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回家路上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天边泛起鱼肚白,风未停,雪将住。寒风吹过小楼,二楼的窗户未关严实,一丝寒风从窗户小缝里钻了进去。二楼卧室里被褥凌乱,浴衣和枕头被扔在地板上,可见昨晚战况之激烈。

    被褥里的人估计感到了冷意,一只玉臂探出,拉了一下被子。

    发现没拉动,林小雨慢慢的醒了过来。从警以来,她从未睡的这么香过。动了动身子,才发现自己被一个人紧紧的抱着。昨晚发生的事如电影快镜头般在脑里闪过,林小雨脸上现出一丝晕红。

    轻轻掀开被褥的一角,低头往下望去,被褥下俩人**着身子。程一平头部埋在她那硕大的丰盈里,右手紧紧环住她纤腰。林小雨轻轻扳开他手臂,翻过身子,左手托腮,仔细端详着他。

    这是一张年轻的脸,双眉浓而长,充满粗犷的男性魅力,鼻子挺直,象征着坚强、极强的决断能力。嘴角上翘着,看来有些冷酷,但只要他一笑起来,坚强就变作温柔,冷酷也变作同情,就像温暖的春风,吹过大地。

    因为年轻,这张脸看来还不够成熟,但却已有种足够吸引人的魅力。这张脸的嘴角动了动,现出了笑意,一句话跟着冒了出来:“小雨,老公有这么好看?”林小雨羞红了脸,一下扑进的他怀里,右手捏成拳头,在他胸部上轻轻敲了两下。

    程一平环住她,右臂轻抚摸着她光滑的玉背。林小雨伏在他身上,低声道:“程哥,以后我叫你程哥,好不好?”程一平道:“嗯,我本来就比你大。”林小雨疑惑道:“这么肯定,你看过我的身份证?”程一平笑笑。县委副书记要调取公安干警人员档案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趴在他怀里,林小雨道:“起床吧,还要上班呢!”程一平笑道:“今天我可以不去的。”林小雨道:“为什么,你老板不说你?”程一平苦笑,才想起这丫头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正色道:“小雨,有个事跟你说一下。”

    林小雨见他说的郑重,柔声道:“工作不顺利吗?没事的,沈瑶他们公司还要人,你可以去他们公司看看。”程一平笑笑,指了指床头边的桌子抽屉,示意她拉开。林小雨疑惑的望了他一下,左手支起身子,右臂向抽屉伸去。

    因为身子伏着的关系,林小雨支起身子时,硕大的丰盈颤巍巍现在程一平眼里,峰顶的粉红蓓蕾骄傲的挺立着。程一平下身自然有了反映。感觉到他的坚挺又顶在自己腿上,林小雨脸上现出一丝羞意,低声骂道:“色狼!”程一平尴尬的笑笑。

    抽屉里放着一个红色小本。林小雨拿起红色小本,正面印着“工作证”三字和金色的共和国国徽。打开小本,首页上是程一平的免冠照片,相片下写着:

    姓名:程一平

    性别:男

    民族:汉

    职务:华西省云山县县委委员县委常委副书记。

    林小雨“啊”的惊呼一声,手一抖红色小本掉在床上。睁大眼睛看着程一平,慢慢的眼里现出畏惧的神色。忽然想起上个月县里发过公告,新调来了一位副书记。林小雨当时没仔细看,以为程书记是个老头子,岂料到程书记变成自己的邻居,现在关系更进一步,变成了自己的男友?

    身在体制,林小雨自然明白两人的身份差距有多大。本以为找到了可以托付终生的人,谁料到还是镜花水月一场空。眼里闪过一丝哀怨,林小雨勉强的笑笑,笑得甚是苦涩。开口道:“程书记,玩弄无知少女的感情,很快乐吗?”

    程一平虽早料到她的反映,但没想到会这么偏激。轻叹口气:“小雨,我从没想过要骗你!”林小雨紧咬着嘴唇,血丝从嘴角留下。眼里含着泪水,终于没忍住,泪水划过脸颊,变成一颗晶莹的泪珠滴在床单上。

    程一平起身坐起。伸出右手轻抚她眼角的泪水,轻声道:“小雨,县委副书记又怎么了?只要你点头,我们马上可以去登记结婚。”林小雨紧盯着他的眼睛。清澈的眼睛,仿佛春风吹动的柳枝,温柔而灵活,又仿佛夏日阳光下的海水,充满了令人愉快的活力。

    林小雨审过嫌疑犯,自然知道眼睛是心灵的窗口的常识。想起程一平曾两次说过他的身份,不过都被自己当作玩笑忽略了。林小雨抓住他的抚摸自己脸颊的大手,低声道:“你说真的?你不后悔?”程一平郑重的点头。

    林小雨轻叹口气,自己已经是他的人了,还能怎样?心里一股怨气无处发泄,掀开被子,忽然右手伸出,环住他脖颈,头一低张开嘴往他肩上咬了下去。肩上传来疼痛,已有血丝渗出。程一平苦笑,轻抚着她肩膀道:“小雨,你属狗的?”

    听到程一平的话,林小雨松开嘴,肩膀上留下一个清晰的牙印,怒道:“你才是狗呢!”说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程一平知道她的心结已解开,盯着她高挺的丰盈,笑道:“好吧,我是狗,狗要咬人了!”

    双手探出,抱住她光滑的身子压了上去,林小雨道:“不要,你是书记呢,这么好色……呜……呜”性感的红唇已被吻住,程一平左手在她胸前肆虐,左腿曲起分开她双腿,挺身进入了她身子……

    窗外的雪花似乎不愿看到这一幕,随着寒风飘向远方。

    腊月二十七,县委大院里挂上了大红的灯笼。院外也挂上了“**云山县委祝全县人民新春快乐”红色横幅。年末县委会议上,王书记对春节期间县委的工作做了安排部署。其中之一就是春节期间县委县政府每天必须各有一名常委值班,程一平的值班时间是大年初二、初三两天。这么算下来只有两天的时间呆在老家陪母亲。

    龙化高速上,一辆灰色面包车在缓缓前行。张鹏戴着个大墨镜,嘴里叼着中华烟。见到略有姿色的女孩走过,就将车速放缓,头转向窗外:“美女,上来!哥带你兜风去!”坐在副驾驶的程一平摇头苦笑,这哪像县委领导公安局长,倒像一个地痞流氓。

    昨晚张鹏找到他,说想跟跟他回老家过年,体会一下乡村的年味。程一平笑笑,张鹏就知道是答应了。

    他了解程一平的脾气,知道他不可能开着县委三号车回家过年。一大早也不知道他从哪弄了一辆灰色面包车。程一平是云化县龙门镇人,俩人从云山出发,走化云高速,到云化县城后,再转龙化高速。

    面包车行驶了三个多小时,已经进入龙门镇境内,远远的看见公路边上巨大广告牌上写着“欢迎您到龙门来!”。程一平知道快到家了。

    面包车在龙门镇最大的饭店“聚仙酒家”广场前停下,张鹏解开保险带,推开车门骂骂咧咧的道:“他妈的,饿死了,老子现在能吃下一头牛。”程一平笑笑,解开保险带,推开车门也下了车。

    程一平自从华大毕业进入省委办公厅秘书二处工作,有两年没回过家了。望着眼前熟悉的街道,这个小镇留给自己太多的回忆。西面有一条步行街,小时候,母亲在周六周日常去摆地摊卖一些中草药,贴补家用。

    年幼的程一平像个小尾巴跟在后面。每到太阳落山收摊时,母亲总会到饭店里给他端来一碗凉粉……;东面是龙门中学,程一平还记得到龙门中学报道的情景,母亲牵着他的手,背着背篓,里面放着给他新缝的被褥……

    “程哥,看啥呢?”见程一平下车后,站在路边望着周围的景物不说话,张鹏有些疑惑的问道。程一平笑笑,没理他。张鹏道:“懂了,近乡情怯?”程一平有些诧异看了他一眼,狗嘴里也能吐出象牙?抬头看看太阳,并没有从西边出来。

    程一平的举动有些伤张大少的自尊,嚷道:“靠,瞧不起我是吧?老子怎么说也是中文系毕业的。”程一平笑道:“走吧,去吃饭,带你去尝尝我们龙门的特色菜。”听到吃张鹏马上忘了心里的不快。笑道:“早就饿了,快走!”关了车门,俩人向酒楼走去。

    进入酒楼,在服务员小姐的引导下,二人向楼上包间走去。几个喝的醉醺醺的客人,正好从二楼下来。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左臂下夹着公文包,一脸倨傲的看着弓着腰跟自己说话的男青年。

    男青年二十七八的样子,一边走一边握住中年人的手不住摇晃,赔着笑道:“拜托您了,李局!”李局长道:“好说!好说!过了年,我尽快让下面的人给你办!”男青年道:“谢谢,谢谢!”又握住李局旁边的人道:“张局,有空再到龙门来玩!”张局长礼貌性的点点头。并不说话。

    说话间几个人已到了程一平和张鹏身前,见过道有些窄程一平侧过身子让他们先过。握着李局长手的男青年这时忽然转过头来,看到程一平楞了一下,随即露出欣喜的笑容,放开李局长的手,冲着程一平道:“小宝?”程一平笑道:“帆哥!”

    男青年两手张开,给了程一平一个熊抱。有两年没人叫过自己这个小名了,程一平笑笑也搂住男青年。男青年在程一平背上拍了几下,有些激动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看得出男青年动了真情,程一平也有些感动。

    男青年放开程一平,两手搭在他肩上仔细端详着,点点头道:“嗯,两年不见,长高了,比我还高!”程一平笑笑不说话。

    男青年身后的李局长咳嗽了一下道:“程老板……”,男青年才发现只顾着跟程一平寒暄,冷落了李局长等人,转身笑道道:“李局,这是我堂弟程一平,在省城工作。我们哥俩有两年没见了,”给程一平介绍道:“小宝,这是县招商局李局长。”

    又指着李局长旁边的中年人道:“这是县工商局张局长。”程一平伸出手道:“李局长,你好!”李局长听到男青年介绍程一平在省城工作,看程一平的年纪估摸着大学刚毕业,顶多也就是个副科员,微微点头,伸手和程一平轻握了一下,随即松开。

    程一平向张局长伸出手时,张局长眼神一凝,微微弯下腰两手握住他的手道:“您好!”程一平注意到了张局长截然不同的态度,估计他有可能见过自己。在哪见过,一时半刻却是想不起来。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