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大战前夕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情势危急,林小雨出手再不容情,娇躯一跃而起,身在半空,右腿屈起向着冲在最前的男青年头部踢去,“砰”的一声,青年的头部被踢中,身子晃了晃,倒在地上。

    林小雨身刚落地,另一青年的砍刀挟着风声已向她头部砍来,低头避过男青年的砍刀,左脚向前踏出,人已转到男青年右侧,右臂向上一翻抓住男青年握刀的胳膊手腕,左臂抓住男青年肩膀琵琶骨处,右臂向下一拉“咯”的一声,男青年大叫一声,头上冒出大汗,手臂软软的吊在肩膀上,原来林小雨刚才那一拉,已把他手臂拉脱臼。

    林小雨放下下男青年,正要去救那对男女时,却听到红发青年大叫一声,接着传来“砰”的一声,林小雨侧头一看,只见红发青年双手抱着小腹,跪在地上,正在嗷嗷乱叫。原来红发青年拿着砍刀向男青年冲去时,男青年皱皱眉,不退反进,踏上一步,一下抢进红发青年怀里,左臂斜举对着红发青年的右臂一拍,红发青年被他一拍手臂酸麻,手中砍刀再握不稳,掉落在地。

    男青年右手握拳,照着红发青年的胸部就是一拳。红发青年被这一拳打的后退几步,男青年接着跃起飞身一脚,踢中红发青年小腹,红发青年像电影镜头里那样被踢得飞起来,摔落在一丈开外。

    余下的俩大汉知道今天遇到了硬茬子,但俩人不能丢下同伙逃跑,否则帮里的处罚会更严厉,俩人对视一眼,咬咬牙提刀向男青年冲去,男青年撇撇嘴骂了句不知死活。俩人跑到男青年身前时,短发的大汉突然卧倒在地,挥着砍刀向男青年的小腿砍去,另一秃顶大汉纵身跃起,砍刀举过头顶直向男青年的头部直劈而下。

    男青年脸色变了变,他身后的女孩惊呼道:“小军,小心地上的人,这是地躺刀!”男青年是小军,他身后的自然是刘甜甜了,姐弟俩今晚原本要到程一平那里去的,刘甜甜今天刚发工资,二人在商厦买东西时就被盯上了。

    这事其实跟小军也有关,他若不穿便装,这伙人也不敢打他的主意。这段路年久失修,路灯早已坏掉,加上比较僻静,车辆行人很少从这里经过,姐弟俩到了这里便被他们挡住了路。刘甜甜的话,小军已无暇回答,短发大汉的刀已向他袭来,小腿上已感觉到一股寒气。

    小军纵身跃起,拼着头部硬挨秃顶大汉一刀,照着秃顶大汉的胸部就是一脚,这已是两败俱伤的打法。秃顶大汉怔了怔,小军要的就是秃顶大汉这一瞬间的犹豫,右腿后发先至,“砰”的一声,大汉向后倒飞而出,落在地上,旁边溅起不少灰尘。嘴角吐出血丝,小军那一脚至少踢断大汉的四根肋骨。

    小军人刚落地身子还未立稳,短发大汉的砍刀闪电似的又向他小腿袭来,此刻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升之时。林小雨和刘甜甜不禁惊呼道:“小心!”情急之下小军顺着砍刀袭来的方向急使“千斤坠”仰倒在地,人刚倒地,身子侧翻,小腿顺势压住短发大汉的砍刀,右手握拳向秃顶大汉面门直击而去,“砰”的一声,大汉怪叫一声,门牙不知落了几颗。

    秃顶大汉用力抽刀,砍刀动了一下便纹丝不动。大汉急松开刀柄欲爬起身子,小军的拳头再次闪电般袭来,“咯”的一声,大汉的鼻梁已断,眼前金星乱冒,躺在地上鼻腔嘴里不停的流血,已无力爬起。小军放开大汉,喘了一口气,刘甜甜和林小雨跑过来将他扶起,“你没事吧?”俩人异口同声的问,又对视着笑笑。

    小军在小腿上摸了一下,举起手一看手上全是血。刚他用小腿压住短发大汉的砍刀,大汉抽刀时已割伤了他小腿。林小雨道:“快去医院包扎!”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巾,要给小军先包扎止血。抬起头见到刘甜甜有些戏谑的眼神,有些尴尬的把手巾递给刘甜甜道:“你来!”刘甜甜笑道:“你来吧,我去打电话!”

    林小雨怔了一下,拿起手巾给小军包扎,见林小雨要给自己包扎,忙道:“林队,我自己来吧!”林小雨怔道:“你是?”小军道:“我叫刘军,调入县公安局不久,现在法制科。”林小雨虽是治安大队长,但大多时间一直呆在特警队训练队员,也难怪她不认识刘军。一边给小军包扎,一边问道:“身手不错嘛,谁教的?”

    小军悄悄指了指刘甜甜。林小雨惊疑道:“她?”小军道:“你别说是我说的,我姐现在想做淑女,你没看到刚才我差点被人砍死,她都没帮忙吗?”林小雨莞尔一笑道:“以你的身手呆在法制科,有些可惜,想不想进入特警队?”小军犹豫了一下道:“我……我担心张书记不批准!”林小雨道:“放心吧,我来说!”

    小军明白张鹏让他呆在法制科,不让他直接接触犯罪分子是照顾他,但这不是小军想要的生活。听到林小雨愿意帮忙说道:“谢谢林队!”

    林小雨给小军包扎好,那边刘甜甜已经打好电话,走了过来笑道:“我跟哥打电话了,他说一会到。”小军道:“哥那么忙,我这才多大事,你要惊动他?”刘甜甜在小军旁边的石凳坐下,闻言侧过身子瞪着眼道:“你吃了豹子胆,学会管我了?”伸出手要去拧小军耳朵,看了看林小雨,悻悻的把手放下。

    小军指着林小雨道:“姐,这是我们林队”刘甜甜向伸出手道:“你好!我叫刘甜甜!”林小雨握住她的手道:“你好,我叫林小雨!”刚听到小军说刘甜甜会武术,林小雨不大信。握手时,暗运内劲,发现刘甜甜手上也有一股内劲涌了过来,两人相视一笑,随即分开。都明白遇上了劲敌。

    过了十几分钟,三辆警车呼啸而来,第一辆警车里走下程一平、张鹏等人。张鹏一下车就喊道:“人呢,人在哪儿?”看到小军旁边的火哥等人时,张鹏上前就是“啪”的一个耳光,火哥刚刚醒来,被张鹏一巴掌打的直冒金星,差点又晕回去。张鹏骂道:“他妈的,不学好!学人抢劫!全部带回去调查!”跟随而来的民警上前把火哥等人押上了警车。

    看着被押上警车的火哥等人不是手脱臼就是嘴里渗出血丝,张鹏拍拍小军肩膀道:“不错,你小子身手挺好,这次你的功劳大大的!”小军指了指林小雨道:“有仨人是林队长抓的!”张鹏哈哈大笑道:“好,回去我给你们记功!”林小雨给张鹏敬了个礼道:“张书记好!”

    张鹏没忘记刚到云山时程一平要他别为难林小雨的事,但几个月过去了,他没发现两人的关系有什么进展,还以为自己会错了意,程一平爱惜人才呢。见林小雨向他行礼,点点头指着程一平道:“这是县委程书记。”望着程一平,林小雨不情不愿的敬了个礼道:“程书记好!”程一平忍住笑板着脸道:“小林同志,你好!”林小雨心里暗骂道:“装模作样的色狼书记!”

    夜已深,云山常委8号楼会客厅内,沙发上坐着程一平、张鹏等人,小军汇报了审讯火哥得到的情况,火哥叫杨正雄,红星帮银都分堂副堂主,这次到云山来主要跟堂主汇报李大勇被抓的事。刚张鹏亲自带队赶到火哥指定的地点时,发现那里已是人去楼空,白跑一趟的张鹏对着火哥又是几巴掌。

    张鹏点燃一支烟,仰着头看着天花板,吐了一个烟圈,看着烟圈慢慢消散,忽然将烟蒂扔在烟灰缸上,正色道:“程哥,你下命令吧,我他妈的干了,先灭了红星帮银都分堂!”程一平点点头,张鹏一跃而起:“你同意了?”程一平笑笑道:“我不同意,你还不是一样要做。”

    张鹏嘿嘿的笑道:“这不一样,你同意了,我干起来才没有后顾之忧。”又看着小军道:“明晚行动,你的伤没问题吧?”就在刚才林小雨向张鹏提出把小军调入特警队,在小军的坚持下张鹏批准他的要求。程一平也关注着小军,小军笑道:“皮外伤,没事。”张鹏看向林小雨,林小雨道:“特警队随时待命!”张鹏点点头。

    次日,县委政法委召开公检法联席扩大会议,政法委书记张鹏通报了红星帮在云山县境内的违法乱纪行为,并表示对这样的黑社会团伙必须铲除,还云山老百姓一个晴朗的青天。张鹏讲完,程一平作为特邀领导向张鹏道:“我讲几句?”赵鹏点点头。

    拿过话筒,望着台下黑压压的干部,程一平道:“同志们,老百姓经常讲一个词‘安居乐业’,古人也说过‘安其居而乐其业’的话。”

    为什么“‘安’在最前,因为想要‘乐业’的前提是要有一个公平、公正、平安的环境。公平、平安的环境如何才能实现,它要求我们党委政府依法行政去创造,要求我们广大的公安干警坚决依法打击各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确保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只有在这个前提下,老百姓才能真正实现安居乐业……”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

    凤凰山,位于银都西南方向,与银都直线距离20公里左右,山高林密,人迹罕至。这天太阳快要落山时,从银都方向三五成群、稀稀落落的来了一些人,他们之中有情侣、也有相约来踏青的,只不过天黑后,又全都回去了。

    夜深了,月亮高挂夜空。夜空下从银都方向30几辆军用卡车缓缓向凤凰山驶来,在相隔凤凰山不到1公里时,军用卡车停下,从车上跳下身着作战服的公安特警和江州市武装警察支队、云山武装警察中队共400多人。

    公安特警、武警全部集合后,江州市武装警察支队、云山武装警察中队大队长常盛向张鹏敬了个礼道:“报告,江州武装警察支队云山武装警察中队集合完毕,请指示!”

    张鹏看了看表,肃容道:“行动!”常盛挥挥手,在他的带领下武装警察很快消失在夜色中。张鹏看着林小雨和小军,拍拍小军的肩膀:“你俩注意安全!”小军笑笑。张鹏肃容道:“行动!”林小雨一挥手,公安特警紧随其后,也消失在夜色中。

    张鹏拿着军用望远镜,夜色中的凤凰山草木葱翠,一朵黑云飘过来,落在凤凰山顶上。大战一触即发!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