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银都调研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云山县委县政府大院,县委副书记办公室内,杨正权惶恐的站在程一平面前正想做检讨,程一平摆摆手,说道:“老杨,我现在有事,你先回去吧!晚上好好想一想。”“是、是……”

    见到头上包扎着纱布坐在沙发上吃饭的李雪竹,已猜到这小女孩是被他那几个不成器的手下误抓的人,念及此处头上的汗水如小雨般滴下,满脸赔笑的退出。

    李雪竹吃好饭,江浩进来给程一平和李雪竹各自泡了一杯茶,拿着纸笔在下首坐下。程一平将资料放在一边,抿了口茶问道:“小李同学,你找我,为了什么事?”“书记叔叔,我、我要告状!”李雪竹刚恢复了一点平静的脸色,又涨得通红,神情很是激动。

    程一平道:“不急,慢慢说,慢慢说!”听到程一平温和的话,李雪竹的情绪慢慢镇定,道:“书记叔叔,您会骗我吗?”

    刚在人民广场,李雪竹见程一平很年轻,似乎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有些不大相信他是县委书记。见了民警对程一平的态度,再到县委大院见到派出所所长在程一平面前小心翼翼的模样,自然不再怀疑程一平的书记身份,不过对程一平的信誉,似乎存疑。

    程一平笑道:“为什么这么问?”“我、我、我去过镇里,他们都不理我,我去找刘镇长,他说要研究研究,要我回去等消息。都快半个月了,什么消息都没有!我爸……我爸在医院,没有药费,快不行了……”李雪竹说着,眼里大颗、大颗的泪珠滑落下来。江浩将桌上的纸巾盒往她面前推了推。

    程一平的神情顿时凝重起来:“你父亲病得很重吗?什么病?在哪个医院治疗?”触动了伤心事,李雪竹眼泪不住流淌,她,还只是个孩子。

    程一平将水杯往她面前推了推:“先喝口水,别急,慢慢说。”李雪竹拿起茶杯,咕咚咕咚的喝了大半杯,放下茶杯,哽咽着问道:“叔叔,您真的能帮我吗?”程一平郑重地点点头。温和道:“你把事情详细的给我说一遍,好吧!”

    李雪竹的家是小李庄村一户普通的家庭。四口人。父亲叫李海波,母亲叫王琴。李雪竹是长女,今年读高二,下面还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弟弟。家境一般,家里的经济来源主要靠李海波在外打工维持。母亲在家里操持农活,勉强能维持一家的生活。

    去年春节时李海波回家过年,恰逢银都信诚煤矿到小李庄招工,见待遇不错,李海波跟村上几个年轻人去报了名。过了年接到信诚煤矿的通知让他去上班。上个月中旬李海波随其他矿工下井时,矿井坍塌,跟其他矿工相比李海波的运气算不错,被抢救了出来不过受了重伤。

    安全事故发生后,信诚煤矿承若给受伤家属每家10万元的赔偿,预先支付两万。医院是个花钱的无底洞,不到半个月两万块钱花了个精光。李雪竹多次到新城煤矿去讨要,遭到拒绝,甚至差点挨打。

    无奈之下,李雪竹去找银都镇相关部门反映,最后找到了银都镇长刘政军,刘政军跟她说政府已经在研究,让她回去等消息。

    不谙世事的李雪竹在家一等就是半个月,再去找刘镇长时,工作人员告知刘镇长带队到外地出公差了,要一个月后才回来。

    李雪竹虽不谙世事,但并不傻,从镇委大院出来后稍稍思索便明白刘镇长在躲着自己。到此时她有点相信村里的传言,刘镇长是信诚煤矿公司的后台。

    左思右想之下,李雪竹拿着自己写的诉讼书,准备到县法院起诉信诚煤矿。坐上往县里的公交车时,李雪竹身边多了几个年轻人,李雪竹认出了那是信诚煤矿的保安。

    到了县汽车站,一下车李雪竹就跑,东躲西藏的这几天总算把信诚煤矿公司的保安甩脱。可身上带来的钱也花光了。饿了一天的李雪竹今晚走进了人民广场旁边的家家乐超市,她不知道她刚进超市就被超市的管理人员盯住了。

    望着货架上摆着的各种精美包装食品,李雪竹暗咽口水,饿的头晕眼花的她趁人不被,拿起几个面包和几袋饼干就跑。管理人员马上报了警,早接到报案在附近蹲守的民警跟着追了上来。“书记叔叔,我们实在没办法了,能借的地方,亲戚朋友,都借遍了,实在借不到钱了,我爸他……”李雪竹说着,失声痛哭起来。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银都镇通往刘家村蜿蜒的盘山泥泞公路上,一辆越野车和一辆警车正在缓慢的爬行,越野车后座上程一平背靠椅背双手抱在胸前,车窗外连绵的群山一片雪白,雪花随风飘舞。

    民间有种说法叫“瑞雪兆丰年”,是说年前的冬雪预示着来年是个丰收之年,今日他们前往的目的地刘家村是云山县贫困村之一。村民们祖祖辈辈生活在山里,一年到头看老天爷的脸色吃饭何来丰年之说。

    望着脚下这条前年县民政局花了两百五十万修的盘山公路,准确说应该是土路。不用调查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看了一眼坐在自己旁边的银都党委书记张建宁,轻叹道:“改革开放初,我们党就提出贫困地区“要致富先修路”的,这么多年了,可我们的同志是怎么做的,工作不扎实啊!”

    张建宁头上开始冒汗,他到现在都不明白程书记调研的第一站为何选择银都,但对银都党委政府的工作不满意的态度,张建宁听出来了。犹豫了下道:“书记,回去后我马上召集有关部门研究,春节前拿出一个完整的方案,年后马上开工。”

    程一平点头道:“你们尽快拿出方案,年前把报告递到县里,县财政可以帮你们分担一部分资金。”

    张建宁本就是在咬牙表态,现在听程一平说县财政承担一部分费用,松了口气允诺道:“书记,有上级财政部门的支持,我保证修一条让刘家村村民满意的公路,修不好您撤我的职。”

    其实这条路修成这样,跟张建宁没多大关系,前年修这条路时,他还没调到银都。时任银都党委书记的吴大明现在调到了县里,吴书记变成了吴副县长。这笔糊涂帐落在了张建宁头上。他只能背着,谁叫吴大明现在是领导呢,作为下属,有时候不仅得替领导分忧,还得替领导背黑锅。

    刘家村座落在两座大山之间,山脚下一条小河穿村而过,村民们分住在小河两边,下游的水坝是那个激情如火红色年代的产物。越野车从坝上经过,竖立在坝上的石碑上雕刻着伟人的笔迹“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八个大字,程一平能想象到在那个激情的年代,村民们热火朝天筑坝的情景。

    雪已停。村委办公楼前挂着一条红色横幅,上面写着“热烈欢迎县委领导莅临我村指导检查工作”几个字。

    村干部站成一排在路边候着,越野车缓缓在村委大楼停下,车门被人从外面拉开,一个身着黑色夹克的中年汉子弓着腰站在车门前,程一平下车握住中年汉子的手道:“你是刘村长吧,我是程一平。”

    中年汉子两手握住程一平的手惶恐道:“我是刘华,程书记叫我老刘就行,欢迎程记到刘家村指导检查工作。”在刘华的介绍下,程一平又跟其他几位村干部寒暄了下。

    下午四时许,村民们从家里或田间地头往村委办公楼聚拢,他们上午已经接到通知,知道今天县委书记要来,下午要召开全村村民大会。县委书记是多大的官?在过去那是县太爷了。解放后刘家村还从没来过这么大的官。

    村委大楼前广场上聚齐了密密麻麻的人,南面摆放着四五张桌子,桌上放着一些茶杯和几个话筒。村会计王启智指挥着几个年轻人在搬椅子。

    见摆放妥当后,村长刘华走进村委大楼。不一会从里面走出几个人,走在前面的是一个身着黑色夹克的男青年,后面跟着镇委书记张建宁,村民明白了男青年是县里来的领导。人群中有几个声音喊道:“程书记好!欢迎程书记!”

    程一平走进村民中微笑道:“乡亲们好!要过年了,我来给大家拜个早年!”有村民道:“谢谢程书记!”有村民往程一平身边挤,要跟他握手。

    程一平一边跟村民握手,一边在张建宁的引导下来到桌子边,在中间的桌子后坐下,村民开始静下来。刘华低着头轻声道:“程书记,可以开始了吗?”程一平微微点头。

    刘华把话筒拿到面前说道:“老少爷们,今天县委程记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到刘家村来检查指导工作,下面我们请程书记发表重要讲话。大家欢迎!”说完率先鼓掌,人群中传出一阵掌声。

    程一平起身,拿起话筒笑道:“乡亲们,今天很冷啊,这么冷的天气,大家还愿意坐在这儿听我摆龙门阵,谢谢大家!”村民愣了一下,鼓起掌来。

    程一平摆摆手道:“今天到刘家村,主要是为大家做三件事,哪三件事呢?”

    “第一,在来的路上啊,我发现我们刘家村到银都镇的路况很差啊,我同张书记商量了下,决定过了年就给大家重修这条路,修成国家标准的乡村公路。”

    “感谢党、感谢政府!”人群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程一平又道:“第二件事呢,天冷了,也快过年了,考虑到我们刘家村的实际情况,县委县政府研究决定向我们刘家村每家每户发放100斤大米,每人一床棉被。明天就能运到,让大家过一个放心年!”

    “谢谢政府,谢谢程书记!”村民们激动的鼓掌,再次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村民们的掌声稍停,程一平道:“第三件事,刚我到我们刘家村的民办小学看了看,发现教学楼还是五六十年代盖的旧房,学生上课用的课桌也毁坏严重,其他的教育设备就更不用说了,看了让我很痛心啊!我同有关部门沟通了一下,过了年就给孩子们从盖一栋教学楼,大家说好不好?”

    “好!好!谢谢程书记!”村民们使劲鼓掌,掌声更加热烈。大家看出来了,年轻的程书记是个好官,是个真心为老百姓做事的好官。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