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扑朔迷离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张鹏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望着存放阮小云尸身的雪柜里空空如也,怒火腾腾的冒了上来。指着雪柜,张鹏吼道:“阮小云的尸身怎会不见了?你们,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县民政局和人民医院的领导们都低着头,没有人说话。张鹏又吼道:“这里的管理人员呢,人哪儿去了?”

    按照《殡葬管理实施办法》太平间里应该配有相关管理人员,但云山当地风俗,人在医院死后大多土葬,当天死者家属就把死者尸身弄回了家,不在太平间里停放。这样太平间没有外水可捞,在加上人民医院对太平间管理松散,相关管理人员都懒散无为,弄到后来主要管理人员都是挂个名字,薪水照领,却去捞其他外水了。平时的管理人员只有黄老头一个人。

    负责管理太平间的县医院胡主任擦着头上的密汗,解释道:“张书记,我的工作没做好,我……我检讨!”张鹏瞪着他,怒道:“我现在不想听检讨,你先告诉我阮小云的尸身哪去了?”胡主任嘴张了张,却说不出话。一个民警匆匆的走了进来,在张鹏耳边低语了几句,张鹏脸色变了一下道:“什么?带我去看看?”

    围绕在张鹏身边的领导,都疑惑的看着张鹏,不知又发生了什么。张鹏冲刚进来的民警道:“跟他们说说。”刚进来的民警姓李,只听他道:“刚我们云山郊区外,找到了黄老头,可是他说……他说阮小云复活了!”大家听到李警官的话,脸色变了变,大家心里都想到了一个词:“尸变。”

    所谓“尸变”迷信说法是指尸变是指死尸受了某些外间因素而突然复活,通常发生在雷电交加的时候,可能因雷电刺激起死尸体内,还未完全散去的静电所致,死尸便像通了电一样,在毫无意识下活动起来。张鹏道:“黄老头呢?”李警官道:“被我们带回来了,可他好像疯了!”

    张鹏皱皱眉,率先向外走去,其他领导忙尾随着赶上。病房里,黄老头躺在病床上,正喃喃自语着什么。张鹏等人走进病房,他似乎也没注意到。望了望黄老头张鹏转头朝李警官疑惑道:“不是说他疯了?”旁边的李主任道:“张书记,我们刚刚给他注射了镇静剂!”张鹏上前温和道:“老伯,你昨晚见到了什么能跟我说说吗?”

    听到人声,黄老头抬起头看着张鹏,目光往下见张鹏身着警察制服,脸上忽然露出喜悦的神色,一把拽住张鹏的手,激动道:“警察同志,快救救我!”张鹏道:“老伯,你现在已经安全了,你昨晚真见到阮小云……复活了吗?”话未说完,黄老头听到“阮小云”三个字一下从床上坐起,两手紧紧拽住张鹏,脸色苍白如纸,眼里露出恐惧的神色。

    颤声道:“阮……阮小云……他……他复活了!”见黄老头忽然坐起拽住了张鹏,旁边的领导忙上前把他拉开,把他按在了床上,黄老头嚷道:“警察同志,昨晚阮小云真的复活了……”黄老头看来受了极大的惊吓,存放在雪柜的三天的死人真的能复活吗?张鹏皱了皱眉,这显然违反了自然规律,可黄老头突然变疯,这又怎么解释?

    门推开,小军走了进来,望了望张鹏,欲言又止。张鹏摆摆手,跟小军走了出去,两人来到走廊尽头处,小军道:“张哥,我刚去云山中学问了,校领导跟我说,他们学校没有没有叫阮思云的学生。民政局我也去了,云山县境内叫李春雨的人有三个,经排查都排除了嫌疑!”小军语气有些沮丧,显然大前晚在凤凰山是被阮小云骗了,自己还真是太年轻了。

    张鹏拍拍他肩膀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小军点点头。综合各方面的消息来看,阮小云有极大可能真的“复活”了,张鹏忽然想起一个问题,问道:“那晚在凤凰山,阮小云是因为吸了一根雪茄后,嘴角流血而死,雪茄成分检测出来了吗?”

    小军道:“查出来了,正常的古巴雪茄,没有什么任何致人死亡的毒品!”张鹏点点头,这么看来阮小云估计在吸雪茄前,应该吃过某种药物。他妈的当时把阮小云的尸身运回来后,老子应该早让法医开膛破肚,老子看他还能不能复活?不过阮小云真的复活了吗?看看了时间,张鹏道:“快到午饭时间了,走,陪我吃饭去!”

    小军道:“张哥,有县民政局和医院的领导陪你,我就不去了吧。”张鹏瞪眼道:“你以为我让他们请我吃饭,那帮老混蛋再不把太平间的管理规范化,老子让他们统统滚蛋。”小军笑了笑:“那我到外面等你。”张鹏点点头。

    返回病房,朝民政局和医院的主要领导道:“今天发生的事希望大家引以为戒,我只讲一句话,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取决与它满足人的需要的程度和范围。太平间、停尸房是死者在人世间最后停留的地方,善待死者,也是在传递人文社会的正能量。”望着面面相觑的领导们,张鹏转身向外走去。

    县委副书记办公室,张鹏把上午在县人民医院太平间阮小云尸身复活的事向程一平做了汇报。见程一平没说话,张鹏道:“程哥,你说阮小云真的复活了吗?他这么做到的?”程一平笑了笑道:“死人是不会复活的!”张鹏道:“你说阮小云的尸身只是被盗走,并没有复活,那黄老头发疯怎么解释?”

    程一平道:“我的意思,前晚阮小云在凤凰山根本没死,或者说是假死,至于他怎么做到的,这是你这个公安局长接下来要做的事了!”张鹏点燃香烟,靠在沙发上,烦闷的吐出一个烟圈,是啊,阮小云怎么做到的?他现在又逃到了哪里?此人组织能力极强,若不尽快将其抓住,用不了多久,另一个银都分堂很快就会建立起来。

    办公室门被轻轻推开,江浩进来道:“程书记,崔小姐在外面!”程一平笑道:“这丫头还真是急性子啊,这么快又找上来了,让她进来!”张鹏起身道:“我走了。”程一平摆摆手:“你也留下来听听,看看我们的大记者查到了什么,红星帮对她这么恨之入骨!”张鹏站起的身子又坐下。

    “塔、塔”的脚步声,崔静带着一股香风走了进来。因害怕遭到红星帮的人报复,昨晚她住在了县委招待所里。见办公室里,张鹏也在,崔静在沙发上刚坐下就道:“程记,你们救救建华公司的几百名员工吧,他们的家快没有了?”张鹏疑惑道:“建华公司?”

    午后的太阳,暴晒着每一寸土地,偶尔一股风吹来也是火辣辣的,云山已提前进入了夏天。正在拆迁的工地上,几棵还未砍掉的柳树上孤零零的立在黄色的土地上。尘土飞扬,黄蒙蒙的天空笼罩着工地。程一平皱着眉头,沉默不语的站在工地上,眺望着远方,沉思着。

    县委办主任徐靖、电视台记者崔静等人陪他站在那里,沉默无语。只有风在肆虐呼号。程一平收回远眺的目光,扫视着脚下的工地。工地上已平整出四五亩,五幢旧楼房拆了一半,还有四幢旧楼房仍像生了锈的钉子,深深地扎在工地上,从阳台上晾挂的衣服,依稀看出那里的住户还有人没搬出,建设工期被推迟已显而易见。

    江浩上前道:“程书记,进车休息一下吧,这太阳太毒了!”程一平摆摆手没有回答。“程书记,那就是昨天被拆迁户砸坏的工程车。”崔静指着三台推土机说。程一平走近一看,推土机驾驶室的玻璃已被砸碎,驾驶室外的机壳也被砸得凹凸不平,坐垫被撬出甩在地上。

    “打人现场在哪里?”

    “在那边。”

    崔静伸手指向尚未拆完的旧楼房。领着程一平和徐靖来到楼前,指着旧楼的一角,崔静道:“程书记,就在这里。”从整个楼体和散落在地上的零星物体看,这是一幢曾被强行拆除的旧楼房。

    市委市政府年前确定了全面实施开发江州战略,加快建设以云山为主战场的高效生态经济区,为进一步推动云山经济发展,县委决定把云山西郊旧城区改造成工业园区。工程承包给了鸿发房地产开发公司。

    旧城区居民大多是前几年中央实行企改,从国企建华公司下岗的老员工。昨天鸿发公司带着几十个民工赶到工地,动手强行拆除旧楼,楼内的居民跑出来,与民工发生争执。随后又冲进二十几个年轻人,他们抓住居民就打,当场有十几个被打成重伤,其中五个还被捅了三刀。现正在住院治疗。

    居民情绪激愤,砸坏了鸿发房地产开发公司三辆工程车,现场围观群众数千人,这一幕正被路过的崔静看到,小丫头扛着摄像机把打人场面拍摄了下来。

    程一平问道:“凶手抓到没有?”崔静道:“没有抓到,当时居民们非常愤怒,他们手持砖头追赶民工,民工一轰而散,返回来就砸坏了那三台推土机。鸿发公司报了案,西城区派出所来人勘察了案发现场,当场抓走了几个居民。”

    “简直不分青红皂白。”程一平皱起了眉头。

    “我估计,打伤拆迁户的,可能是红星帮的人。”崔静犹豫了下道。

    “红星帮?”

    “昨天,我去了县人民医院,出来时被几个人跟上,他们要我交出我在工地现场拍摄的东西,幸好在美食街遇到了您,要不然……”

    “派出所为什么要抓人?”

    徐靖插话道:“鸿发公司要求惩罚砸坏工程车的肇事者,赔偿公司的损失。派出所同志只好抓了几个砸车的人,不过人已经放了。”程一平道:“鸿发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板是谁?”

    “谢建中。这个人一点人道主义都没有。猖狂得很,对被打成重伤的拆迁户不闻不问,漠不关心,还嚷嚷要赔偿他的机械损失呢?后来徐主任到了现场,他才很不痛快地派人到医院预付了一点医疗费。”崔静提到谢建中时明显地表现出一种强烈的不满。

    程一平突然使劲踢开了脚边的一块小半截砖头,抬起头道:“老徐,你知不知道这个谢建中以前是做什么的?”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