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四十八章 专访(二更求赏)

文 / 泰山猿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从侯小雅进了房间,江涛几乎都没怎么说话,是没空说插不上话。侯小雅的爆料让江涛哭笑不得,不知道是该感谢她呢还是该恨她。

    服务员敲门后端进两杯咖啡,放在了两人面前,江涛礼貌的说了声谢谢。

    侯小雅捏起兰花指,用银色的小勺轻轻搅动这褐色的咖啡。房间里暂时陷入了沉静。

    突然,侯小雅笑着问道:“江涛,知道我为什么抽烟?喜欢咖啡苦涩的味道吗?”

    江涛心道:我们刚刚认识,我怎么知道?不过他嘴上可没这么说,而是笑着摇了摇头。

    侯小雅的脸色一时间又变的很寂寥的样子,淡淡的说道:“因为寂寞,有一首歌词写的真好,寂寞的滋味就像这杯苦咖啡,江涛,你为什么不问问我为什么寂寞呢?”

    江涛真的无语了,女人的脸善变这句话,在侯小雅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从她进门开始,几乎纷纷秒秒她的表情都在变化着,让人捉摸不透她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江涛无奈的说道:“其实,我更愿意做你的忠实听众,如果你想告诉我,我不问你也会说的。”

    “好!怪不得杨丹宁死了都要爱呢,原来你还真是个稀罕物,我喜欢。”侯小雅拍了下桌子,嚷嚷道。

    江涛被侯小雅的举动吓了一跳,真想立刻跑出房间,给杨丹宁打个电话,问问这个侯小雅到底是个什么怪物,怎么老是一惊一乍、疯疯癫癫的呢?

    “小雅,你不是来找我对对节目的吗?现在可以开始了吗?”江涛只好抢先变了话题,看来他不主动问,侯小雅是不会轻易跟他散的。

    谁知侯小雅俏脸一扬,“不急,关于你的资料我都看了n遍了,哦!这是明天直播要提问的问题,晚上你准备下就行。”侯小雅从包里掏出一张打印纸,递给了江涛。

    江涛正准备仔细看一看,谁知侯小雅伸手把那张纸摁在了桌面上,“你回去看,现在你的任务是陪我说说话。”

    侯小雅看到江涛一脸的尴尬,不由笑了,“江涛,是不是我的样子吓到你了?”

    江涛不好意思的摆手道:“没有,不过你很有个性。”

    侯小雅幽幽叹了口气,“其实,我真的很羡慕杨丹宁,你看她现在多幸福啊!可是我呢,没有她的那份勇气,现在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每天回到那个鸟笼里,很多时候是一个人默默的吸烟,看天上的星星。”

    江涛诧异的问道:“怎么?你没结婚?”

    “结婚?”侯小雅冷笑道:“哼!我只不过是一只小鸟而已,养在笼子里的小鸟,我每天都在盼着有人来释放我,可是至今还没发现谁有这个能量,我的苦只有我自己知道。”

    江涛实在是不明白侯小雅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个一面之缘的人说这些,不过看到侯小雅脸上淡淡的愁容,那一丝幽怨,江涛沉默了。

    侯小雅说道:“江涛,你一定奇怪我为什么要对你说这些是吧?是不是觉得我疯疯癫癫的?”

    江涛没回答侯小雅的问题,默默地看着她那好看的面容,似乎她的脸上有问题的答案。

    “我看人一向很准,你会是那个帮我打开鸟笼的人,不过不是现在,而是将来!好了,时间不早了,回去晚了又要费口舌解释一番了,江涛,走了!明天见。”侯小雅抬腕看了看表,主动伸出一只玉手,站起来说道。

    “好!谢谢你。”江涛轻轻的跟侯小雅握了下手,他感觉她的手好凉好凉。

    侯小雅出门走了,江涛似乎明白了什么,看来这个女人是故意装出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来掩饰她内心的什么东西。算了,不费这个脑子了,等有时间还是问问杨丹宁好了。

    江涛去了餐厅,简单吃了点东西,然后上楼去了房间。

    侯小雅为江涛列出的问题很全面,涉及到了网络上质疑的方方面面,江涛细细的看了一遍,在脑子里逐一想好了答案。他在临睡前分别给杨丹宁和江盈盈、季嫣然打了个电话,简单告诉了她们明天要采访的问题。三女没说别的,只是让江涛好好休息,明天节目开始后,按照原先计划的回答就可以。

    第二天傍晚,江涛按照电视台的要求提前一个小时来到了演播厅。化妆的程序很繁琐,化妆师的的手法也很细腻,态度很认真,等化妆完成后,江涛这才明白,为什么电视上的主持人在卸妆后会变的那么不堪,现在镜子里的江涛俨然就是潘安、宋玉,活脱脱的一个大帅哥。

    走进直播间,侯小雅见到化妆后的江涛,眼神里也露出了一丝欣赏的神色。她没有说话,伸手指了指离她不远的圈椅,示意江涛坐下等待。

    十九点四十分整,随着熟悉的音乐响起,数盏聚光灯打在了江涛和侯小雅的身上,摄像机开始了转动。

    侯小雅端坐在椅子上,脸上带着职业的微笑,对着镜头说道:“观众朋友们,晚上好!欢迎大家收看热点访谈节目,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前段时间引起网络风暴的主要当事人,江涛先生。江涛先生,欢迎您来热点访谈节目做客。”

    江涛微微点头,“主持人好,全国的电视观众、网民们好!”

    侯小雅问道:“江涛先生,虽说您的事中纪委已经有了定论,可是全国的电视观众和网民朋友,还是有很多疑问,今天想请您就有关问题予以解答,您看可以吗?”

    江涛心道:这不是废话吗?不解答来这里干什么?

    “可以!我很乐意就发生在我身上的观众们的疑问予以解答。”江涛面色平静的回答道。

    侯小雅说:“江涛先生,我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可是您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因为您是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听说您高考的时候,考的分数很高,可是为什么选择了师专就读呢?而且没有报考本科志愿?”

    侯小雅的话勾起了江涛那段难过的回忆,他的眼睛湿润了,“我是个山村里的孩子,是家中的独子,母亲在我小的时候,因为上山采蘑菇摔断了腿,由于家里穷没钱,出山的路崎岖,给母亲耽误了治疗,她老人家一直瘫痪在床。高考的时候,我想的不是什么名牌大学,而是能尽快的毕业,挣钱,给母亲看病,因此我才选择了师专就读。”

    侯小雅问道:“您能讲讲您的经历吗?”

    江涛点了点头,说道:“开始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抓住了一个商机,那就是上山采鸡腿菇去省城卖,因为鸡腿菇的价格非常高,就是那个时候我认识了季嫣然……”江涛缓缓的把他和江盈盈、季嫣然创业的经过讲了一遍。

    侯小雅感慨的说道:“没想到您还经历了这么坎坷的人生,江涛先生,您广州之行后,经历了怎样的心理变化呢?”

    江涛叹了口气,“我对不起季姐,虽说那不是我的本意,但是我是个男人,该承担的责任就要承担起来,因此我把实情告诉了盈盈,想跟她分手,与季姐结婚。可是谁知道,盈盈背着我跑进了省城,找到了季嫣然,她们之间竟然达成了一个协议,季姐也多次跟我提到,如果我跟盈盈分手的话,她就会离开华夏国,甚至离开这个世界,我已经伤害过她了,又怎么会再次伤害她,只好跟江盈盈结了婚。”

    侯小雅:“据季嫣然女士说,她的结婚是假结婚,当时你清楚这个事实吗?”

    江涛摇了摇头,“我毫不知情,如果知道的话,我是不会跟江盈盈结婚的。”

    侯小雅:“您跟杨丹宁女士的相识,是她说的那样吗?”

    江涛:“是的,一切都是机缘巧合,如果那天救她的不是我,这些事就不会发生了。”

    侯小雅:“您后悔了?”

    江涛:“没有,小宁是我对不起的第三个女人。”

    侯小雅:“您为什么这么说?当初不是杨丹宁主动的吗?”

    江涛:“对不起,我不想提起那段往事了,当初不管是谁的对错,小宁在国外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受的罪只有她自己知道,我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也辜负了小宁对我的爱。”

    侯小雅:“江盈盈女士跟您离婚的真实原因是不是和你曾经有过的两个女人有关?”

    江涛:“盈盈原谅了我,可是我却生活在自责中,也许是她看我不开心,故意跟我离婚让我去找季嫣然或者杨丹宁吧。”

    侯小雅:“江盈盈女士真的很伟大,她用实际行动诠释了对你爱。”

    江涛:“是的,所以我才不同意离婚,可是她却以死相*,我最后只好同意了。”

    侯小雅:“江涛先生,您能告诉全国关心您的观众朋友,您最终得到了她们中的哪一个?”

    江涛难过的摇了摇头:“主持人,您听说猴子摘桃的故事吗?猴子最终的结果是怀里一个桃子也没有,我就是那只猴子。”

    侯小雅:“据我所知,她们也都没有谈朋友,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默契存在?”

    江涛:“爱就一个字,写出来很简单,可是它却是一个永远无解的方程式,或者说答案有千万种,我不想伤害她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或者目前的状况是最好的结果吧。”

    侯小雅:“美国通用、乌克兰、双江集团都对您抛出了橄榄枝,你作何感想呢?“江涛:“在给我母亲看病筹钱的过程中,我目睹了山区人民的贫穷,从那时候起,我就想着尽我所能,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后来从政后,这一理念更加深刻,所以不管这次中央会给我什么处分,我都会坦然面对,不从政就从商,但是绝对不会出国,因为我是华夏国人,我深爱着我的祖国。”

    侯小雅:“江涛先生,在您的努力协调下,双江集团成功购买了施瓦辛格号航母,现在许多国家提出了华夏国航母威胁论,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

    江涛听到这个问题后,不由一愣,侯小雅列出的提问名单里并没有这个问题啊,难道她要故意为难自己吗?

    江涛略带疑惑的眼神看向了侯小雅。

    () ( 官道红尘 /7/74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