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有女楚楚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程一平道:“我明天回来,你现在也可以去看她的。”刘甜甜道:“我等你回来,跟你去。”程一平道:“好吧!”刘甜甜道:“哥,那我挂了?你早点休息!”程一平道:“好。”程一平挂了电话,才发现电话接的有些长,有些冷落了楚楚。

    想起刚差点要了她,不由一阵尴尬,也不好再呆下去了。想了想冲楚楚道:“我走了,酒水钱一会张鹏来结。”楚楚知道过了今晚不可能跟程一平再有交集了,好不容易出现一个自己可以接受的人,没想到是这么个结果。

    想起自己的处境心里苦涩,惨然一笑:“程哥,其实我……算了,跟你说这个做什么?”程一平望着她凄苦的脸,没有人天生愿意做这个职业,也许她有自己的苦衷,念在校友的份上帮帮她吧,老爷子不是常说“勿以善小而不为”吗。

    其实程一平心底是不是真这么想,他自己都不知道。从怀里掏出他曾给过张若兰,只有名字、号码的那种名片道:“明天打这个电话给我!”放下卡片,转身离开包间。楚楚目送程一平高大的背影下楼,低头看看手里的卡片,小心的放进包里,心里已做了决定。

    云山西城区紫苑,是富人居住区,这里有三多,有钱人多、名车多、名狗多。到处矗立着别墅。腾飞集团云山分公司也在这里购置有房产,有些房产则作为公司高管的住宿区。

    在草木掩映的一栋别墅二楼卧室内,春光满屋。刘甜甜身着白色睡衣伏在床上,睡衣很短刚盖住翘臀,小腿屈起,正晃啊晃的。右手托腮,正看着手机发呆。若有男人看到这一幕,肯定会忍不住扑上去。

    刘甜甜刚从外面回来。这栋别墅是公司分给她的住宿。杨少杰曾说低价卖给她,且不用现在付钱。这跟白送没多大区别,她委婉的拒绝了。刘甜甜不傻,杨少杰为什么要送她别墅,为什么会对自己另眼相看,青睐有加。不是看上了她的美貌,除了看上自己到公司后表现出的有那么一点经商的天分外,更多缘故是因为程一平。

    除非是哥送我还差不多。刘甜甜脑里忽然冒出这个念头,随即想到男人送女人别墅的目的,脸随即红的跟红苹果似的,头埋进枕头里,又把头抬起来,用手敲着枕头,边敲打着枕头嘴里念叨:“刘甜甜,你羞不羞!羞不羞!”

    敲了一会儿,翻过身,盯着手机屏保上程一平的相片,那是从小军的手机偷传过来的。相片上程一平站在湖边满脸含笑,眼神很温柔。刘甜甜也温柔的看着相片,看着看着随即醒悟,程一平这眼神不是看她,也不是看镜头,而是看“她”。想到这刘甜甜又有些懊恼。

    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程一平翻过身子继续睡,昨晚回到住处,已经快凌晨两点了。过了10几分钟手机又响起。催命吗?程一平有些懊恼拿过手机,眯着眼接通放到耳边粗声道:“谁啊?”电话那边沉默着。

    看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不说话,我挂了!”一个怯怯的声音道:“程哥,我是楚楚。”程一平一愣,想起了,是昨晚陪酒的女孩。电话那边楚楚见报上自己的名字后,程一平不说话,脸上顿时变得有些苍白,怯怯道:“程哥,我辞了酒吧的工作,没在那里做了,你……我挂了?”

    程一平道:“你起的这么早啊!”楚楚忽然“扑哧”笑出声来:“程哥,现在已经11点过了!”程一平看了看手机:“你为啥不早打电话给我,睡过头了!”楚楚想分辨又不知怎么说,急道:“我……”程一平自不知道,楚楚为了拨打这个电话,做了一上午的思想斗争。

    昨晚程一平走后,她随后上了二楼跟酒吧老板提出辞工,老板说辞工没问题,但要赔偿一万块的违约费,双方争执起来,楚楚差点挨了打。幸好被推门而入的张鹏救下,张鹏从那两个女孩的床上爬起后,返回包间不见了程一平,向服务员问起楚楚,服务员说楚楚去了经理办公室。

    张鹏是来问程一平去向的,楚楚低下头答非所问道:“程哥让我辞职的。”张鹏愣了愣,嘿嘿一笑,挥挥手叫她先出去。在外等了一会,正焦急时,张鹏推开门走了出来,手里拿着楚楚的“卖身契”,酒吧老板满脸赔笑的跟在后面。

    那一刻楚楚信了明明、小燕等人的话,张哥不是一般人。虽不知道张哥的真实身份,但明明说,在宁州没有张哥摆不平的事。

    那晚在云山天然居酒店见到二世祖王鸿明被程一平制住,加上昨晚明明等人口中的大人物张哥对程一平也有些尊敬的样子,楚楚便猜到程一平肯定不是一般人,以至她牙一咬使出了“美人计”,虽没成功,却得到了程一平的一个承诺——一张名片。

    程一平按照楚楚指定的地点,打车来到宁州时代广场“怡情”咖啡馆时,6号桌边坐着一个扎着马尾辫,身着淡黄色夹克,白色t桖的女孩。程一平左右环顾了下,没发现楚楚正要转身走时,女孩起身道:“程哥!”程一平愣了楞,夹克女孩不是楚楚又是谁。

    望着眼前散发着朝气美丽的女孩,程一平上下打量了一遍,有些怀疑昨晚向自己投怀送抱的女孩是否另有其人。笑道:“比昨晚漂亮多了!”他的话使楚楚想起了昨晚的糗事,低下头脸红的有些发烫。

    程一平也发觉了自己这话说的不妥,干咳两声道:“坐吧!”楚楚坐下道:“程哥,你要来杯咖啡吗?”程一平点点头,靠在沙发上,点上一支烟。楚楚招呼着服务员再来一杯咖啡,望了望程一平道:“程哥,我昨晚把工作辞了,下午、下午想去找一份家教!”

    这话被端着咖啡的服务员正好听到,看看楚楚又看看程一平不由有些鄙夷,心道:“这男的看起来一表人才,没想到是个窝囊废,要靠女友养活!”服务员也只是在心里鄙夷,将咖啡放下后,随即离去。

    程一平往咖啡里加了些糖,轻轻搅动咖啡,听到楚楚的话,程一平拿出皮夹,取出一张卡放在桌面上,道:“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这里面有20万,密码是6个零。先去把你父亲的医药费付了吧,剩下的钱,当作你平时的生活费吧,卡里没钱了就打电话给我。”楚楚怔怔的看着那张卡。

    程一平又从怀里拿出一串钥匙:“我去年在阳明小区买了一栋别墅,你有空的时候去帮我打扫一下,也可以搬进去住。”楚楚犹豫了下,把卡和钥匙揣在怀里,低下头道:“程哥,我不搬进去住,你到宁州来,我……我去陪你。”说到后面,话越说越低,程一平若不是仔细听,根本听不到。

    夜幕低垂,黑色奥迪行驶在江宁高速上,老李打开了远光灯,透过车窗望出去,江宁高速如同一条发光的玉带,蜿蜒着伸向远方。

    楚楚叫楚颜,华西南港人。华西大学企业管理系大三的学生。昨晚回到住处不久,程一平从张鹏传来的资料中了解到。楚楚的父亲是下岗工人,年前被查出患了糖尿病,更使得这个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跟亲戚朋友东凑西凑,借了5万块把父亲送进了县人民医院。

    医院是个花钱的无底洞,住院两个月多后,父亲的病略见好转,但交的押金却所剩无几了。这还是在县级医院,若在省城宁州,5万块怕一个月都不够。楚楚一咬牙去了与南港相隔500多公里的云山做酒家女。

    后因得罪王鸿明跑到省城,跟着她打临时工时认识的小燕和明明,去了月半弯酒吧。在酒吧上班时,曾有富商提出要包养她,想起父亲的药费楚楚差点应承。若不是昨晚遇见程一平,她迟早也是某个有钱人床上的玩物。

    现在自己在这丫头眼里跟那些富商也没什么分别了吧,跟某些官员一样包养起了二奶,不同的只是自己用的不是公家钱。想起上大学时看到某官员包养情人被曝光后,自己也会跟着口诛笔伐。风水轮流转,转眼间自己也变成被网友们口诛笔伐的潜在对象之一了。

    想起今天跟楚楚说,自己下午要返回云山时,楚楚如释重负的表情,或许在暗暗庆幸暂时逃脱了自己的魔掌吧?老李将车速放缓,转过头道:“书记,到江州了!”程一平道:“回云山吧!”老李愣了楞,但没说什么,打了右转向灯,奥迪向云江高速驶去。今天下午他跟程一平去古玩市场转了转,挑了一方墨砚,价格不贵一万多。

    老李猜测估计是买来送人的,上车后程一平说去江州,老李就明白了,这方墨砚是用来送市领导的。程一平揉揉太阳穴,江州市委潘书记算来应该跟自己同属张系,但有些事还是水到渠成的好,冒然前去拜会,潘书记自不会说什么。落在某些人眼里,就变成急于抢班夺权了,自己若是云山县二把手这样做到没什么,上任不久的党群副书记就想着把第一书记架空,在上层领导眼里是会失分的。

    正月初八,县委大院开始上班。程一平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通县委书记办公室,电话接通,程一平道:“王书记,有个事情想请您给点意见,不知您有没有空?”王军一愣,这小狐狸又想干嘛?笑道:“一平同志客气了,你过来吧,我正好没什么事。”

    县委书记办公室内王军和程一平坐着闲聊,两人并排坐在沙发上,看起来亲密无间,王书记更不时发出爽朗的大笑。见老王心情好,程一平不失时机的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他:“王书记,对于云山的经济建设,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您给参谋参谋?”王军接过文件,随意翻了翻,笑着道:“这是张县长负责的,他拿主意就行了,回头常委会上讨论一下。”

    程一平心里骂了句老狐狸,拿常委会讨论?上次是打了王军一个措手不及,这回听说是自己的提议多半过不了关。这份文件是程一平提出在南湖风景区增设李珍文化园的报告,他不想将时间全浪费在与这些老狐狸勾心斗角上,该做的事还要做,从宁州回来后,思及老爷子的话,决定从经济建设抓起,慢慢在县委大院里渗透自己的影响力。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