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假戏真做?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暮色中的向阳村,村民正扛着农具赶着牛,从山上归来,屋顶的炊烟袅袅升起,偶有犬声传来。一片梯田将村子环绕在中间,一条水泥路从梯田中横穿而过,直达村口。程一平将车在村口停下,侧头道:“下车吧,到了!”张若兰落下车窗,两手深了个懒腰深吸一口气,笑道:“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还真是个好地方!”程一平笑了笑。

    村口玩耍的孩童,见到有生人来,一起涌了上来。过年的时候程一平回来过,孩童自认得他,纷纷叫道:“叔叔!叔叔!……”程一平一边应着,一边从拎着的塑料袋中,拿出糖果分给他们。张若兰看着这群衣服破旧,却精神状态极好的孩子伸出沾满泥土的小手向程一平要糖果,上前笑道:“小朋友们,过来我给你们糖果!”

    拿到糖果的孩子都侧头望着程一平,程一平道:“叫阿姨!”孩子们喊道:“阿姨好!”一下把张若兰围在中心,张若兰笑道:“你们好!”弯下腰把手里的糖果分给他们,挨着路边的人家,听到孩子的喧闹声大人们走出了屋,见到是程一平都上前邀请他到家里坐坐,自从程一平上次回家过年,他们已经知道了现在程一平的身份,招呼时亲切中夹杂着尊敬。

    见到程一平旁边的大美女张若兰,胆大的上前问好,胆小的只是偷偷看一眼。程一平笑着着跟他们招呼,给每人发了一支香烟,在一帮孩子的簇拥下,向家里走去。望着程一平和张若兰走远,有的大人猛拍自己孩子的头,喝道:“,长大了要向叔叔学习!”孩子似懂非懂的点头。

    来到自己家院子里,一个娇小的小姑娘从门后闪出,口中呼着“叔叔!”向程一平跑了过来,程一平将手中糖果递给张若兰,一把抱起小姑娘,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叫道:“想叔叔没?”小姑娘咯咯的笑道:“叔叔,您的胡茬扎痛我了!”小姑娘不是小汐又是谁。程一平哈哈大笑,将她放在地上,弯下腰两手搭在她肩上,仔细端详着她道:“让叔叔看看,公主变漂亮没?”

    夏天到了,小姑娘身着一袭白色连衣裙,银色凉鞋,头上两只羊角辫,弯弯的睫毛,加上水灵灵的大眼,犹如一个可爱的精灵,令人爱杀。小汐歪着头,道:“叔叔,您想我没?”程一平道:“想,天天都在想,叔叔给你买了好多礼物!”小汐道:“谢谢叔叔!”站在程一平身后的张若兰上前弯腰微笑道:“你是小汐吗?好可爱的小姑娘!”

    程一平才想起身后还跟着张若兰,向小汐道:“叫张阿姨!”小汐恭敬的向张若兰行了一个礼,说道:“张阿姨好!”张若兰被她一本正经行礼的样子逗乐,莞尔一笑道:“小汐好!”从拎着的塑料袋里,拿出两套还未拆包的童装:“这是阿姨给你买的,喜欢吗?”小汐抬头看了看程一平,见程一平点头方才接过,又向张若兰行了一个礼,说道:“谢谢阿姨!”

    张若兰蹲下身子指着脸颊道:“亲阿姨一下。”小汐上前环住她脖颈“叭”的亲了一口,张若兰抱着她也亲了她一下,小汐乐的咯咯直笑。笑声中,侧门打开文秀丽走了出来,见到是程一平,脸上先是一喜,随即脸一板怒道:“不在县里上班,回家做什么?”程一平挠挠头,尴尬的指着张若兰道:“妈,这是我朋友张若兰!”

    见到文秀丽张若兰脸上闪过一丝喜色,上前道:“伯母好,您叫我小兰就行,我爸妈都叫这么叫我。”文秀丽端详了她一会,接过她手里的东西,温和笑道:“进屋吧,欢迎你跟一平到家里来玩!”张若兰牵着小汐进了屋。

    天黑了,客厅里小汐腻在程一平怀里看少儿频道,程一平拿着她的作业本在翻动着。张若兰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在客厅坐了一会,走进厨房帮着文秀丽准备晚饭。门外响起脚步声,一个粗豪的声音响起:“弟妹,听说小宝带了个城里的儿媳妇回来了?”听到大伯程元凯的话。程一平不由苦笑。

    按照向阳村的风俗,带着女朋友第一次回家看父母,村邻老舍都要带着烟酒花生上门祝贺的,若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份,换成别的未婚男青年,估计上门祝贺的人已经闹翻天了。把小汐放在沙发上,起身拉开客厅门,只见门外大伯程元凯满脸怒气的瞪着自己,向阳村村委书记向正华和会计雷大富手中拎着两瓶江州窖和两条香烟一脸尴尬的站在身后。

    文秀丽也从厨房走了出来。程元凯见到程一平,怒道:“你小子忒不懂事,结婚这种终身大事,怎么也不跟老子商量一下?”

    程一平了解大伯的脾气,别看他骂的凶,实际上从小到大,他待自己视同己出,是真的在关心自己。侧身把程元凯等人让进屋笑道:“大伯,结婚这种事我哪敢瞒着您,大家都误会了,小兰只是我的普通朋友,今天周末,她跟我到家里玩玩!”程元凯打量他一下,哈哈笑道:“料你小子也不敢欺骗老子!”程一平苦笑。

    向正华躬身道:“程书记,欢迎您回村指导村委工作!”程一平示意他二人坐下,笑道:“向大伯,雷大伯,你们还是叫我小宝吧,小时候你们都这么叫我。”程元凯道:“就是,你们两个老家伙,小宝也是你们看着长大的,叫什么程书记,老子听着不是味道。”

    雷大富心道:“程元凯,你个老不死的,程书记是你侄子,你当然可以这么叫,让老子跟你这么叫,不是要老子犯错误吗?程书记虽说现在还管不到向阳村,以后呢,年纪轻轻的就是县委书记了,用不了几年就能调入市里,到时候还不是一样管!”向正华跟他也是一样想法,听到程元凯的话,只是笑笑,何况今晚来,还有一些事情求他帮忙。

    张若兰从厨房里用盘子端来一些花生,程一平向她介绍程元凯道:“张小姐,这是我大伯!”张若兰一愣,一路上他不是叫自己小兰吗。怎么突然又改了,稍稍思索便明白程一平的意思,他是要借自己的口向程元凯解释俩人的关系。

    想起在妙华山上无色大师在禅房对自己说的话。脸微微红,弯下腰倒了一杯茶,恭敬的端到程元凯面前:“大伯好,您请喝茶,您叫我小兰就行!”程元凯愣了一下,忽然醒悟过来,脸上大喜,侧头瞪了程一平一眼,那意思一会跟你小子算账,转头笑呵呵接过张若兰的茶杯,连称道:“好!好!”

    张若兰又转身给向正华和雷大富到了茶,俩人忙慌忙的接过,向正华有点看懂了,看情形这个大美女极有可能是未来的记夫人给自己敬茶,那以后可有牛吹了,镇里新调来的镇长不是看不起我吗,他有这个福气让书记夫人给他敬茶,做梦去吧!

    程元凯将茶杯放到桌上,从怀里取出一个红包,道:“小兰,小宝父亲早逝,你可以把我当作他父亲,这是大伯和你大娘的一点心意,没多少,你拿着喜欢什么,就买什么吧!”程一平大惊,这可不是开玩笑,按向阳村的风俗,张若兰若接过这个红包,那就是自己未过门的媳妇了。

    正要出声阻止,母亲文秀丽不知从哪儿闪了出来,说道:“小汐,你去看看一帆家奶奶怎么还不来,我饭都做好了!”小汐道:“哦。”文秀丽这么一打岔,张若兰已经接过程元凯手里的红包,躬身道:“谢谢大伯!”程元凯望着她,又是连声道:“好!好!”脸上显出慈祥的神色,显然对这个“儿媳妇”他极是满意。

    文秀丽不知是没看见,还是故作视而不见,笑道:“小兰,你到厨房里来!”张若兰道:“哦。”程一平望着她的背影,哭笑不得,心道:“张大小姐,张总,我没得罪你吧,你在我家住两天拍拍屁股走了,到时候大伯向我问起你,我怎么向他解释。”

    向正华和雷大富见张若兰收了程元凯的红包,对视一眼,心道:“看来真是未来的书记夫人,只不过人家低调,不愿声张而已!”俩人都拱手道:“恭喜程书记!”程一平笑道:“谢谢!”现在就算解释也没法解释了。向正华道:“程书记放心,我老向以一个党员的品行保证,这消息出不了这间屋子,若有人问起,我们就说张小姐是您的朋友!”旁边的雷大富也郑重的点头。

    程一平笑了笑,这样也好,若村里的人知道自己“娶媳妇”不告诉他们,估计他们又以为自己做了县委书记,看不起他们了。程元凯向程一平道:“我的手机没电了,你的手机拿来我打个电话!”手机放在卧室,程一平起身朝二楼走去。

    见程一平上了二楼,向正华转头冲程元凯道:“老程,你是不是打算把村里的老少爷们叫来祝贺小宝把媳妇带回家?程元凯道:“废话!”向正华道:“老程我得说你两句。听不听在你?小宝的婚事本是你程家的私事,我这个外人本不该多嘴,但小宝是从向阳村走出去的,多少年了,向阳村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县官,你不想害他吧?”

    程元凯瞪眼道:“你说的什么狗屁话?小宝是我侄儿,老子会害他?”向正华正色道:“你知道小宝现在最需要什么吗?”程元凯和向正华俩人关系极好,可平时说话都像吵架一样,闻言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向正华道:“他现在最需要的是低调,你如果把小宝带着女友回家看家人的事情说出去,我保证明天天一亮,镇里那帮混蛋就会赶到向阳村来,你信不信?”程元凯哼了一声,心道:“来了才好呢,让他们看看我程元凯的侄儿,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看不起老子!”

    向正华道:“说不定,县里的书记,县长也会来,他们一来,县里的记者也会跟着出动,到时侯电视,报纸一宣传,市里的领导会怎么看,老百姓会怎么看?你这不是害小宝吗?”程元凯想了一会,侧头看着雷大富,说道:“老雷,真有这么严重?”雷大富郑重的点点头,见雷大富点头,程元凯也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些鲁莽了,不过嘴上是不会认输的,骂道:“就你这个老家伙弯弯绕绕多,怪不得当初竞选村长时老子争不过你!”

    程一平不知道,就在程元凯他们在客厅闲聊时,云山公安特警在张鹏的指挥下,一场针对红星帮的战斗已经拉开了序幕。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