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公安局长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街灯闪烁,夜色迷离。“月半弯”酒吧808包间内,程一平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剑眉星目,面如冠玉的男青年。

    遗憾的是男青年现在的形象破坏了他那张脸的美感。背靠着沙发仰着头拿着一只啤酒正往嘴里灌,“咕咚、咕咚”的半瓶酒已经进了肚子,放下酒瓶,男青年道:“程哥,这样喝酒没什么意思,我去叫几个小姐来?”

    程一平笑道:“张大书记若不怕明天《江州日报》上出现某县领导在酒吧寻欢作乐的新闻,尽管去叫。”男青年嘿嘿笑着,把剩下的半瓶酒灌进嘴里。

    男青年叫张鹏,省委副书记张克石的独子。“宁州四少”之一。凭借着英俊的外貌,上大学时没少做勾引诱惑良家的事情,为此不知被张书记关了多少回禁闭,可这小子色性不改,头天挨教训,第二天依然我行我素。

    毕业后,分到省委办公厅秘书三处,结识了当时给张克石做秘书的程一平。张大少起初是不大瞧得上程一平的。有次在酒吧跟外地客商为争一个学生妹,双方发生冲突,大打出手,把外地客商揍了一顿,被闻讯赶来的民警带进了派出所。

    做了笔录后,派出所民警让他打电话通知家里人来保释。张大少为人大大咧咧,其实并不傻,自然明白这个电话不能打给他老爹。省委副书记的公子因为抢女人进了派出所,传出去无疑是往张克石脸上抹黑。

    更不能打电话给其他三少,张大少居然被几个小民警抓进了派出所,那岂不是开国际玩笑!他丢不起这个脸,除非他不想在省城混了。思来想去最后想到了程一平,老头子不止一次在他面前说起让他以程一平为标杆,只要赶得上程一平的一半,张克石就满意了。

    权衡之下试着拨了程一平的电话,程一平听他说完淡淡的说了句:“知道了,一会到。”张鹏一愣:“他妈的这小子比我还拽。”派出所的民警其实没怎么敢难为他,主要是因为张大少要么对民警的询问置之不理,要么就是嚷着:“快把老子放了,要不然老子一个电话就可以把你们身上的这层皮扒了。”

    再看他身上套着的无一不是名牌货,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张鹏的家世非富即贵,这样的人物还是少得罪为好。录了口供后,张大少躺在民警休息室的沙发上,丢给几个民警一包中华烟,自己点上一只开始吞云吐雾。

    第五根香烟抽完的时候,一个带着眼镜夹着公文包的中年人推开了门,自我介绍姓陈,顺义律师行的律师,受人委托来保释张鹏。民警领着陈律师到值班室办理相关手续,张大少继续在休息室里吞云吐雾,过了一会民警进来说他可以走了,张鹏也不废话爬起就走。

    派出所停车场内停着一辆黑色奥迪,见到张鹏奥迪车门打开,里面的人向他招了招手,看清车里人是程一平后,张大少“蹬蹬”的几步爬上了副驾驶室。

    程一平丢给他一支香烟,淡淡道:“没事吧?”张鹏撇撇嘴:“没事,他妈的一会我找人去把那外地人做了,操!”程一平皱皱眉道:“真想进去吃牢饭?”张鹏惊讶道:“你会把我送去吃牢饭?”程一平沉默,有时候沉默就是默认。

    张鹏侧过身紧紧盯着程一平,自上到下又从下至上慢慢打量了一遍。他要确认程一平是否说的真话。程一平静静的坐着,对他的怪异行为视若无睹。

    打量一会后张大少失望了,他看不透。在他接触的人中,只有像老头子那一类的人他才看不透,可这种要命的感觉居然在一个年龄跟他相仿的人身上出现了。

    张大少信了老头子的话,决定跟着程一平一起混。他是想到就要行动的人正色道:“程哥,我不去找那外地人的麻烦了,以后跟你混吧,你让我往西我决不往东。”这是张鹏一生中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程一平淡淡道:“理由呢?”张鹏道:“第一,我相信老头子眼光,他很少看错人。第二,这是最重要的,我相信自己。现在跟着你,等你以后发达了,我好沾光。第三,没有第三。”程一平笑笑,有些喜欢这满口花花的大少了。

    自那以后,俩人成了朋友。张克石见自己的宝贝儿子在程一平的影响下改邪归正(表面上),为张鹏担着的心如一块石头落了地。尤其是当得知程一平要到基层工作,也提出要求跟程一平一起到云山去,张克石甚是欣慰。

    张书记如果知晓自己的宝贝儿子选择到云山工作的目的,只是因为听朋友吹嘘云山的女孩特漂亮,不知会不会气疯。张克石仔细考虑后决定把张鹏放到基层锻炼一段时间。

    省委副书记要给自己的儿子安排个职位,还是很容易的。正好云山县公安局长杨兆国到了退休年限,这跟张鹏的专业正好对口。

    云山县属江州市管辖,市委书记潘为民是张克石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当潘为民得知张书记的公子要到云山县工作担任县公安局长时顿时大喜,没说的那是对自己工作另外一种肯定支持了。

    在潘为民的运作下,云山县原政法委书记毕建敏上调江州任市委副秘书长。于是张大少的头上又多了县委常委、县政法委书记两顶帽子。就这样他和程一平一起到了云山。

    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小军的电话。接通电话程一平笑道:“到了,进来吧,808包间。”“甜儿也来了?好,我们马上出来。”

    挂了电话程一平道:“走吧,去买单!”张鹏瞪大眼睛道:“去哪儿?老子还没喝够呢。”程一平道:“那你自己喝吧,我走了。”见程一平真走,张鹏起身颠颠的跟着后面。

    酒吧外,灯光下刘甜甜俏生生的站在那儿,周围的景物似乎也失去了色彩。来往的行人都忍不住驻足多看几眼这个衣着普通的美丽少女。

    来酒吧消费的大部分都是抱着猎艳或寻找***的男女。自认有些实力的雄性忍不住想上前搭讪,当目光落到美丽少女旁边的少年,就忍住了这个念头。少年身着臧蓝色笔挺的警服。谁若向刘甜甜多看一眼,少年的眼睛就会狠狠的瞪过来。

    小军拿着一个灰色牛仔包,刘甜甜正在问他:“哥在里面?”小军道:“嗯。”刘甜甜道:“我们为什么不进去?”小军挠了挠头道:“这……”心下犯了难总不能说程哥说不定在泡妞呢,你去了不方便吧。

    刘甜甜道:“吱吱唔唔的,快说!”小军道:“程大哥说他马上出来,我们不用进去了。”刘甜甜点点头。

    程一平与张鹏到酒吧外时,刘甜甜有些焦急的正盯着酒吧的出口,见到程一平刘甜甜脸红了红,迎上前,甜甜的笑道:“哥!”程一平笑道:“甜儿来了。”小军也上前道:“哥,我本想自己来的,可我姐听说我来看你,说不放心。以前我一个人在省城读书,她好像也没不放心。”

    刘甜甜侧过头漂亮的大眼瞪着小军道:“让你胡说。”右手中指微曲拇指拉住中指,秀臂伸出只听“咯”的轻响,赏了小军一脑瓜蹦。小军也不恼,嘿嘿的笑着。

    程一平看他们姐弟打闹,不由有些羡慕,自己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若有这么一个姐姐,想必也是一种烦恼的幸福吧。

    程一平笑笑,转身向跟在后面的张鹏道:“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话未说完程一平住了口,张鹏正呆若木鸡般两眼紧盯着刘甜甜,对他的话浑如不觉。程一平咳嗽了一下,张大少一激灵如梦方醒,有些尴尬的挠挠头道:“你、你刚说什么?”

    刘甜甜“噗哧”的笑出声来,灯光似乎随着她甜美的笑声增添了些许色彩,看着她笑靥如花的娇颜,张鹏又呆住了,不过这次醒的比较快,拍拍脑袋道:“嘿嘿,今晚酒喝多了,不过妹子真的很漂亮,嘿嘿!”

    正不知如何把下面的话接上程一平道:“还没吃晚饭吧,我们先去吃饭!”他的话化解了张鹏的尴尬,顺着程一平的话道:“对,去吃饭,去吃饭,我请客!”程一平无奈的苦笑。

    云山县委招待所灯火通明,顶层的豪华会客室内,程一平等人坐在沙发上闲聊,刘甜甜有些拘束的坐在小军旁边,现在她已经知道坐在程一平身边大大咧咧、嗓门异常响亮的男青年是县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小军顶头上司的领导的领导。

    刚吃饭的时候,他要敬自己酒,望着那一大杯高度酒,刘甜甜不由有些害怕。正感觉为难,程大哥瞪了他一眼,他嘿嘿的笑道:“甜儿不能喝酒,果汁也行。”刘甜甜道:“谢谢张哥,我喝半杯行吧?”他高兴的像个捡到玩具的孩子连说:“行、行……”

    张鹏拿出香烟,望了望刘甜甜把香烟放回包里,刘甜甜笑道:“哥,张哥,你们平时怎么抽就怎么抽吧,不用管我。”张鹏想了想,以后估计经常要跟她常见面,总不能见她一次,搞一次“虎门销烟”吧。

    当下不再客气拿起一只香烟点燃道:“程哥,刘政军那案子该有结果了吧?”程一平笑道:“你是政法委书记,你来问我?”

    张鹏有些尴尬,挠挠头道:“我这个政法委书记名不副实,光公安局这一块,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把关系捋顺,他妈的郭槐林这老王八,昨天老子让他管交通去了!”郭槐林是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老局长杨兆国办了离休,郭槐林眼看马上就要由副转正,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张鹏横插一杠,硬生生把公安局长的位置抢了去。

    张鹏刚到任时,郭槐林本想给新来的局长来个下马威,可想着张鹏的头上还戴着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头衔,最终忍了下来。虽说不敢明里表示不满,但暗中的小动作却是不断。

    前天张鹏亲自带队配合省厅的民警抓捕逃到云山的罪犯时,郭槐林迟迟不到这下把张鹏惹火了。昨天临时召开的局党委会议上,张鹏把郭槐林狠狠的批了一通,最后把他的工作调整了。常务副局长去分管交通,郭槐林现在估计还在骂娘吧。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