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兄弟同心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程一平微笑道:“你好!”握着张局长的手紧了紧。张局长同程一平握手时的态度,李局长也注意到了,微觉奇怪,心道:“莫非这小子是大人物,那他堂哥为何来巴结自己?”一时不解,心下对程一平留上了心。

    在同张鹏握手时,李局长不敢那么傲慢了。谁料张大少只是手跟他沾了一下,随即松开。李局长觉得血管有爆裂的感觉。见他跟张局长握手,也是同样的做法,才觉得心里平衡些。程一平笑笑,张局长等人在普通老百姓眼里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在张大少眼里,却是一钱不值。

    程一平的堂哥自然看到了张鹏对张局长等人的态度,心道小宝的这个同事还真是傲得没边。当程一平把他介绍给张鹏,说这是我堂哥程一帆时。程一帆忙握住张鹏的手,还未说话,张鹏抢先道:“你好,帆哥!你叫我张鹏就行。”程一帆道:“这……”看了看程一平,程一平道:“随便怎么叫都行!”程一帆道:“你好!张鹏,欢迎你跟小宝到家里玩!”

    堂堂的招商局长居然比不上一个私企老板,李局长有些郁闷道:“程老板,我们就不打扰你们兄弟相聚了,局里还有工作,先走了!”张局长有些不满的看了一眼李局长。

    一年前他曾随云化县县长麻贵到省城拜访过张克石,当时远远的见过程一平从省委三号车里下来。眼下是一个难得接触领导的机会,李局长说要走,张局长心里暗骂他却也不好独自留下了。

    程一帆道:“张局,李局我送送你们!”俩人都道:“不用,不用!”程一帆冲服务员道:“把我兄弟他们领到618房间,菜按刚才的重新上!”服务员道:“好的,程老板。”侧身道:“两位请跟我来。”张鹏道:“帆哥,快去快回,听程哥说你酒量不错,我可是慕名已久了。”程一帆哈哈笑道:“好!”在张局长和李局长的连番推辞下,跟在后面下楼去。

    张鹏一进到包间,外套一脱,骂道:“他妈的一个破局长,拽个鸟!”顿了顿又道:“程哥,要不我通知陶勇那小子,他不是云化县纪委书记吗,让他查查?程一平道:“多大事?你啊,少给人家找麻烦!”

    见程一平不同意,张鹏点燃一根烟,靠在椅子上仰着头不再说话。服务员在旁边却听的暗暗咋舌,心道:“这什么人啊,开口闭口就找局长的麻烦,似乎同县纪委书记很熟?刚程老板说他们在省里工作,难道是省里来的领导?”

    小心翼翼的跟二人沏了茶,微笑道:“两位领导请稍等,菜一会就到。”张鹏摆摆手,服务员会意的退了出去。

    过了一会,程一帆神采奕奕的走了进来,“菜呢,还没上?”张鹏道:“帆哥,不急。”程一帆脱下外套,坐下问道:“小宝,你还在省城工作吧?”程一平道:“没了,上个月调到了云山,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程一帆道:“没事!到了云山离家近,多回家看看婶子。对了,你在云山哪个部门??”在他想来从省里调到县里,自然是被下放了。程一平道:“云山县委副书记。”程一帆愣了一下,随即高兴道:“好!好!我们程家终于出能人了!他妈的,老子倒要看看工商所那帮王八蛋以后谁敢惹我,哈哈!”

    张鹏见他为人直爽,也跟着哈哈大笑。程一平道:“帆哥,给你重新介绍一下张鹏,他是云山县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程一帆一惊,起身道:“张书记,刚我失礼了,还请海涵!”张鹏道:“帆哥,你还是叫我张鹏吧,听了舒服!”

    望望程一平,程一平笑着点头。程一帆哈哈大笑道:“好,好!”转过头朝外喊道:“服务员,拿两瓶茅台来!”见堂哥如此高兴,张鹏的另一个身份,却不宜介绍了。若他知道张鹏是省委书记的公子,这顿饭估计他吃不下了。

    服务员推开门,端了酒进来轻放在桌上,随即退出。程一帆打开酒瓶,将三人面前的酒杯倒满,端起酒杯道:“小宝,这顿饭第一杯酒哥敬你,你替我们程家争了光。回家过年,算是衣锦还乡了。你现在是县委书记了,要堂堂正正做人,更要懂得感恩,多做有利于老百姓的事。做个好官,别做贪官!”

    程一平起身端起酒杯道:“帆哥,你的教导我会牢记在心。”听了程一帆的话张鹏暗自点头,对他又高看了一眼。程一帆没有因为堂弟做了县委书记,提一些私人要求。反而告诫他全心全意为老百姓做事,这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程一平等人从聚仙酒家出来时,已是午后了。张鹏醉眼朦胧的道:“帆哥,我服你了!”程一帆也有些醉了,他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手搭在张鹏肩上道:“小张,其实我也佩服我自己!”程一平在一旁听的想笑,从张书记到张鹏,再到小张,张鹏的辈分越来越低了。

    张鹏道:“为啥?”程一帆道:“别看你们一个是政法委书记,一个是县委书记,我一点不羡慕你们。你们有我自由吗?有我自在吗?我那个扬帆机械厂,老子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谁敢管我?”张鹏道:“帆哥,跟你说吧,老子本来就不想做这个政法委书记破公安局长,是老头子硬让我做的。”又道:“你刚说什么机械厂,你开的是吧?以后哪个不长眼的到你厂里找麻烦,你跟我说,老子不抽得他爹妈认不出他,我不叫张鹏。”

    程一平没想到张鹏跟堂哥这么投缘,张大少说的虽是酒话,但这小子的说的话从没有食言过。堂哥的厂子,有了张鹏这层护身符,以后的发展会少些波折吧。

    程一帆和张鹏摇摇晃晃的到了一辆黑色上海大众轿车边。车门打开,一个年轻人从车上走下,说道:“程总,我送您回去吧!”程一帆瞪眼道:“送什么送?把钥匙给我堂弟,我们要去厂里看看。”

    程一平道:“钥匙给我吧,你开前面那辆灰色面包在前带路,好吧。”男青年道:“好的,老板!”他不知道程一平的身份,以为程一平跟程一帆一样是做生意的商人。

    扬帆机械有限公司位于龙门镇西面,一排楼房,都是老式的,有些破旧,比起别的工业区而言,门前冷落了很多,这里从下车走到门口,车喇叭都听不到一声。

    大门打开,程一平等人走了进去,扬帆机械厂车间,一眼望过去,颇为开阔。机器车床摆成三列,二十多个年轻人站在那里,目不斜视的生产配件,有男有女,无一例外的都是二十岁左右,“这种工作需要的技术含量不高,一般高中毕业,培训几个月就可以上手。”程一帆解释道。

    左边是装配车间,十多个小伙子在里面,敲打铁皮的声音,焊接时产生的火花到处飞扬。程一平这个时候倒有些诧异,没有想到堂哥竟然拥有这样一家机械加工厂,这个厂子设备已经有些规模,堂哥现在还年轻,假以时日,这个厂子完全可以发展的更大更好。三人径直走到里面隔着的一个房间,中途遇到几个员工,都是和程一帆打着招呼,态度恭敬中带着亲热。

    里面的房间不小,但是一眼看过去只觉得拥挤。屋内只有两个人,如同杂货铺一样,到处摆着台钻,攻丝机什么的,一个人在靠近门口的地方,拿着锉刀正在挫着什么,见到程一帆走了过来,恭敬的说了声,“程总好。”

    另外一个人背对着门口,全神贯注的望着电脑屏幕,那上面是一张机械制图。“要不要招呼小吴一声?”小伙子也很年轻,“他在搞个设计样图,一天没有吃饭了。”程一帆摆摆手。程一平一旁看到,不由暗叹企业家一般都是和工作狂在一起的,看这个小吴,完全就是痴迷的性质。

    三人车间返回,上了二楼。推开办公室门,一个20左右的女孩趴在办公桌上写着什么,见到程一帆叫道:“程总”,程一帆点点头。招呼程一平和张鹏坐下,女孩给三人沏了茶,拿起一叠文件,退了出去。

    张鹏在来的路上被冷风吹了一下,酒已经醒了大半,抿口茶水道:“帆哥,刚我看了一下,你这个厂子效益似乎不错!”程一帆道:“混日子吧,让他们再做今天,就放年假了。”

    张鹏道:“我有个想法,说出来你看可行不可行?”程一帆点头道:“你说。”张鹏道:“我有个朋友,在华西机床集团上班。华西集团每年都有一些精度要求不太高的配件需要拿到省城周边的一些机械厂加工,如果把华西集团所有外加工的配件都拿给你做,你能不能做?”

    程一帆当然知道华西机床集团,更明白这是扬帆机械厂壮大的机会,笑道:“全部给我做,这个小厂子消化不了,十分之一吧,我可以做!”程一平忽然插口道:“如果把这个厂子扩大十倍呢?”程一帆苦笑道:“小宝,我哪来的资金扩充!”

    张鹏忘了一眼程一平,程一平微微点头。张鹏道:“钱到不用愁,我有几个朋友在银行工作,如果你有兴趣,过了年,我让他们跟你联系!”程一帆点燃一根香烟,想了想举起茶杯正色道:“张书记,以茶代酒敬你一杯,我知道,你帮我是看小宝的面子,以后也不知道能不能再和你见面,不过话说在前面,如果因为我影响到小宝,这样的事我不干。“”

    程一平微怔,堂哥还真是什么话都敢直说,换作张鹏和自己不熟,这话多令人家难堪。话说回来,堂哥这番话也可见他并没有被利益冲昏头脑,更回护自己。张鹏这时更觉得程一帆值得相交了,举起茶杯和他碰了一下,一饮而尽,笑道:“帆哥,放心吧,这一切我和你去做,不假程哥之手。再说了,只有他走的更远,我们才好沾光不是。”

    程一帆道:“好,不过你跟小宝还得再答应我一个条件,扩建后公司的收入你俩各占一成,要不然我不干。当然我会用其他人的名字给你们开户。”张鹏笑道:“帆哥要送钱给我花,求之不得!”程一平也笑着点头。程一帆哈哈大笑,手一扬学着伟人的川音道:“这是个大决策,就这么定下来!”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