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宁州之行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张鹏也道:“李师傅,进去坐坐吧。”老李明白人家叫自己纯属客气,这栋楼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若真进去,那是不知进退了。笑道:“程书记、张局,我还没好好逛过省城,想去看看。”

    程一平点点头,张鹏也不勉强和程一平向别墅内走去。张鹏的母亲杨丽珠是华西大学教授,见到程一平和赵鹏进门就笑,招呼着程一平在沙发上坐下。

    程一平道:“婶,新年好!一个多月不见,您变得更年轻了。”杨丽珠笑道:“你啊,就是嘴巴甜!”保姆王嫂进来给程一平沏茶,杨丽珠道:“王嫂,晚上多弄几个菜。”王嫂道:“是,太太!”

    程一平从包里拿出两灌茶叶道:“婶,这是我母亲去年清明前采摘的苦茶,有清肺润喉的效用,她让我送给您的。”杨丽珠接过道:“怎么不把你母亲带来,和我说说话。”程一平道:“下次吧,下次我一定把她带来。”

    杨丽珠道:“那我可记住了,下次不把她带来,看我饶不饶了你。”程一平道:“我记住了,老爷子呢?”杨丽珠道:“楼上书房呢,吃过午饭就进去了,不知道在忙什么,到现在还没下来。”程一平道:“我去看看。”

    上了二楼,来到书房前,轻轻推开门,宽大的房间贴着墙两边是巨大的架上摆满了书,有砖头那么厚的马列著作、开国领袖选集、总设计师文选等书,也有《二十五史》、经史子集等书。挨着窗户的书桌前,背对着门站着一个高大的中年汉子,中年汉子手提三寸狼毫,正在宣纸上悬腕挥毫。

    程一平放缓脚步,轻轻的走到中年人身后,还没说话,中年人已开口道:“鬼鬼祟祟,哪有一点党政干部的样子!”程一平挠挠头,尴尬的笑笑。探过头道:“老爷子,写啥呢?”中年汉子放下手里的狼毫,转过头来,只见他长着一张国字脸,四十来岁、五十岁不到年纪,形貌威武,虽然脸上带着笑容,但总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中年人正是张鹏的父亲,现任华西省委副书记张克石。听到程一平的话,张克石道:“华西民大80年校庆,应民大师生邀请,给他们题个词。”程一平上前一步,只见宣纸上写着“发挥优势,建设特色鲜明的一流民族大学!”

    程一平赞道:“老爷子,您的字越来越好了,什么时候也给我题一个?”张克石道:“把你到云山后的工作情况说说。”程一平笑嘻嘻的道:“老爷子,没有在您身边的时候自在了,现在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大树底下好乘凉’了!您还是把我调回来给您做秘书吧!”

    张克石道:“说重点。”张克石加强语气,程一平再不敢嬉皮笑脸了,脸色一正把到云山后的工作情况详细的向张克石做了汇报。

    程一平做完汇报,见张克石脸上没什么表情,心不由悬起来,难道自己哪做错了?张克石看着程一平,眼中偶尔射出锐利的目光,哼道:“小打小闹,上不得台面!”程一平脸一红,自己确实没做几件对云山老百姓有益的事。

    张克石严肃道:“衡量一切工作是非得失的判断标准是什么?南巡首长早讲过了,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按这个标准去做,即使你程一平把云山的天捅破了,我都能给你补上!”程一平正色道:“书记,您的话我记下了!”

    宁州的夜晚灯火辉煌车水马龙,华灯映照着来来往往行色匆匆的人群,空气中传来一阵阵喧闹声。解放大道上一辆黑色奥迪在缓缓的行驶,张鹏驾着车,不时侧头看着窗外,突然从车窗外闪过“月半弯”三个字。将车速放缓,打了右转向灯,在“月半弯”门前停下。转过头道:“程哥,这里也有个‘月半弯’酒吧,不会是云山人开的分店吧,进去坐坐?”

    月半弯酒吧二楼108包间内,程一平和赵鹏刚坐下,三个身着低胸超短裙的年轻女郎走了进来,走在最前的居然是云山天然居酒店的楚楚。另外两个女孩短发的叫明明、长发的叫小燕。

    明明和小燕一左一右直接坐到张鹏身边,张鹏伸手在明明的胸部抓了一把,明明道:“张哥,你好坏!”小燕道:“张哥,这么久没来,是不是把妹妹忘了?”张鹏一把将小燕搂在怀里,头埋进了她高耸的胸部。

    程一平皱皱眉,没说什么。自己被这小子忽悠了,哪里是寻‘月半弯’酒吧,寻旧情人才对。那边张鹏头埋进小燕的高耸的胸部,显然被挑起了**,拉起两个女孩起身,冲程一平道:“程哥,一会回来找你!”,也不管程一平是否答允,搂着两个女孩出了门,找地乐去了。

    楚楚拿起桌上的红酒到了两杯,一杯递给程一平道:“程哥!”程一平接过酒杯道:“怎么不在‘天然居’酒店上班了?”楚楚犹豫了一下道:“王公子常来酒店找我,那晚你们走后,王公子又回来,让我去陪他。我……我拒绝了他,怕他找我麻烦,年前我就到了省城……”

    楚楚没说全,但程一平已经听明白,王鸿明那晚估计想强行占有楚楚被拒绝,说不定双方还发生了冲突。楚楚因害怕遭到报复跑到了省城。程一平淡淡道:“你喜欢做酒家女?”楚楚低下头。程一平的话显然触到了她的痛处。

    程一平继续道:“你既然选择这个职业,应该知道有些事躲不了的。”楚楚低声道:“程哥,我其实是华大的学生,我……我只想挣点小钱”程一平怔了一下,上大学时曾有女同学因为家境贫寒或爱慕虚荣选择被富商包养。楚楚只不过是陪客人喝喝酒,也就释然。

    楚楚拿来话筒道:“程哥,我给你唱首歌吧?”程一平点点头。音乐响起,楚楚轻启双唇:

    也许是我不懂的事太多

    也许是我的错

    也许一切已是慢慢的错过

    也许不必再说

    从未想过你我会这样结束

    心中没有把握

    总是记得你我彼此的承诺

    一次次的冲动

    don’tbreakheart

    再次温柔

    不愿看到你那保持的沉默

    独自等待

    默默承受

    喜悦总是出现在我梦中

    ……

    楚楚放下话筒道:“这首歌很久没唱,有些生疏了!”程一平拿出一根香烟道:“你唱的很好。”在包里摸索了一下,发现忘带了火机。楚楚笑道:“吧台上有,我去帮你拿。”,扶着沙发起身,也许是坐久的关系,身子刚立起,转身面对程一平时,忽然一个踉跄,“哎呀”一声,倒在程一平怀里。

    程一平双手向前探出,欲扶起她,却发现按在两团柔软的丰盈上,楚楚嘤咛一声,程一平发现手按在了人家的胸部上,尴尬的笑笑双手缩了回来。楚楚坐在他腿上抬起头,清秀的双眸看着程一平,柔声道:“程哥,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这是我的第一次,我想送给你……”

    说话间两臂向后,玉手轻解,片刻间,薄入蝉翼的上衣和胸罩轻落在地,白雪般的高耸丰盈露了出来……”程一平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人世间最美的风景,楚楚红着脸右臂探出环住他脖颈,双眸闭上,双唇轻启吻住了程一平。

    程一平不是柳下惠,但也不会随便跟一个见了两次面的女子发生这种事,待要起身相避,一撑持间,左手扶住楚楚的肩头,右手却揽在她柔软纤细的腰间。右手向前要把她推开,着手处柔腻温暖,一颗心简直要从口腔中跳了出来,却是再难释手。楚楚伸手勾住了他头颈。程一平但觉楚楚吹气如兰,口脂香阵阵袭来,不由得天旋地转,全身发抖,把楚楚推离少许颤声道:“你……你……”楚楚道:“程哥,我好冷……”程一平再难以自已,双手微一用力,将她抱在怀里。楚楚“唔,唔”两声,两人吻在一起,愈抱愈紧,片刻间神游物外,竟不知身在何处。

    “甜蜜蜜,你笑得多甜蜜……”电话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程一平一惊而醒,忙推开楚楚,拿出手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程一平指了指地上的衣服,示意楚楚把衣服穿上,楚楚也为刚才自己的大胆感到羞涩,手忙脚乱的把衣服穿好,理了理头发在沙发上坐下。

    程一平接通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哥,你在哪儿呢?”是刘甜甜。程一平定了定神道:“甜儿,回云山了?”听筒里有汽车呼啸而过的声音。刘甜甜道:“嗯,今天回来的。哥,我买了一个手机,这是我新的联系号码,第一个告诉的人是你哦!”

    程一平愉快道:“嗯,我记下了!”刘甜甜道:“哥,你还没告诉我你在哪儿呢?”程一平道:“宁州,有事吗?”这话说出来程一平想打自己一耳光,没事就不能打电话给自己了?听到程一平的回答刘甜甜情绪显然有些低落,勉强笑道:“没什么事,哥,就是想跟你聊聊!”

    程一平以为她受了什么委屈,语气突然加强道:“甜儿,公司里有人欺负你吗?杨少杰这混蛋,他不想在云山混了!”刘甜甜被程一平突然的怒火,唬得一愣,随即甜甜一笑,被哥保护的感觉真好,柔声道:“哥,杨总人挺好,他很关心我的,对我可好了。”程一平怔住,自己不是送羊入虎口吧?

    刘甜甜也发觉了自己的语病,忙道:“哥,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心。”程一平道:“总之你小心些,这家伙不是好人!”刘甜甜娇笑道:“嗯,我知道了。”程一平道:“笑什么?”刘甜甜沉吟道:“哥,我说了你可不许生气!”程一平道:“嗯!”“杨总说……说你、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程一平尴尬的笑笑。刘甜甜又道:“哥,你没生气吧?”程一平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没有。”刘甜甜娇笑道:“哥,我骗你的啦,杨总除了工作时间,私下里从不跟我们接触的。”程一平笑笑心道:“这丫头,鬼精鬼精的!”刘甜甜又道:“哥,你明天回云山吗?小军说伯母来云山了,我想去看看她。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