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小楼小雨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程一平老脸一红,因为崔静的事他确实忘了。把崔静从美食街带回办公室,正要询问红星帮的人为何要为难她时,手机响了起来。发现是小军的电话,程一平道:“崔小姐,你稍等!”崔静道:“没事,程书记,您先忙。”

    程一平拿着手机走进休息室,接通电话道:“小军,有事?”小军犹豫了下道:“哥,今晚我姐的生日,她让我来接你,你这么忙,她这不是胡闹吗?”程一平有些尴尬道:“对不起,甜儿跟我说过,被我给忘记了,你现在哪儿?”小军犹豫了道:“我在楼下!”程一平笑道:“我马上下来!”

    挂了电话,返回办公室。望着崔静有些歉意的道:“崔小姐,实在对不起,我今晚还有事,这样吧,我让秘书小江来,你先跟他说,回来后他再向我报告!你看如何?”见程一平语气真诚,委实不是跟自己打太极拳,崔静道:“好的,程书记!”程一平当着崔静的面拨通了江浩的电话。

    程一平赶到楼下,才发现张鹏居然也在,怔了一下,摇摇头上了车。程一平的表情张鹏尽收眼底,瞪眼道:“靠,你那是什么眼神,我就不能去参加甜儿的生日宴会?”小军笑了笑,他现在有些了解张局的脾气了,只有在亲近的人面前他才会原形毕露,不顾形象的骂骂咧咧,程一平淡淡道:“我没说你不能去!”

    张鹏瞪眼道:“可你刚才的眼神告诉我,我就是一个专门喜欢瞎凑热闹的人!”程一平闭上了嘴。拍拍老李,示意他开车。张鹏拿出手机,打开通话记录,伸到程一平面前,说道:“看看,看看,这是甜儿昨晚打的电话,特意邀请我参加她的生日宴会,看清楚了没?”程一平干脆闭上了眼。

    奥迪车行至解放大道时,副驾驶的小军忽然眉头紧皱,紧咬嘴唇,手按着心口,靠在座椅上脸上豆大的汗珠落了下来。老李停下车,问道:“小军,你怎么了?”程一平、张鹏身子往前探出,眼里都露出关注的神色。程一平道:“老李,先去医院!”老李道:“是!”正要启动车子时,小军忍着痛道:“哥,我姐有危险!”

    程一平疑惑道:“你怎么知道?”小军道:“从小到大,只要我姐出现危险时,我的心口就会很痛!”程一平皱皱眉,拿出手机拨打刘甜甜的电话,发现居然是关机。程一平也有了不祥预感,朝老李道:“全速前进!”老李没说什么,启动车子进入快车道,奥迪车风驰电掣飞奔起来。

    几个人赶到云海人家酒店,进入八楼宴会厅,环顾一圈,没发现刘甜甜。小军心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拉过服务员打听刘甜甜去了哪儿时,沈倩冒了出来,看到程一平等人,迎上前笑道:“程书记,你们来了!”程一平道:“刘小姐呢?”沈倩道:“她说有些头晕,我扶她去休息了!”

    张鹏拍拍小军肩膀道:“甜儿只是去休息,不用担心了吧?”小军却感觉心口越来越痛,嘶哑着声音道:“我姐在哪儿?快带我去!”沈倩被小军狰狞的表情吓了一跳,颤声道:“你跟我来!”带着程一平等人向张美美房间走去,来到张美美卧房前,沈倩才想起没钥匙,正要返回向服务员拿钥匙时,小军“砰”的一脚踢开了门。

    听程一平讲完,刘甜甜腻在他怀里,犹豫了下道:“哥,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程一平道:“为什么这么问?”刘甜甜将她受困时,陌生男人进入房间跟他说的话,完完整整的讲了出来。听完刘甜甜的叙述,程一平陷入了沉思。按刘甜甜所述,陌生男人十有**应该是红星帮帮主洪刚。

    洪刚之所以把海哥和秃头大汉杀掉,就是为了防止二人说出他的相貌,才下了毒手。甜儿受困时,洪刚说自己和小军今晚不可能会赶来,说明他很了解自己的行踪?他怎么会如此了解?他说今晚还有事情要去做,会是什么事?他说几天后送自己一份大礼,又是什么?他又想对付自己的亲人?这一切犹如迷雾,困住了程一平。

    程一平正在思索的时候,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小军拿着程一平的电话走了进来,低声道:“王书记的电话。”程一平接过电话,起身步出病房,来到拐角处,接通电话道:“王书记?”王军道:“刚接到特警队的报告,云海酒店广场刺杀王海、余大柱的凶手因拒捕,逃跑到沧河镇时被特警队员赶上,被当场击毙了。”程一平慢慢放下电话,这条线索又断了。

    手机滴滴又响了两下,是林小雨发来的短信,只有六个字“任务没完成好!”程一平笑笑,这丫头自然明白抓住杀手的重要性,发这条短信是怕自己怪罪她吧。想了想回道:“没事,老婆!我知道你们已经尽力了!”

    过了一会,林小雨的短信回了过来,“今晚回来不?”想起这丫头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模样,心头一热回道,“老婆,洗好澡等我!”过了一会短信又回了过来,这次只有两个字:“色狼!”程一平笑笑,将手机放回包里,迈着轻飘飘的脚步返回刘甜甜的病房。

    南湖小区二层小楼里,程一平卧室里,林小雨刚刚洗过澡,身着宽松的浴衣正在整理卧室,拉开抽屉,一个红色笔记本映入眼帘,犹豫了下,终究好奇心占据了上风,林小雨拿起把笔记本,坐在床上打开,首页是钢笔书写的十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云山县人民的儿子——程一平”林小雨愣了下,脸色变得庄重起来。

    翻开第二页,这是程一平仿郑板桥《竹石》写的一首“七绝”诗,改了几个字

    咬定信仰不放松,

    立根原在群众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

    任尔东西南北风

    落款:农民的儿子程一平。然后是落款时间,名字上还加盖了一个印章。

    再翻后面什么也没有了,林小雨将笔记本放回原处,躺回床上,心道:“林小雨,你没看错人,这是一个全心全意为民做事的好官。”转瞬又想道:“不过就是有些色!”想起那晚程一平在自己身上纵横驰骋的感觉,林小雨丰满的胸部开始发热,浑圆的双腿不由并弄了起来。

    门外响起敲门声,林小雨一惊而醒,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右手抚上了自己高挺丰盈,忍住羞意,坐起身,门外响起程一平的声音:“小雨,是我,快开门!”林小雨银牙轻咬着嘴唇,做了一个决定。红着脸关了灯,把胸衣和短裤脱下,套上浴衣朝门边走去。

    程一平见本来亮着的灯忽然熄掉了,正感到差异的时候,门轻轻打开,林小雨的声音从门后传来:“快进来……”程一平走进屋笑道:“停电了?我记得书桌下有蜡烛的!”门被关上,一个温润的身子从后面抱住了程一平的腰,感受到紧贴着背后的高耸,程一平的**一下被勾了上来。转身抱住柔软的娇躯,程一平头一低吻了下去。

    林小雨道:“不要……唔、唔……”红唇已被吻住,两手在程一平背上无意识的摩挲,程一平左手往下隔着浴衣轻抚她翘臀,右手则往上,直奔高挺的丰盈,轻轻拉开浴衣前襟,右手滑入内,程一平一愣,居然没胸衣,心里大喜,尽量张开五指,才勉强握住丰盈的一半,用力的揉搓起来。

    沿着红唇、脖颈,一路吻了下来,到达峰顶含住粉红的蓓蕾,轻轻的咬了一下,林小雨发出一声娇呼,玉臂紧紧抱住程一平的头,挺起胸部,像是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胸部里。程一平左手滑入她双腿间,沿着浑圆的大腿而上,到了尽头,发现也是未着丝缕,**更加高涨,右手用力揉着高挺的丰盈,轻轻将林小雨推到在沙发上,几下解开自己的衣裤,扑了上去……

    黑暗中,只听见客厅里传来急促的喘息声,一阵风吹来,掀起了窗帘的一角,一丝月光照了进来,只见客厅沙发上,一个纤细的身影挺起翘臀跪在沙发上,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她身后,两手握着纤细身影的翘臀,正在全力驰骋……

    云收雨歇,俩人相拥着躺在沙发上,林小雨掏出一支烟给程一平点上,又扑进他怀里,柔声道:“程哥,你怎么从不问我是那里人,父母是做啥的?”程一平搂紧她,低头道:“你不是云山人吗?”林小雨道:“不是!”程一平道:“没关系,抽个时间,我去见见岳父岳母。”林小雨笑道:“羞不羞,我说过要嫁给你了吗?”

    程一平道:“老婆,难不成你还想反悔?”林小雨半认真半开玩笑道:“那要看你的表现了,表现不好,我只好把你休了!”程一平笑道:“乱了,乱了,老祖宗传下来的三从四德还要不要。”林小雨轻轻擂了他一下,扑在程一平怀里低声道:“你就可劲的欺负我吧!”程一平笑道:“这就对了,你以后生是我老程家的人,死了也是我老程家的鬼。”

    林小雨抱紧他,心道:“程哥,对不起,现在还不能让你见我爸妈,等你主政一方时,我才能带你进我家的们,你要努力,不要让我失望哦!”见林小雨抱着自己不说话,程一平轻抚她秀背,柔声道:“怎么了?”林小雨翻身趴在他身上,低声道:“程哥,我还想要,这次换我在上面……”

    程一平睁大眼睛道:“老婆,我太喜欢你了!”林小雨羞红着脸两手撑在他胸部上,两腿分开,慢慢的坐了起来。窗外的月亮羞于见到这一幕,躲进了云层里。

    云山县人民医院太平间位于医院西面,除了死者家属,很少有人来。到了晚上更是人迹罕至了。守护太平间的黄老头是云山本地人,五十多了,膝下无子女。在政府的安排下,黄老头谋到了这份工作。今晚跟往常一样,吃过晚饭后,孤灯下,黄老头又开始哼了起来,

    只见他哼道:“闲来无事谈古今,谈古论今劝化人。古今多少稀奇事,说来都是大事情……”原来黄老头哼的是古典长篇叙事唱书《蟒蛇记》,只听他唱到:“不说朝中多清正,说说广西桂林人”黄老头刚唱完“人”字,门被从外推开,两个身着黑色西服的人走了进来,走在前的年轻人问道:“老伯,阮小云的尸体存放在哪?”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