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六十四章 柱子死了(二更求赏)

文 / 泰山猿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位于地中海和黑海之间的普鲁斯海峡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水道,也是天气条件和水文条件多变的海峡。在几股不同洋流的共同作用下,往往平静的海面会突然涌起巨浪,有时候也会莫名其妙的刮起狂风。据说这个海峡是世界上船只失事最多的海峡之一。

    张建新和夏天柱站在拖船的驾驶室里,紧张的看着前边的海域,这艘拖船的大副一脸轻松,笑嘻嘻的说道:“你们不用这么紧张,我们nb公司的拖拽技术是世界一流的,保证不会出任何问题。”

    夏天柱不懂英语,听不懂大副在说着什么,茫然的看着张建新。

    张建新说道:“大副先生,我担心的不是你们,而是天气和洋流,我查看了这个海峡历史上的水文、天气资料,很复杂啊!”

    大副不以为然的耸肩说道:“张总,我们用的钢缆你也看到了,足有胳膊粗细,而且共有六艘拖船在工作,就是有一两根钢缆出现问题,也不会影响大局的。”

    张建新点了点头,说道:“但愿如你所说吧!”

    天色渐暗,施瓦辛格号慢慢驶出了普鲁斯海峡,好在有惊无险,还算安全。

    张建新拿起无线通话器,跟nb

    拖船公司的负责人联系,看是否需要停船休息。nb公司的负责人回答,今天的天气不错,最好连夜赶路,张建新看了看海面,现在的确没有风浪,于是同意了nb公司的建议。施瓦辛格号继续缓慢的向着公海驶去。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拖船后面的施瓦辛格号上灯火通明,但是周围的海面却是黑漆漆的一片,让人心生敬畏!张建新只感觉心里空荡荡的难受的很,一种不祥的预感老师萦绕在心头。他以为是轻微的晕船,赶忙去餐厅吃了点饭。回来后他替换下了观察海面的夏天柱,让他也赶紧吃饭去。

    夏天柱刚刚走出驾驶室,准备从甲板一侧去餐厅。就在这个时候,海面上突然刮起了一股强劲的疾风,拖船和施瓦辛格号都剧烈的上下左右的晃动起来,而且晃动的幅度很大。夏天柱站立不稳,急忙抓住了身边的一个舱门的把手。

    风越刮越大,拖拽航母的钢缆发出渗人的‘呜呜’的吼叫声,偶尔还有一两声清脆的钢丝的断裂声。

    张建新听到无线通话器里传来nb公司负责人焦急的大喊声,不过他用的是乌克兰语,张建新虽然听不懂,但是可以感觉出他的紧张。

    张建兴感觉到拖船明显的减速了,但是海面上的风浪却越来越大,巨大的浪头直扑拖船,浪花都飞溅到拖船的甲板上了。张建新的心里也紧张起来。

    夏天柱现在哪里还顾得上吃饭,他跌跌撞撞的向回走,打算回驾驶室。

    突然一个巨浪打来,拖船被高高的抛起,拖拽施瓦辛格号的一根钢缆再也承受不住这巨大的拉力,‘嘎嘣’一声巨响,从两船中间部分断裂了。

    张建新也听到了钢缆断裂的声音,他透过驾驶室侧面的窗户看到一跟长长的黑影,向着拖船砸来。

    不好!张建新隐约看到了夏天柱的身影,此时夏天柱正处于钢缆下落的范围内。

    夏天柱也感觉到了危险,他紧跑几步,眼看就要抓住驾驶室的铁门把手了,可是不幸还是降临在了他的身上,巨大的钢缆带着风声,一下子扫在夏天柱的身体上,夏天柱就像一片树叶般,被钢缆扫在了空中,远远的落在了漆黑的海水里。

    “柱子!”张建新痛苦的大叫一声,就像驾驶室门口扑去。

    大副一把抱住了张建新,大声说道:“nao!你不能出去,太危险了,夏先生已经没有生还的可能了,不要说海里的风浪这么大,就是单单被钢缆打这一下,他也会没命的。”

    张建新声音哽咽,奋力挣扎着,一只手向着大海的方向伸出,“不!我要救他!你放开我!”

    这个时候,驾驶室的其他船员也过来帮着控制住了张建新,大副不住声的安慰着他。

    远处的海面上出现了一道刺眼的闪电,接着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响雷,瓢泼大雨从天而降。

    此时,施瓦辛格号和拖船都停了下来,纷纷下了锚。拖船上的张建新呆坐在一边,像是傻了一样,他不相信,也不敢相信,他的好兄弟夏天柱就这么去了,而且是他亲眼看着夏天柱被钢缆扫进了海里,他还不能出去施救。

    眼泪不停的流下来,苦涩的滋味掩盖不了张建新内心深处的痛苦。十年了,张建新和夏天柱在经营双江集团的同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夏天柱憨厚、耿直的性格让张建新把他当做了自己的亲弟弟。内心刀绞般的痛楚让张建新感觉口中发甜,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张建新只感觉眼前一黑,身体歪倒在驾驶室的地板上,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张建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此时海面上早已是风平浪静。张建新看了看周围,看出这里是宿舍。守在他身边的船员看到张建新清醒过来,急忙跑着叫来了大副。

    大副走进宿舍,夸张的大叫道:“亲爱的张,你可吓死我了,你知道吗?你昏迷了整整一夜。”

    张建新虚弱的问道:“大副先生,找到夏天柱的遗体了吗?”

    大副难过的点了点头,说道:“昨天风暴一停,我就派人下海去找了,直到黎明时分,才找到夏先生的遗体。_”

    张建新挣扎着坐了起来,在大副的搀扶下,爬下了床铺。

    “大副先生,他在哪里?我要去看他。”张建新踉跄着向舱口走去。

    大副搀扶着张建新来到了后甲板上的一个小房间内,推开门,张建新就看到地板上有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他推开搀扶他的大副,一下子扑了过去,伏在夏天柱的遗体上失声痛哭起来。

    大副摇着头,轻轻为张建新关上了舱门。

    张建新哭过一会后,他止住了哭声。理智战胜了情感,夏天柱死了,还有很多后事要处理,施瓦辛格号的航行还要继续。张建新擦干眼泪,走出停尸的仓房,来到驾驶室,想了想毅然拿起了卫星电话。

    江涛等人的任命是在施瓦辛格号开始通过普鲁斯海峡时公布的。康连成对于自己的安排还算满意,中大石油的一把手,有权有钱,是个很好的职位。

    江涛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又升官了,一下子成了省委常委,大小也算省领导了。不过最让他高兴的不是自己升官而是航母的放行。

    这次土耳国扣押施瓦辛格号,让江涛明白了一个道理,看清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现今世界,如果实力不行,人口再多,地域再广,其他国家也会欺负你。就像当年的晚清政府,软弱可欺最终被世界列强所瓜分。

    国家强盛,其外在表现一是经济,一是军事。江涛最近一直考虑一个问题,那就是华夏国现役军队的战斗力问题。华夏国距离最近一次战争也过去了六十年,现在的军人基本上都是独生子女,从小在家娇生惯养,虽说在部队经过了几年的军事训练,但是战斗力到底如何,在没有经过真实的战争检验前,谁的心里也没有底。让部队如何在实战条件下进行锻炼,这是迄今面临急需解决的问题。

    江涛顺手拿起一支红蓝铅笔,轻轻在桌面上敲打着,不小心用力大了点,红色的笔芯断成了两截。

    江涛看到断掉的红色笔芯,脑子里灵光一现,顿时有了个想法。江涛自从从政以来,也应邀参观过很多次部队的军事演习,演习的规模有大有小,场面看着也很热闹,但是都是事先经过了多次演练,红军代表华夏**队,蓝方军队代表假想敌,一番热闹后,最后以红方军队代表的华夏**队获胜结束。难不能让两方的军队在互不知道对手情况下模拟真实的战争场面呢?就像这支红蓝铅笔,哪头承受不住击打就会断掉一样。不管红方还是蓝方,谁打的好谁就会获胜。

    想到这里,江涛顿时兴奋起来,他手里有支预备役部队,还有支反恐突击大队,是不是可以让这两支部队来个真实的对抗呢?江涛在翻开笔记本,在上面开始写出自己的想法。

    突然,江涛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剧烈的振动起来,嗡嗡声打断了江涛的思路。江涛不高兴的拿起手机,看了来电号码后,他的精神一下紧张起来。手机屏幕上赫然出现了一排数字0,一定是施瓦辛格号上的卫星电话。江涛急忙摁下了接听键。

    “江涛,告诉你个不幸的消息,柱子,他,他出事了。”手机听筒里穿来张建新虚弱的声音。

    “张哥,你快说啊,柱子出什么事了?”_江涛着急的催问道。

    “江涛,昨天晚上海上起了大风,浪头很大,拖拽航母的钢缆断了,柱子他,他被钢缆打进海里了,今天早上柱子的遗体被打捞上来了。”张建新声音哽咽的说道。

    “什么?柱子死了?”江涛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眼泪瞬时充满了眼眶。

    “张哥,盈盈她们知道了吗?”江涛忍住悲痛问道。

    “我还没告诉她们,我现在的脑子里一团浆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可怎么向柱子的家人交代啊?”张建新狠狠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

    江涛很快冷静下来,他问道:“航母没出什么问题吧?”

    张建新答道:“没有,断掉的钢缆也重新换过了,现在正在公海里航行。”

    江涛说道:“张哥,你保管好柱子的遗体,我立刻告诉盈盈她们,我会陪着她们一起飞过去,柱子他也是我的好兄弟!我要接他回家!”

    () ( 官道红尘 /7/743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