不就是很隐讳的批评自己执政能力不强,造成的官员违法乱纪现象严重吗?

    “我看翟新文是忘记了前苏联是如何解体的了,总理,我想召开政治局常委会,必须对翟新文提出严厉的批评,这种想法要不得,否则人心散了,那才会亡党亡国!”震兴华严肃的说道。

    杨建国知道,翟新文算是完了,他的政治生命走到头了。

    “主席,我同意您的提议。”杨建国说道。

    “嗯,总理,现在群众对高油价的意见很大,发改委不能及时响应国际原油价格,群众反应说,涨价很及时,降价很缓慢,我看要对发改委的工作进行督导。不过,我感觉我们国家成品油价格居高不下,跟各大原油公司的运营成本过高有很大关系,这里面会不会滋生**?听说,某些石油企业的老总年薪都过几百万,一般的中层干部也能收入过百万,这种现象很容易让群众产生反感情绪,毕竟我国还是个发展中国家,收入差距过大不好,特别是像石油,煤炭、电力、银行这种垄断企业,高层领导的权力过于集中,翟新文同志不是说绝对的权力滋生绝对的**吗,我看这话也有道理。”震兴华的话题好像突然转移了,开始跟杨建国谈起关系到国计民生的资源、能源问题。

    不过杨建国清楚震兴华的用意,你翟新文不是在国外大放厥词吗?惩治**,那就先拿中大石油开刀。这次翟新文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目标定下了,这个开路的先锋自然要有人出面来当,杨建国的心里不由苦笑,翟新文肯定会认为是自己假公济私,官报私仇,因为他儿子说过的话,打击报复他。不过这话是不能跟震兴华汇报的,个人恩怨不能跟国家大事混在一起。

    “主席,等会我跟中纪委的同志谈一谈,让他们先派个工作组进驻中大石油。”杨建国说道。

    “好,要查就要查彻底,等中纪委的工作组成立后,我要见见他们。”震兴华补充道。

    得!这下更结实了。

    “总理,最近江涛的情况如何?”震兴华又转了话题。

    “他现在正在陪着乌克兰的总统夫人在青市呢,据说双方合作的协议已经签订了。”杨建国回答道。

    “江涛同志还是很不错的,不过有些问题要想法处理好,否则出现了某些状况,我们也不好说话。”震兴华关心的提醒杨建国。

    杨建国知道震兴华指的是什么,老脸不由一红,叹了口气说道:“我们老了,也许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孩子们的事,我这当爷爷的也不好多加干涉,好在他们还算幸福。”

    “是啊,我那女婿也不让我省心,最近跟小静吵的厉害,非要离婚不可,他们分居好多年了。”震兴华此时露出了一个父亲的无奈的。

    小静是震兴华女儿震雅静的小名,现在是一家进出口公司的总裁,他的老公夏侯明是华夏大学的副校长,典型的学者。也许是因为震雅静在家中的强势让夏侯明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从震兴华上台主政后,夏侯明和震雅静就分居了,只是迫于震兴华的干涉,双方一直没有离婚。

    家家都有难念的经,不管你是国家元首还是普通百姓,每个家庭中都有矛盾和冲突,只是大小和复杂程度不一样而已。

    “主席,有个事跟你汇报下。”事情发展到这步田地,杨建国决定把齐鲁省楚天雄告诉他的事,汇报给震兴华。

    “哦!什么事?”震兴华问道。

    “前几天,齐鲁省的省委书记楚天雄汇报说,青市海关查扣了一批走私汽车,有一百多辆,是翟新文同志的儿子翟树龙参与走私进来的,他感觉案情重大,自己不敢做主,就汇报给我了。”杨建国说道。

    震兴华暗叹杨建国的精明,如果不是翟新文出了问题,这批车估计会完备完手续后放行,现在杨建国提出来,这么大的案子无异于给了翟新文当头一棒,虽说他没有直接的责任,但是对子女管教无方,放纵儿子违法乱纪,当父亲的不能说没有责任。

    “查!让公安部挂牌督办,可以让齐鲁省抽掉精干力量组成专案组,不管涉及到谁,必须依法查处!”震兴华指示道。

    杨建国听完震兴华的指示后,心中蓦地一动:这又是绝佳的机会,可以增加江涛的实力,对!时机稍纵即逝,必须要抓住!

    () ( 官道红尘 /7/74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