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天伦之乐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阳村与龙门镇距离10余公里,夜幕降临的时候,程一平和张鹏到了这里。夜色中的向阳村,灯火点点,如天上的繁星。在村口下车,张鹏张开双臂,闭上眼深呼吸了一下骂道:“乡下空气就是好,不像城里,他妈的上街你都得戴个口罩。”

    程一平道:“走吧,我的大少!”张鹏打开车后门,从里面抱出两箱保健品和几条中华烟。跟在程一平身后向村里走去。程一平提着两袋水果和巧克力糖果,刚进入村里,一群小孩就涌了上来,见到是两个生人,有些害怕,又有些好奇。

    程一平笑道:“过来,给你们糖。”几个胆大的小孩跑过来,程一平抓起一把巧克力糖递给走在最前的小孩,小孩双手捧着糖果道:“谢谢叔叔!”其他小孩见拿到了糖果,纷纷道:“叔叔,我也要,我也要!”程一平道:“不急啊,每个人都有!”

    张大少从没见过这种事,哈哈一笑道:“要香烟不,过来我给你们发烟。”程一平瞪眼道:“能说句正经话不?”小孩的喧闹声,挨着路边的人家有人开门走出来,见到程一平,有招呼道“小宝,回来了”也有称“宝哥”的,程一平笑着跟他们一一寒暄。

    程一平的家在村南面,在一大帮小孩的簇拥下,来到一栋二层小楼前,昏黄的灯光从窗户里映照出来。在孩子叽叽喳喳的欢闹声中,一楼侧门打开,一位中年妇人走了出来,慈祥的面容,青丝里夹杂着几丝白发。

    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躲在她身后。程一平上前道:“妈,我回来了。”妇人是程一平的母亲文秀丽。文秀丽怒道:“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今天已经是二十八了!”程一平尴尬的笑笑。张鹏上前道:“伯母好!我是程哥的同事,叫张鹏,您叫我小张就行。”文秀丽看着张鹏眼里闪过一丝疑惑,笑道:“你好,这孩子长的真俊,快进屋吧!”

    张鹏得意的向程一平笑笑,程一平挠挠头。二人随着文秀丽进屋,一楼左边是客厅。客厅里摆着茶几,沙发,家具虽有些陈旧却很整洁。文秀丽身后的小姑娘探出头来,一双灵活的大眼睛看着程一平,又看看张鹏,露出好奇的神色。

    程一平道:“妈,这谁家的孩子?”文秀丽道:“一会再跟你说,小汐,叫叔叔!”小姑娘向程一平鞠了一躬道:“叔叔好!”文秀丽指着张鹏道:“这是小张叔叔。”小汐又向张鹏鞠了个躬道:“张叔叔好!”小汐鞠躬行礼的样子要多可爱有多可爱,程张二人莞尔一笑道:“小汐好!”

    小汐望着程一平道:“叔叔,您是奶奶常念叨的宝儿叔叔吗?”程一平弯下腰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在她粉红的小脸上亲了一口,笑道:“我是宝儿叔叔,小汐读几年级了?”小汐道:“三年级。”两只小手互捏着又分开,小声问道:“叔叔您喜欢我吗?”程一平点头道:“你这么可爱,叔叔当然喜欢!”小玲道:“那您给我带礼物了吗?”程一平怔住。

    抬头看着母亲,心道:“老妈您真行,跟我通电话时,怎么不提家里多了个小姑娘呢?”知子莫若母,见程一平郁闷的样子,文秀丽已猜到他没准备礼物。笑道:“你不是很聪明吗,自己想办法。给我把小汐弄哭了,看我饶不饶得了你!”

    见程一平拿不出礼物,小汐眼圈一下红了,慢慢低下头。程一平觉得头有些大,手在身上乱摸,从衣兜里掏出一只钢笔道:“小汐,这是叔叔上大学时用的,送给你好不好?”小汐抬起头望着钢笔,露出欣喜的笑容道:“谢谢叔叔!”

    文秀丽道:“算你聪明!”给张鹏倒了杯茶道:“小张,你随便坐,到了这儿就当作自己家好了。”张鹏拿起放在桌上的保健品道:“伯母,我妈听我说要和程哥回家过年,这是她托人捎来让我送给您的,一点小礼物,不成敬意。”

    文秀丽接过保健品笑道:“代我谢谢你母亲!她有空的时侯,欢迎她到家里来坐坐。”张鹏道:“伯母,您的话我一定带到。”文秀丽道:“你们饿了吧,我去给你们做饭。”转身向厨房行去。

    张鹏坐在沙发上,拿起茶水抿了一口,刚他发现了一个问题,程一平的母亲说话时带着老北京口音,这是为什么?他是心里藏不住事的人,轻抚着茶杯问道:“程哥,伯母是北方人?”程一平将小汐放到地上,微笑道:“小汐,把你的成绩单拿来给叔叔看看,好不好?”

    小汐道:“叔叔,我考了全班第一名呢!”蹦蹦跳跳的向二楼跑去。待小汐上楼程一平点头道:“我母亲是知青。”张鹏有些明白了,那个特殊的年代,最高领袖作出了“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到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在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

    为响应最高领袖的指示,政府组织大量城市‘知识青年’离开大城市,到农村定居和和劳动。程一平的母亲应该就是那时候到了向阳村。这不是个令人愉快的话题,张鹏点了点头不再问。

    程一平听母亲说起过,当年母亲到向阳村的时候,父亲是向阳公社生产大队支书,母亲的美丽、善良,父亲的朴实、勤劳互相吸引着彼此,不久二人确定了关系,在革委会的批准下父亲和母亲结成革命伴侣。

    十年浩劫结束的前一年有了自己,遗憾的是好景不长。自己出生不到半年,父亲因为一份报告被打成走资派,母亲被关进牛棚,父亲经数次批斗后,不久含冤而逝。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父亲的冤案才得以平反。

    小汐从楼上下来时,拎着一个,程一平暗叹现在的孩子从小就背上这么沉重的负担,这不是什么好事。小汐从书包里拿出几本寒假作业和成绩单道:“叔叔,这是我的期末考试成绩,奶奶说比你小时候考的好呢!”

    稚嫩的童音,歪着头一双大眼睛得意的瞧着程一平,见她可爱的样子,程一平情不自禁的又将她搂在怀里,笑道:“嗯,你比叔叔强。要叔叔怎么奖励你呢?”小汐抱着程一平的脖子,亲了一口道:“谢谢叔叔,奶奶给我买了好多东西呢。”程一平心道有这个可爱的小姑娘陪着母亲,母亲应该少些寂寞吧。

    门外响起脚步声,一个洪亮的声音道:“弟妹,小宝回来了?”文秀丽道:“大伯来了,小宝在客厅里呢!”是大伯程元凯到了,忙起身拉开客厅门。

    门外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年轻的少妇,休闲西服,白色内衣留着短发、娇美的容颜,挺直的瑶鼻架着一副黑框女士眼镜。程一平怔住,堂哥程一帆在少妇身后正得意扬扬看着他。

    程一帆身后站着一个满脸虬髯的中年汉子,拿下嘴里叼着的烟斗,道:“愣着干啥,她是一帆的媳妇,还不快叫嫂子!”

    程一平有些尴尬的笑道:“嫂子好,快请进!”少妇微笑道:“你是一平叔叔吧,我叫舒丹。”程一平点头道:“我是程一平。”冲满脸虬髯的汉子道:“大伯,两年不见您老的身体越来越好了,”虬髯汉子是程一帆父亲程元凯,闻言哈哈大笑道:“老子就是喜欢听你小子说话,中听!”

    程一平将他们让进客厅,把张鹏介绍给他们认识,双方寒暄完毕坐下。程一平道:“大伯,大娘呢?她怎么没来?”程元凯拿着烟斗在桌子上敲了敲道:“知道你回来了,在家做饭呢,说要请你们过去吃饭。”

    进来给程元凯等人沏茶的文秀丽闻言道:“小汐,去把一帆家奶奶请来,说小宝叔叔回来了,请她过来吃饭。”小汐“喔”的应了一声,向门外跑去。程元凯拿起茶几上的茶水道:“小宝,听一帆说你调到云山了,现在是云山县委副书记?”

    文秀丽听到程元凯的话愣了一下,放下茶具,笑眯眯的不停的上下打量着程一平,程一平被母亲瞧的心里发毛,赔笑道:“妈,不是故意隐瞒您,我刚到云山不熟悉当地的情况,工作又忙,所以、所以您现在才知道。”文秀丽不知怎的,轻叹口气道:“妈没怪你,做那个县委书记也没什么好的,你喜欢做,就做吧!”

    程一平以为母亲真生气了,忙道:“妈,您若不喜欢,那我就去辞了,以后天天在家陪您。”文秀丽笑骂道:“臭小子,说什么胡话呢,县委书记是你说不做就能不做的吗?既然做了,就好好做,多为老百姓做些好事!”程一平道:“好,我听您的。”

    文秀丽道:“舒丹,你过来帮我做饭。”舒丹起身道:“好的,婶!”二人向厨房走去,文秀丽暗叹,这是命吗?小宝也从政了。原本想他让他回村里做教师,谁料他毕业后进入省委办公厅秘书处,现在更近一步当了县委书记。要跟他们联系吗?想起父亲的教导“儿孙自有儿孙福。”随即摇了摇头。

    见文秀丽无故摇头,舒丹问道:“婶,您怎了?”文秀丽才想起舒丹还在旁边,笑道:“小宝做了县委书记,你看他吊儿郎当的样子,哪有县委书记的样子?”

    舒丹笑道:“婶,我看挺好啊,一平叔叔做了县委书记,您以后可就享福了!”文秀丽道:“享什么福?我怕他做不好,辜负了党和政府的信任。”舒丹暗暗吐了吐舌头,心道:“不知道婶子身份的听她说话肯定以为她是国家高级干部。”

    客厅里,程元凯沉吟道:“小宝,大伯跟你说个事?”程一平道:“您说!”程一帆插口道:“爸,一平刚到家,说这个做啥?”程一帆下午想了下,堂弟现在已经是县委书记,再像当初那样叫“小宝”,让外人听到可不好。当下改了称呼。

    程一平笑道:“大伯有事,但说无妨。”程元凯道:“你看能不能把一帆的媳妇调到云山去?”程一平了解大伯不是那种贪恋权势的人,现在要求自己给舒丹调动工作肯定有其他缘故,问道“嫂子在哪里工作?”程一帆道:“龙门镇工商所。”程一平道:“嫂子工作不顺心?”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