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若兰来访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徐靖道:“谢建中在搞房地产开发前是个包工头,修建云沧高速时承包过几段工程。云沧高速通车后,他就开办了鸿发房地产开发公司。这个人的活动能力很强,和周副县长,建委副主任朱桓,王鸿明等人都很熟,可能是在建设云沧高速时认识的。他们好像还不是一般的关系。”

    程一平道:“王鸿明?”徐靖道:“嗯。”

    “不是一般的关系,那会是什么关系?”程一平琢磨起徐靖无意间说的这句话来。

    云沧高速的事程一平听江浩讲过,工程投标却是自己亲眼目睹的事,鸿发公司在竟标时,周家杰和朱桓表现得异常的积极,甚至于毫不顾忌地进行偏袒和照顾。鸿发公司为什么胆敢在拆迁工作中有恃无恐地降低补偿标准,在居民未搬出时就敢强行扒楼拆房。

    谢建中?周家杰?朱桓?现在又冒出了二世祖王鸿明?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程一平脑海里冒出了一个个疑团。

    奥迪车进入县人民医院,查房时间未到,正是探访病人的最佳时机。

    徐靖、江浩和老李提着水果,陪着程一平走进外科病房。

    五个被打伤的拆迁居民,除了被捅三刀的伤员仍留在重症监护室,其余四个住在一间病房。崔静昨天来过,伤者和家属都认识她。崔静向他们介绍了程一平。几人人落座后,江浩起身掩上房门。听崔静说眼前的男青年是县委书记,伤员和家属显得十分激动,大家七嘴八舌,都在向程一平反映问题。

    询问了伤员的治疗情况后,程一平又向他们征求了对工程的拆迁意见,归纳出一个基本轮廓:鸿发公司拆迁补偿太低;县建委和拆迁办偏袒鸿发,面积丈量和计算不合理。鸿发公司强行拆房、请凶手施暴严重违法。他们要求:提高拆迁补偿标准;追究鸿发法律责任,严惩打人凶手;县建委和拆迁办必须纠正错误,公开道歉。

    正说话时,江浩的手机不知趣的叫了起来,他摁了一下未接。大慨过了一分钟,那手机又叫了,江浩面露愧色,看了一眼程一平。程一平道:“接吧。可能是有急事找你。”江浩赶快起身溜到门外,又马上跑进来,一只手捂住手机话筒。

    “书记,找您的。”

    “谁?就说不在。”

    “她说她叫张若兰……”

    程一平楞了一下,是她!除了年前在南湖边跟她见过一面,过年时发过一条拜年短信,跟她并无深交。她找自己干嘛?

    摆摆手:“就说一会我打给她!。”

    江浩道:“好!”拿起电话又走了出去。

    “请大家继续说说心里话。”

    一个老大娘突然站起身来,语音哽咽着,充满悲愤:“程书记,您是青天大老爷,你要为我们老百姓作主哇……”话音未落一下跪在地上。

    “大娘,这使不得……”

    程一平忙弯腰扶起她,徐靖老李等人也上前把老大娘扶起。

    沉默了一会儿,程一平沉痛地开口道:“县委县政府对不起大家!我程一平对不起大家!今天来的目的,一是看望大家,二是向你们公开地承认错误并赔礼道歉,同时表示改正错误的决心。”说完郑重的向老大娘和伤者鞠了个躬。

    老大娘老泪纵横:“我们相信党和政府会为老百姓说话。我们不怨政府和程书记,我们只恨那些贪官污吏和奸商,是他们坑苦了我们老百姓”

    老大娘发自肺腑的心里话,程一平上前握住她满是老茧的手,心情沉重。同时也在心里做了决定,即使前面是刀山火海,即使搭上自己的仕途,也要还老百姓一个公道。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从医院出来,坐在奥迪车上,程一平心里一直在默默的念着戏剧《七品芝麻官》里的这句话。

    江浩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拿出手机江浩看了一眼,转头道:“程书记,张小姐的电话。”程一平道:“手机给我。”从江浩手里接过手机,按了接听键:“你好,我是程一平。”电话那边张若兰似乎愣了一下,似乎没料到程一平会跟她这么硬邦邦的说话,顿了一下道:“程书记,我是不是打扰你工作了?”

    程一平也发觉了自己语气的不妥,笑道:“张小姐在云山?”张若兰道:“是啊,不知程书记能否赏我一个面子,出来聚聚。”看看天色,快黑了,程一平道:“你在哪儿?”张若兰道:“南湖区假日酒店。”程一平道:“我一会到!”

    程一平赶到南湖假日酒店时,酒店门口边上披肩长发蓝色长裙的张若兰已在候着,后面跟着一个胖子,四十左右的年纪,一张满脸横肉的圆脸,不过望着程一平的目光有些躲闪和畏惧,程一平觉得他有些面熟,一时却想不起是谁。

    看到程一平从出租车上走下,张若兰眼里闪过一丝差异,不过很快被她掩饰住,笑着迎了上来,伸出手道:“程书记,小女子冒昧相邀,失礼之处,还请见谅!”程一平跟她握了一下手道:“张小姐客气了!”张若兰侧身道:“我已叫酒店人员备好了酒菜,程书记请!”程一平见她没介绍她身后的胖子,笑了笑走进酒店。

    818包间内,矩形的楠木桌摆满了菜肴,程一平和张若兰分坐两边,胖子站在旁边并不落座。见程一平盯着桌上的菜肴微微皱眉,张若兰道:“程书记,因为不知道你的口味,所以每样菜我都点了一点,程书记若不喜欢,我现在就叫他们撤下去。”程一平知道撤下去也是倒掉,那倒是真的浪费了。

    笑了笑,程一平道:“不用了,不知张小姐相邀所谓何事?”张若兰示意了一下胖子,胖子上前拿起红酒给程一平倒满,又回来给她倒了半杯。张若兰端起酒杯道:“程书记,我是来给你道歉的!”程一平疑惑道:“道歉,这从何说起?”张若兰侧头淡淡的扫了一眼胖子,胖子迎上她的目光,忽然哆嗦了一下,底下头来。

    程一平更疑惑了,正要开口询问时,张若兰道:“程书记贵人多忘事,也许你已经忘了他是谁,去年冬月,你初到云山时,是不是陪一个美丽的小姐去过云海人家酒店?”程一平想了一下,记起来了,这胖子好像是省城某家公司的总经理,叫钱什么,名字想不起了。那晚在沈瑶的生日宴会上,他想用钱让自己把小雨让给他来着。

    转头看着胖子,淡淡道:“你好,钱总!”听见程一平不带任何感情的问候,钱洪宇背上冒出了冷汗,躬身赔笑道:“程书记,您好!您叫我老钱就行。”钱洪宇这段时间别提多郁闷了,那晚从沈瑶的生日宴会离开后,他很快忘记在宴会上因为调戏林小雨,程一平当场打电话让人查他公司的事忘了干干净净。

    从云山返回省城不到两三天,税务具的突然上门来公司查账。说有人举报,他公司存在偷税漏税的行为。钱洪宇当天去了税务局交了罚款。两三天后,环保局的也上了门,说鸿华公司生产时,排出的废水不达标,严重污染周边环境,开出了巨额罚单,并要求停业整顿。

    见天后后,质检局的也找上了门,接下来的几天里、相关部门也上了门,钱洪宇这下急眼了,他再傻也猜到肯定有人要对付自己了,通过税务局的朋友打听才知道,原来是上面有人下了命令,再打听下命令的人居然是省城宁州市委常委李副市长,钱洪宇一下呆住了,自己貌似没得罪过李副市长,他为何要查自己,他如果真要查那这个公司就等着破产吧。

    可鸿华公司钱洪宇也只是挂了总经理的头衔,负责管理,公司的真正老板并不是他,总部在京城呢。若是因为自己无意得罪人,导致公司无法经营,以至破产,那自己就等着总部的惩罚吧,想起鸿华公司的背景,钱洪宇不寒而栗。耗到春节过后,逼得无奈,钱洪宇把最近发生的事向总部做了回报。

    过不了多久,从京城总部下来了张若兰,见到总公司的总裁张若兰亲自下来处理这事,钱洪宇倒抽一口凉气。几天后,张若兰把他叫到办公室,问他是不是得罪了“省城四少”之一混世魔王吴家强。钱洪宇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他哪里敢得罪混世魔王了,就他还不够格。

    最后张若兰让他仔细想想在税务局上门前,他有没有得罪什么人,钱洪宇这才想起在正邦集团总经理沈瑶的生日宴会上,有个男青年曾当场打电话叫人查自己的公司,难道是他?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疑惑说出,张若兰皱皱眉,拿出电话说了几句,过了不久,传真机传来了一张图片。

    把图片拿给钱洪宇看,问他宴会上的人是不是图片的人时,见到钱洪宇惊讶的表情,张若兰已猜到钱洪宇得罪的人就是程一平。解铃还须系铃人,于是今天张若兰带着钱洪宇来到了云山。程一平没想到钱洪宇这样的角色,也能跟张若兰扯上关系。淡淡的望着钱洪宇,并不说话。

    张若兰见程一平并没有原谅钱洪宇的意思,这次下来张若兰并不全是为了钱洪宇的事,还有一些私事是受家里长辈所托,而私事必须得到程一平的配合才能完成,若因为钱洪宇的事情误了自己的事,那才是得不偿失了。

    举起酒杯道:“程书记,鸿华公司准备拿出500万在云山投资办一家农业公司,还望你给予多多照顾!”程一平一笑,这丫头果然上道,笑道:“在云山投资办农业公司,那是有利益老百姓的事,我代表县委县政府表示欢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张若兰微笑着看着他,意思不言自明。

    程一平笑着拿出电话拨通,听筒里传来一个骂声:“他妈的程一平,你终于想起老子了!”程一平笑道:“年前让你查鸿华公司的事,先放放,好吧!”听筒里的人怒道:“程一平,你把老子当什么了,电梯啊?说上就上,说下就下!”程一平道:“先放放,好吧!”

    听筒里的人道:“靠,那老子不是白忙了,我跟你说我最近已经准备收购那公司了,不行你最少得赔老子两瓶特供茅台!”程一平心道:“为了云山的老百姓老子忍了”咬牙道:“没问题!”听筒里的人哈哈大笑道:“我有事呢,先挂了!”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