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沧河风起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看你还偷,打断你这双贼手。”一个民警愤然叫道,程一平发现一些类似面包的碎屑随着少女的跌倒散落了下来,忍不住心中叹息。

    另一个民警上前一步,一脚向少女的小腹踢来,“让你偷,贼骨头。”几天前,他们接到人民广场附近家家乐超市报案,被盗了许多贵重物品。南湖区派出所民警蹲守已经三天了,却一无所获。好不容易抓到一个送上门来的,不揍一顿,怎能一解心中愤懑。

    只不过民警一脚踢过去,并没有踢到少女的小腹,而是踢到另外一个人的腿上,民警一怔,抱起小腿大呼小叫起来,他感觉不像踢在人腿上,而是踢在一根钢管上!准确说他踢在了老李的小腿上。

    程一平低下身,将少女拉了起来,沉声道:“她拿了什么东西?”

    少女身着破旧的校服,簌簌抖动的如同秋天的落叶,一脸惊恐的望着程一平,她看起来年纪不大,一脸菜色,发育不良的样子,只不过一双眼睛略显灵秀,里面却透漏着恐惧的目光。

    程一平话音刚落,一袋饼干从少女的身上掉了下来,一个民警一指,冷笑道:“不是拿,是偷。”从少女身上掉到地上的除了饼干,还有两个面包,老李觉得她的手段实在糟糕,偷点吃的也是营养太过单一,搭配的极其不合理,不过她偷拿的不少,好像一次要偷足几天的食物一样。

    这个女孩子的确可怜,可她也的确偷吃了东西,超市不是慈善堂,饿了都来上这里找吃的,哪家超市都受不了,程一平道轻叹口气:“我帮她买了,就这样吧!”“我上完茅房,擦完大便,把借你的卫生纸再还给你,你觉得可行吗?”一个警员语气尖刻的说道。

    老李皱皱眉,程一平沉声道:“把你们领导叫来,我跟他说!”“我们领导是你想见就见的!你谁啊你?我们在执法你管得着吗?”为首的民警直着脖子朝程一平嚷道,见程一平说普通话,就认定他是多管闲事的外地佬。

    “我叫程一平,只要是云山的事,我都管得着!”程一平加强了语气。“切,你谁啊你,你以为你是县委书记啊?程一平……程……一平?”

    警员本来满脸不屑之色,大声嘲讽,忽然间像是意识到什么,望着程一平,瞪大了眼睛,嘴巴大张着,几乎能塞得下一个鸭蛋。

    “您……是程……程书记?”警员结结巴巴的说道。听到他的话,其他民警也被吓住了,直挺挺的杵在那里,一动不动,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程一平点点头,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抓她?”

    议论不休的围观人群,忽然也没了声息,一个个瞪大眼睛,惊诧不已。这年轻人是云山的县委书记?这也未免太离谱了吧?

    “报……报告书记,我们在执行任务……执行,执行所里的任务,前几天所里接到家家乐超市报案,他们近段时间丢了许多贵重物品!”为首民警挺直了腰杆,结结巴巴地报告道。他是真的吓坏了。貌似自己刚才冲书记大吼大叫来着!

    程一平双眉紧蹙,指着地上的面包饼干,沉声道:“这是贵重物品?”

    为头的民警低下头不敢直视程一平,慌乱的低下头。

    程一平又道:“你们执行任务没错,但不能野蛮执法。杨正权没有教导过你们吗?”杨正权是县公安局副局长兼南湖区派出所所长,警员嗫嚅着,不敢回答。

    “你,你真的是县委书记?”

    少女抖抖索索的仰起头问道。少女身材比较矮小,站在高大的程一平面前,需要仰起头才能和他说话。刚才跌倒在地已经在她脸上留下几道伤痕,渗出了血丝。不过她全不在意,只是望着程一平,带着很明显的希冀之色。

    程一平点点头,打量了一下少女,约莫十五六岁的样子,脸上稚气未消,身上的衣服很脏,似乎好几天没洗过了。“太好了,我,我要向您告状!”少女大声说道,从身上掏出一份材料,递到程一平面前。

    少女的举动出乎程一平的意料。接过少女递过来的材料,并没有打开,温和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儿?”“我叫李雪竹,我家是银都镇小李庄村的……”少女口齿清晰,见程一平态度温和,慌乱的情绪渐渐的恢复平静。

    程一平点点头转向为首的民警冷声道:“现在没时间处理这件事。你回去,将事情经过写一份报告,要局里所有党委委员签字,三天内送我办公室。另外通知你们所长,明天上午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说明情况。”

    “是、是……”

    民警们一迭声的答应,声音不住打颤。这下麻烦了,所长铁定要被书记修理,他们几个,就等着被所长修理吧!今天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差,抓个小偷都会被书记碰上!黑着脸程一平转过身,往回走去。李雪竹呆在那里,不知是否应该跟上去。老李小声提醒了他一句,叫她跟上。李雪竹忐忑的跟了上去。

    云山县城东南方向,是云山下辖的沧河镇。沧河大水库北面挨着云沧高速,南面是原始大森林,穿过原始森林就能到达境外。虽有公安民警和边防战士巡逻,但因原始森林是中越边界争议地区,加之这里山高林密,易于躲藏,一直以来都是偷渡客和贩毒武装人员青睐的避难所在地。

    灰蒙蒙的夜空,寒风吹来,冷月似钩。云沧高速上五辆警车风驰电掣的在飞奔着,为首的警车副驾驶室里林小雨一身戎装,默默的看着手里拿着飞薄薄的几张纸,这是出发前省公安厅发来的传真资料。资料显示,在逃嫌疑犯名叫黎正强,人称强哥,越南人。两年前因得罪越南黑社会“教父”范文甘,逃到了共和国境内。

    县人民医院被黎正强注射毒液身亡的阮金明是红星帮云山分堂副堂主,越南人,范文甘的侄子。方明他们接到线报,黎正强在云山谋害阮金明后,逃到了沧河镇,有可能今晚会从沧河水库对面的原始森林逃往境外。

    电话突然响起,接通电话林小雨道:“说!”电话那边道:“林队,你们现在到哪儿了?”林小雨道:“快到沧河了,怎么了?”电话那边是南河派出所所长王武欣,王武欣道:“罪犯太狡猾他发现了我们,有两名民警已经受伤,现在他和两名同伙抢了一辆奥迪车已往云山方向逃窜!”

    林小雨明白王武欣所谓罪犯太狡猾云云不过是托词,肯定是想争功,贸然前去抓捕,结果惊动了黎正强,双方激战下来结果民警受了伤。黎正强又没抓住,王所长担不起这个责任,急打电话通知自己。林小雨怒道:“王所长,我会如实向上级报告,现在你把罪犯所抢车辆车牌号告诉我。”王所长道:“华c5618”林小雨挂了电话,皱皱眉道:“停车!”

    车队靠边停下,随着关车门“嘭、嘭”的声音,特警队员们迅速集合,在高速边上排成两列面向着林小雨。林小雨看看表,现在11点过5分,黎正强最快还有20分钟才能到这里。环顾周围,左边是悬崖,右边是南河大水库上游。要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抓捕黎正强无疑增添了许多困难。

    看了看站在旁边的方明道:“通知交警部门封路,从现在开始从云山前往沧河方向的车辆一律禁止通行。”方明道:“是!”林小雨又道:“马剑豪、李建出列!”从队伍中走出两名特警队员,林小雨道:“你们留在这里;拦住从云山方向来的车辆,禁止通行!”

    两人敬了个礼道:“是!”放下手,马剑豪嘿嘿笑道:“林队,您看要不我跟大家一起前去抓捕吧?拦车小李一个人就能行。”林小雨冷声道:“执行命令!”马剑豪双脚并弄敬了个礼道:“是!”

    林小雨看着特警队员们道:“同志们,罪犯的资料你们已经看过,我现在再重复一遍重点,黎正强,越南人,参加过中越战争,退伍军人。此人生性狡猾,善于搏击和射击。后者比前者更加精湛。大家务必小心。”顿了顿道:“上车,目标前方200米处沧河收费站!”“是”

    特警队员们到达收费站时,收费站里的工作人员接到上级命令早已人去楼空,林小雨下了车,看着收费站周边环境,正要跟特警队员们下达抢占有利位置,进行伏击时,方明道:“林队,你看。”林小雨侧过头只见从南河方向,两个光影正风驰电掣的向收费站飞奔而来。

    林小雨皱皱眉,显然王所长又骗了他们,按他提供的时间推算,黎正强没这么快能到达这里。来不及伏击,只能正面迎战了。转身道:“准备拦车!”两名特警队员快速从车里拿出布满铁锥的铁链,横拉着铺在路上。

    林小雨又道:“狙击手就位!”两名特警队员一名翻上车顶伏在车顶上,一名就地卧倒在收费站前的平台上。光影越来越近,相隔100米左右,已经看清是一辆奥迪车辆,奥迪车里的人显然也发现了林小雨等人,车子缓缓停了下来。

    方明从车里拿出喇叭喊道:“黎正强,你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出来自首吧!”奥迪车门慢慢打开,从里走出一个身着黄色呢绒服的少妇,林小雨愣了一下,耳麦里响起狙击手卢永春的声音:“林队,她好像是人质,胸前挂着的东西好像是遥控炸弹!”林小雨皱皱眉:“看清楚了?”卢永春调了一下狙击镜焦距道:“外形跟遥控炸弹一样!”少妇忽然大喊道“警察同志,救救我!”话语里带着哭音。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