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身世之谜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程一平悻悻的挂了电话,张若兰看了看钱洪宇,钱洪宇忙给程一平把酒满上,张若兰端起酒杯道:“程书记,谢谢!”程一平隔空跟她碰了一下,轻抿一口。张若兰楞了一下,娇笑道:“程书记还真是步步紧逼啊!”程一平淡淡的笑笑,并不回话。

    张若兰侧头道:“钱总,云山鸿华农业公司的事,我就交给你了,什么时候你把农业公司弄好了,你再返回省城吧!”钱洪宇怔住,随即大喜。从省城调到云山看似被发配了,实际上却被总裁记住了,只要自己好好干,让眼前的年轻书记满意了,他在总裁面前美言几句,将来进步的机会大大的有。

    想通这点,钱洪宇大着胆子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端起酒杯冲程一平恭敬道:“程书记,这杯酒就当作向您道歉,我知道您大人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但您放心云山鸿华农业公司,一定会秉承总裁常教导我们的‘发展为了人民’的理念,多做有利于普通老百姓的事,还请您监督!这杯酒我干了,您随意!”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程一平拿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抿了一口,笑道:“好,那我拭目以待,只要是对云山普通老百姓有益的事,县委县政府无条件支持!”钱洪宇道:“谢谢程书记!”转头望了望张若兰,张若兰微微点头,钱洪宇道:“程书记,张总,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慢用!”赔着笑退出了包间。

    见钱洪宇退出,张若兰拿起公用筷子夹起一口菜放到碗里道:“程书记,我们边吃边聊吧”程一平笑着点点头,夹起一口菜。张若兰拿起汤匙似乎随意的问道:“程书记的老家在哪儿?”程一平低头吃饭,语焉不详的道:“云化。”张若兰道:“父母还健在吧?”程一平放下筷子望着她的目光中带着差异。

    张若兰笑道:“随便问问,程书记可以不回答的。”程一平肃容道:“母亲还健在,父亲多年前去世了。”张若兰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提起……”程一平摆摆手道:“没事,我父亲去世很久了,在我的记忆里就没有他的身影!”张若兰点点头,程一平苦笑了一下道:“若不是家里还挂着父亲的照片,我根本不知道父亲什么样。”

    张若兰道:“我能理解!”程一平点燃一根香烟,背靠椅背轻叹一口气道:“母亲独自一人把我抚养长大,这些年苦了她了!”张若兰道:“伯母是一个值得尊敬的母亲,现在环境变好了,她可以安享晚年了!”程一平苦笑道:“安享晚年?我母亲在老家呢,年初的时候把她接到县里来住了两天,又回去了。她宁愿在村里做一名普通教师,也不愿跟我到县城里来。”

    张若兰笑道:“伯母是想再为国家多培养几个县委书记!”程一平笑笑。两人吃完饭,服务小姐进来撤了桌,给他们沏了茶,随即又退出。张若兰将茶杯盖上,笑道:“程书记,我有一事相求98一平道:“张总,请说,只要不违反原则,在我能力范围之内的,乐意效劳!”

    张若兰微笑道:“程书记,我们现在的关系算是朋友吧!”程一平点点头道:“当然!”心道:“这丫头一直在拐弯抹角的,现在正题来了?”张若兰笑道:“既然是朋友,程书记为何不是称呼我为张总就是张小姐,朋友之间这么称呼的?”程一平笑了笑,说道:“从见面到现在,好像你也是一直称呼我为程书记来着。”

    张若兰端起茶杯,闻言笑道:“看来是我失误在先了,朋友都叫我若兰。”程一平怔了一下,自己称她若兰肯定不合适,笑道:“我叫你小兰吧!”张若兰道:“我叫你一平吧!”程一平点点头。张若兰放下茶杯,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张照片道:“程书……”愣了一下笑道:“一平,你见过这张照片上的人吗?”

    程一平接过照片,这是一张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黑白照片,照片上的女孩有着美丽的容颜,留着两条鞭子,身着军装,头戴红五星帽,手里拿着领袖语录,背景是**广场,青春飞扬的气息跃然纸上。看到照片的第一眼程一平脑子里闪出两个字“母亲”。他敢打赌,时光若是倒流30年,母亲肯定与照片上的人一模一样。

    仔细端详后程一平已经敢确认,照片上的人就是自己的母亲。见程一平望着照片怔怔的不说话,张若兰心里已有了七八分的把握,不过仍不敢确定。沉吟道:“一平,你见过照片上的人?”程一平被她话惊醒,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笑道:“不认识!”张若兰道:“不知伯母名讳如何称呼?”程一平道:“文秀丽!”张若兰有些难以置信道:“你没记错吧?”

    程一平看着她,淡淡道:“张小姐会把自己的母亲名字记错?”张若兰一愣才发现自己刚情急之下又说错了话,忙道:“一平,我不是那意思!”程一平肃容道:“我明白,但我确实没见过照片上的女孩,我母亲的名字确实叫文秀丽。”张若兰心里闪过一丝疑惑,难道我搞错了?

    低下头,却见程一平右手拇指和食指紧捏着照片,张若兰恍然大悟,心道:“程书记,露馅了吧!”当下道:“看来是我弄错了,刚见你怔怔出神,还以为伯母跟照片上的人是同一个人呢!”程一平道:“不知你找照片上的人为了何事?”张若兰道:“此事说来话长,不知你是否愿意听?”程一平道:“愿闻其详。”

    张若兰端起茶杯,轻抚了一下头发道:“上世纪二十年代末,开国领袖带领红军进入井冈山时,大山里有两个贫苦的表兄弟,一个姓李,一个姓张。两兄弟因不满地主的剥削压迫,带着一帮兄弟,在一个夜里杀了地主一家人,带着一帮贫苦乡亲,参加了红军。因作战勇敢,很快两人从班长升为排长,再升到连长,一起跟着红军长征到达陕北。

    “这时两人已经升为团长,后来一起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初期,两人已经各自掌管了一个军,三大战役,渡江作战,新中国成立时,两人已经升为军区司令员。”说道这里,张若兰侧头问道:“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吧?”程一平点点头,实际上张若兰说的很简,张、李将军的故事在解放军军史里本来就是一个传奇。

    张若兰道:“建国初期,军委为开国将军们授衔时,李老被授予上将军衔。张老因在解放战争初期,旧伤发作,去苏联治疗,回国后,解放战争快结束了,他虽参加指挥了渡江战役,但他说自己对国家和民族没作出多大贡献,写信给中央军委坚决不肯接受军委授于他的上将军衔,让军委把上将军衔授予其他合适的人。

    后经领袖“批评”他才勉强接受了,但还是坚持把自己的工资减半。”程一平赞道:“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高尚情操,永远是广大干部的一面明镜。”张若兰眼中露出赞赏的目光,那是遇到知音时才会露出的表情。顿了顿又道:“新中国成立后,两位老将军分别担任了不同的职务,和广大劳动人民一起投入到轰轰烈烈建设社会主义的浪潮中。”

    顿了一下张若兰语气低了下来:“再后来,十年浩劫爆发,两位老将军都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李老将军有两子一女,大儿子在解放战争期间,因叛徒出卖,被反动派杀害。小儿子在十年浩劫期间,遭到迫害,现在脑子是好时坏……”程一平轻叹口气,十年浩劫历史已有定论,他不想再评论什么。

    张若兰继续道:“十年浩劫结束后,两位老将军也恢复了名誉和职务。这几年,两位老将军的战友活于世上的没有几个了,李老将军一生为国为民,现在唯一让他牵挂的就是他的二女儿,李老将军没进牛棚前,当年为了响应领袖的号召,李二小姐也跟着广大知青来到了华西,接受劳动改造。后来李老将军被关进牛棚,造反派也到了华西。”

    “到了华西后,就没有了消息!”程一平疑惑道:“没有消息,为什么?”张若兰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了,据说当年下来抓捕李二小姐的造反派头头,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也有人说,李老将军的爱女,估计也已经遇害,造反派的头头,因害怕有人找他麻烦,偷偷的躲了起来。反正没有一个确切的消息。”

    程一平暗暗叹息了一下,为“李二小姐”的命运叹息。张若兰道:“李老将军现在年事已老,跟张老将军聊天时,常常念起苦命的李二小姐”程一平沉默了半分钟道:“两位老将军私下聊天的话,你怎么知道?”依照张若兰的年纪,程一平已大致猜出了她的身份,只是心里还有一些疑问,想进一步确认。

    张若兰笑了笑道:“实不相瞒,我就是张老将军的孙女,老百姓口中的红色公主。”程一平平静的点点头,张若兰心道:“不错嘛,这份养气功夫还算到家!”其实她那里知道,程一平手心里已经全是汗水。张若兰继续道:“这些年,李爷爷跟爷爷下棋时,念叨的最多就是李姑姑,说李姑姑如果还在,应该嫁人成家了,说不定还给他老人家生了个外甥。”

    程一平笑了笑,开国元勋也是人,到老了的时候,期盼的跟普通老百姓一样,也是儿孙满堂。其实有些话,张若兰没说出来,李老跟张老下棋时,李老常说的是,等找到自己的女儿,如果有外甥,是男的,就让他娶张老的孙女为妻。张老膝下只有一个孙女,李老虽有一个小儿子,但却失去了生育能力。

    望着老战友期盼的目光,李老答应了这门不知新郎是谁的婚事。以张若兰姿色和家世,自然不乏一些门当户对的青年才俊父辈叫人上门提亲,结果无一例外都被张老拿着拐棍打了回去,张若兰知道爷爷这么做不为别的,只因为他不愿伤了李爷爷的心。李老自然也明白自己的要求不合情理,但要他去跟张老说,俩人达成的协议,可以不作数,他开不了这个口。

    或许在老人的内心深处,一直在盼着自己的外甥出现吧?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