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山雨欲来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听到张鹏让郭槐林去管理交通部门,程一平笑了笑。张大少的风格向来如此,光明正大的阳谋对阴谋。侧过头道:“小军,你们张书记想把你调到县里来,你怎么想?”

    程一平上午跟他通电话时已提过这事。小军看了看刘甜甜,看看张鹏,道:“我听哥的,谢谢张书记!”

    张鹏哈哈大笑道:“好小子,不错!以后别叫我书记什么的,叫张哥吧,局里那帮家伙都这么叫我。”刚吃饭时他一直在暗中观察小军,尤其在得知自己的身份后,言语之间也是不卑不亢,丝毫没有曲意逢迎的意思,张鹏越看越是喜欢。

    小军道:“好的,张哥。”赵鹏笑道:“听程书记说,你身手不错,你们那届学员中,自由搏击和射击都拿了冠军?”小军讪讪道:“运气好而已。”张鹏哈哈大笑:“不错!不错!明天我回局里就下调令,你准备准备,后天来局里报道吧!”小军点头道:“好!”

    张鹏弹了弹烟灰,道:“程哥,他妈的罗晓瑛那女人就是不行,换我来干纪委书记,张启明这次非得挪窝不可。”程一平苦笑道:“跟罗书记关系不大,好像上面有人要保张县长……”说到这里程一平住了口,有些事情不能随便说。

    见他们谈起了工作,刘甜甜起身道:“哥,我有些累,想去休息了。”程一平点点头,按了按沙发边上的报警器。会客室的门轻轻推开,招待所总经理孟坤和两个漂亮的女服务员走了进来,孟坤弓着腰恭敬道:“两位领导有什么吩咐?”

    云山县委招待所除接待县委县政府的重要客人时,平时常委们很少来。今天一下子来了两位,孟坤自然打起十二分精神把这两位爷伺候好。县委招待所归县委机关事务局管理,白局长因病住院,已经好久没来上班了。

    县里传出消息,最近要任命新的局长。孟坤垂涎那个位置可是好久了。若把程一平伺候好了,他跟县委办徐主任唠叨两句,那机关事务局的局长得改姓孟了,嗯,孟局长!叫着挺顺口!程一平等人在会客室谈话时,孟坤就在隔壁房间里候着,以便随时能为领导服务。

    孟坤没指望一次服务就能换来程一平的青睐,但至少也要混个脸熟。网上都说了,有机会要上,没机会创造机会也要上。程一平今晚入住县委招待所,这可不就是现成的机会。

    程一平指了指刘甜甜道:“老孟,我妹妹有些困了,你安排一个房间让她休息,好吧!费用记在我的名下。”孟坤道:“我这就去安排。”心道:“原来是程书记的妹妹,还以为是程书记的某个情人呢,那自己更得伺候好了。”

    其实程一平将刘甜甜的身份故意透露给孟坤,就是为了防止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乱猜疑,兴风作浪。自己年纪轻轻身居高位,而刘甜甜又太漂亮,到时传出什么绯闻对她对己都不好。

    刘甜甜走后,服务员小雯端着一壶刚沏好的茶走了进来,给每人倒上一杯微笑着退出。张鹏拿起茶杯“咕咚、咕咚”倒进嘴里,放下茶杯道:“程哥,李俊在常委会上能通过吧?”常委会,程一平微微皱起了眉。

    下午的书记办公会上,讨论银都镇政法委书记人选时,王军书记提出的是沧河镇派出所所长王武欣。

    据程一平了解,王书记的老婆就是沧河新乡人,这里面不能说没有半点关系。县长张启明没有提出人选,银都贪腐案倒下的刘政军、贾明都是他的人,对他的威望确实是不小的打击。

    近段时间县委大院里都在传张县长估计要调走,但眼看检察院对刘政军等人已启动了司法程序,张县长还是每天准时到县政府上班,谣言才慢慢的平息下来。如果要说有什么变化,那就是书记办公会上张县长话更加少了。

    当听到王军提名的人选时,张启明眼角跳了一下,这一微小的表情被程一平捕捉到了。接下来王军征询程一平的意见时,他建议组织部把李俊也作为政法委书记的考察人选之一。

    程一平忽然插手人事,这是王军没有料到的,点上一支香烟,轻轻转动茶杯,慢慢道:“银都情况有些复杂,李俊同志太年轻了吧?”

    程一平婉转的表示坚持后,王军皱了皱眉。以前他和张启明虽说也有争议,但经过商议和妥协,最终还是达成双方都能接受的决议和结果。

    现在办公会上出现了程一平,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王军觉得有些头疼。几个人商讨到最后还是没能达成结果。书记办公会开成这样,为明天的常委会增添了变数。

    这不是王军想要的结果,最后只好王军无奈的宣布明天的常委会上继续讨论,陈建国嘴唇动了动,但最终什么也没说。

    常委会上李俊不能通过,王武欣就能通过?张启明又会持什么态度?刘政军等人倒下,下面的干部都以为是自己一手主导,其实若没有县委书记王军的支持,这盖子哪有这么好掀开。下面的干部不知道,张启明肯定明白的。

    常委会上,张启民那边有多少票,常务副县长周家杰、副县长吴大明加上张启民本人共三票。

    王军书记手中又握着多少票?纪委书记罗晓瑛、县委办主任徐靖、组织部长陈建国、宣传部长沈岚这些常委肯定支持王军提名的人选,连王军本人在内一共五票。这是一股很强大的力量,足以左右云山政坛的走向。

    余下的常委中人武部政委黄镇宇属于中立派,参加常委会通常只带着两样东西——眼睛和茶杯。自己呢,程一平不由苦笑,加上张鹏一共才两票。明天的常委会怎么看都没有胜算。

    本来想借张鹏的身份,让李俊顺利上位,现在看来未免天真了,别的事王书记有可能妥协让步,但人事任命换了自己在他的位置也是要牢牢抓住的。

    南湖小区,程一平从奥迪上下来,朝老李摆摆手,奥迪调了个头,慢慢的消失在夜色中。程一平有二十多天没有回到这个临时租住的小屋了,前些日子下乡时在村民家里或镇里休息,回到县里因为忙调查报告都是在办公室的休息室里对付着。

    今天冷的厉害,中午的时候,下起了小雪。一楼的灯还亮着,房东李大娘还没睡。程一平将公文包夹在腋下,搓搓手上了台阶。李大娘人老了,眼睛不太好,耳朵却很好使。听见外面的脚步声,推开门见是程一平,笑道:“小程,你快一个月没回来了,到哪去了?”

    程一平笑道:“大娘,我出差了,今天才回来!”大娘点点头,笑道:“你女朋友可真勤快,向我拿了钥匙,这一个月都是她在打扫你的房间,大娘什么都没给你干,明天就把你请我打扫房间的劳务费退给你。”程一平怔住:“女朋友?”

    李大娘道:“林警官啊,她不是你女朋友吗?天天上你房间打扫来着!”程一平心道:“原来是她!”嘴里含混的应过李大娘,上了二楼。

    二楼程一平的房间内灯亮着,门也没关。他有些奇怪的进了屋,屋里空调开着,暖洋洋的。将公文包放下,环顾了一下屋子,房间打扫的很干净。程一平笑笑,这丫头拿枪的时间比拿拖把的时间多吧,没想到家务干的也挺好,可她为什么不关灯,跑哪去了?

    今晚酒有些喝多了,从小巴台后拿出茶罐,正要给自己泡一杯时,身后响起了脚步声。传来一个女人惊喜的声音:“小程?”不是林小雨又是谁。程一平转过身子笑道:“林小姐,好久不……见!”话未说完程一平怔住。

    女孩是林小雨没错,因为屋里开着空调,跟上次一样,她又穿着那件半透明的浴衣,里面是真空的世界,高挺硕大的双峰再次出现在程一平眼里。“你去哪了?”小别重逢,林小雨心里充满了喜悦,向程一平走了过来,完全没发现自己已经春光外露。

    走到近前,程一平已经能完全看清那高挺的丰盈,望着浴衣下粉红的蓓蕾,体内冒出了一股邪火。忙低下头,尴尬的应道:“出差了!”转过头去拿开水瓶,拔出瓶塞,却发现瓶里没开水。林小雨道:“我刚在厨房里烧了开水,拿来,我去给你泡!”程一平道:“谢谢!”将茶杯递给了林小雨。

    接过茶杯林小雨转身,拖鞋发出“哒、哒”的声音进了厨房,程一平有些急躁不安的在客厅沙发上坐下。不一会林小雨端着茶杯进了客厅,弯下腰将茶杯放在程一平面前的茶几,因为弯腰林小雨浴衣的衣领大开,硕大的丰盈落入程一平的眼中,峰顶的粉红蓓蕾似乎在召唤着勇士的采摘。

    程一平看的口干舌燥,吞了一下口水,呼吸开始变粗。见程一平不接茶杯,林小雨疑惑的抬起头看着程一平,见程一平紧盯着自己,顺着程一平的目光,林小雨低下头向自己的胸部看去,一瞬间脸红到耳根,美丽的容颜更显娇媚。

    放下茶杯,骂道:“色狼!”玉手掩住胸前的风光,朝自己房间跑去,“砰”的一声关上了门。程一平尴尬的坐在那儿,一时间想不出合适的解决办法。

    过了十几分钟门轻轻打开,身着臧蓝色警服,带着警帽的林小雨走了出来,或许下意识里她在用这身警服保护自己吧。在程一平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眼睛红红的,显然刚哭过。程一平吓了一跳,显然自己的无意偷窥刺伤了她。

    斟酌着用词,程一平诚恳的道歉:“林小姐,刚刚是我不对!对不起!”林小雨低下头道:“不怪你,是我自己……”话音未落,泪水又流了出来。泪珠滑过脸颊,坚强的警花此刻显得楚楚可怜。程一平拿过桌上的纸巾,递到林小雨面前道:“是我不对,要不你骂我、打我一顿也可以!”

    林小雨接过纸巾,哽咽着怒道:“打你一顿有用吗?身子都被你看光了!”程一平大汗,却不知道怎么劝解她。他显然对女人没经验,想了想咬牙道:“林小姐,你别哭了,我愿意负责!”

    林小雨不知没听清他的话,还是故意为之,擦了擦眼泪,道:“负责?你怎么负责?”程一平低下头道:“如果你不嫌弃,做我女朋友吧!”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