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血染凤凰(下)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见李健站起身子,壮汉猛地向他冲了过来,来到近前壮汉双手探出,抱住李健脖子往下一压,右腿屈膝往方明脑袋撞去,李健心道:“泰拳?”左手屈肘迎向壮汉右腿,脑袋顺势往壮汉怀中猛力一撞,壮汉被撞的气血翻涌,往后退了几步,心里暗骂方明卑鄙耍诈!却没想他刚从后面袭击李健手段也高明不到哪儿去。

    见壮汉被撞击的退后,李健右腿抬起照着壮汉的头部又是一脚。壮汉一声冷笑他要给李健一个教训,右腿猛然抬起往李健右腿迎来。李健心道:“希望你不要跟你的前任一样是个脓包!”俩人小腿在半空相遇撞击,“噗”的一声,李健感到小腿微微生痛,不由暗惊。

    壮汉的惊诧更甚,要知道一名泰拳高手,前臂、小腿、手肘、脚踝常年在木桩上捶打,可谓是家常便饭。壮汉这些年纵横东南亚黑市拳坛,已经鲜有敌手,更别说还有对手能令他感到肢体生痛了,可刚被李健的小腿一撞,小腿像是被铁锤猛敲了一下,痛入骨髓。

    李健道:“再来!”纵身一跃,右腿屈起以雷霆万钧之势向壮汉头部踢去。壮汉咬咬牙,右脚全力踢出,迎向李健的右腿。俩人的小腿再次相撞,“噗”的一声,像是被一辆小汽车迎面撞来,痛的麻木的小腿,感觉已不属于自己。

    右腿一弯再站立不稳,李健右腿高抬,猛然从高空直击而下,壮汉左腿屈起,右腿跪倒在地,双手呈“十”字样迎上从天而降的猛击,“砰”的一声,壮汉的胳膊抵挡不住方明的重击,双手被撞击的分开,人像后仰倒。李健脚后跟直击壮汉的胸部,“咯”的一声,不知胸骨断了几根,壮汉口吐鲜血,倒在地上,再难动弹。

    李健喘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刚和壮汉动手动作虽简单,却很费力。身后传来一个甜美的声音:“小李,功夫见长啊!”听到这声音李健一个激灵,起身赔笑道:“林队,这都是您严格训练的结果!”一身戎装的林小雨从后走过来上下打量了李健一遍:“不错,没少胳膊没缺腿!”

    李健嘿嘿的赔着笑脸,别看他外表笑得欢,但内心对林小雨可是怕得紧,跟方明一样训练场上被整怕了。环顾一圈,狭窄的湖边此时已经聚集了两百多个武警和特警队员。从山崖上陆陆续续的也有队员赶来。

    匪徒要么被当场打死要么被打伤。有10几个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武警和特警队员正在压着匪徒往回走。跟在林小雨身后的方明忽然道:“不好!”原来湖中忽然响起了马达声,一艘潜艇已缓缓启动离岸。林小雨抓起突击步枪左腿屈膝,右腿跪地举枪瞄准了潜艇驾驶室,扣动扳机“哒”的一声,驾驶窗玻璃居然没碎。

    李健暗暗咂舌他妈的阮小云真有钱,窗门装上了军用防弹玻璃,把游艇改装成了潜艇,这玩意光看外表谁知道这是一艘潜艇。

    林小雨喝道:“狙击手!”卢永春、李大国就地卧倒,瞄准潜艇驾驶室扣动了扳机,两颗狙击弹划破空气向潜艇飞去,“哒、哒!”两声,驾驶室里发出惨叫声。失去控制的潜艇开始在湖里打转起来。林小雨道:“方明、马建豪,去把游艇开回来!”俩人道:“是!”纵身跃入湖中,向潜艇游去。

    林小雨环顾了一下疑惑道:“李健,你们刘队呢?”旁边的一名队员忽热插口道:“林队,你看!”林小雨拿起军用望远镜顺着队员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另一艘游艇甲板边的护栏上,一个黑瘦汉子抓住栏杆正往上爬,后面跟着一个人影不是小军又是谁。黑瘦汉子刚爬上甲板,小军也从随后跃入甲板。

    见小军又冲过来,黑瘦汉子弓着腰右手撑在大腿上,伸出左手道:“慢着!”。刚在湖里差点被小军抓住,黑瘦汉子现在是又累又怒。小军停住脚步,双手抱胸靠在栏杆上道:“你会说中国话啊,怎么,要自首吗?”

    黑瘦汉子喘了几口气,往后退了几步,退到了门边,那是射击死角,喘了几口气道:“兄弟,你是我见过的身手最好的中国公安,开个条件吧,你要怎样才能放过我?”小军道:“自首吧!”黑瘦汉子摆摆手道:“只要你今天放过我,金钱、女人、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五百万?一千万?你做一辈子公安也赚不到这个数!”

    小军骂道:“人渣!”黑瘦汉子并不生气,笑了笑两眼紧盯着小军,但很快黑瘦汉子失望了,小军眼里没有一点心动的神色。

    过了一会,黑瘦汉子道:“这样吧,换一个条件,你们中国公安不是在一直为追查洪刚的真实身份,不得其门吗?你放了我,我把他的真实身份告诉你们,你们绝对想不到是他。”小军一愣,这条件可是有些让他心动,洪刚的身份一直以来都是华西省公安厅的一块心病。洪刚这个人好像一夜之间冒出来的,公安厅里关于他的档案一直是个空白,红星帮在云山混的风生水起后,公安厅调查了省内所有叫洪刚的人的资料,可最后都排除了。

    小军道:“我凭什么相信你?”黑瘦汉子道:“就凭阮小云这个名字,你去打听打听,我阮小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小军正沉吟着,耳麦里忽然响起林小雨的声音道:“活捉他,慢慢审讯,不信他不说。”小军与阮小云对话时,已经开了耳麦,他和阮小云的对话,林小雨已经全部听到。

    阮小云道:“别打主意抓到我后,慢慢审讯。你们永远抓不到我的!”小军道:“是吗?”阮小云从衣兜里掏出一个黄金打造的雪茄烟盒,他这烟盒具有防水功能,存放的雪茄跟出厂时没有什么不同。

    阮小云掏出一只雪茄道:“小伙子,要不要来一只?”小军摇摇头,阮小云把雪茄夹在嘴上,掏出一个防水打火机,却不点燃。笑着道:“想清楚了没有?放我走,我把洪刚的真实身份告诉你们。”小军还没说话,另一艘潜艇上忽然传出一个女声道:“阮小云,除了自首你今天插翅难逃!”

    阮小云转过头黑暗中不知什么时候另一艘潜艇甲板上已经密密麻麻的站着全副武装的武警和特警队员,潜艇顶上也有特警队员在趴着。现在黑暗中不知有多少枪口在瞄准着他。潜艇的马达声再次响起,正缓缓的向小军他们这边移动。

    阮小云凄然一笑慢慢点燃雪茄,吸了一口道:“小伙子,云山中学高三一班有个女孩叫阮思云,是我的女儿,你能不能替我照顾她?”小军以为阮小云要自首,点头道:“她母亲呢?”阮小云又吸了一口雪茄道:“她母亲叫李春雨,云山县人。十多年前我们结识的时候她还是一名大学生,后来有了思雨。我跟她说要到国外做生意,从那以后她没有见过我,她不知道我是干这行的!”

    顿了顿阮小云道:“五年前,我从越南监狱逃出来,暗中去看过她,这些年她一直没嫁人,她很好、很好!”说道这里,声音变微弱,阮小云软软的倒在地上,小军一愣暗骂自己糊涂,忙跑过去,扶起阮小云抢过他手里的雪茄扔在地上。阮小云嘴角已经流出黑血,断断续续的道:“没、没用了,雪茄里我、加了剧毒,只、只要轻吸一口就、就能致命。”

    小军急道:“洪刚是什么人?”阮小云道:“你、你答应替、替我照顾思雨吗?”小军忙点头答应。阮小云道:“把你、你的耳麦摘、摘掉!”小军一楞,马上把耳麦摘下。阮小云慢慢从怀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道:“这是我、我前些年做、做正当生意积攒、积攒下来的钱,你、你转交给思雨她妈妈,密、密码是她的生日。”

    小军点点头道:“洪刚是什么人?”阮小云道:“他是……”轻轻说出一个名字。小军失声道:“你说什么?不可能!”低头看时发现阮小云已经气绝身亡。

    华灯初上,解放大道上,一辆黑色奥迪在缓缓行驶,透过车窗看出去,云山县城处在一片流光溢彩之中。车子驶过县电视大楼旁边的美食街时,程一平才想起今天中午老李跟自己下乡到现在回来一粒饭未进,拍了拍老李的座椅,有些歉意道:“老李,找个地方停车,下去吃点东西。”老李应了一声,在美食街旁边找到一个空的停车位,把车停下。

    二人在一小吃摊前停下,老李道:“老板,老规矩?”这是程一平和老李之间不成文的规矩,在外面时老李一律称程一平为“老板”。程一平点点头,在一张桌子前坐下,这条街上全国各地有名的小吃在这里基本都有分店,看着来来玩玩的人群,有学生、民工、还有一家大小出来玩的。

    旁边的桌子坐着一对情侣,估计二人刚从服装店回来,女孩拿着刚买的衬衫对男孩说:“你一点主见都没有,我问你白色的好看,还是浅绿色的好看,谁让你两件都买的?”男孩挠挠头,“嘿嘿”的干笑着,并不应话。程一平笑笑,这是一种烦恼的幸福吧。小吃摊的老板端着两碗凉面走了过来,老李在后面手里拿着两碟杂菜。程一平接过老板手里的凉面,问道:“师傅,这里生意好做吧?”小吃店老板姓李,闻言说道:“还行,来这里大多数都是学生和外地打工的人。”

    程一平笑笑道:“一个月能挣多少钱?”老板道:“这……”有些狐疑的看了看程一平,来这里吃东西从没人问过他这种问题,心道:“这是记者?”程一平看出了他的疑惑,笑笑道:“我随便问问,你忙!”老板笑道:“也没多少,生意好的时候能挣几千块。”程一平点点头,低下头开始吃面。

    见程一平不再问他其他问题,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转身离去。两人吃完东西,正要结账走人时,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喧哗,一个人影向着他们的位置疾奔而来,老李左脚斜上一步,人已站在程一平身前,喝道:“站住!”人影嘎然而止,是一个身着白色西服的女孩,女孩气喘吁吁的抚着胸口,松松的卷发,精致的脸颊倒也有些风情。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