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前奏响起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南湖小区二层小楼内,昏黄的灯光下,听到程一平要做她男朋友林小雨怔住,忽然“噗哧”的笑出声来。程一平抬起头疑惑的望着她,娇颜上留着泪痕,却笑靥如花。

    实际上林小雨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就已想明白这事不怪程一平,只是心有不甘就这样被他白白的占自己便宜,但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惩治他,就这样跟他磨着。见程一平态度诚恳的道歉,并表示愿意负责,心里稍稍好过一点,不再那么恼怒他。

    不过程一平负责的方式有些意外,无意窥视女性的身体,就要负责一辈子,这是封建社会才有的事吧!

    见程一平望过来,林小雨银牙轻咬着嘴唇,想了想道:“你说真的?”他是言出必行的性格,郑重的点了点头。林小雨眼里有了一丝感动,笑骂道:“负责你的头啊,姐姐对你一无所知,凭什么做你女朋友?”

    程一平平静道:“我们可以慢慢了解。”见程一平是认真的,林小雨心脏“咚、咚”的跳得很急,芳心有一丝害怕和那么一丝甜蜜。但她自然不会这样接受程一平的追求,笑道:“了解你个大头鬼,我比你大吧,不行、不行、我们不合适的。”

    程一平道:“小雨,我75年生人,你哪一年?”林小雨道:“我……我……”瞪眼道:“比我大又怎样,反正我们……我们不合适。”林小雨高中时,身体已经发育的趋近成熟,美丽的容颜,高挑的身材,无不吸引着异性同学的关注。最高纪录是一天内收到101封求爱信,可惜被她扔进了垃圾箱。

    男生们多次追求无果后,给她起了个外号“冰山”。林小雨自然知道同学们给她起了这么一个外号,少女懵懂的年龄,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哪个少女不怀春。面对异性的追求,林小雨岂会像是外表表现的那么无动于衷,在她心里,也有一个她喜欢的人,那是班上高大帅气的体育委员舒杰。

    心里有了一个人,就再也装不下其他的人,少女奇怪的心思,既然喜欢他,就要拒绝其他男生的示爱。有一天舒杰找到她,邀请她参加学校每年一次为高三学生举办的体育比赛,邀请她参加羽毛球比赛。林小雨当然是高兴的答应,她把舒杰的邀请当作追求她的信号。

    放学后,林小雨去买了一副球拍,每天下午放学后叫上沈瑶陪她练习,她要用最好的成绩来回应他的追求。比赛前一晚,林小雨找到舒杰问他明天会不会到现场观看,舒杰说一定到,还说叫上了啦啦队,为她们加油助威!舒杰说的是“她们”,林小雨选择性的去掉了哪个“们”字。那晚林小雨失眠了……

    比赛那天,羽毛球场观众席上,老师、学生校外人员,人山人海。林小雨上场前,舒杰来了,也带来了啦啦队。不过舒杰身边多了一个漂亮的女生,舒杰向林小雨等人介绍说,那是他的女友小静,在另一所中学就读,啦啦队就是她找来的。

    听到舒杰的介绍,林小雨如听到晴天霹雳,苦涩的笑笑。后面舒杰说了什么她再没听见,神情恍惚的步入赛场……。林小雨的初恋就这么夭折了,少女的心扉也闭上。考入警校后,她更加拒绝和异**往,加上在训练场上狠辣表现,吓退了有心追求她的男人。

    毕业后,调入云山县公安局特警大队,长时间跟偷越入境的不法分子打交道,林小雨性格中狠辣的一面展现的更加淋漓尽致。升为大队长后,不光对犯罪分子,对手下的队员训练时也是毫不留情。

    方明等人就是这么练出来的,队员们忘记了林队是女人,林队在他们心里不是神,却是魔鬼。要让他们去追求林队,还不如去跟贩毒分子死磕。

    这些年林小雨就这么过来了,母亲曾给她介绍了一些男人,但听到她的职业,大多打了退堂鼓。林小雨也知道自己的工作,注定了普通男人不大敢靠近她。今晚遇到程一平向她示爱,林小雨的第一个反映就是拒绝,虽然拒绝的不是那么坚定。

    程一平起身绕过茶几走到她身前,蹲下两手搭在她肩上,双眼直视着她,正色道:“小雨,我们可以慢慢了解,我会让你爱上我的!”林小雨的心脏跳得更快,道:“你……”程一平轻抚她眼角的泪水,对着她的红唇吻了下去。

    林小雨心道:“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以她的身手,自然可以很轻松的推开程一平,却不知为何双手突然变得无力,闭上了双眸。两唇相接,如遭电击,林小雨脑子里翁的一下,忘了身在何处。

    在程一平的攻势下,林小雨玉唇轻启,丁香灵舌轻轻和他的舌头触碰。右手环住他头颈,左手无意识的在他背上轻轻摩挲着……这一刻,百炼钢化成了绕指柔。

    不知过了多久,俩人才慢慢分开。双目相对,林小雨红着脸低下头。程一平轻轻坐到她身边,侧过头望着她娇美的容颜,柔声道:“小雨……”林小雨轻轻“嗯”了一声。程一平伸出右臂,搂住她肩膀,轻轻一拉,俩人再次搂在一起。

    朝阳初升,万物复苏。县委县政府大院前,环卫工人正在清扫路上的积雪,昨夜下半夜,又开始下起雪来,后来越来越大,天亮时,云山县城变成了一座白城。据县气象站的报告,这是入冬以来云山最大的一场雪,许多地方厚度达50多毫米。

    程一平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天空中还在飘洒着雪花,对生活在县城里大多数青年男女来说,这场雪无疑增添了一道美丽浪漫的风景线。

    在农村,家境贫困的家庭,无疑是一场天灾了。县民政局前几天向各乡镇贫困村发放了不少过冬物资,但那点物资对贫困的家庭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

    江浩轻推开办公室的门,走进来把程一平的茶杯续满热水轻声道:“书记,开会时间快到了。”程一平看了看表,腋下夹着公文包拿着茶杯出了办公室。

    望着程一平挺拔的背影,江浩不由替他担起心来,身为程一平的秘书,他自然明白今天上午即将召开的常委会的重要性,大院里消息传的很快,昨天下午的书记办公会刚结束不久,江浩就知道了办公会上的情形。

    回家吃了晚饭后,就开始思索,想到半夜也没弄明白程书记为什么这样做。据他所知新的官员上任一般在没熟悉情况前,奉行的都是多听多看少说的原则,更不会插手人事任命这种敏感问题。

    程书记可以说是一个另类,来云山不到一个月,银都镇的两名主要干部被他请进了县纪委“喝茶”。弥漫的硝烟刚刚散尽,现在为了银都的干部任命,又要重启战火了!这一刻,县里和下面的许多干部估计都在盯着着这次常委会吧。

    程书记提名的人选能不能通过,将会证明他在云山是否真正站稳了脚跟。若能通过,在云山以后他的话自然会有人听,当然也会有一些干部投奔过来。若不能通过,那程书记在云山的日子怕是要步履维艰、黯然失色了。

    江浩摇了摇头,程书记靠什么通过?常委班子里,和程书记走得近的只有政法委书记张鹏一人,想通过他提名的人选,难啊!

    程一平自然不知道江浩的想法,他不紧不慢的走着。县委的工作人员看到他都停下来站在边上低头问好。程一平微笑着跟微微颔首。快上楼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程书记,早啊!”是县长张启明,程一平停下脚步笑道:“县长应该比我还早吧,今早我来上班的时候,可是看到你在常委院后小花园里,雪地上打拳来着。”

    张启民疾走几步和程一平并肩而行,哈哈大笑道:“老了,不行了,不锻炼可赶不上年轻人了。”程一平笑笑,没吱声,他知道张启明肯定有事跟自己谈,不是来跟自己探讨这些没营养的话题的,果然张启民道:“李俊同志我了解,年轻、有干劲,是个不错的干部。”程一平怔住,随即明白他的意思,笑着道:“谢谢!”。

    会议室位于县委大楼第九层,电梯进入第九层,步出电梯时,张启民有意无意的落后了几步,程一平暗里笑笑,进入会议室。深红色椭圆形的会议桌边,常委们和各部门的头头脑脑已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看到程一平进来常委们都笑着点点头,程一平不是第一次参加常委会,大家也不用太客套。程一平也只是点点头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坐在程一平左边的是县纪委书记罗晓瑛,罗晓瑛三十多岁,短发、深色的西服外套,白色毛衣,脖子上围着一条黑色围巾,金丝的眼镜,像一位辛勤耕耘的教师。程一平笑道:“听说罗书记对茶挺有研究,昨天我妹妹从老家带来了一点家乡茶,味道还不错。今年清明前采摘的,罗书记若不嫌弃,一会我让小江送半罐给你,这不算行贿吧?”

    罗晓瑛笑道:“程书记是云化县人吧,老百姓说‘云化茶叶江州梨,云山姑娘美如水。’云化的茶叶在我们华西可是排在最前。夺人所爱,是不是有些失礼啊。”程一平笑道:“我可不知道有这么个说法,枉为云化人啊。一会散会后,我让小江送给你。”罗晓瑛笑着点点头。

    八点五十八分,县委书记王军踩着点进了会议室,身后拿着茶杯和公文包的是他的秘书李华强。王军书记的目光从各常委和各部门的负责人面前缓缓扫过,慢慢的在正中间的位置坐下。他身后的墙上是鲜艳、庄严的党旗。看了看表道:“都到齐了吧,现在开始开会。”大家正襟危坐,停止了交谈。

    县委办主任徐靖从包里拿出一个本子,翻了几页道:“同志们,遵照王书记的指示,今天的会议主要讨论两个事项,第一、学习省农业厅下发的文件《关于切实加强进一步促进华西省农业发展农民增收的实施意见》的精神。第二、对县委组织部拟定的银都政法委书记人选进行讨论表决。今天的常委会主要研究讨论这两个事项,与之无关的事项不在这次常委会上讨论。”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