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小楼听雪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818包厢内,陈雅琪刚出去。两个身着低胸短裙的年轻女郎走了进来,短发女孩叫楚楚,留着披肩长发的叫苏苏。两人并不知道程、徐二人的真实身份,来之前陈雅琪只告诉她们这是酒店贵客,要好好招待。

    楚楚走到徐靖身边坐下,苏苏拿起桌上的红酒到了两杯,一杯递给程一平道:“先生,您怎么称呼?”徐靖皱皱眉,道:“叫程哥。”苏苏露出一个自认甜美的笑容,笑道:“程哥,你想怎么喝?”程一平已看出这女孩是刚出来不久的陪酒女。笑道:“喝酒还有别的喝法吗?”

    苏苏道:“我们这里有交杯酒,还有……”说到后面头低下声音越说越低,再听不见。程一平心道你这个态度可要不得,是要被老板炒鱿鱼的。苏苏也察觉到自己的态度不妥,抬起头强笑道:“程哥,你想怎么喝?”

    程一平接过她手里的酒杯,抿了一口,淡淡道:“我自己来吧!”苏苏怔住,她还没遇到过这样的客人。上次有一个客人年纪可以做她父亲了,一上来就要和她喝交杯酒,苏苏看着他那满口黄牙,吓的跑了出去。

    眼前的年轻人看来很温和,其实很骄傲,骨子里的那种骄傲。想了想苏苏道:“程哥,我给你唱首歌吧!”程一平点点头。楚楚拿来话筒道:“你想听什么歌?”程一平道:“随便!”楚楚道:“《爱的代价》可以吗?”程一平愣了一下,他没料到她会点这首歌,冲苏苏点点头。

    随着音乐响起,苏苏轻启双唇,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

    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

    看世事无常

    看沧桑变化

    那些为爱所付出的代价

    是永远都难忘的啊

    所有真心的痴心的话

    在我心中虽然已没有他

    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走吧走吧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

    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也曾伤心流泪

    也曾黯然心碎

    这是爱的代价

    也许我偶尔还是会想他

    偶尔难免会惦记着他

    ……

    随着苏苏如泣如诉优美的歌声,在程一平脑里往事如电影般一幕幕浮现。

    明月照中天,华西大学微子湖边,石椅上一对情侣相依着。

    女孩靠在男孩怀里,轻声道:“程哥,你会永远爱我吗?”男孩环住女孩的腰,握住女孩双手。在她耳边低声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女孩美丽的脸现出淡淡的红晕,轻轻的闭上了双眼……

    两年后,同一个地方,女孩约男孩见面。男孩等了好久,女孩还是没来,直到下起了雨,直到天亮,男孩没等到女孩,等到了感冒。

    三天后,男孩痊愈。去找女孩,从她的同学那里得知女孩已经退学,男孩打女孩的电话,电话关机。后来女孩的同学给男孩送来了一封信,说是信其实只有一句话:

    “程哥,忘了我吧。曾经爱过你的雪儿!”

    再后来,男孩从朋友那里知道,女孩嫁人了,爱人是华西某房地产商的公子。再后来,他们失去了联系。

    程一平正陷入回忆之中时,耳边传来一个女孩的柔柔的声音:“程哥……”被轻柔的声音唤醒,才发现苏苏的歌已唱完,正望着自己怔怔的出神。“徐先生呢?”环顾一圈,没发现徐靖程一平问道。坐在另一边的楚楚道:“徐先生上洗手间了。”程一平点点头。便在这时,一阵喧闹声从门外由远而近传来。

    “砰”的一声,包厢门被从外面踢开,一个我不是富家子谁是的男青年走了进来,大剌剌的在沙发上坐下。手向外面招了招,一个形如瘦猴的年轻人疾步走了进来,弓着腰谄媚道:“公子有什么吩咐?”男青年一把抢过他手里的包,从里取出一张支票,扔在桌上。

    仰着头望着天花板道:“这是两万块的支票,我不管你是谁,拿上支票走人,这间包厢今晚我要了!”门外响起急促的高跟鞋声,陈雅琪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她没向程一平解释,丰满的身子靠近男青年娇笑道:“王公子,666号包厢的客人已经走了,我们到那边去,好吧!”

    男青年伸出右手在陈雅琪的翘臀上“啪”的拍了一下,怒道:“他妈的,你不知道这包厢是老子的长包房吗?拿给其他人用!”陈雅琪眼里闪过一丝委屈,赔笑道:“王公子,您不是有两个月没来了吗,我……我……,这是第一次拿来招待贵客!”

    男青年怒道:“贵客?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得给老子滚!”听到这话,程一平微微蹙眉。门外忽然响起徐靖冷冷的声音:“王公子好威风啊,是不是也要我滚出去,给你让位置?”苏苏、楚楚是天然居最漂亮的女孩,俩人常受到王公子的羞辱。见他闯进门,两人早就坐到了角落里。听到徐靖的话心道:“完了,徐先生不知道王公子的身份,怕要遭大祸。”

    王公子听到徐靖冷冷的话,怔了一下。还没说话,给他拎包形如瘦猴的年轻人已经开口骂道:“你谁啊?不想混了?敢跟我们公子这么说话!”听到瘦猴的话,王公子像是被人在屁股上捅了一刀,从沙发上一下站起,冲着瘦猴就是一耳光,骂道:“他妈的,谁让你乱说话的,给老子滚出去!”

    瘦猴摸着脸颊,不知自己错在哪了。疑惑道:“公子……”王公子瞪着眼,怒道:“滚出去!”瘦猴不敢多话,弓着腰出了包厢。

    王公子几步赶到徐靖面前,躬身赔笑道:“徐叔叔,您怎么在这里?”徐靖没理他,板着脸进屋在沙发上坐下。王公子转过头冲陈雅琪吼道:“陈老板,我徐叔在这里,你怎么不早说?”陈雅琪张了张口似乎想辩解什么,但最终咬着嘴唇什么也没说。

    侧过头向苏苏与楚楚使了一个眼色,两人忙退出了包厢。训过陈雅琪,王公子关上门,转回头笑道:“徐叔叔,小侄不知您今晚来这里吃饭,刚有冒犯的地方,您大人大量还请见谅!”徐靖冷哼一声。王公子拿过桌上的茅台倒了一杯,端起杯道:“徐叔叔,这杯酒就当小侄给您赔罪!”也不管徐靖是否应允,端起来就是一饮而尽。

    一大杯茅台下肚,王公子的脸顿时红了起来。拿起桌上的茅台又倒了两杯。将一杯轻推到程一平面前,端起另一杯,笑道:“我叫王鸿明,兄弟怎么称呼?”徐靖打断他的话道:“叫程叔!”王鸿明怔住,让他称呼一个年纪跟他相仿的人为叔,他实在喊不出口。

    徐靖冷冷道:“这是县委程书记,你爸的同事!”又向程一平道:“程书记,这是王军书记的公子。”王鸿明端详着程一平那张清秀的脸,似乎有些不相信眼前的年轻人是云山县委副书记。

    程一平淡淡道:“叫我名字就行!”王鸿明脸涨的通红,强笑道:“程叔,刚才无意间冒犯了您,这杯酒就当给您赔罪!”程一平笑道:“不知者不醉,算了吧!”王鸿明道:“程叔,我干了,您随意!”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程一平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王鸿名见程一平喝了自己的敬酒,脸上露出了笑容。虽然程一平只是喝了一口,他却明白自己无意间犯下的错,已经得到谅解。其实以程一平现在的心性和身份,哪会和他计较。当然了,要算账也要去找他老子王军书记算。

    王鸿名放下酒杯,笑道:“徐叔叔,程叔,我走了,你们慢慢玩!”拾起桌上的支票冲陈雅琪道:“徐叔叔和程叔今晚的所有消费,我请了这是支票,余下的钱给我充入你们酒店的vip卡里!”陈雅琪道:“谢谢王公子,不过程书记他们这顿饭,我们已经说好,由我请了。”

    王鸿名瞪眼道:“你要跟老子抢着孝敬徐叔叔和程叔?”多叫几次,“程叔”这称呼他倒是叫顺口了。陈雅琪见他瞪眼,忙赔笑道:“王公子,跟你开玩笑了,你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敢跟你抢。有机会我!”王鸿名瞪眼道:“算你识相!”转过头笑道:“徐叔叔,程叔,你们慢慢玩,我走了!”

    程一平笑着点头。徐靖则是板着脸冷哼了一声。

    与徐靖在天然居酒店吃过饭,回到南湖小区小楼时,已经11点过了。天空中又开始飘起雪花,发现自己屋里的灯还亮着,知道是林小雨在自己屋里。程一平心里闪过一丝暖意,飘雪的夜里,回到家,有个人为自己留着一盏灯,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推开门,灯光是从客厅里映射出来的。步入客厅,客厅里沙发上空荡荡的并没有人,程一平不由苦笑,还以为这丫头在等着自己呢,原来早去睡了。

    去泡个热水澡吧,脱下外套,身上只留一条短裤,套着拖鞋哒哒的走向洗浴间。拉开客厅通向洗浴间的门,程一平发现卫生间里的是亮着的,透过卫生间的碎花玻璃门,一个美妙的身影弯着腰正在搓洗着什么。

    轻轻走到卫生间门前,拉开卫生间的门,只见林小雨背对自己弯着腰在洗着衣服。估计她刚泡澡,身上还穿着浴衣,因为弯着腰,她本来就很短的浴衣下摆仅仅盖住翘臀。程一平咳嗽了一下,林小雨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春光外露,头也不会的道:“回来了,加班这么晚?”

    程一平紧盯着她那修长的双腿和翘臀,闻言道:“不是加班,跟同事吃饭去了!”林小雨道:“你刚进公司不久,要和同事和领导搞好关系!”程一平走到她身后,她那丰满的翘臀在面前正轻轻的晃着。程一平心里一股邪火冒了上来。

    轻轻靠近她,程一平道:“小雨,怎么到我这儿洗衣服?”林小雨起身,将刚洗好的衣物放到平台上,笑道:“我那边热水器坏了,还没去修!”程一平贴近她身子,双手环住她纤腰,头靠在她秀肩上低声道:“小雨,我想你了!”

    林小雨低着头,轻轻嗯了一声。程一平搂紧她,含住耳垂,轻轻咬了一下。像是一股电流串遍全身,林小雨打了一个寒颤,呼吸忽然变粗。她已经感觉臀部上有个硬硬是东西顶着自己。意识到那是男人的象征时,想推开程一平,却已浑身无力。

    口里呼道:“小程……不……要这样……”程一平沿着她的耳、颈亲吻而下。右手向上轻抚,隔着浴衣慢慢的攀上了高挺的玉峰,五指张开轻轻握住一团丰盈,发现只能握住一半,心里暗道好大!稍微用力握住轻轻揉搓,林小雨呼吸变得紊乱起来。

    渐渐的程一平不再满足于隔着浴衣爱抚,右手轻轻拉开她浴衣的活结,在林小雨没反应过来前,两手滑入浴衣内,一下握住硕大的丰盈,入手一片滑腻忍不住用力揉搓起来。林小雨抓住他双手,不让他乱动,红着脸低声道:“不要、不要在这里!”

    程一平大喜,一把抱起她向卧室奔去,进入卧室,程一平脚往后踢了一下,门轻轻合上,但并没完全合上。卧室里传来深重的呼吸声,过了一会,一声娇啼传来。

    窗外雪花飘舞,室里春色满屋。花径未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