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云山起风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听闻刘甜甜有了意中人,程一平心里竟兴起一丝嫉妒她的意中人来,不过这念头很快被控制住,笑道:“是吗,哪个小伙子这么幸运,有时间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刘甜甜狡黠的笑道:“好啊,可我都不敢跟他表白,怕他拒绝我。”

    程一平道:“甜儿,我以一个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喜欢一个人就勇敢的去追求,你不说出来,他如何知道。”其实他自己又有多少经验了,想了想又道:“放心吧,你这么聪明、漂亮,他高兴还来不及,不会拒绝的。”

    刘甜甜听程一平夸他漂亮,心里甚是欢喜:“哥,你觉得我聪明、漂亮?”程一平道:“当然!”刘甜甜红着脸小声道:“跟你以前的女朋友比呢?”

    程一平心里苦笑,女孩都喜欢问这类问题,道:“你比她漂亮,聪明。”刘甜甜心里欢喜,嘴里却道:“你肯定心里在笑话我了。我一乡下的野丫头,怎么会比得上省城的千金小姐!”程一平正色道:“甜儿,你不必妄自菲薄,除去物质方面的享受,你有的,城里的女孩未必有。”

    刘甜甜往火炉里又加了些干柴,侧过头看着程一平道:“哥,这么说我可以勇敢去追求我喜欢的人?”程一平道:“当然,给哥说说,你的白马王子做什么的?”嘴上这么说,心里却道:“待甜儿说出那人的名字,让老李去查查。如果自己看了不满意,那就想办法让他知难而退,甜儿这么漂亮、善良,可不能随便跟人处朋友。”

    刘甜甜脸红了一下,低头道:“他……我会努力,不会让他失望……”大门“嘎吱”的响了一下,被从外推开,小军带着一股寒风拎着一小袋花生米走了进来。老李陪张建宁去了村委会。小军记得在省城时,和程一平相聚常去下馆子,点的菜里面必定有一碟花生米。去村里小卖部买了点花生米作为下酒菜。

    刚推开大门就见刘甜甜怒视着他,小军吓了一跳以为来的迟了姐不高兴,解释道:“姐,二狗家在盖房子,今天又去砖厂拉砖了,院子里放不下,一大堆砖把路堵住了,我绕了好大一圈……”他哪里知道刘甜甜不是嫌他回来太迟,而是太早了。没等他把话说完,刘甜甜道:“知道了,快拿过来。”小军道:“诶。”挠挠头想不明白刘甜甜刚为什么冲他瞪眼。

    云山县城人民路56号是云山县委县政府所在地,县委大楼和县政府大楼同在一个大院里,南北对望。夜幕降临,县委副书记办公室内灯光已经亮起,程一平伏在案上奋笔疾书。二十多天来马不停蹄的他已跑遍云山下辖的六镇二乡。目前在忙近一个月的调研结果。

    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推开,秘书江浩拿着几份文件走了进来:“程书记,这是检察院的同志刚送来的关于刘政军、贾明等人的调查报告,他们近日就要提起公诉了。”程一平点点头。江浩将办公桌上程一平的茶杯续满茶水,退了出去。点上一支香烟,拿起检察院的调查报告默默的看了起来。

    报告显示,信诚煤矿公司负责人杨丽芬原是银都化肥厂一名女会计,贾明在陪同原银都镇党委书记吴大明考察化肥厂时,在化肥厂为欢迎镇领导举办的舞会上,贾明看上了年轻貌美的杨丽芬,杨丽芬也看中了贾明的权力,二人可谓一拍即合。不久杨丽芬辞去化肥厂的工作,摇身一变成了信诚煤矿的主要负责人。据杨丽芬交代,贾明是信诚煤矿的第一大股东。

    银都镇原镇长刘政军担任银都副镇长、镇长期间,在未获得相关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批准验收合格的情况下,利用职务之便私自批准了银都信诚煤矿公司的开采权,其堂弟刘华在他的安排下,变成了是信诚的第二大股东。据刘华交代每年他从信诚拿到的钱大部分都交给了刘政军。

    更严重的是前年初信诚煤矿集团二号矿井曾发生安全事故,造成重大伤亡。据当时参与抢救的工人说,他们从矿井里挖出20余具尸体,可最后上报时却变成了5人,重伤2人。信诚煤矿的领导曾警告不让他们乱说。到现在他们也弄不清楚其余的尸体被弄到哪了。

    重伤人员中有刘甜甜姐弟的父亲刘江,因伤过于严重,医治无效身亡。母亲多年卧病在床,一直靠着刘江在外面打短工买药来医治身体,得知噩耗后伤心过度,加上多年的病痛折磨,也在前年冬天撒手人寰。

    安全事故发生后,信诚公司隐瞒了消息,为了尽快把事件平息,承若给遇难家属五十万的赔偿。小军从刘华那儿拿到的却只有10万。多次商讨无果的情况下,小军准备到镇里去反映,这下刘华慌了,其时刘政军正处于组织部考察,竞争镇委书记期间,如果是因为自己没把家看好,后院起火,导致堂哥升迁失败,估计刘政军能把他的皮扒了。

    最后刘华忍痛又拿出了5万,承诺小军警校毕业后,安排他到银都镇派出所上班。刘甜甜为了小军毕业后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接受了刘华的条件。小军警校毕业后,在刘政军的安排下档案转到了银都派出所,成为了派出所的一名民警。

    遗憾的是好景不长,小军在派出所上班后,有几次回家看到姐姐在偷偷的抹眼泪,追问之下,刘甜甜道出了原委,原来刘华的儿子刘光明看上了她,多次表白无果后,最后拿小军的工作来胁迫她,若刘甜甜不接受,他就让大伯刘政军把小军的工作开了。

    小军当时就想去找刘光明算账,经刘甜甜劝阻忍住了。可谁知当天晚上刘光明在村小学的厕所里,不知被谁在脑袋上拍了一板砖,当场晕了过去。幸运的是发现得早,送到县医院后保住了命,但那一板砖也把刘光明变成了脑震荡。当刘华从医生那里得知宝贝儿子变成植物人,再无恢复的可能时,差点气疯。

    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把刘光明转到省人民医院,当得到的鉴定结果跟县医院无异时,刘华放弃了继续医治的打算。但把打伤他儿子的人恨透了,暗里发誓要把伤害他儿子的凶手碎尸万段……

    在省城呆了一个月,回到银都,刘华从刘政军那里得到一个沮丧的消息,凶手查这么久,一点线索都没有。回到村里后,从老婆那里才得知原来县公安局的民警到刘家村调查时,大部分村民们都在敷衍着民警的调查,甚至有人说,“姓刘的小王八蛋没死吗?苍天无眼啊!”

    刘华气的差点晕过去。后来不知从何时起,村里传出了一股谣言说“姓刘的小王八蛋是被小军打的,因为小王八蛋常去骚扰刘甜甜。”谣言越传越甚。有一天小军在所里上班时,被县公安局的人带走了,第二天又放了回来。

    释放的理由是证据不足,据县公安局调查案发当晚天没黑小军就回了所里,许多民警都能证明。副所长李俊还证明案发当晚小军在他家里陪他喝酒到凌晨两点才离开,这点李俊的爱人也能证明。小军人放回了,工作却被开了。李俊的工作也被调整,从所长降成了副所长,这一切都是刘政军和贾明为了替刘华泄愤作出的安排。

    小军回到刘家村,和姐姐相依为命,刘华没打算就这样放过他们姐弟俩,他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在变成植物人前很喜欢刘甜甜,隔三差五的便把刘甜甜叫去照顾自己的痴呆儿子。镇领导到刘家村时,刘甜甜常被叫去陪酒,这时小军都在暗中跟着保护姐姐

    ……

    程一平轻叹一口气,他没想到小军跟他分开后发生了这么多事。想了想在报告落脚处写上“阅,依法处理。转王军同志。”王军是云山县委书记,领导批示并加上个人意见,法院对刘政军等人的量刑肯定不会轻了。拿起桌上电话拨通秘书办公室道:“小江,进来一下”。过了一会江浩轻推门走了进来,“书记,您有什么吩咐?”

    程一平指了指桌上检察院的报告:“把这个送到王书记办公室。”李浩道:“好。”拿起桌上的文件,犹豫了下道:“书记,昨晚我给小丽在‘云海酒家’包了一间包厢办生日派对,中途上洗手间的时候,看到银都派出所副所长严人杰和陈部长在一起吃饭。”小丽是江浩的女友。

    程一平怔了一下笑道:“眼观六路,不错!”被程一平表扬一句,江浩觉得骨头像是轻了二两,拿起桌上检察院的报告欢喜的退出。

    江浩说的陈部长是县委组织部长陈建国,银都贪腐案,镇长、政法委书记,派出所所长一干人身陷囫囵。即将召开的县委常委会,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对银都镇的班子进行调整,严人杰这时侯到县里请陈建国吃饭,自然是想争一争银都政法委书记这个位置了。

    自己能得到这个消息,其他的常委应该也知晓了。前几天跟张建宁通电话他也婉转的提过,希望李俊出任银都镇政法委书记一职。县委书记王军呢,他怎么想的,心里属意的人选又是谁?

    抽屉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张鹏”。程一平不由心里一动,怎么忘了他,有这小子帮忙,李俊出任银都政法委书记兴许有希望了。接通电话传来一个异常响亮的声音:“程哥,是我啊张鹏。”

    程一平有些无奈的道:“张大书记有何指教?”张鹏嚷道:“你说干这个破公安局长有什么意思?酒不能痛痛快快的喝,美女不能泡,他妈的跟做和尚有什么分别。还不如我在省城过得舒服。”程一平道:“那我给张书记说说,把你调回省城?”张鹏急道:“别,我可不想回去听老头子训话。”

    程一平笑笑。张鹏又道:“程哥,来云山前你说你有一个兄弟在读警校,我现在缺人手啊!你看?”张鹏说的是小军,前几天接到小军电话,他重回银都派出所上班了。程一平道:“他现在银都派出所,这样我打个电话给他,让他下午到县里来,晚上找个地方聚聚,你跟他谈。”张鹏道:“程哥,你兄弟酒量如何?晚上跟他好好喝喝。”程一平没理他直接挂了电话。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