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相约妙华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望着倒在地上的众青年,大汉收了棍子,向着领头的男青年走去,躺在地上的男青年见大汉向自己走来,吓了一跳,忙翻身跪下,喊道:“两位大哥请饶命,我们错了!”大汉蹲下身子,哼道:“抬起头来说话!”男青年抬头道:“大哥,您有何吩咐?”大汉道:“你们跟随了我们兄弟三天,为了什么?”

    男青年脸色变了一下道:“大哥,我们没有跟踪你啊!”大汉回头道:“二宝,我讨厌跟我说谎的人,你来教他怎么说实话。”胖子应道:“哥,放心吧,我会让他说实话的!”迈着大步走了过来,望着胖子朝自己走来,男青年脸色一变在变,见胖子已到身前,忙道:“大哥,我说……我说……”

    大汉摆摆手,胖子停下脚步。男青年道:“大哥,我是红星帮的人,我们堂主说,两位身上有件宝物,原本是我们红星帮的东西,前几日被你们两位到分堂借去,所以派我们跟随你们,伺机……伺机拿走。”大汉疑惑道:“宝物,什么宝物?”男青年道:“堂主说,两位身上……身上有副藏宝图。”

    大汉眼角跳了一下,忽然站起身,抬脚向男青年踢去,男青年被踢得在地上打了两个滚,又翻身跪在地上,求饶道:“大哥饶命!”大汉冷笑道:“洪刚的消息蛮灵通嘛,你回去告诉他,就说钱氏兄弟确实有一张藏宝图,他有本事尽管来拿吧,我兄弟俩随时恭候他光临!”男青年大喜,这条命看来捡回来了,爬起身子朝一帮青年挥了挥手。躺在地上的众青年忙爬起跟着男青年上了面包,不到半分钟几辆面包车已经争先恐后的离开了现场。

    张若兰有些诧异的望着程一平,除了众青年围攻大汉兄弟时他说过一句话,一直到众青年离开他始终未发一言。程一平不知想起什么忽然拉开车门走了下去,张若兰从窗口探出头道:“诶,你去做什么?”程一平像没听见她的话,向大汉兄弟俩走去。

    程一平一下车,大汉兄弟俩自然而然朝他看了过来,胖子道:“哥,这是不是我们要等的人?”大汉眼里露出疑惑的神色,忽然见到越野车窗口探出的张若兰,大汉一喜,说道:“应该是!”说话间程一平已经走到他们面前,微笑道:“两位怎么称呼?”大汉仔细的端详着程一平近两分钟,恭敬道:“我叫钱大宝,这是我兄弟。”

    胖子上前道:“我叫钱二宝。”程一平微笑道:“你们好!”钱氏兄弟恭敬道:“您好!”钱氏兄弟说话时加上了尊称,程一平疑惑道:“你们以前见过我?”钱大宝道:“未曾有缘见面!”程一平道:“那你们……?”钱二宝道:“我们兄弟俩奉师父之命,在此等候贵人已多时!”程一平更加疑惑:“你们师父是?”

    钱大宝道:“家师法名无色,妙华寺主持。前日命我们兄弟下山,在此恭候您和这位女士!”程一平道:“两位是出家人?”钱氏兄弟摇摇头,钱大宝道:“家师说我们兄弟俩尘缘未了,虽然传了我们一些防身技艺,但不肯让我们兄弟遁入空门。”张若兰不知什么时候来到程一平身后,说道:“我记得华西只有妙华山,妙华寺是在内蒙吧!”

    钱大宝道:“内蒙有妙华,华西也有妙华。”张若兰道:“你们师父如何知道我们从这里路过?”钱二宝得意道:“我师父会算,他老人家说近日必有贵人从这里经过,让我们下山在此等候,接贵人上山一叙。”程一平失笑道:“我不是什么贵人,两位可别弄错了?””钱二宝摇头道:“我师父不会说错的!”

    钱大宝望着张若兰道:“女士可是从京城而来?”张若兰大吃一惊,不由点点头。钱大宝道:“那就没错了!”程一平笑道:“原来你们师父说的贵人是她,让她跟你们上山吧,我就不去了。”见程一平不愿上山,钱二宝道:“不是,师父说的贵人是您!”钱大宝道:“贵人,师父说有事相托于您,还烦您跟我们走一趟。”

    程一平一生中从未遇到这种怪异之事,望着张若兰道:“要不跟他们走一趟?”张若兰也没遇到这种怪异之事,心下也想弄个明白,当下点了点头。

    程一平道:“妙华寺离此多远?”钱大宝道:“从这里上山,大概一个小时左右的路程!”程一平道:“两位带路吧!”钱大宝道:“两位请跟我来。”转身往高速边上山的石阶走去,张若兰道:“我的车……”钱二宝道:“两位贵人只管上山,我留在这里为你们守护!”张若兰道:“麻烦你了!”钱二宝咧嘴一笑:“我师父说,能为您服务是我的福分!”

    张若兰将车门关上,见程一平跟钱大宝已经走远,微笑道:“二宝,你师父还说了什么?”钱二宝道:“我师父说你……”忽然用手蒙住了嘴巴。张若兰见他蒙住嘴巴,笑道:“不能说吗?”钱二宝放开手道:“您去问我师父吧?”张若兰知道佛门中参透佛法的高僧能预知未来之事,从今日遇见的事情来看,极有可能遇到了得道高僧。

    钱氏兄弟说程一平是贵人,他是什么贵人,县委副书记也是贵人?不过钱大宝能说出自己来自京城,这又怎么解释?将车钥匙扔给钱二宝,笑道:“二宝,你到车里去吧?”钱二宝摇摇头道:“不!”张若兰也不勉强,低头朝程一平上山的方向赶去。

    从下望上去,蜿蜒的石阶环绕着山峰向上延伸,尽头似乎已经进入白云里。程一平他们途中已经遇见不少香客下来,有大腹便便搂着妙龄女郎中年人,也有结对成双的恋人,程一平已经知道,这座山叫妙华山,只是他从未来过,不知道山顶还有一座妙华寺。刚他和张若兰停车的地方属妙华寺后山,香客大多从前山上来。

    山路时险时缓,青石台阶被历朝历代不知多少朝圣者的鞋底磨得棱角全无,显得十分光滑,稍不留心,就有滑倒的危险。程一平站住,掏出手帕擦擦额角的汗,回身向四周望去。连绵的山峰看不到尽头。此时正是初夏季节,满山的松林把山峰严严实实地遮盖起来,眼前是一片苍绿。

    远处是狮子峰和仙女峰,阳光下,一缕缕白色的云雾升腾飘逸。透过薄雾,恍惚看到那直插云天的狮头在白雾里飘摇,似隐似现,似动似静。云雾环绕的仙女峰,如同一个少女在起舞,仿佛要乘风而去。一道亮光闪过,跟着响起“卡擦”的声音,程一平不用回头,已经猜到是张若兰在拍照。

    几个人拾级而上,望着脚下朝圣者的鞋底磨得光滑的石板,程一平心道:“身在官场,多年后,自己是否也如脚下的石阶一样棱角全无呢?”

    耳边响起钱大宝的声音:“两位贵人累了吧,马上到了,前面就是山门。”果然,已经望见妙华山的山门。山门是一座三洞拱门,红墙绿瓦十分壮观。中间拱门的门楣上写着三个大字“妙华寺”。沿山势起伏的筑起的护墙边上绘着佛祖释迦摩尼前生舍己救人,普渡众生的图画。

    程一平一路看过去,分别是割肉饲鹰,投身饿虎,斫头谢天,折骨出髓,挑身千灯,挑眼布施,剥皮书经,刺心决志,烧身供佛,刺血洒地。程一平道:“我曾听说,佛门高僧欲成正果,须持大乘戒,称为十忍,是也不是?”张若兰诧异的看着他,钱大宝道:“正是。大乘戒注重舍己救人,那是说为了供养诸佛,普渡众生,连自己的生命也可舍了,倒也不是真的必须行此十事。”

    进入山门是一个不大的广场,广场北面又是一百零八级石阶,好不容易攀上石阶,程一平已经是气喘吁吁了。张若兰和钱大宝却跟没事似的。

    今天不逢节假日,但前来烧香拜佛的人仍然不少。程一平和张若兰正要跨进大殿,钱大宝指着偏殿道:“两位请走这边!”程一平道:“我想先进去看看,不知是否方便?”钱大宝笑道:“无妨。”程一平笑笑和张若兰随着香客们走进大殿。

    大殿里香烟缭绕,佛祖释迦牟尼高坐莲台,慈祥地俯瞰着脚下的芸芸众生。佛祖的两侧排列着他得道的弟子们的塑像。执事僧人站在一旁,善男信女只需向供桌前的箱笼里投进三元的布施,便可从僧人手里接过三柱香,然后在烛台上点燃插进硕大的香炉便可朝拜,以求得佛祖的保佑。

    程一平不信佛,也不相信如此一拜就能获得好运气。望着香火不绝的大殿,等候上香的人还真不少。望着他们程一平不由想到,人们大概抱着各种各样的目的前来拜佛,想升官的,想发财的,想祛病长寿的,想婚姻美满的,甚或想报复私怨的也说不定有。靠神圣的佛祖来达到自私的目的,佛会答应吗?想到这里,程一平不禁哑然失笑。

    张若兰疑惑不解的望着他,问道:“你笑什么?”程一平道:“仔细看看佛祖那双慧眼,笑眯眯的,意味深长呢!”张若兰往箱笼里投了三元布施,侧头道:“你要不要烧炷香?”程一平摇摇头。张若兰道:“拜佛并不一定非要有事相求,拜佛是一种境界,一种灵魂净化的境界。”程一平笑笑,并不回话。

    张若兰从僧人手里接过三炷香,在烛台上点燃,恭敬的插进硕大的香炉中,双手合十,口中默念着什么,恭恭敬敬的拜了下去。

    程一平望着张若兰跪拜的时候,钱大宝匆匆的走了进来,环顾了一下,朝程一平走了过来,来到近前,钱大宝道:“贵人,我师父有请!”这时张若兰已经拜完,程一平道:“走吧!”俩人跟着钱大宝进入偏殿,七拐八绕的来到后院,站在一座禅房前,钱大宝正要上前敲门时,禅房门“咯吱”门打开。

    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僧人走了出来,白眉、白须、一身雪白的僧衣,钱大宝道:“两位贵人,这是家师。”望着程一平白眉僧人双手合十道:“贵客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程一平道:“大师客气了!不知大师相邀在下上山所为何事?”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